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来生,流年不负

来生,流年不负

作者:神经西西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4:29:01

作者神经西西的小说《来生,流年不负》主要讲的是:她竟然企图杀了陆骁? 厉景言不相信这个事实。 当初,她不是坚定不移地跟了陆骁吗? 他还记得在监狱时,陆骁带着那些床照,嚣张的展示在他眼前。 叶和笙背叛了他,从身到心都彻底背叛了他! 他永远记得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伤害。 厉景言从回忆中回神,沉声说:“她已经走了,我不知道去了哪里。” “厉先生,如果你能找到她,希望立刻给我们消息。”
展开全部

当年她彻底背叛了他-神经西西

  江慈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小车库,环境很恶劣。

  沈沫带着她们找了一间旅馆,又垫付了房费,嘱咐一些话后才离开,留给她们母女二人独处的空间。

  安静的房间里,江慈温柔的看着女儿,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与女儿阴阳相隔了。

  叶青山的死讯从监狱传来时,她想过跟着他一起走,可又想到还了无音讯的女儿,她只好放弃那个念头,苟延残喘的活着。

  “笙笙,你瘦了好多,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叶和笙低下头,不敢把过去几年的事告诉母亲,那只会让母亲的心更痛一次。

  她没有尽好做女儿的责任,不想母亲再因为自己而难过。

  她摇了摇头,逞能苦笑:“我没事。”

  叶和笙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她欲言又止问道:“妈,我们家……”

  江慈皱了皱眉,知道她想问什么。

  “是厉景言。”

  听到这个名字,叶和笙攥紧了手指。

  江慈说:“半年前,他找上了你爸爸,说要让他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叶和笙艰难的问出声:“当初害景言的人,真的……真的是爸爸吗?”

  “我不知道。”江慈叹了口气:“笙笙,能再见到你,我就没有遗憾了。”

  她轻轻拨开挡住女儿脸颊的长发,劝道:“别再想那些事了,也不要再找厉景言……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这半年来,她过着非人非鬼的日子,都是厉景言在暗中作祟。

  否则,即使叶家倒了,她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江慈知道女儿对厉景言的感情,但是现在的厉景言,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

  女儿再去找他,只会再一次受伤。

  江慈握住女儿的手,语气带着几分恳求:“笙笙,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不好?”

  她真的不想再失去,就她们母女两人,远走他乡……

  ……

  厉宅。

  厉景言一夜没有睡好,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又一次掀起了涟漪。

  叶和笙,还真是个祸害!

  男人下楼时有些心不在焉,苏菀一直等在客厅,见到他后,微笑着先开了口:“景言,早安。”

  听到声音,厉景言从烦躁的思绪中抽离,点了点头,“早安。”

  苏菀上前来接过他的西装外套,温柔说道:“我准备好了早餐,吃过再去公司吧?”

  昨晚,是他们的新婚夜。

  他不发一言就出去了,她也没有过问。

  对此,厉景言是愧疚的。

  他抱住苏菀,低声道:“菀菀,委屈你了。”

  苏家在国外势力庞大,当初若不是苏菀的哥哥出手相救,只怕现在的厉景言,早已经是一具尸骨。

  这两年来,苏菀始终在他身边,陪着他东山再起,又细心照顾着他,他决不能负了她!

  厉景言不自觉收紧了怀抱,苏菀的脸靠在他肩膀上,小声的说:“你抱得我喘不过气了。”

  闻言,厉景言这才松开她。

  苏菀淡淡笑着,“我没关系的,景言。”

  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试探地问出声:“昨天那个女人……她还好吗?”

  厉景言知道她在说叶和笙,好看的眉宇皱起。

  “不要再提她。”

  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苏菀语气肯定道:“景言,她就是你念念不忘的人,对吗?”

  “不!”

  厉景言脸色骤然转冷,鹰隼般锐利的眸光泛着凉意,让人不寒而栗。

  他看着苏菀,坚定说道:“以后只会是你。”

  听到这句保证,苏菀心头一暖。

  她笑起来时,总是带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让人心情平静。

  厉景言牵着她的手,正准备和她一起吃早餐,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叩叩叩——

  佣人开了门。

  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出示了证件。

  “厉先生,我们是南区的警察。”

  而后,为首的警察把照片递到厉景言眼前,问道:“这个女人,你昨天是否接触过?”

  厉景言重瞳眯了眯。

  “是。”

  “我们怀疑她和一宗杀人案有关,请问你是否知道她现在的下落?”

  “杀人案?”

  厉景言挑了挑眉,语调掺着一丝意味不明。

  警察向他讲述了事情经过,厉景言这才知道,为什么昨天她出现在教堂时,衣服上都是血迹。

  她竟然企图杀了陆骁?

  厉景言不相信这个事实。

  当初,她不是坚定不移地跟了陆骁吗?

  他还记得在监狱时,陆骁带着那些床照,嚣张的展示在他眼前。

  叶和笙背叛了他,从身到心都彻底背叛了他!

  他永远记得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伤害。

  厉景言从回忆中回神,沉声说:“她已经走了,我不知道去了哪里。”

  “厉先生,如果你能找到她,希望立刻给我们消息。”

  言下之意,厉景骁听懂了。

  警方想让他帮忙找到叶和笙。

  他挑起唇,淡淡一笑:“乐意之至。”

  几分钟后,警察离开厉宅。

  苏菀看着男人冷峻的眉眼,忍不住出声问道:“景言,你真的要帮警察抓叶和笙吗?”

  “她犯了法。”男人声音低沉,喜怒难辨。

  苏菀轻轻握住男人的手,眼中带着几分惆怅,幽幽说道:“我只是……不想你以后会后悔。”

  这种事情,他不做也是可以的,警察不会逼他。

  一旦他做了,那就意味着——

  他将亲手将那个女人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厉景言薄唇紧抿,未发一言……

你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神经西西

  旅馆内。

  江慈收拾着母女二人为数不多的东西,“车票已经买好了,明天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嗯。”

  叶和笙站在窗前,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可母女连心,江慈知道,她现在不开心。

  江慈起身走到她身边,安抚道:“笙笙,不要难过,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叶和笙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妈妈。”

  她只是,舍不得。

  她在宁江市生活了二十几年,所有的记忆都从这里开始,包括那个人……

  现在,她要离开了。

  叩叩叩——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打断了叶和笙的思绪。

  她回过神来,去开门。

  房门打开,男人一袭黑色西装,笔挺地站在她面前。

  他挺拔的身形遮住了走廊的光,在她的视线中投落一片阴影。

  “你……”

  厉景言眸光锐利,“叶和笙,你还想躲到哪里去?”

  看着他眼中的阴柔,叶和笙惊慌失措,她一步步向后退,男人便一步步的逼近。

  叶和笙颤着音问:“你不是说……让我滚得远远的,不要再打扰你的生活吗?”

  “你的出现,已经把我本来平静的生活搅得一团乱。”

  “厉景言,不许你伤害笙笙!”江慈爱女心切,见状赶紧上前,挡在他们中间——

  “你已经害死了她的父亲,难道还不够吗?”

  “我害死叶青山?”

  厉景言唇角挑起讥诮的弧度,他讳莫如深的眸光里添了一丝恨意。

  而后,叶和笙看着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

  很快,里面传来对话声——

  “厉家对我不仁在先,我报复回去有什么错?至于厉景言,我从没承认过他和我女儿的关系。”

  “厉家那边,人都已经买通了,只要时机成熟,厉景言就会万劫不复!”

  “叶总,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听着这两道熟悉的声音,叶和笙瞳眸骤然一缩!

  那是……爸爸和陆骁吗?

  不,不可能的!

  厉景言冷笑道:“这两个人的声音,你应该比我更熟悉。”

  “叶和笙,你还不愿意承认?”

  他抬步,向她逼近。

  女主不住摇头,眼中有了湿润。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

  江慈也呆愣在原地,她与女儿一样,始终认为这件事是一个误会。

  可那声音……

  这段录音,证明了所有事情的真相。

  有一座山,在她心中轰然倒塌。

  厉景言收起录音笔,嗤笑:“是不是都不重要了,我只想让你死得明白一点。”

  听到这话,江慈如梦初醒,她扑通一声跪在了男人脚边。

  “厉景言,你不能伤害笙笙!”

  她哭着哀求道:“你们曾经相爱过,青山做过的事和她无关啊!你放过她吧,求求你了。”

  “妈,你起来!”

  叶和笙心中酸楚,要拉起母亲。

  而这时,旅馆外忽然传来警车鸣笛声——

  叶和笙动作一僵。

  片刻的静默,她下意识看向眼前的男人。

  厉景言眉眼平静到冷漠,她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一切。

  “是你把警察带过来的,你……你都知道了?”

  叶和笙语调颤抖,厉景言是来抓她的!

  厉景言淡漠出声:“你杀了人,就应该认罪。”

  听着他说出这样的话,她无法相信。

  而警车鸣笛声越来越近,江慈率先反应过来,她狠狠推了一把叶和笙,“笙笙,你快走!”

  厉景言上前,想将人拦住。

  “不准走!”

  江慈见势,匍匐着抱住男人的腿,控制住了他的行动,呼唤道:“笙笙,快离开这里!”

  “妈……”

  “放开!”

  厉景言忍耐着脾气,而叶和笙已经跑出了屋子,楼下已经有警察追上来,她没有办法,只能朝天台跑去……

  屋内,男人沉声警告:“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江慈无动于衷,死死抱住不松手。

  厉景言一脚踹了过去!

  “啊!”

  江慈本就瘦弱,被这么一踹,整个人倒在地上。

  她连呼吸都困难,虚弱的说:“厉景言,你……你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呵,他要惩罚那个女人,怎么会后悔。

  男人转身向外走去,手机适时响起。

  是助理打来的电——

  “厉总,您让我查的事,已经查清楚了。叶小姐失踪的这些年,的确是被陆骁囚禁了。您婚礼那天,她出于自保伤了陆骁,不过他还没有死,此刻正处于危险期。”

  听到这个消息,厉景言握着手机的指腹倏然收紧。

  他心尖儿一颤,步伐蓦地僵住。

  失踪,囚禁,自保……

  这样的字眼,他不敢相信会用在叶和笙身上。

  半晌,他渐渐明白了什么。

  叶和笙……

  接着,他抬步冲了出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来生,流年不负》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神经西西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