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

作者:维维宝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5 13:35:50

最新小说《惹火豪门:总裁,别撩》是维维宝贝的书,主要内容为:夏如水一口饭哽在喉咙,无法下咽。她看向宫峻雅,好半天才啊了一声。“能被我邀请可是你的荣兴,必须要去!”宫峻雅霸道地宣布。坦白说,她并不想去。富家子弟的世界,她插不进去也不想插。求救般看向宫峻肆,他说过不许她快乐,那么,他会代她否定宫峻雅的建议吧。然而,他依然一个字都没说,倒是韩修宇,投来微微不忍的目光。“就这么定了!”宫峻雅一语盖棺。夏如水不能拒绝,只得沉默。
展开全部

不会喜欢上她了吧-维维宝贝

夏如水擦窗户正擦得起劲,低头时看到楼下站了不少人,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宫峻肆的卧室位于三偻,离得远,她并不清楚那些人在说些什么。

片刻,她看到一辆车驶进来。车里出来的人是宫峻雅,有人跑过去对她说了什么,她跑过来,指着自己一个劲地跳脚。

风吹散了她的声音,听不大清楚,她探身下去,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

哗啦!

脚下一滑,她跌了下去!

夏如水醒来时,看到了小纯。小纯的眼睛红红的,看到她醒来只是狠狠一瞪,“你以为死了就一了白了了?”

“死?”她迷惘着,没弄明白小纯的意思。

“真是个混蛋!要死就偷偷去死呗,干嘛连累我!”

小纯的话越发让她理不透,“你是在说我吗?我没想死啊。”

“没想死你跳什么楼啊,要不是下面是草坪,你早就完蛋了!”

小纯这么一说,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擦着窗户来着,楼下积了好多人,后来连宫峻雅都来了。她一个劲地对着自己跳脚,难道……

“他们以为我要跳楼?”她霍然开朗。

小纯对着她又是一瞪,“分明就是跳楼!”她眼睛里滚动着泪花,相比于责怪,更多的是担忧。夏如水伸手抱住了她的指,“我真没有想跳楼,只是在擦窗户。会掉下去完全因为不小心。”

“真……的?”小纯脸上的表情在慢慢放松。

“真的。”如果真想寻死,早就死了。她用力点头。小纯突然一把将她抱住,“都快吓死我了,你真是个混蛋。”

她任由小纯抱着,心底淌着温暖。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她的啊。

经过医生诊断,她的腿小骨有轻微的骨折,需要住院几天。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只伤成这样已经算不错了。小纯很快离开,夏如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医院外,韩修宇飞奔而来,脸上满是焦急。

“修宇哥!”宫峻雅迎过去,叫道。韩修宇只看了她一眼,“夏如水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宫峻雅还未来得及回答,他就大步越过她要去找医生去了。宫峻雅气得跺起了脚,“修宇哥,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夏如水了吧。”

“怎么……会。”他否认。

“不会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受了伤呢。”

“……是吗?”满身的焦急突然消散,韩修宇不安地思索着,自己刚刚真的为夏如水着急了?为什么着急,因为喜欢吗?

“宫先生让我回来看过后向他报告,所以比较急。”他道,这理由与其说是为了说服宫峻雅的,更不如说是为了说服自己。

宫峻雅的脸色这才稍稍好了些,“放心吧,死不了。”她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照顾夏如水,而是因为哥哥说会派韩修宇过来了解情况。她要寻找一切机会和韩修宇见面。

“我去跟医生谈谈。”他一折身子,直接绕过了夏如水的房间去找医生。宫峻雅眯了眯眼,快步追了上去。

这一切,夏如水并不知道。她睡了一小会儿,被伤口处的疼痛给弄醒了。伤口疼起来越要命,来来回回在榻上闹腾了几个小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弄得满头大汗筋疲力尽。

医生前来查房时正缝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她和宫峻肆的关系,但是宫家送来的人,宫峻肆最信任的人还来问过情况,医生知道不能忽视。他给夏如水打了止痛药,打完后顺手放了个小瓶子在桌上。

夏如水本要提醒医生拿走的,不过拾起那个瓶子时才发现里头是空的,也就不再出声,重新又放了回去。疼痛过去后她终于可以休息,只一闭眼就沉入了梦中。

她做起了梦。梦到夏发财来找她,两个人发生争执,夏发财狠狠拧住她的手臂,疼痛迅速蔓延全身。而她的身子被人一揪而起,跌在了地板上。

她睁开眼,夏发财不见了,落在眼前的人是宫峻肆!

他此时满面戾气,灰色的眸子中泛着极致幽冷的光泽,嘴绷得异常紧。

“怎么……了?”她迷迷糊糊的,理不清发生了什么,问。

一只瓶子落在了她眼前,“连死这招都用上了?”

他的另一只手再次落在她的臂上,铁钳似地拧着她的肉,疼得她直冒冷汗!

“给我清醒一点!”他低吼,脸上露出蛮横的表情,“夏如水,你没有资格死!”

“来人,给她洗胃!”

洗胃?

她为什么要洗胃?

夏如水没有理清,人已经被抬起来,被人送进诊室。而后,她接受了洗胃。这个过程并不美好,她疼得眼泪直流。宫峻肆整个过程都立在那里,像一根冰柱。周边没有人敢出一声,医生甚至不敢问他洗胃的理由。

看到泪流满面的她,他脸上流露出的是冷酷和无情。

洗完胃,夏如水感觉自己死过一回般。推回病房时,全身软绵绵的,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宫峻肆没有离开,而是跟回了病房。医生和护士很快离去,留下二人。他手里还握着那个瓶子,此时拧在了桌面上,“夏如水,死的确能解决所有问题。但你得问问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死!”

为什么每个人都以为她要寻死?

夏如水无力到了极点。

“坐牢不成去亲近韩修宇,失败了再来寻死,你这一招接一招的,特别精彩!”他冷声冷气地评价着。

“我没有想寻死。”她急着解释。

宫峻肆自然不信,“不想寻死?跳楼不成喝安眠药,请问,谁会相信你不想寻死?”他把那个瓶子甩到她眼前。夏如水一看,那个瓶子上清楚地写着安眠药几个字!

原来他在看了这个之后才给自己洗胃的!他以为瓶子里的药是她吃的!那个瓶子根本就是医生不小心留下来的,里头一粒药都没有啊。

夏如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瓶子是……”

“别再动这些小心思!”

瓶子是空的这些话还没有说出来,他已经无情地截断,而后起身往外走。

“二十四小时盯着她!”外头,传来他冷沉的命令。

夏如水无奈地闭了眼,为什么不让她解释清楚啊。

之后几天,宫峻肆再没有出现过,而她被保镖看护们守得死死的,就算真心想逃也逃不出去。

一个星期后,医生允许她出院。重回到宫宅,夏如水轻轻吸了一口气,一拐一拐地走上楼。

在楼道里,她碰到了宫峻雅。

“宫小姐。”礼节而客气地叫着,并不想多留。宫峻雅却拦住了她,“夏如水,你都住到我哥房里去了,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夏如水不解地问。

宫峻雅不爽地切了一声,“什么事儿?当然是那个罗。”

这话惹得夏如水红了一张脸。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和任何男人做过这种事,哪里经得起这么大尺度的玩笑。

“没……有,怎么可能!”她急急摇头。

宫峻雅唉唉地叫停了她,“放心吧,我对前嫂子也没什么感情,你要是能把我哥搞定,做他的女人,我也是乐意的。”

宫峻雅的确对许冰洁没有特别深的感情,而在她看来,夏如水若真成了宫峻肆的女人,对自己和韩修宇反倒好。韩修宇那天虽然极力否认对夏如水的感情,但她还是觉得不放心。因为她初次看到韩修宇那么失态,她怕自己守了几十年的男人哪一天被人勾走了心。

就算夏如水的身世背景都配不上自己的哥哥,她也不在意。反正宫峻肆玩了她不一定娶她。

“那是不可能的!”这一次,夏如水回答得异常干脆。她转了脸,下巴倔强地绷着,“你哥不会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就因为你不喜欢我哥,连楼都跳上了?你喜欢谁?”

有一个以为她想跳楼的。这一次,她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客气地从宫峻雅面前走过。宫峻雅气得直跺脚,“你不会喜欢韩修宇吧!”

夏如水的身子用力顿了一下。对韩修宇的确存过那么一份心,但在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以及清楚自己的身份后,她收起了那份痴心枉想。

“不喜欢。”

她的否认并没有让宫峻雅放心,因为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迟疑。她眯着眼想把夏如水看透,不过夏如水早就进了房间。

晚上,她被允许下楼用餐。

以为是去佣人食堂,她却被带进了主人餐厅。韩修宇和宫峻肆都在,另一头还坐着宫峻雅。

“夏如水,过来坐。”宫峻雅口快地叫道。

夏如水微微凝了一下,担忧地看一眼宫峻肆。他低头优雅地吃着东西,仿佛没有听到,宫峻雅不耐烦地催,佣人已经为她拉开了椅子。夏如水不得不走过去坐下。

她坐在宫峻雅和宫峻肆中间,因为挨着宫峻肆,所以轻易感觉到了他身上冷凝的气场,呼吸一下子短促起来。慢慢拾起筷子,她甚至不知道往哪儿夹。

“下个星期是我的生日,哥哥会亲自陪我过,我们开游艇出海,修宇哥也会一起去。夏如水,你也被我邀请了。”宫峻雅心直口快地表达道。

那个女人送给你-维维宝贝

夏如水一口饭哽在喉咙,无法下咽。她看向宫峻雅,好半天才啊了一声。

“能被我邀请可是你的荣兴,必须要去!”宫峻雅霸道地宣布。

坦白说,她并不想去。富家子弟的世界,她插不进去也不想插。求救般看向宫峻肆,他说过不许她快乐,那么,他会代她否定宫峻雅的建议吧。

然而,他依然一个字都没说,倒是韩修宇,投来微微不忍的目光。

“就这么定了!”宫峻雅一语盖棺。夏如水不能拒绝,只得沉默。

第二个星期,夏如水果真被带上了游轮。巨大的油轮在海面上泛起白色的光芒,扎眼极了。游轮侧面写着巨大的一个宫字,代表着这是宫家的产业。它立在宫家的私家港口,眩目极了。

船上有不少人,都是受宫峻雅邀请而来的,各个非富即贵,船上处处弥漫着奢华。反观自己,只穿了单薄的衣物,还是佣人装。

在宫家做女奴后,她所有的衣物都是佣人装,根本没有别的衣物。她的格格不入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家理所当然把她当成了佣人。夏如水反而自在,退到一角去。

没过多久,宫峻肆和韩修宇到来,人群里暴发出一阵惊叹。人们纷纷谈论起这两个年轻人来,夏如水这才知道,韩修宇能力不凡,在圈子里名气不小。当然,大家谈论得更多的是宫峻肆。

他的能力家世外貌都是最顶级的,当之无愧的numberone。船上的女人都朝他投去了火热的目光,期盼着能得到他的亲睐。他不曾直视任何人,面无表情地走入了客房区。

“自从许冰洁死后,好久都没有看到他参加派对了,这次不是他妹妹过生日,我们怕也饱不了这个眼福。”

“是啊。不知道谁能这么幸运,成为下一个许冰洁呢。”

“今晚不是有舞会吗?他肯和谁跳舞就钟情谁罗。”

这话勾起了女人们内心里的渴望,于是纷纷理起了妆容来,力求能在宫峻肆那里留下极好的印象。

夏如水轻轻叹一声,莫名地想起了那晚他把她当成许冰洁抱着的样子。他那么深爱许冰洁,谁能入得了眼?

“呆在这里偷什么懒,还不进去干活!”船上管事的人对着她吼道,真把她当成了工作人员。夏如水也不争辩,听话地进去帮忙。因为有事做,时间过得特别快。

晚上八点钟,晚宴开始,她们被赶了出来。其他人回了各自的房间,只有她并没有安排住处,只能往甲板上走。

此时,甲板上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去了宴会厅。海水被翻起白色的波浪,相当好看,四面看去,深沉沉一片,无边无垠。深秋季节,本就冷,加上海风一吹,衣着单薄的她打起了颤,不得无助地抱紧双臂。

韩修宇从闹腾腾的室内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夏如水。她瑟缩着身子脸被冻得通红,却还对着周边的风光泛起淡淡的浅笑。她和船海水形成了完美画卷,如果手边有相机,他一定会拍一张。

当然,他很快发现了她衣着的单薄,几乎不经过思考就大步走了过去,解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怎么在这里吹海风?多冷?”

夏如水回头,正好对着他随和的眼,微微恍神。片刻急急去推衣物,“没事的。”

韩修宇压着她的肩膀不让她推开,“冻感冒了就麻烦了,穿上吧。”

“谢谢。”她没再坚持。衣物还带着他的温度,在这样的夜晚温暖了她的心。

韩修宇没呆多久就被叫走了,再次剩下她一人。以为会一个人呆到宴会结束,宫峻雅却出现了。

“我哥叫你进去!”她老大不乐意地开口。

今晚的她穿了纱质的公主裙,头上顶着花冠,还真像个公主。透出的,全是不成熟的气息。

提到宫峻肆,夏如水不安地缩了缩身子,想要问问宫峻肆找自己做什么。宫峻雅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她身上,“这是什么?”

她低头,才注意到韩修宇离开时忘了带走衣物。

“这是修宇哥的衣物!”宫峻雅低叫,反应比她还快。

夏如水无助地拉着衣物的两襟,“因为冷,所以暂时借给我穿了一下。”

“冷?”宫峻雅瞪了她一眼,而后用力将衣物扯掉。冷空气飘入,夏如水冷得打一个寒战。宫峻雅红了一对眼,抱着衣物一声不吭地离去。

夏如水走进了宴会厅。

“还不快点过来!”宫峻肆一看到她就命令。她加快步子,才到他面前就被他大手一揽拉进了怀里。她吓得差点尖叫出来,他的臂已经覆在了她的腰间,一旋身晃进了舞池。

他……这是要跟自己跳舞?

夏如水明白过来,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宫峻肆。宫峻肆不满地将她往自己面前一压,“用心跳!”

夏如水不得不急急跟上音乐的节奏,却始终没有弄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成了他的舞伴。

而周边的女人们早就露出了嫉妒的眼神,几乎能把她吃掉!原来,今晚趁着宫峻雅的生日,众人一致要求宫峻肆跳一曲。这目的,自然就是想知道谁才能成为他的幸运女神。

他并没有拒绝,却没有选在场的任何一个女人,直接让宫峻雅叫了夏如水。

“那不是个女佣吗?”人群里,终于爆发了声音。

正是因为她是女佣,才让人挫败啊。众名媛们拢着自己身上动则千万的衣物,怎么也理不透,自己怎么就败给了那个看起来那么简单又寒酸的女佣。

“这女佣什么来头?”大家低低讨论着,嫉妒的盛焰根本无法降下!

远处,同样有人眼里燃着盛焰看向这里。

许子峰作为宫家的亲戚,自然应邀参加这场生日派对。他此时的目光紧紧地扎在夏如水身上,却蓦然发现,自己对她没有恨,只有怒!她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的怒!

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宫峻雅赤红着一双眼朝许子峰走近,手里还握着那件外套。她并不知道许子峰喜欢夏如水,却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色鬼。

“那个女人,我哥搂着跳舞的那个,送给你,要不要?”

许子峰猛然回头,不解地看着宫峻雅。

“要还是不要!”宫峻雅不耐烦地问。

许子峰再次去看夏如水。她被宫峻肆搂在怀里,曼妙的腰部轻轻晃动,没有半点刻意,却该死地撩动他的心。他感觉心口有无数的猫爪子在抓。

“要!”

夏如水一直战战兢兢,落在宫峻肆怀里连呼吸都不敢乱来。她一双无辜的大眼不安地在他的肩膀处扫视,却不敢对他的眼。他一直没有吭声,沉而稳的气息喷在她的发顶,带了浓重的男子气息,极具魅力。

他的目光沉如水。

即使这样,能被他搂着跳舞的女人也是一种幸运,至少外面的人是这么想的。

夏如水心神不宁,难免跳错,一不小心就踩了他一脚。这一脚将她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散开手要离开。手忙脚乱之际,自己将自己绊倒。

眼见就要出丑,腰上又是一紧,接着她被旋了出去,而后稳稳落入他怀里。两人,靠得更近了。她甚至闻到了他颈部淡淡的古龙水香味。

夏如水面红耳赤,还想再退。他两只手搂着她的腰,再也不能挪动分毫。这样亲昵的舞姿,看得一干观众眼冒火星,恨不能化身为夏如水被他搂在怀里。

夏如水却并未如外人所看到的那样幸福,因为他在她耳边喷撒着冰冷的气息,“真正有资格跟我跳舞的,只有我妻子。夏如水,你气死了她,该怎么办呢?”

她直接僵在了他怀里。

他忽然一松,丢下她扬长而去。

舞曲,结束了。夏如水的心也就此凝固,再也无法温暖。她心神不宁地往外走,有侍者拦住了她,“小姐,需要水吗?”

一晚上都在干活,滴水未进,她的确干得很。端起水杯,她道了声谢,一口气喝个干净。

杯子,被侍者拿走。

心不在焉,她继续往前走。

臂,被人用力扯了一下,“夏如水,我口干,去给我端杯水!”

“好。”夏如水回头,看到宫峻雅,于是点点头。

“送我房间去,上楼202号房!”

“好。”

夏如水去打了一杯热水,往202号房走去。她轻轻敲房门,里头有人打开门,因为是用遥控打开的,所以并不见有人。她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宫小姐。”她轻呼,思忖着要不要把水放在桌面上然后离开。

叭!

背后,门突然被关紧!

莫名地一阵紧张,她猛回头。

卡哒。

背后,轻响,浴室的水停了。

然而,走出来的并不是宫峻雅,而是……许子峰!

本能地退一步,水晃在手上,一阵生痛,她松了手,松子打碎在地板上。

许子峰只围了浴巾,露出大片的身子。不用想都知道,他的腰下除了浴巾什么都没有。

“对不起。”夏如水这才想起道歉,急急要往外退。

许子峰已快一步拦在她面前。

眼前的女孩是他最喜欢的女人,却是气死他姐姐的人!复杂的情绪让许子峰猛然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糅着,“既然来了,走什么!”

小说《惹火豪门:总裁,别撩》 第18章 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惹火豪门:总裁,别撩》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