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一纸婚书枕上欢

一纸婚书枕上欢

作者:枸杞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8 18:02:07

《一纸婚书枕上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枸杞,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这个恶心的男人始终在盯着她,直到陆小夏已经无法再忍耐的时候,她压抑着心中的厌恶,轻笑着提醒他接雪茄。钟老板脸上泛着淫笑,这才伸手去接。结果,令陆小夏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并有接雪茄烟,反而一把将她的手给握住了!就在陆小夏惊吓间,那钟老板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被烟熏到蜡黄的牙。一说话,一股浓重的酒臭味便扑面而来。“小姑娘,你多大啦?”
展开全部

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虽然公馆给每个人分配一个单间,可那面积小的可怜,摆上一张床,就在没有落脚的空间。

共享一个公共浴室和卫生间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就连热水都是限时供应!

当陆小夏再一次因为太忙而加班导致洗了个冷水澡的时候,回到拥挤不堪的房间之中,全身无力的一头栽倒在床上,好像身体被掏空。

这一个星期以来,每天都在高度紧张的气氛下一刻不停的工作,整个人的神经就如同是一张绷紧了的弓弦,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候。

浑身酸痛的陆小夏无比艰难的翻了个身,那张原本俏丽的小脸,明显的被一层疲惫所笼罩。那双黑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那低矮的天花板,神色复杂。

这破公馆简直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表面上是那些富人们的快活林,实际上就是小员工们的苦难之地。

在这里干活,已经不应该叫做工作了,简直是虐待!

宫!臣!你这个现代社会的周扒皮,只会剥削和压榨手下的人,自己却过的潇洒快活!几盒雪茄烟都几百万的价格,那都是手下人用血汗换来的!

想到了宫臣,陆小夏那道小眉头便是微微一蹙。

说起来,自打自己进了这公馆,整整一个星期,那家伙就再也没露过面。他该不会把自己忘了吧?

想到那个男人很可能已经忘了自己,这顿时令陆小夏心中“咯噔”一声,从生硬的床上翻身而起,小脸之上已经满是凝重。

说起来,自己到这里来打工,就是因为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养父欠了他五百万。就算自己给干一辈子,也赚不到五百万。

可那个男人又说,等哪天他心情好了,便将这笔账一笔勾销。陆小夏正是因为这个可能发生,又可能不会发生的奇迹,才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这里。

若是那个男人忘了自己的存在的话,可就糟糕了。自己岂不是要一直在这个非人的地方工作到老死?

他完全不露面,自己又怎么能知道他何时心情好呢?

这个可怕的想法,一直在陆小夏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细思恐极,这一夜几乎彻夜未眠。

... ...

第二天,陆小夏被那个王经理叫了过去。

今日的王经理,一头秀发依旧打了过量的发蜡,显得光滑油量,怕是苍蝇在上面都站不稳脚。

他用鼻孔打量着面前的陆小夏,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35号厅的客人交给你了,那可是京城有名的地产商钟老板,经常一掷千金,是公馆的大客户。你小心伺候,若是让他们不愉快,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小夏一见到这个鼻孔朝天的王经理就恶心。

仗着自己有点儿小权利,总是自觉高人一等,还不把手下员工们当人看,动不动就苛责打骂,前几天还刚刚把一个女同事骂的痛哭流涕,简直不是男人!

然而,纵使是心中对这个王经理再不满,可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她一个小小的打工妹,可没胆子顶撞他。

“好的,我知道了。”

在皮笑肉不笑的答应下来之后,陆小夏便朝着35号厅走了过去。站在门前,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而入。

在进入包厢的那一刻,聒噪的音乐直冲耳膜,震的人头脑生疼。刺鼻的香烟和酒味混合在一起,令她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她那明亮的眸子在眼前的包厢里一扫,便见到一共有五个人,其中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被其余四人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

这胖子穿着一件几乎被大肚腩撑开的灰色西装,头发已经谢顶,露出油腻腻的秃头。绿豆眼望着陆小夏,整个脸上显了几分猥琐。

看来这个胖子就是那所谓的有名地产商了吧。

“打扰了,这是你们点的酒。”

陆小夏忍受着那令她头昏脑涨的气味,端着托盘来到了玻璃桌前,小心翼翼的将两瓶昂贵的拉菲和高脚酒杯依次放在桌上,接着微微鞠了一躬,打算退出去。

结果,她还没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戏谑之言。

“哎哎哎,美女,这么着急走做什么?过来给我们钟老板点烟!”

陆小夏心头“咯噔”一声。

原本还想着既然这个包厢的客人不好惹,那索性默默做事,绝不久留,这样也就不会惹出乱子。可是没想到,这么快事儿就来了。

不过,既然这是客户的要求,身为服务员,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再说,不过是点个烟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陆小夏动作僵硬的转过身去,那精致的嘴角生硬的挤出一抹笑容,来到那钟老板面前,从桌上拿起一根雪茄烟,双手递在他的面前。

钟老板用那双绿豆眼,由上至下的打量着陆小夏那被制服包裹下的纤细身材,还有那短裙之下显露出的一双白皙如玉双腿,其中的猥琐和猥亵神色毫不掩饰。

陆小夏被这个恶心的男人用这种目光打量着,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个男人下流的目光狠狠的摸了一个遍,作呕的感觉几乎抑制不住。

“钟老板,请用。”

这个恶心的男人始终在盯着她,直到陆小夏已经无法再忍耐的时候,她压抑着心中的厌恶,轻笑着提醒他接雪茄。

钟老板脸上泛着淫笑,这才伸手去接。

结果,令陆小夏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并有接雪茄烟,反而一把将她的手给握住了!

就在陆小夏惊吓间,那钟老板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被烟熏到蜡黄的牙。一说话,一股浓重的酒臭味便扑面而来。

“小姑娘,你多大啦?”

在这间KTV工作的这一个多星期间,像这样会动手动脚的醉酒客人,陆小夏并不是第一次遇见。

所以在经过了短暂的惊吓之后,陆小夏飞快的平静了下来。

“回钟老板,我二十二了。”

她强忍着那股令她快要晕倒的酒臭,嘴角仍旧噙着笑意,轻描淡写的将手从那个男人的手掌中抽了出来。

我包养你吧

打火机的火苗跳跃起来,映照着钟老板那张猥琐的脸。

钟老板叼着雪茄烟,身子微微前倾,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缭绕。

他将雪茄夹在手指间,那目光一转,又落到了陆小夏的身上,忽然说出一句。

“二十二岁,这么年轻,就要这么辛苦的工作,家里怕是有困难吧?和我说说,我帮你!”

听到这话,陆小夏先是微微一愣,心中想着这男人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非亲非故的,他会有那么好心?

于是她淡笑着说道:“谢谢钟老板的关心,我觉得,不管家境好不好,人总是要工作的,您慢用,我告辞了。”

说完,陆小夏便转身离去,还没跨出一步,自己的手再次给那个钟老板拉住。

“别走啊,小姑娘,打工多辛苦啊,不如你跟了我,我包养你吧,把我伺候舒坦了,钱要多少有多少!”

如果说,之前他的那些话陆小夏还能够忍受,可是唯独这句话,触碰到了她做人的底线。

她转过身来,那纯情俏丽的小脸之上,便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泛起了厌恶之色。

“放开,请你放尊重一点!”

她开始奋力的缩回自己的手,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这一次,钟老板握的极紧,见到她挣扎,便又施加了些力道。

她那纤细的手腕被钟老板死死的掐着,无比疼痛的感觉令陆小夏那道月眉也皱了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那钟老板恶意的一带,陆小夏那瘦弱的身子便直接被他拉了过去,接着步伐不稳,重重的扑倒在他的怀中。

钟老板得意一笑,忙不迭的将陆小夏死死抱紧,厚颜无耻的噘着嘴去吻她的脸。

陆小夏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她眼看着那男人的嘴越来越近,一股烟味和酒臭味也扑面而来,令她差点儿要吐出来。

她就是死,也决不能被这样一个恶心的家伙亲!

陆小夏又气又急,当下决定豁出去了!

只见她的脑袋微微后仰,蓄力之后,猛的向前砸了过去,额头直接砸在了那钟老板的脸上,顿时鼻血横流,嘴巴也当即肿了起来!

钟老板被撞的痛苦不堪,松开了紧抱着陆小夏的双手,转而去捂着他的脸。

“啊!好痛!好痛啊!”

没有了束缚,陆小夏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钟老板的怀抱,跌跌撞撞的往外逃。

“该死的婊子!还跟我装清纯,给我抓住她,我要折磨死她!!”

钟老板捂着疼痛难当的脸,张嘴叫骂道。

得到他的命令,一旁的四人连忙朝着陆小夏追了上来,其中一个男人伸手就抓住了陆小夏的衣角。

陆小夏顿时大骇,她不能被抓到,绝对不能。于是她继续往前跑,衣角被那个那人用力攥着,僵持了片刻,突然从那个那人手中滑落而出。

陆小夏顿时重心不稳,“扑通”一声重重的跌倒在地上,膝盖也撞在了地上,先是一阵剧痛,随后便是麻木。

正在这时,另一个男人也追了上来,他一把就抓住她的脚腕,恶狠狠的咒骂道:“臭婊子,居然敢打钟老板,也不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想玩你,那是看得起你!”

情急之下,陆小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另一只脚狠狠的朝着那个男人踢了过去。后者顿时痛呼一声,身子向后一倒,松开了抓着她脚腕的手。

此刻的陆小夏,已经是脑海一片空白,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但是这个祸又不得不闯。

一切,都是被逼的!

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陆小夏知道自己的工作算是完蛋了。

这个恶心的胖男人是三号公馆的大客户,自己现在得罪了他,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这里不能待了,必须得逃跑,跑的远远的!比起养父的一只胳膊,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陆小夏便顺着那冗长的走廊,跌跌撞撞的朝着那螺旋楼梯而去。

听到了动静的王经理从门口迎面而来,见到陆小夏,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这么吵,发生了什......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小夏推到了一边,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撞上了墙边的花盆,顿时被打翻摔了个稀烂。

陆小夏惊慌失措的出了二楼,顺着螺旋楼梯来到大厅,周围人来人往的客人和侍者都对她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但是现在的陆小夏才不会估计这么多,再不逃的话,小命就得丢在这儿!

这三号公馆,本来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那老板宫臣也不是好东西,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公馆门前,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先是一双漆黑光亮的黑色皮鞋探了出来,接着就见到宫臣以一个极为干净帅气的姿态,从车里钻了出来。

今天的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笔直的线条将他的身体衬托的高挑卓绝,气场逼人。

一手插在西装裤口袋之中,另一只手夹着一只雪茄烟。那骨节分明的五指之上,一枚白玉扳指极为惹眼。

精炼的短发下,一双寒光乍现的敏锐眸子,又使得他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冷如冰霜的寒气,加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更是处处透着冷酷和无情。

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管是身处何地,都会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然而他身上那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寒气,却让人不敢逼视。

刚刚逃到公馆门口的陆小夏,一眼就见到了这个冷峻到了极致的男人,顿时心头一紧,停下步伐。

她那渗出了点点细汗的素净小脸之上,顷刻间浮现出了几抹紧张和恐惧。

陆小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方才刚刚想到这个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他居然就这样出现了!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不是撞在枪口上了吗?老天啊,你这是在玩我吗?

宫臣冷眼看着陆小夏那满是惊慌的小脸,深邃的眸子里,便有一抹异样的神色闪现而过。

他淡淡的开了口,语气平静,却蕴含着威压无限。

小说《一纸婚书枕上欢》 第6章 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一纸婚书枕上欢》是由枸杞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