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

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

作者:唐听听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4 10:52:59

最新小说《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是唐听听的书,主要内容为:红唇咀嚼着这个名字,这三个字如噩耗一样重重的烧着她的神经,而后衍生出更多的悲凉,绝望而不可救赎。太阳穴的位置崩崩的疼的厉害,双腿间更是撕裂一般火辣辣的疼,就连垂在一侧的手臂都隐隐颤抖着。起身拿了包包然后朝门口走去。开始的时候她还怕有记者守着,极其小心,因为薄暮沉之前出去的时候她的确是听到有人在外面堵着的。探出脑袋往周围看了看,确认没有守着的记者后,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展开全部

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第3章试读

本来他们是接到消息过来抓新闻的,但是现在出来的只有薄暮沉一个人,套房里面的情况又不清楚,加上薄暮沉的身份摆在那儿谁也不敢乱说,于是看上去来势汹汹的一群人全都杵在那儿,除了刚才那一个问题谁也不敢再开口。

男人不耐的皱眉,“滚。”

众人轰的一下散开。

长长的走廊很快只剩下他一个人。

颀长的身形往后靠在白色的墙壁上,摸出手机拨了号码,“以皇庭酒店为中心,周围两公里不准有记者出现。”

晚茶手里捏着那张质感沉厚的黑色卡片,低着眼眸在指间把玩了好一会儿,良久,红唇勾出一抹嘲弄的笑意,垂在身侧的手臂抬了起来,白皙的手指紧紧捏着那张卡,微微用力,卡片应声变成两截。

随意的将卡片抛到一旁的垃圾篓里,扔在床头的手机却响了。

看见屏幕上闪着的名字的时候,她有微微的诧异。

电话接通,慕晚茶没有说话,她跟这个男人之间似乎并没有熟悉到私下电话联系的程度。

几秒的寂静,然后听筒那端便传来淡淡静静的嗓音,带着凉薄的味道,“听说有男人从你的床上爬下来了,哦,那个男人好像是我那个便宜弟弟来着。”

说到弟弟这个词的时候,慕晚茶明显感觉到一股轻嘲的味道隔着冗长的电话线溢了出来。

慕晚茶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到窗前,抬手将窗帘全部拉开,蓦然投射过来的光线让她微微眯了眼,“你的狗鼻子还挺灵,隔着几十个国家都能闻到赤一裸一裸的阴谋味儿。”

晚茶停留在窗子上的指尖顿住了,脸色也跟着极其细微的变了下,“昨晚的事是你做的?”

“不是,”男人很快的否认了,不过又继续道,“但是早上的记者是我叫过去的。”

慕晚茶,“……”

她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你有病啊?!”

那端的男人难得的静默了一下,随即淡淡道,“没有。”

慕晚茶抬起手指抚了抚额头,颇有些烦躁,“那你他妈戏这么多?”

男人啧啧两声,“慕晚茶,你怎么这么粗鲁?你跟薄暮沉翻上床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粗鲁的你在上他在下?”

慕晚茶,“……”

白皙纤细的手指揉了揉眉心,深深长长的舒了口气,低声冷笑,“你打电话来该不是为了跟我讨论我跟薄暮沉上床的时候谁在上谁在下吧?”

那端是男人更重的冷笑,下一秒,便是线路断掉的声音。

慕晚茶顿时,“……”

所以他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

还说没病,根本就是精分晚期了好么?

挂掉电话,慕晚茶才细细的思索之前发生的事。

薄暮沉。

红唇咀嚼着这个名字,这三个字如噩耗一样重重的烧着她的神经,而后衍生出更多的悲凉,绝望而不可救赎。

太阳穴的位置崩崩的疼的厉害,双腿间更是撕裂一般火辣辣的疼,就连垂在一侧的手臂都隐隐颤抖着。

起身拿了包包然后朝门口走去。

开始的时候她还怕有记者守着,极其小心,因为薄暮沉之前出去的时候她的确是听到有人在外面堵着的。

探出脑袋往周围看了看,确认没有守着的记者后,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在酒店外面站了会儿,然后打了车报了地址便靠在后座上休息。

……

巅峰董事长办公室,季绝看了眼闭着的休息室的房门,然后将视线落在震动的手机上,长指滑开接听。

“季总,没有慕家大小姐慕纤纤入住皇庭酒店的信息,但是……”

季绝听着电话那端吞吞吐吐的声音有些不耐,冷冷的抛出一个字,“说。”

“但是就在刚才,慕家二小姐慕晚茶从皇庭酒店出来了,而且……慕二小姐所住的那层楼监控坏掉了,薄总并没有在其他楼层出现过。”

“什么?”没有在其他楼层出现,难不成是在小姨子住的那层楼?

季绝差点炸掉,赶紧抽了口烟压压惊。

早上薄暮沉让他清理皇庭酒店周围记者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他跟慕纤纤在酒店被堵了,有些好奇,因为这些年他跟慕纤纤谈恋爱完全跟谈精神恋爱似的,在外面基本没见过接吻,一起住就不用说了,季绝一度以为薄暮沉少个零件。

好不容易发现了两人在酒店共度良宵的苗头,季绝就让手下的人留意了下,哪知道出来的会是他们家小姨子啊!

这个消息太他妈劲爆了!

休息室的门打开,男人黑色的短发虽然没有滴水,但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随便擦了下。

身上是干矜贵而冷沉的黑色衬衫,银色扣子还没有完全扣上,肌理分明的胸膛裸露在空气里,最打眼的是遍布在胸膛上暧昧的抓痕。

季绝眼角跳了跳,手里的手机吓的摔到了沙发上,夹着烟的手一抖,差点儿烫到了手指。

薄暮沉淡淡的睨过来,“做什么一副见鬼的表情?”

季绝重重的吸了一口烟,俊美如妖孽的眉眼直跳,“你他妈真把你小姨子睡了?”

微微垂首整理袖口的男人动作顿了一下,嗓子里溢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嗯。”

季绝简直觉得三观被颠覆,以前觉得薄暮沉特纯情,现在只觉得人生观遭到了暴击,“那慕纤纤呢?”

男人眉目皱起,“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快订婚了?”

空气里有片刻的寂静。

几秒之后,男人矜冷淡然的嗓音缓缓吐出两个字,“照旧。”

……

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第4章试读

扔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薄暮沉从沙发上起身,黑色西裤裹着的长腿迈着沉稳利落的步子朝上好的楠木办公桌走去。

深沉的眼眸看到屏幕上跳跃着的白色字体的时候微微敛了眉眼,薄唇轻启,“纤纤,”

慕纤纤的声音有点虚,“暮沉,我不太舒服,你能过来送我去医院吗?”

薄暮沉微微垂首,左手扶着电话,“家里的司机呢?让司机送你去医院,我直接在医院等你。”

薄暮沉到医院的时候,慕家的车子还没到,他坐在车里等了一会儿,慕家的车子才出现在视野。

他没有多想,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然后将慕纤纤从后座抱了下来。

高烧三十八度多,医生开了两瓶点滴。

慕纤纤躺在病床上,白色长裙愈发衬的脸色苍白,却依然遮不住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美丽和骄傲。

她脑子有些发晕,“暮沉,你什么时候来的?”

薄暮沉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英俊的眉宇间有淡淡的温暖散开,“刚来,要喝水吗?”

慕纤纤摇头,“我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很淡,却较之于别的时候少了冷冽的色泽,剩下的便是浅浅的温和,“发烧了,吊完液瓶会好。”

女人纤白的手指动了动,拉住薄暮沉放在床沿的手,“你就在这里不要走好不好?”

薄暮沉低眸看着握住自己手指的玉手,顿了一秒后反握住,然后点头,“好。”

大约是实在不舒服,慕纤纤没一会儿而便睡了过去,薄暮沉小心的把手从她手里抽了出来,想抽烟,看了眼睡颜恬静的女人,作罢。

然后起身轻声走出了病房。

吸烟区在走廊的尽头的拐角处。

男人长腿迈着的步子利落朝那个方向走去。

一抹娇俏又妩媚的身影落进眸子里的时候,他的步子下意识的慢了下来。

她穿着一袭墨绿色一字领荷花边长裙,露出纤细的脚踝,外面罩了件白色流苏防晒衫,浓密的长发发梢微卷,透着妩媚精致的气息,脸蛋白净没有任何妆容,她是那种让人一眼看过去都会觉得格外美丽的类型。

左臂的绷带大约是换过了,有些僵硬的落在身侧。

慕晚茶也看见了他,脚上的步子没有停,甚至扬起脸蛋朝他微微笑了笑,那姿态仿佛看见的是一个认识但不熟悉的陌生人。

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的声音猝然响起,“你来这里做什么?”

晚茶的脚步停了下来,看了眼几步之外矜贵冷淡的男人,又抬头看了眼墙壁上挂着的指示牌,红唇挽笑,“来这里,当然是补一(蟹)膜啊!”

男人脸色一沉,眉宇间的阴郁几乎要溢出来,薄唇咀嚼着那两个字,“补一(蟹)膜?”

晚茶无视周围人的目光,煞有介事的点头,“是啊,上次补的质量不好,昨天没见红,我看薄少挺失望的。”

薄暮沉从来没被一个女人激起过如此剧烈起伏的情绪,那股汹涌的怒气几乎要支配着他的手将她给掐死。

他满身都是萧瑟森然的气息,那股气场凛冽骇然的让人不敢靠近。

偏偏晚茶歪着脸蛋,眉眼染笑,手指摸着耳朵,不经意的拨弄着,颇有些俏美轻懒的味道。

“呵,”男人锋锐的薄唇重重的溢出一声冷笑,森冷的嗓音里尽是冰凉的讽刺,“需要我来检验质量吗?”

晚茶红唇勾勒出轻薄的笑,嗓音却是漫不经心的很,“薄少想的未免太多。”

男人深邃的眼眸都浮上一层淡淡的红色,彰显着他滔天的怒气,长腿迈开,在她身前站定,修长的手指蓦然掐上她的下颚,指尖用力,她精致的下巴上便显出清晰的指痕。

“慕晚茶,你非要这么贱?”

晚茶只觉得他的手指恨不得将她的下巴捏碎,忍了忍,才没有尖叫出声,唯有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脸蛋上的笑意不减,“姐夫,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告诉姐姐了。”

她的声音里甚至带了些软软的楚楚可怜的味道。

男人的眸色深了深,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周围落在他身上各色的目光,表达的无非就是一个意思,这是个禽兽。

视线重新落在咫尺间那张漂亮到惊艳的脸庞上,果然见她脸上挑衅的笑容。

视线微微下移,落在颈间跳落出来的痕迹,神色意味不明。

掐在她下巴上的手指松开,颀长的身形往后退开一步,薄唇紧紧抿着,什么也没说。

晚茶将落在脸颊上的长发拨开,然后目不斜视的从他眼前走过。

薄暮沉的视线落在她的背影上,以及跳跃在她肩头的长发。

甚至抽出了一分心神在想,她的发色,似乎是时下流行的蜂蜜茶。

不怪他知道,有一次慕纤纤指着杂志上某个明星,问他这个颜色好不好看,还告诉他,这个颜色是很衬肤色的蜂蜜茶色。

她走路的姿势……

男人眸色渐深,凝着她不太自然的走姿,好半晌都没有移开视线。

妇科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然后便是医生大声叫着,“慕晚茶……慕晚茶呢?”

薄暮沉拧眉,沉默几秒后,上前一步,客气的道,“她走了,你找她有事?”

女医生上下打量着穿着笔挺衬衫西裤的男人,“你跟她什么关系?”

“我是她……”男人沉吟片刻才道,“男朋友。”

听他这么说,女医生落在他身上的眸光充满了探究和打量,将手里薄薄的纸张递了过去,“她的单子没拿。”

薄暮沉抬手接过,察觉到她的视线有异,眉宇微微蹙起,嗓音里俨然有了几分不悦的味道,“还有事?”

女医生双手拢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语气也不怎么好,“女朋友跟你甩脸子了吧。”

薄暮沉明显感觉到来自那个女医生的敌意,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得罪她了,低眸看着手里的单子,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女医生的声音有些冷淡,“该,没有经验就温柔点,不要尝试高难度姿势,她那一身就是告你强一(蟹)奸都能赢。”

小说《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 第3章 坑深003米 那你他妈戏这么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步步逼婚:薄少别想逃》这是我看过书中,最不错的几本之一,强烈推荐,故事性很好,结构清晰很有画面感,故事完整,当之无愧的第一,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