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奇医乡村行

奇医乡村行

作者:梅三弄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2 19:54:05

《奇医乡村行》主要说的事情,看看梅三弄是怎么讲的:“我觉得不对劲,她穿的……在房间那时候很性感哦,不是想勾引你吧?”“别乱说。”曹子扬急急走快了两步……“哈哈,子扬哥哥,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嗯,还有,你答应让我来是因为这样吧?”小靖非常聪明,真猜中了曹子扬的心思,“你利用我哦,我爸妈去了姥姥家,就我一个,晚上请我到你家吃饭补偿,不过,我负责下厨……”曹子扬心里窃喜:“没问题啊,不过……我家只有青菜。”
展开全部

:隔壁村

第二天中午,曹子扬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打算做饭,村长带着王教授找来。

王教授很激动地握住曹子扬的手道:“小伙子,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墓就要给盗墓贼盗空,损失会很大。现在好,呵呵,感谢感谢,我已经帮你申请了奖金,三天能拨下来,到时候我亲自拿给你……”

曹子扬听得一愣一愣的:“王教授,我不是很明白,你说什么奖金?”

“反正就是你的奖金,你收下就是,你应得的,就三天时间,我再来找你,现在我必须得先走了,再见,小伙子……”

王教授走了,走的非常急,都不需要村长送,不过那正好,曹子扬能问村长:“村长,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越来越糊涂了……?”

“那个墓挖出不少宝贝,王教授高兴,所以帮你申请奖金,因为墓是你发现的,很可能因为你才没有被盗,这国家有这规定吧,我猜的。”村长的语调非常酸,他很蛋痛、很后悔,当时怎么不说墓是自己发现的?那样奖金不就属于自己了?笨。

曹子扬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反而有点担忧:“这……适合吗?”

村长骂道:“你傻的太可爱了吧?有什么不适合?给你钱你就要手下,反正是国家的闲钱,又不用王教授自己掏。”

“大概有多少?”

“会有一两万吧!”村长露出笑容,“有了这笔钱你就可以把你家的地基弄上。”

曹子扬一愣:“你意思是不是那块地……拿回来了?”

村长说:“我既然答应了你,肯定帮你办。”

“谢谢、谢谢。”曹子扬非常激动,地拿回来,爷爷泉下有知都会快乐些。

“哎,你小子走狗屎运……”其实村长自己更走狗屎运,拿的一把匕首纯金打造,价值不可估量,他是个识货之人,心里明白的很,只是要放一段时间才敢拿去估价,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曹子扬说:“我这算什么走运,几乎被警察抓走了……”

“你还是怪我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我知道,我先走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老子想干你女儿去,行吗?曹子扬心里说。

吃完中午饭,曹子扬马上挂着医用箱往隔壁村而去。隔壁村有个年轻寡妇白春妮把手摔伤了,两天前曹子扬去看过一遍,今天是去换药。其实白春妮还是曹子扬小学同学的嫂子,二十六岁,长的很标致,去年才死的老公,传闻说她水性杨花,刚嫁进门就开始偷汉子,到底是真是假,曹子扬不是很清楚,他看病而已!

走了十几分钟路,到了白春妮门前,门开着,出于礼貌,曹子扬喊了一声有没有人?得到回应后才走进去。不过,进了厅里并没有看见人,刚准备喊第二次,房子里传出一个声音道:“我在房间呢,你进来吧……”

进房间?这适合吗?

曹子扬有所犹豫,直到白春妮又喊了一遍才深吸一口气,迈开步伐……

刚进房间曹子扬就感到后悔,因为白春妮那会儿正架着两条腿,坐在床上看着电视,还密密的嗑着瓜子。关键是,她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几乎透明的性感吊带睡裙。

天啊,这是看病,他是个男医生,她不会想想吗?曹子扬觉得不妥,所以转身又走了出去,说真的他倒是很乐意看风景,但这白春妮的风景显然是不能乱看的,尤其这还是自己同学的嫂子,他可不愿意惹上什么麻烦。

白春妮喊:“嘿,子扬医生你干嘛去啊?”

曹子扬说:“你这样不利于换药,换过身衣服到客厅来换吧!”

白春妮说:“我就在房间舒服,没事的,不就是换个药吗?我一个小女人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你还介意什么?”

曹子扬冷冷道:“我帮你换,或者把药放下你自己换,选一个吧!”

白春妮很焦急的口吻:“别啊,我不会换药,我换衣服吧,你等着……”

曹子扬松了口气。

等了几分钟,白春妮终于走了出来,不过令曹子扬想吐血的是,她换的衣服还是差不多的款式,还是性感的吊带裙,颜色不一样而已,换汤不换药。

曹子扬刚想说话,白春妮抢先道:“你不要提那么多无理的要求,因为我不会再去换,这天气热死人啦,你看我皮肤多滑多嫩,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皮肤特别敏感,一热就会红,就会……痒……”痒字白春妮用发嗲的声音说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下面痒。

曹子扬没有答话,而是迅速的挪开了一点,因为白春妮坐在傍边的椅子上,靠的很近,身体散发的香气肆意地钻进鼻子里,有点不自然,手脚僵硬,他真的很害怕突然有人进来,那样就误会大了,虽然这娇滴滴的白春妮的确迷人,或许还很容易上,但还是那句话,他不想惹麻烦。

白春妮倒是很平静,受伤的左手优雅的往曹子扬眼皮底下一放,用撒娇的口吻道:“子扬医生,我这还要包几天才好哇?过两天我要去才城里呢,这多不方便、多没美感……”

曹子扬一边拆绷带,一边说:“你不能迟几天再去?还有,别乱吃东西,上火的、腥毒的都不要吃,否则会发脓。”

白春妮继续用发嗲的声音说:“我没有乱吃哇。”

“瓜子最好也别吃。”

“有这么严重吗?”白春妮往曹子扬靠了靠,“话说你多大了?你咋就……这么厉害呢?你竟然会医术?你是不是啥都很厉害吗?”

“这种问题你上次已经问过,而且能不能别靠那么近?影响换药。”

“你不是在拆绷带吗?还没开始换药呢!”白春妮发出两声浪笑,然后继续说,“你那么紧张做什么?难道你还是个处么?看不出来啊,哈哈……”

曹子扬有点抓狂,只能迅速拆绷带,眼睛都不敢到处乱看。

忽然,白春妮喊了起来:“哎呀,子扬医生,你弄痛我了,能轻点儿吗?你这么不怜香惜玉,怎么泡女人嘛?”

其实曹子扬知道,那是白春妮矫情,实际上他已经非常小心,力度控制的非常好,绝对不会弄痛,但白春妮那么说,他还是放慢了手脚。

好不容易拆完绷带,接着把旧药卸下,曹子扬舒了口气,立刻从药箱拿出在家和好的新药敷上,再用新绷带包扎好说:“复原的很不错,再敷一次就好,前提是别湿水。”

“没问题啦,谢谢啦,我给你去拿钱哈。”说着,白春妮进了房间,留下脸红耳赤的曹子扬,而且进去了白春妮就再没有出来,过了不久在房间里用发嗲的声音喊,“子扬医生,你进来拿吧,我累,懒得出去。”

曹子扬敢进去吗?当然不敢:“算了吧,我下次来再一起收,先走了……”

白春妮喊:“别啊,我又不吃了你,而且我下面好像长了个什么,你能进来看看么?”

曹子扬急急跑了,刚出门口就几乎撞到他的小学同学林和,被吓出一身冷汗,心里庆幸没有进房间帮白春妮看下面,否则准完蛋,况且那还是假的,亏她说得出口,贱。

林和说:“子扬你急什么?我嫂子没事吧?”

曹子扬说:“没事,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你呢?近来过的怎么样?”林和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曹子扬说,“你先别急着走,我们聊聊天。”

曹子扬说:“我这还得去曾村看病呢!”

“不急着这几分钟,我过几天就走了,回南湖上课,又得要寒假才能回来。”

无法拒绝,曹子扬只能接过烟,点燃抽了起来。

林和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抽着说:“话说你干嘛不去城里找个工作?”

曹子扬说:“我在家感觉挺好。”

“不是长久之计,谁不希望离开小乡村?你不是读了建筑设计么?当初读来干嘛?你这么聪明,我觉得你要到城里闯闯。当然,你在乡村里行医也算个职业,但这该怎么说呢?总之你能听进去就听,如果有机会到城里,一定要找我,我在南湖大学,你知道的。”

曹子扬点头,他心里有自己的计划,在镇里开诊所,然后到县里,然后到市里,一步步实行,但此前得先丰富行医的经验,认认真真考个证。

“记得啊,星期六日我都有空的。”林和重重的拍了拍曹子扬的肩膀,“不耽搁你了,我进去看看我嫂子……”

终于可以走人,曹子扬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到了隔壁曾村,刚进村曹子扬就碰见了一伙村民,他们可热情了,七嘴八舌抢着问问题,并且用看怪物似的目光看他。

“子扬医生,听说死人你都能医回来,是真的么?”

“子扬医生,你们村的大山是不是挖到宝贝?”

“那是古墓,真没文化,对吧,子扬医生?”

“子扬医生,你不如干脆开个小诊所,这两天大家都在传你的事情,你成我们大城管理区的名人了,活神医啊……”

曹子扬有点受不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各位乡亲,我还得去看病呢,你们也得去干活对吧?就这样了,你们问那些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至少我不是死人都能医回来。”

“子扬医生,你别谦虚嘛,大家都知道,就你们村长的闺女。”

“对,叫小靖,你爷爷那么厉害,想不到你比你爷爷更厉害,那句更更厉害的话怎么说来着?什么胜青什么红绿蓝?”

“青出于蓝胜于蓝,你真没文化。”

“骂个屁,老子就是个庄稼汉,老子要是有文化早当教师去了……”

“好了,我们都去干活,别再打扰子扬医生。”

终于,村民们散退了,各自干各自的活儿,曹子扬则去给一个老人家看感冒,他并没有意识到,就这简短的两天时间,他的大名已经在十乡八里传开。

:小徒弟

“子扬哥哥,你是去看病吗?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两天后一个下午,曹子扬挂着药箱从村长家走过,坐在门外的小靖说。小靖已经好起来,打扮的漂漂亮亮,虽然经历过一些恐怖的事情,但她心态非常好。

曹子扬说:“不能,你在家休息吧,别到处走。”

“我休息够了,想出去走走呢!”说着,小靖小跑到曹子扬身边,准备拿曹子扬的医用箱。

曹子扬连忙说:“不用你背,我自己来。”

小靖微笑道:“那你让我跟着,我看看你怎么给别人看病。”

曹子扬想了想,勉强答应下来,因为这趟是去给白春妮换最后一次药,有小靖同行能避免不少麻烦,不然寡男寡女,很容易惹是非。

一路上,小靖说了许多话,看着这么活跃的小靖,曹子扬心里无疑相当高兴,这才是他喜欢的小靖,漂亮、善良、热情奔放,多完美的女孩啊!

“子扬哥哥,我下星期就要回南湖继续上学了,要寒假才能回来。我妈让我和你一起去呢,你去给我家亲戚看病对不对?”

曹子扬有点发愣,当初还以为是村长负责带他去的:“不是你爸带我去吗?”

“我带一样,我认识路,就在学校附近,我顺便带你到我学校逛逛。”

“这个……你妈同意?”

小靖露出疑惑的表情:“要我妈同意什么?又不是她去。”

聊着聊着,不经不觉就到了白春妮家,门仍然开着,曹子扬冲里面喊了声才进去。白春妮亦仍然从房间传出声音让曹子扬进房间,曹子扬学乖了,让小靖去喊她到客厅,小靖刚进去,里面的白春妮就非常惊讶的说:“你谁啊?”

小靖大言不惭道:“我是子扬医生的小徒弟。”

“小徒弟?”白春妮声音怪怪的,“你会治病吗?你不是打算拿我当实验吧?”

“真会瞎猜,你快到外面来看吧,嗯,穿好衣服……”

在客厅外听着她们对话的曹子扬暗自庆幸,如果不是带来小靖,真不知如何应付白春妮。

很快,小靖先走出来,给曹子扬一个唯美的笑容后安静的站在一傍。

几分钟后白春妮也走了出来,穿的很正经,表情亦很正经,曹子扬给她换药时她一言不发,等到曹子扬把药换好,她才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说:“谢谢你啊,子扬医生……”

曹子扬接过钱说:“不用谢,你给钱,我治病,天经地义。过两天这药你自己拆吧,然后清洗干净,别乱吃东西就没事了……”

离开了白春妮家,曹子扬重重舒了口气,小靖看在眼里,带着微笑道:“子扬哥哥,那个女人不会是大家传的那样吧?”

曹子扬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对劲,她穿的……在房间那时候很性感哦,不是想勾引你吧?”

“别乱说。”曹子扬急急走快了两步……

“哈哈,子扬哥哥,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嗯,还有,你答应让我来是因为这样吧?”小靖非常聪明,真猜中了曹子扬的心思,“你利用我哦,我爸妈去了姥姥家,就我一个,晚上请我到你家吃饭补偿,不过,我负责下厨……”

曹子扬心里窃喜:“没问题啊,不过……我家只有青菜。”

“我可以带肉过去。”小靖神秘一笑道,“我给你做顿回味无穷的大餐哈。”

曹子扬有点不太习惯小靖的笑容,虽然小靖的性格半点不像她父母,但神韵有几分相似,尤其笑起来的时候,让曹子扬禁不住想起她父母阴谋得逞那一刹那的得意。

不过话说回来,曹子扬不担心小靖会对他使什么阴谋诡计,小靖内心纯洁无暇,不是使阴谋诡计那种人。况且,曹子扬没什么东西给小靖骗,除了宝贵的处,这方面来说他正巴不得被小靖骗呢,相互舒服不吃亏。

离开了林家村,曹子扬一个人转路去曾村,小靖则回去准备晚饭,跑的还特别快,跑起来的姿势非常性感,曹子扬看了好半天,一直回忆碰她胸部那一刻的滋味,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扭头往曾村而去,期间某个部位火辣辣的,十分期待夜晚的到来,要是把小靖灌醉,那不很幸福?

等曹子扬去曾村看完了两个病人回到家,竟然发现小靖在自己家的厨房切萝卜、土豆。看了一眼而已,曹子扬就相当的无语,因为他家没有这两种食物,她家则不种地,更不可能有,这是哪儿来的:“小靖,这萝卜和土豆……?”

小靖说:“哦,我跟老王家要的……”

曹子扬哦了声,走了出去,把药箱放回房间,发现房间每个角落都被小靖收拾过一遍,很干净、很整齐,还有股醉人的香水味。其实客厅也一样,只是刚刚他并没有发现,再出来才发现,还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只电磁炉,上面有个锅,打开,竟然是满满的一锅鸡。

发了几秒楞,曹子扬立刻跑进厨房问小靖:“小靖,那只鸡……?”

小靖笑道:“放心,不是你家的老母鸡,是我家的。”

村长可是出了名的吝啬鬼,小靖这样很可能挨骂,曹子扬不免担心:“这……没事吧?”

小靖无所谓道:“就一只鸡,能怎么样?你不是喜欢吃鸡吗?先吃了再说!”

“你准备做火锅?”

“对,快准备好了,就差菜没有洗好,哦,酱汁也没有做……”

“不用弄那么复杂,就我们两个人吃。”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弄吃的,必须弄好,你救了我一命呢!现在,我的恩公,你到外面坐着,喝杯茶,抽根烟,耐心等等,不要帮忙哦,去吧去吧!”

恩公?曹子扬真想开玩笑问问她是不是准备以身相许,没敢:“我还是帮忙吧!”

小靖坚持道:“不要,你出去,不然我不会做。”

曹子扬无语着离开厨房,其实心里很乐的很,原来小靖还会做饭,而且看情况还做得不错。这样一个能出厅堂,能进厨房的女孩如果属于自己多好?可惜不可能属于自己,除非混出头,不然就村长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性格,绝不可能同意。

去买了一瓶高度数的白酒回来后,曹子扬带着阴笑坐在客厅,抽着烟,看着一尘不染的四周,思考着、等待着。

十几分钟后,小靖端着萝卜、土豆,以及酱汁出来了,萝卜倒进锅里,打开了电磁炉。

聊了十几分钟,随即鸡香满屋了,小靖像个小媳妇伺候丈夫一样给曹子扬夹的,弄的满满一碗还一副乐此不疲的模样,脸上挂着清纯而美丽的笑容,把曹子扬感染了,不经意说出了一句心里话:“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多好。”

虽然这几天好事连连,首先,王教授申请的奖金顺利发了下来,一共一万三千块。其次,被老王占去那块地村长没有食言,果然爽快拿了回来。再者,许多人找来看病,一个个都神医神医的喊着。

然而,曹子扬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郁闷,不停在想和小靖吃火锅那天的场景。

那天,曹子扬说完那句心里话以后,气氛顷刻间就变的糟糕了起来,小靖整个都沉默了,不再言语,直到吃完了火锅,收拾好离开了,都不再说一句话。

最悲剧的还是,那天以后,曹子扬就再没有见过她,去她的家门口喊,完全没有声息,明明感觉她就在屋子里面,她就是不肯回应。

其实,曹子扬心里是有点明白怎么回事的,是自己吓到小靖了!为此,曹子扬有点痛恨自己,为什么当时说那样的一句话?说点别的什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

真犯贱,弄的关系不进反退,现在如何是好?

明天天一亮,曹子扬就要进城去看病,和小靖一起去。所以,整个晚上心情都非常忐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小靖!很奇怪小靖却没有改变主意不和他一起进城。按理说不肯见他该躲着他才对,然而下午村长来通知做好准备的时候,还说一起去。

想不通,睡不着,曹子扬又看起了医书,这几天其实已经把医书看了无数遍,已经读的滚瓜烂熟,其中一部份还用来过帮村民治病,效果非常好。可以这么说吧,曹子扬现在帮人看病更有底气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如何修来的福份,竟然得到那样一本神书。

看着看着,曹子扬还是慢慢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X白春妮的美梦,只是梦还没有做完,还没有把自己的子子孙孙射到白春妮的多汁美洞之中,闹铃就不识趣的响了起来。骂了两句脏话,曹子扬也只好匆忙起床洗嗽,然后做了一个青菜面当早餐,吃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一只残旧的背包里,出门而去……

到了村长家外面,曹子扬没有选择进去,因为时间已经差不多,小靖自己会出来。

站在角落里,曹子扬点了一根烟抽着,忐忑的等着,想着等下和小靖说些什么话,气氛才不会那么尴尬?可惜直到小靖走出来了都没有想到。

不可思议的是,小靖竟然不是想象中见到他就露出尴尬或厌恶的表情,反而很轻松、很活跃,从村里走到坐城车的大牌站,整整三公里的路程,话都特别多,仿佛那天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让曹子扬感到一头雾水。

都说女人善变,可是变的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变的好。

曹子扬暗松一口气,本来还担心路上不知如何相处,这下好,走路,等车,上车都在聊,话题天南地北,很愉快。至少曹子扬自己觉得很愉快,因为始终对小靖有一份情,从念初中第一个学期为小靖打过一架开始,那份情就已经深深埋在心底。

小说《奇医乡村行》 第6章 :隔壁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最喜欢这种都市情感书,《奇医乡村行》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