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天武乾坤

天武乾坤

主角:宁不凡 作者:龙空葫芦娃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0 10:30:39

最新小说《天武乾坤》是龙空葫芦娃的书,主要内容为:“桀桀……怂了吗!”宁栋梁冷笑道,同时将挂在他胸口的“犀角金锋玉”拿在手里,稍许的真气催入,这精玉发出淡淡的金芒!精玉从分五种类型,青木,金锋,赤火、黄土、黑水,各自对应不同用途,有的精玉能保证经脉中的真气的精纯流畅,减少对经脉的冲击伤害,有的能温润血液,消除各种武技使用时带来的反噬、震破等等伤害,而有的精玉能幻化攻防武器,炼制精玉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当然精玉的价格和其炼制的难度及功效成正比。
展开全部

命运之手-龙空葫芦娃

“臭小子,竟然敢抢船!有种别跑!”落汤鸡般的老船工爬上岸来,对着宁不凡吼道。

宁不凡,用起劲来,狠力的撑上几篙子,恨不得现在就找到二虎子。

“臭小子,真是胆大妄为,你……你……有种别回来!不然就等着家法伺候吧!”老船工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不甘心的吼道。

宁不凡知道宁氏家法厉害,但是比起二虎子的命,一切都不重要,一切后果由他宁不凡一人承担!

看着船儿慢慢的离去,那老船工嘴角微微浮起,眸子里掠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狡黠。

战兽在不断的往前游去,拖着船儿飞快的前行,宁不凡见到一片芦苇荡便要大声呼喊:“二虎子,二虎子……”

但这声音消散在芦苇荡中,没有任何的回音,宁不凡额头脸颊冷汗涔涔,顾不得擦拭,一边催动战兽往里游去,一般焦急的张目四股,除了摇曳的芦苇和惊起的野鸭,见不到二虎的半点影子。

远远望去,武徒学院大门紧闭,这就意味着,今天肯定是没有任何学童留堂的,宁不凡又一想:“二虎会不会被人反锁在教室里?”

宁不凡竭力的回忆着前世的事情,突然想到什么,宁不凡大惊之下,立即催动战兽往学院后面游去。

宁不凡想起来了,前世的今天晚上,二虎子的尸体实在学院后面的芦苇荡的滩涂上找到的。刚才情急之下,没有找准位置。

战兽在碧波中一上一下,向前游去,不断的吐着泡泡,宁不凡心中焦躁不安,不断的催动战兽,这战兽翻滚的更加剧烈,拖着船拼命的往前游去,可能是这战兽实在是老了,体力不济,或者是平时这接送船,要求“慢!平!稳!”,这战兽长期适应了这样的节奏,被宁不凡这么死命的催动,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几个折腾之后,速度又慢了下来。

宁不凡记得跺脚,可学院芦苇荡离自己还有五六里远,照这样下去,肯定是要耽搁不少时间,宁不凡,当机立断,将战兽的缰套和船头连接的机括给抽去,接送船和战兽一下子分离了,宁不凡抓紧缰套,这战兽负重大减,猛的往前游去,宁不凡在水里被拖拽着如离弦之箭往芦苇荡飞驰而去。

快到岸边了,宁不凡被浪花冲的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喊战兽停,以为要撞上去了。

“啪……”就在三丈之远时,战兽猛的在水里停住,握着缰套的宁不凡因为惯性作用向前飞去,不过这速度越减越慢,劲道刚好推着宁不凡两手搭在岸上,宁不凡一抹脸上水珠,又吐出浊水,爬上岸去,朝身后道:“战兽兄你真是人才,多谢了!”旋即转身,马不停蹄的往芦苇干地里走去。

宁不凡不知道自己现在虽然不是“天武强者”,但是骨子里散发出“天武强者”气息,深深的震撼了这头酷似鲶鱼的战兽,所以,战兽才肯为他如此卖命。

宁不凡发了疯一般地跑着,他原本的伤口崩裂,肩膀上沾满了鲜血,他却是一点儿也顾不上,只是拼命向前赶去。

没想到刚一重生,就遇到了如此棘手之事,宁不凡唯一信念:“决不能再让二虎子出事!”

他没命地跑着,脑中全是二虎子的模样。其实算起来,他不见这个弟弟已经足有三十多年了,但在宁不凡的脑海中却不曾淡忘,越是想念,就越会想起二虎的死后的惨样,这是宁不凡心中一道永远抹不平的伤疤!

但现在,也许能够改变这个可怕的历史!宁不凡在和时间赛跑!

“呼哧,呼哧……哥哥……”那时候的二虎子是个跟屁虫、鼻涕虫,他从小就爱跟在宁不凡身后,不时的吸着拖下了的鼻涕、含糊不清地叫着哥哥,总是问些傻不拉叽的问题,有的时候,宁不凡也搞不懂,便会狠狠的“揍”他!

被欺负的二虎子撅着嘴不理宁不凡,可是当宁不凡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二虎会向疯狗一样扑上去,虽然……根本无法改变结果,每一次,宁不凡和宁二虎两个人鼻青脸肿的看着对方的时候,都会抹去眼泪,呵呵傻笑,宁不凡心里暖暖的,这是除了姐姐带给他温暖之外,宁不凡心底排在第二位的温暖回忆!此刻,这段回忆却已经到了消散的边缘!宁不凡决不允许事情发生,他不愿意第二次承受这种痛苦!

前生,宁不凡看到二虎子的尸体蜷缩着,身上并无伤口,眼睛,嘴巴大张,脸上露出极度的恐惧,但又看不出有任何的伤痕,前世的宁不凡追查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二虎子是怎么样被人杀死的!

他曾经怀疑姐姐似乎知道些什么,但自从弟弟死后,姐姐一直过的很苦,经常将自己锁在房间内以泪洗面,宁不凡看在眼里,痛在心底。

不久之后,宁不凡也离开宁家,知道成为上品武宗,宁家已经凋零破落,宁不凡在姐姐和二虎的坟头哭了整整一夜。

宁不凡不想让遗憾和自责再次折磨自己,如果能够救回弟弟,那就说明,前一世所知的一切,都能够改变,他这次的重生,也就有了意义!

一样东西出现,宁不凡突然停住了脚步,这是一片暗青色的碎布片,挂在芦苇丛中,看到这熟悉的碎步,宁不凡脑袋一片眩晕,这不正是二虎衣服的颜色,前世今生,如此的吻合,前世就是在这碎布片不远处找到的二虎子的尸体!

宁不凡的嘴唇咬出了血,脚步跌跌撞撞,心头闷得几乎快窒息过去。

“难道!难道……我又来晚了?不要啊……二虎,哥哥在这里”宁不凡抓着碎布片,仰天长啸,虎目之中泪水四溢,撕心裂肺的痛楚遍布周身,宁不凡艰难的往前走去!

宁不凡想看看最后的结果,虽然这个结果难以接受,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宁二虎的尸体不在,他没有死!

每一步,宁不凡的灵魂都跟着颤抖,揭开这谜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去承受,宁不凡怀疑自己的重生到底有没有意义,前世发誓如果重新来过,绝不会让自己的亲人遭受痛苦,可是现在却被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宁不凡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嚣张跋扈-龙空葫芦娃

“放开我!宁栋梁你个小人……”

“你敢欺负我,我哥不会放过你的!”

宁不凡听到这样的声音,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宁不凡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场景,二虎在死前肯定会说这些话,可是当时自己再哪里呢?二虎死前肯定是对自己这个哥哥非常的失望,所以死不瞑目吧!

声音越来越想,宁不凡的灵魂被拷问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宁不凡浑身一个激灵,暗道:“嗯……这不是我凭空想出来的,是真的声音……真的……真的,二虎他还在世上!”

宁不凡从痛苦中醒来,扯开挡路的芦苇,猛的循着声音跑去。

“二虎子!”宁不凡终于看到了现场,一声咆哮,振奋自己,一切都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

控制着二虎子的那厮被宁不凡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松手,二虎子猛的一推对方,朝着宁不凡冲了过来!

“哥……”二虎子一头栽在宁不凡的怀里。

“不怕……哥来救你!”宁不凡无比的激动,重生而来,极具意义,自己的亲人没有早一步离去!宁不凡,眼眶之中泪水打转,摸着二虎的脑袋。

“麻痹!我以为谁呢,又来一个怂货!真是难兄难弟咯。”对方不比宁不凡多少年纪,但是壮实不少,一副狠厉的嘴脸。

这一声,惊醒了宁不凡兄弟二人,宁不凡将二虎护在身后,双目微眯冷冷的看着对方,冰凉的语气道:“原来是你!宁栋梁,同是族人,为何加害我弟弟!”

宁栋梁笑道:“桀桀……你两个废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今个下午,你家弟弟竟然向教习检举我在家族考试中作弊,他乃乃的,害得我失去进入‘诀技阁’的机会,你说该不该打!”

宁不凡怒不可遏道:“你做错事就该受罚,进‘诀技阁’本来就得凭真本事,二虎检举你,何错之有!你绑他来这里,想干什么!?”

宁栋梁笑道:“凭真本事?好,那我就看看你有什么凭真本事?啐!”宁栋梁狠狠的啐了一口,猩红的眼珠子透出凶狠的精光!

宁不凡此时心中纳闷,看此情形,宁栋梁前番只是想教训二虎子,并么有杀他之意,为何要选此人迹罕至之地?前世中,二虎子身上没有伤口,凭宁栋梁基础的修为绝不可能杀了二虎而不留伤口,如果不是宁栋梁杀了二虎子,那幕后凶手又是谁?

二虎子拉了拉宁不凡的衣角,轻声道:“哥,宁栋梁武徒就快突破进入下品武士了,我们打不过,怎么办啊!”

宁栋梁见此情形,愈发的放肆起来,笑道:“哈哈,一对孬种,也不知你们爹娘咋生了你们!还说什么凭真本事?也不嫌臊!”

宁不凡本还想问清楚事情发生的经过,或者说宁栋梁是否有人指使,可是宁栋梁的话深深刺痛了宁不凡的内心,他的父母从未见过,但不允许任何人去侮辱、诋毁他们!

“宁栋梁!你们一群纨绔,平时欺我辱我,我就忍了,但只要说我父母,害我弟弟,我就要你抵命!”宁不凡的声音如同极地寒风,针砭肌骨,双目通红,如同一只拼死护崽的母狼!今天,他重生,他不会让自己的亲人受到半点的伤害!

“抵命?好好好!我就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抵命,今个不将你兄弟二人搞死,我就不姓‘宁’!”宁栋梁反唇相讥!

宁不凡此时伤口未愈,身体虚弱,加上刚才火急火燎一路找到这里,已经用了大半力气,他的真气基础修为也不过武徒下品,仅仅是开始掌控真气,不及他曾经“天武强者”十万分之一的实力,就算是宁府的下品武士家丁都能不废吹灰之力杀掉宁不凡!

但即使是如此,他仍是十万分之一的“天武强者”,因为宁不凡的身上镌刻着“天武强者”的气质,这股特殊的气质不是装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桀桀……怂了吗!”宁栋梁冷笑道,同时将挂在他胸口的“犀角金锋玉”拿在手里,稍许的真气催入,这精玉发出淡淡的金芒!

精玉从分五种类型,青木,金锋,赤火、黄土、黑水,各自对应不同用途,有的精玉能保证经脉中的真气的精纯流畅,减少对经脉的冲击伤害,有的能温润血液,消除各种武技使用时带来的反噬、震破等等伤害,而有的精玉能幻化攻防武器,炼制精玉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当然精玉的价格和其炼制的难度及功效成正比。

像宁栋梁手上的这块“犀角金锋玉”,是他父亲给他的,算是低级的金锋型宝贝,不但可以帮助修炼者有控制真气平稳输送,而且能幻化出一柄锋锐的犀角匕首,神出鬼没!

宁不凡看到“犀角金锋玉”,他的双目陡然露出精芒,精神好像被什么刺激了一样,这种感觉如此的熟悉,之中想去控制精玉的愿望油然而生,这是很奇妙的感觉!

看到宁栋梁手持“犀角金锋玉”跃跃欲试,二虎子紧张的质问道:“宁栋梁,你未满十六,未入‘武士’境界,竟敢佩戴这种精玉,还敢杀人!不怕家法吗?”二虎希望吓唬住宁栋梁,毕竟“犀角金锋玉”不是闹着玩的!

宁栋梁扑哧一声,随即哈哈大笑道:“蠢驴,我父亲是宁家的内宰管事!宁氏代理家主宁寒山都要给我父亲三分薄面,我外公是青龙城响当当的人物,我佩戴此等精玉,出入宁氏府中谁敢说我!”

二虎子头上冷汗涔涔,有些哆嗦道:“你……你……太狂妄……别以为我们怕你!”

“不怕?不怕你为什么颤抖的厉害?”宁栋梁平时都不需要掏出宝贝,光是抛出父亲和外公的名号,基本可以在青龙城横着走。

宁不凡摆摆手,示意二虎不要慌张,冲着宁栋梁淡然一笑,说道:“宁栋梁,念在你我同族,你现在如果向我和我弟弟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在和我们过不去,我可以考虑……”

宁栋梁嗤的一笑,打断宁不凡的话,讥讽道:“宁不凡,我看你被我这极品宝贝吓傻了吧,怎么说话颠倒了,应该是我给你指条明路吧,你哥两若是现在跪下磕头认错,以后做我的狗,等我以后接了我父亲的班,我也会给你哥两个好差事……嘿嘿,对了,你姐姐也长的挺水灵,也可以考虑考虑给我做个……”

小说《天武乾坤》 第5章 命运之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龙空葫芦娃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