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霸总追妻36计

霸总追妻36计

作者:薇薇妮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03 19:34:14

霸总追妻36计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虞欢醉酒惹上了一个大人物。三天后她所在的公司被强势收购。顾默白,G城第一豪门顾氏继承人,身份矜贵,是商场上传说中的杀神。然而这个男人却在见她的第一眼,言语轻佻,“虞小姐喜欢浴血奋战吗?”虞欢大惊失色,“你……!”顾默白恶狠狠地将她抵在墙角,“以为我死了?既然你这么想要我死,不如再试一次,看看你这次能不能在床上——睡,死,我!”……后来,虞欢知道顾默白心里藏了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再后来,虞欢扔下一纸离婚协议成全他,可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躬身九十度:“顾太太,顾先生在等您回家!”
展开全部

:看上她什么了?-薇薇妮

陆家凝水湾,正在厨房忙着炖汤羹的佣人黎嫂听到有开门的声音,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以为是陆安生回来,扬声,“大少爷,汤马上就炖好了……”

黎嫂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个一进门就径直冲上楼去的身影给吓了一跳,“少,少奶奶,您怎么从医院回来了?”

黎嫂一大早接到陆安生的电话,让她炖些滋补的鸡汤,他回来取,问及情况时,少爷说少奶奶在医院。

她正担心着少***情况没想到她居然一个人回来了。

黎嫂看看花园外,没有见到陆安生的车,纳闷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虞欢好像没有听到黎嫂的呼喊,冲上楼就将自己反锁进了卧室,背靠着门被双腿一软,跌了下去。

她按了火警报警,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他了,那警察是不是很快就会找到她了?

虞欢一张脸惨白,双手抓着头发几欲崩溃,

她杀人了,该怎么办?

她能跑吗?

如今破案手段这么高明,警察只需要调取医院里的监控就能发现是她。

现场肯定有指纹和一些能验出DNA的东西留下来,到时候一纸红色通缉令发布出来,她能逃到哪儿去?

难道像那些通缉逃犯一样从此过着不见天日的逃窜日子?

她要跑了她的家人该怎么办?

虞欢整个人身体都颤抖得停不下来,她低头发现掌心有暗红色的血迹,眼睛里的惊恐再一次窜出,她爬起来跌撞着冲进了浴室。

……

陆安生从医院回别墅取鸡汤,一进门就见黎嫂神色不安,“少爷,少奶奶回来了!”

陆安生朝楼上看了一眼,嘴角闪过一丝讥诮的冷笑,果然,还是灰溜溜地跑回家了。

他接过黎嫂准备好的鸡汤,准备转身就走,黎嫂见他都不打算问,心里更加不安,欲言又止,“少爷,少奶奶看起来不太好……”

她想说少奶奶回来时一句话都没说,连鞋子都没穿,上楼的时候跑得跌跌撞撞,狼狈不堪。

而且少奶奶已经在楼上待了快两个多小时了,任由她怎么敲门都不肯开门。

还有,这鸡汤不是准备给少***吗?少奶奶既然都回来了,还需要他带走吗?

陆安生嗤笑一声,语气淡漠,“她什么时候好过?”

明明做错事的人是她,可她每次都要装成这副受害者的样子,让人心厌。

“等她清醒了叫她来一趟医院!”

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她还需要给他一个交代。

这一次他绝不姑息!

陆安生紧抿着唇,丢下这句话快步离开,黎嫂愣在原地,等陆安生的车离开了,她才忍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别墅二楼,浴室里的虞欢根本就不知道陆安生回来过,她将整瓶的沐浴液倒进了浴缸,用浴绵不停搓洗着自己的身体,她要把身上沾着的血迹和痕迹通通刷洗干净。

长达两个多小时,一直到她的皮肤传来一阵刺痛才作罢。

回到卧室大床,她把自己裹进了被褥里,像一只蚕茧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脑子一片空白地躺在床上,安静赴死般地等待着。

……

医院妇产科特护病房里,顾依依喝了几口陆安生带来的鸡汤,“安生,黎嫂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陆安生取了纸巾替她擦了擦唇角,眼神温柔,“你要是喜欢我以后让黎嫂天天煲给你喝!”

顾依依笑容甜蜜,满足地往他怀里靠了靠。

晚上六点多,床头柜上陆安生的手机振动了起来,顾依依拿起来看了一眼,见到是陆家别墅座机的电话,秀眉蹙了蹙,朝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果断地按下了拒接按键。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晚上,一整天的时间,陆安生除了中午回了趟凝水湾帮她带鸡汤,其余时间都陪在她的身边,这么难得的幸福她怎么允许又被虞欢那个女人给破坏掉?

顾依依刚按下拒接键,对方又锲而不舍地打过来。

虞欢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脸!

顾依依再次拒接。

这一次,手机没有再振动,对方没有再打过来了,顾依依飞快地将通话记录里的两个未接来电删除掉。

……

凝水湾别墅里,黎嫂急得要跺脚。

她实在不放心便拿了备用钥匙打开了少奶奶卧室房门,却惊讶地发现少奶奶体温异常,整个人烧得已经没有意识了。

可少爷就是不肯接电话。

黎嫂看着手里那支超过了四十度的温度计,也顾不上陆安生再三申令不要动不动随意就往陆家老宅打电话的警告,拿起电话拨通了陆家老宅的座机电话。

“老太太,少奶奶发烧了,很严重!”

陆安生接到陆家老宅陆老太太的电话时,整张脸表情难看,电话里陆老太太语词严厉。

“安生,欢欢高烧四十二度,你却不在他身边,我把她交托给你照顾,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

陆安生垂放着在西装裤边的手指慢慢揣成拳头,“奶奶……”

“我先不管你外面那些糊涂账,也不管你在忙些什么,你现在立刻回到她的身边,我马上就过来!”

通话一结束,陆安生捏着手机的手机紧得青筋暴露,目光近乎凝着冰凌。

好,很好,虞欢,你果然还是不肯放过任何机会。

“安生!”顾依依面露忧色。

陆老太太现如今还是陆氏持股人中手握股份最多的人,在陆氏乃至陆家都是地位最高的。

“你好好休息!”陆安生敛眉隐忍,“我会抽时间过来陪你!”

顾依依看着陆安生离开病房,紧紧咬唇。

在陆家,陆老太太俨然成了虞欢的护身符。

只要陆老太太一发话,陆安生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得回去。

虞欢那个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入了陆老太太的眼。

是虞欢的家世吗?

虞欢有什么家世?

一个嗜赌成性的父亲,一个瞎眼的弟弟。

要说家世,她虞欢给她顾依依提鞋都不配。

更不配做陆家的少奶奶!

顾依依就是想不明白,陆老太太到底看上了虞欢什么了?

……

陆家凝水湾,陆老太太从虞欢的卧室里出来,听着医生的检查汇报,脸色不太好看。

花园里传来了轿车停下来的声音,陆老太太下楼就见到了推门进来的陆安生。

“哥!”随行而来的还有陆家的二小姐,陆安生的亲妹妹陆子瑜。

陆子瑜见到大哥回来了起身相迎,脸上露出一抹担心来。

“我打电话问过你的秘书,你今天没有去公司!”陆老太太坐在沙发主位上,沉着一张脸看向了陆安生。

陆安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今天有其他的事情要急着处理!”

陆老太太那双精明的眼睛将陆安生打量了一遍。

“说过的话我就不再重申了,虞欢现在是陆家的少奶奶,你明媒正娶的陆太太,我想你也不想让媒体们管不上嘴,有些事情收敛点好!”

陆安生锁眉不语,陆老太太起身,指了指楼上。

“医生我留下了,等欢欢病好了你带她回一趟老宅,家里新来了一位大厨,做的菜应该合她的胃口!”

陆老太太说完又吩咐了黎嫂好生照顾着,这才带着陆子瑜离开。

陆子瑜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凝水湾别墅,轻声安抚陆老太太,“奶奶,哥也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了!”

陆老太太沉沉吁出一口气来,“你哥他不懂!”

她伸手握住了陆子瑜的手,目光落在了陆子瑜那张略微苍白的小脸上,眼神怜悯。

“我对虞欢好也全是为了你,你哥这么疼你就该为你做点事,他迟早会明白我的苦心!”

陆子瑜敛敛眉,眼神不明。

陆老太太的车刚离开,陆安生便黑着一张脸冲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了主卧的门。

房间里的暗光让他有些不适应,可他还是精确找到了大床那边起伏着的一团,走过去一把掀开被子将床上的人连拖带拽地拽下了床。

“啊,大少爷,您不能……”黎嫂听到动静跑进来一看吓得表情失色。

“你给我闭嘴!”陆安生一把甩开了自己的手,看也没看被拽下床的虞欢一眼,盯着黎嫂一字一句地说道:“从现在这一刻起,你被解雇了!”

黎嫂张了张嘴巴,身后跟着的那位医生见状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虞欢你装什么装?”陆安生积压了一晚上的怒火终于不再压抑地爆发了出来。

从昨天晚上她开车撞了他的车,再到医院病房里在他面前脱光,连环计不成,现在又扮可怜找奶奶来压他。

他真是受够了!

虞欢被他狠狠拽下床,烧得不省人事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摔下来的疼,也听不到陆安生的咆哮,更感受不到他的怒火,只是身体难受得嘤嘤出声,伸手抱住了被褥的一角,将身体蜷缩成成了一团。

“虞欢,你给我起来!”

:何止重要?-薇薇妮

“陆少爷!”

门边的医生有些看不下去了,冒着被赶出去的危险小心翼翼地出声。

“她真的病得很严重,体温还没有完全降下来!她现在人是不清醒的!”

陆安生赤红着一双眼,鼻腔里的气息滚烫灼热,他低头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女人,狠狠一眯眼,转身走开。

卧室的门被重重一甩!

他一走,医生和黎嫂赶紧将虞欢抬到床上。

被陆安生强行拖拽,虞欢手上输液钢针被扯了出来,手背上血水一片。

黎嫂满脸惊慌失措,医生也是手忙脚乱。

虞欢的血管本来就细,挂个水套针十分考验技术。

之前戳过的地方一片青紫,只能换了只手。

虞欢做了一个梦,梦很长,也很惊心动魄。

她梦到自己喝下那杯酒之后在回家的路上见到了陆安生和顾依依。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促使她踩下油门冲了过去。

车撞上去了,方向盘上的安全气囊弹了出来,她满脸的血!

陆安生抱着顾依依扬长而去,脸上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慌乱。

画面一转,有着淡淡消毒水气息的病房里,一对男女在抵死缠绵。

沉重的喘息声中,她看到了自己那张潮红异样的小脸,正露出难受又又极致欢愉的复杂表情。

她被这画面吓得心惊肉跳!

再转,她被陆安生从床上拽下来,跌倒在地上,陆安生对着她咆哮。

在梦里她就像个旁观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陆安生拖到在地,也看着陆安生赤红着一双眼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她突然,很想笑!

可她笑着笑着眼泪却滚了出来!

……

翌日一早,虞欢醒来,陆安生不在。

醒来的她饿得胃有些难受,晕头转向地下楼找东西吃。

到了餐厅,黎嫂见到她,惊喜中又满是担心。

“少奶奶您还是先上楼休息吧,我做好了早餐就给您端上来!”

“不用,我就在这里等吧!”虞欢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哑得疼,声音也变得嘶哑,她晃了晃头拉开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好……”黎嫂很快便端来了白米粥和可口下饭菜,站在一边用手搓了搓围裙,低低道:“少奶奶,我为您做完这顿早餐就要离开了,您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黎嫂说着眼眶就红了,其实少奶奶对人很好的,她要是这么走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虞欢握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黎嫂你要走?”

黎嫂吸了吸鼻子,低着头,“是的,我,我被少爷解雇了!”

解雇了?

虞欢神情默了几秒,垂下来的眼皮遮掩住了她眼底卷起的一丝异样。

原来,她昨天并没有做梦,是真实的。

她听到了陆安生解雇黎嫂的那句话,还以为是在做梦。

那她以为是做梦的那些画面也是真的了。

虞欢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早上一起来就在脑后摸到一小块的肿块,隐隐地疼。

大概就是陆安生拖她下床的时候不知道撞哪儿的吧!

她一只手背上青紫了一大块,看来也是他的杰作了!

虞欢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背,神色有些凉。

“你来说说,他为什么要解雇你?”她对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只有些模糊的印象,不太清楚哪些是真实的。

黎嫂便站在一边将昨天发生过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末了还有些担心地朝虞欢看了看。

虞欢吃了几勺便停了下来,“黎嫂,对陆安生来说你是失职,但对我来说,你却救了我的命!你留下吧,我给你开双倍工资!”

虽然她很不赞成黎嫂一出事就往老宅那边打电话的做法,想必也是因为黎嫂的这个电话,陆安生又被陆老太太骂了吧,而她倒霉的成了陆安生的出气筒。

黎嫂也只是关心则乱。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后,虞欢弄清楚自己这一次扮演的角色。

嗯,还是那个心思恶毒得不到丈夫的爱就想法子借用长辈给他施压的心机女!

“少奶奶,可少爷他……”黎嫂面露喜色,可还是心有余悸地看向了虞欢。

“好歹我也是陆家少奶奶,我要留个人应该还留的起,他要是反对让他直接去陆家老宅找老太太吧!”

既然陆安生已经把她划为经常借用长辈打压他的这一类人,她不适当用一下也太对不起他的抬举了。

一想到陆安生那张阴郁的脸,虞欢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可下一秒搅拌着白米粥的勺子一僵,起身就朝二楼赶。

她真是病糊涂了,都忘记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虞欢奔上二楼便将门锁反锁,找到IPID迅速点开,查看的页面是G城的法制报道,还有最新头条,怕被后面的消息覆盖,她挨着一个个地查找,眼睛都快贴到屏幕上去了。

一看到杀人案或是死人了的消息她就屏住了呼吸,紧绷着一颗心脏。

然而她翻看了完了昨天凌晨到晚上十二点之间的所有报道都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消息。

“没有?”她低声喃喃,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消息被吞了还是真的没有?”

不仅她要找的消息没有,连顾依依被送医院的消息也没有找到。

顾依依是公众人物,出于对她的保护,陆安生肯定不会让人把她住院的消息曝光出来。

那她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若不是她身下还淤青红肿着,她险些要以为自己是经历了一场梦。

难道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虞欢忐忑不安地将IPID收起来,想找手机联系人去打探一下,发现手机不在身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连带着自己的手包都不见了。

“看来又得换手机了!”虞欢锁眉,话音刚落‘啊’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出房间径直下楼。

“黎嫂,我昨天回来有没有带包?”

黎嫂被她吓了一跳,想了想,“没有啊,少奶奶是空着手回来的,您是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吗?”

虞欢脸色变了变,何止是重要?

她把结婚戒指给弄丢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霸总追妻36计》是由薇薇妮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都市情感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