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绝宠废柴狂妃

绝宠废柴狂妃

主角:君若素 作者:颜倾天下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5:02:06

《绝宠废柴狂妃》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颜倾天下为大家带来了君若素的故事:为了不让君若颜有什么闪失,君霆宇只好硬着头皮问了当铺老板,当铺老板很自然地说道:“是的,就是这位小姐在草民的当铺里典当了值钱的东西,当时,草民还想,素小姐毕竟是君府的小姐,我也不能坑了素小姐,便多送了一箱金币。若当初知道素小姐是偷来的东西,草民肯定不会接收素小姐的东西的!”老板说的义愤填膺,君若素很不雅的伸出小拇指扣了扣耳朵,“你说,多送一箱金币?”
展开全部

退婚风波

事实证明,君若素的预料是正确的,第二天果然麻烦找上门来,不过不是因为无心花的事情,而是……

君府来了个客人,指名让君若素出来,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君若素就被叫起来了。她睡眼惺忪的任由着下人给自己打扮着,恍惚间,她好像在铜镜里看见了一个脸颊被涂得比猴子屁股还要红的人。

“嘭!”君若素直接惊醒,一把拍向桌子,站起身来冷眼逼视着这两个婢女,要是没有认错,这应该是君若颜身边的人,“这是你们主子的意思?”

两个丫鬟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这个废物,竟然拥有这么恐怖的眼神!比家主大人还要恐怖!她不是一个痴儿吗?

君若素冷笑了一声,说道:“滚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再来惹我,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两个丫鬟依旧站在原地,君若素有些发怒,“还不快滚?!”

“是是是!”两个丫鬟直接离开了。

君若素立刻将被弄的一塌糊涂的脸给清洗了,花了好长时间好大力气,脸上这个红彤彤的东西才被洗掉,脸上的伤疤似乎因为自己大力气的清洗,有些火辣的疼。

走出了门口,君若素看了一眼早就已经爬升到半空中的烈火炎阳,微微一笑,优雅地朝着前厅走去。一路上,甚至还想了很多突发状况的应对方法。

可是令君若素没有料到的是,来人竟然是当今太子殿下——北辰皓宇!

远远地,北辰皓宇看到了那个令自己厌恶的身影,她也正与自己对视着,风华磊落。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女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快得差点让他以为是不是看到的幻觉,肯定是幻觉,这个又痴又傻的丑女,怎么会有那么聪颖灵动的一面?

君若素在看到北辰皓宇的那一刻,心里一直在盘算着应该怎么退掉自己和北辰皓宇的婚约当她磨磨蹭蹭地来到大厅里的时候,君若颜便急不可耐地出口责骂君若素:“你个废物!竟然让太子殿下等这么久?!真是不知礼数!还不快快见过太子殿下?免得传出去还让人以为我君府的人没有家教!”

“见,见过太子殿下……”君若素学着小若素的语气,面上一闪而过的娇羞红晕,令北辰皓宇看得真真切切!厌恶之意闪过北辰皓宇的双眸,但,他是太子,不能和这个废物计较太多。微微点头说道:“不必多礼。”

君若素站起身来,一脸的柔情蜜意,看得北辰皓宇一阵恶心,他赶忙转身看向君霆宇,深吸了一口气,“君大人,我此次前来,是有两件要紧的事。”

北辰皓宇不敢转身面对君若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火辣辣的,不用说,君若素肯定还在花痴地看着自己,他最讨厌就是这个傻女了,好不容易让他找到了借口退婚,他才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呢!

君霆宇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能让北辰皓宇兴师动众地来到君府,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太子殿下请说!”

君霆宇微微低着头,不敢让北辰皓宇看到他脸上的惊恐之色。

“第一,你的女儿胆大包天,竟敢制造谣言说自己代替五弟参加了药材交流会!毁坏了五弟的声誉,父王让我来问罪与你君家!”北辰皓宇冷眼看着虽然低垂着头,整个人的气势却没变的君霆宇,心中却暗道,你个老狐狸,尾巴要露出来了吧?

君霆宇闻言,悄悄地松了口气,还好,只是这件事,他还以为是皇帝那边知道了自己的无心花被盗,派太子来兴师问罪的,第一件事不是这个,那第二件事肯定也不是说这个了。

“回太子殿下的话,这一切与君府无关,君府上下都知道,老臣平时对子女的管教比较严格,这个不孝女不服管教,已经负气出走好几日,老臣也已经派人寻找她多日未果。”

言下之意,这个君霆宇是把一切黑锅推到了君若素身上。

君若素心中冷笑,还派人寻找?他也不怕谎话被拆穿?一个痴傻丑女出走,脸上的伤疤几乎是个标志,随便派个人问问,基本上就可以找到小若素的下落了吧?

若不是君霆宇没有派人寻找,小若素会落得如此地步吗?!

北辰皓宇微微一笑,看来君霆宇也是很识时务的。“是么?君若素,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北辰皓宇并没有转身,他的语气极度冰冷,似乎想要刺激君若素。

君若素很‘不负厚望’的愣住了,紧接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滑落。

“太子哥哥,若素没有,若素没有……”君若素哭的梨花带雨,惹得北辰皓宇一阵心烦。

“好了别哭了。”北辰皓宇说道,君若素抽抽噎噎地停住了,有些娇羞,又有些爱慕地看着北辰皓宇。后者简直就被恶心到了。

“咳咳……”北辰皓宇轻咳了两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君霆宇。

“介于这次事件和你们君家无关,本宫可以回去告诉父皇,让父皇不追究你们的责任,现在,本宫来宣读一下父皇的圣旨。”

在北辰皓宇话音一落的瞬间,君府的人便哗啦啦地跪倒在地,一脸虔诚的模样,君霆宇看到君若素愣住没有动作,一脸不高兴,大吼道:“逆女!还不跪下!”

北辰皓宇才不管君若素跪不跪,他一心只想和君若素解除婚约,至于外面说的,君若素代替邪王参加药材交流会,打死北辰皓宇都不相信。

因为,那个女子,他见过,虽说只看到背影吧,但那个背影的气质,和君若素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正好这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能让北辰皓轩落下面子,还能退婚,他才不去追究事情的真实性呢。

“罢了,不跪也罢,你就站着吧!”北辰皓宇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宣读圣旨了。

身后的人将一卷明黄灿灿圣旨递给北辰皓宇,他将圣旨展开,不可抑制的声音带着喜色念道:“君家君若素德行败坏,不适合嫁入太子府,着,君若素与太子北辰皓宇解除婚约!可另行婚配!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君霆宇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了,欣喜地接过圣旨,这样他就可以让君家最优秀的女儿嫁给北辰皓宇了。这可是未来国母的位置!怎么可能让那个痴傻丑女君若素去占?

君若素好似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北辰皓宇,不断地摇头,颤抖着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皇帝伯伯怎么会取消我们的婚约?我不信,我不信!太子哥哥,是不是以后您都不会来看若素了?是不是以后若素不能嫁给你了?是不是以后太子哥哥再追求若素,若素都不能和太子哥哥结婚了?”

婚约已经解除,北辰皓宇就像得到了宝藏一般,即使君若素问了这种自恋无比的问题,他都没有不悦的神色,他说道:“没错,不过,若素要相信,本宫绝对会遵守父皇颁布的圣旨,一定不会再来找你的。”

北辰皓宇说完,一脸的悲痛,好似真的在难过一般。

谁知,想象中的君若素的哭泣声并没有传来,倒是一阵好似清泉叮咚般的笑声传来,沁人心脾,北辰皓宇迫不及待地抬起头寻找那笑声的来源。

可惜,他看到的只是君若素,北辰皓宇微微蹙眉,是谁?是她……发出的声音?

“逆女!你是疯了不成?!”君霆宇大吼道,“退婚就退婚,还要这么不知好歹地缠着太子殿下?!说出去真让我们君家丢人!”

北辰皓宇听着君霆宇对君若素的呵斥声,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向了君若素。

只见君若素竟然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痴傻、爱慕的早已被已犀利的精光取而代之。这令北辰皓宇有些懵了,君若素一直在隐藏自己?

忽然,北辰皓宇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你在骗我?”他质问着君若素,后者轻笑了一声,直接离开了。

临了,在路过北辰皓宇身边的时候,她轻声说道:“邪王殿下说了,那日在魑魅森林里的事情,只要太子您照顾好南宫家人,南宫大人一定不会追究的。”

君若素说完,轻笑着离开。留下北辰皓宇一脸的惊愕,看着君若素远去的背影,那个女子真的是她?!

越看君若素的背影,北辰皓宇就越觉得自己被君若素和北辰皓轩当成猴子一样戏耍,他一脸怒容,右手紧握。

君家上下大气不敢出,谁都看出此刻北辰皓宇处于暴走边缘,谁都没有那么不长眼地去惹北辰皓宇,就连君若颜都静了下来。

她在回忆着君若素回去之前,在太子耳边耳语的话语,她依稀听见魑魅森林,南宫家什么的。有些惊讶有些疑惑,君若颜低垂着眸,令人看不清她的想法。

北辰皓宇回到太子府,一脸怒容,几个侧妃想要来见他都被骂回去了,太子府上下,似乎被一层阴霾所笼罩。

世人都知道,当天太子殿下怒气冲冲地从君府回来,第二天君若素和北辰皓宇被退婚的消息便昭告天下。整个退婚风波里,最高兴的莫过于君若素了,能退婚,比什么都好,太子那种种马,看到他对南宫雨燕的态度就知道他的人怎么样了。

这件事之后,北辰袁赏赐了很多东西给君家,以及君若素个人。

起初,君霆宇还想要将君若素得到的赏赐拿走,可惜,在君若素的院子里找了许久,甚至是掘地三尺都找不到。

问君若素本人,她又开始装傻,左右君若素都是痴傻的,一下正常一下不正常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君霆宇一气之下,直接将君若素仍在这个破败院落里不闻不问。君若素也乐得清闲,不闻不问最好,免得自己的行动还受限制。

就这样,君若素一直在君家里等待着禁地开放的消息,可惜,禁地开放的消息等来之前,君府发生了一件大事。

北辰皓轩的到来

所有人都来到了君若素的院子里,看着这个破败的院落,君若颜眼中的笑意更甚了,“给我搜!”

君若颜指着君若素的院子大吼着,那一脸气急败坏与君若素的淡然相比讽刺的很。

君若素早就醒来了,一直呆在院子里没有出门,听到了君若颜的吼声,她微微一笑,思绪回到三天前的凌晨时分。

百无聊赖的君若素正准备睡觉,忽然,窗外竟然闪过几个人影,她一把将烛光吹灭,弯着身子朝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她便发现另一边窗口处,竟然伸进来了一个细小的竹筒!

君若素正想上前观察,那竹筒前端便冒出小簇烟雾!

君若素心中一凛,屏住了呼吸,待烟雾散尽,君若素浑身一颤,是谁想要算计自己?

君若颜?脑海之中直接就闪过这个名字。

为了不打草惊蛇,她直接滚回了床上,将被子盖上。

外面的人等了许久,确定药效差不多了,便将门打开,缓步轻移地走到了君若素的床边。

“你们,将那个东西埋进这张床的床底!”不一会儿,君若素便赶紧整个人连同床一起都被抬起来了。

“轻点!别让她醒了,否则难办了。”君若素微微睁开眼睛,月色下,君若素看得异常清楚,是一群蒙面的黑衣人。

想必是君若颜用自己的私房钱,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人吧?

君若素心中想到。心中暗自翻了个白眼,这群黑衣人也没有什么多的动作,将他们口中的东西埋进了君若素的床底之后,又将君若素连同床一起放回去。

待黑衣人走远,君若素方才睁开了眼睛,明亮的双眸在黑夜中异常光亮。

她冷笑一声,将暗夜召出,“暗夜,出来!”

想到暗夜,君若素就特别高兴,自己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成为暗夜的契主。自己经脉闭塞不能修炼,但是并不影响人君若素和暗夜之间的生死契约。

暗夜一脸不爽地站在君若素的面前,但,并没有最初君若素见到的那个人形模样。

“暗夜?”君若素不可置信地问道。

这个黑鸟是暗夜的原型?别逗了好吗,暗夜的人形是那么高大帅气的,这只黑鸟怎么可能是暗夜?!不,不应该说是黑鸟,君若素感觉,暗夜的样子,传说中的凤凰有点相似啊。

若不是眼前这只黑鸟和自己有有一丝的契约感应,君若素真的要怀疑这个是不是暗夜了。

“我可以化形,但是不能化形太久,召唤兽化形本就是逆天而行。”暗夜还是不耐烦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以这个形象出现的原因,“有什么事?”

君若素吞了吞口水,看着特别想黑乌鸦的暗夜,她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床底,“帮我看看埋在这下面的是什么东西。”

暗夜看了一眼,说道:“三箱金币,你可以拿走了。”

噗!君若素直接就喷了,三箱金币,可以拿走了?暗夜也是一个腹黑的主啊。“嗯,所以,劳烦暗夜大爷您帮我把它给拿出来。”

什么?!暗夜一脸惊讶地看着君若素,有没有搞错?!想他堂堂的黑……堂堂的暗夜大爷,竟然要做挖土工不算,还要做搬运工?!

正想拒绝,可是君若素却动用了契约之力束缚自己,暗夜心中一凛。微微侧目看向了君若素,君若素还一脸期望地看着自己,君若素还不能修炼,怎么可能动用到契约之力?

暗夜有些不能理解,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轻轻一挥手,将一团黑球打在了地面上。嘭嘭嘭,轻微的撞击爆破声传来,君若素眼前一花,一堆泥土便出现在了君若素的脚边,再一看,地里真的埋藏着三个箱子。

从材质上来看,这三个箱子也不是便宜货,君若素想了想,直接将这三样东西收进了墨玉空间。

“动作还真快!”暗夜轻声说道,不用君若素吩咐,轻轻一挥手,这些泥土又回到了远处,地面上好似并没有被挖掘过一般,平整如初,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干干净净。

“没事了吧?”暗夜问道。“没事让我回去吧,我到了关键的时候,要是没有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别把我叫出来。”暗夜说完,化作一团黑雾没入了君若素的身体里。

“君若素!”一阵大吼声将君若素从思绪中唤回,“你竟敢在我和你说话的时候走神!你到底知不知道嫡庶尊卑有别?!”

嫡庶尊卑有别?

“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君若素似笑非笑地看着君若颜,冷的让人心凉。

君若颜顿时就怒火横生,“你竟敢这么说话?!来人啊!给我找!掘地三尺都要给我找出来!我就不信了,这么大个东西能消失不见了!”

君若颜双目都快要喷火了,看着已经被挖掘的不像样的地面,君若颜只觉得异常愤怒。

果然,三天前的事情和君若颜有关,君若素微微眯起眼睛,嘲讽的笑了,“什么东西?我知道的话,可以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哼哼!”君若颜冷笑着,看向了君若素,一脸的轻蔑,“你偷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去典当,当铺老板已经说了,你用那个东西换了三个箱子的金币,君若素,你死定了。”

值钱的东西?不知怎么的,君若素想起了无心花,没错,就是自己盗取的那个无心花,她缓缓地摸上了小腹处,无心花现在应该待在墨玉空间里吧?

看到君若素脸色变化,君若颜还以为君若素心慌了,自己从父亲那边知道家里丢了值钱的东西,就想着用这个来嫁祸君若素,只要将金币找到,君若素就百口莫辩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君若颜在这里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那三箱金币,那屋子里干净的绝对藏不下三箱金币!怎么会这样?!

“说!金币呢?!”君若颜一脸扭曲地看着君若素,好似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君若素耸了耸肩,表示这不关她的事。君若颜瞪大了眼睛看着君若素,深吸了几口气,对着身边的下人大声道:“给我带走!相信爹爹自有定夺!”

找吧,金币已经进了自己的墨玉空间,不论这群人怎么着都找不到的。君若素冷笑着,慢悠悠地跟着君若颜去了前厅。

君霆宇此刻有些震怒了,不为什么,就为邪王出现在了君府。本不想接待邪王的,用东西丢了要寻找的借口来搪塞北辰皓轩,北辰皓轩竟然说要帮他寻找。

君若颜也是一个没有脑子的,说什么东西被君若素偷了,当铺老板可以作证,还说什么,之前有传言说君若素代替邪王参加了药材交流会,以为邪王殿下有给君若素什么赏赐,所以她也没有多想。

君霆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讨厌自己的女儿,一直狠瞪着君若颜,君若颜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个劲儿地在北辰皓轩身边,北辰皓轩没有像往常那样杀了那些靠近自己五步之内的女人一样杀了君若颜。

君若颜看到北辰皓轩的反应,心中更是欣喜了,在碧月大陆,自己也算是天才一个,才十六岁,就是三阶召唤师了,而邪王殿下,据说他神秘莫测,在他只有十二岁的时候,便是四阶召唤师,简直是天纵奇才。

邪王这样的天才,只有自己猜配得上,君若颜越想越开心。

君若素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君若颜对北辰皓轩近乎撒娇的动作,微微挑眉,传言不是说邪王身边五步内不近美色?

“爹爹!邪王殿下,就是这个废物,将家里的东西典当了,卖去当铺,当铺老板也可以证明,不信你们问!”君若颜趾高气昂地看着君若素,仿佛是在说,不论君若素多有心计地去制造谣言,都比不上自己的一根头发。

君若素翻了个白眼,君若颜也真没大脑,还天才呢?就这样的脑子……

为了不让君若颜有什么闪失,君霆宇只好硬着头皮问了当铺老板,当铺老板很自然地说道:“是的,就是这位小姐在草民的当铺里典当了值钱的东西,当时,草民还想,素小姐毕竟是君府的小姐,我也不能坑了素小姐,便多送了一箱金币。若当初知道素小姐是偷来的东西,草民肯定不会接收素小姐的东西的!”

老板说的义愤填膺,君若素很不雅的伸出小拇指扣了扣耳朵,“你说,多送一箱金币?”

老板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金币在哪里?”君若素问道。“在交易的时候,你是用什么箱子装的?直接从你家里拿给买家的吗?”

老板愣住了,很快便反应过来,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色,“我怎么知道?!这金币肯定是素小姐您收起来了!装金币的箱子,是打有官印的那种金币箱!我是当天从钱庄里取出来交给素小姐您的。”

君若素冷笑着,这个老板肯定不擅长说谎,旁若无人地靠近了当铺老板,说道:“据我所知,不论是买家还是卖家,手上若是有超过一个金币箱的金币的话,是必须和官府报备的。掌柜的,不知道您这三箱金子,当天取出的时候,有没有和官府报备呢?”

北辰皓轩看着君若素的动作,眼中隐隐有着怒火闪现,她都不知道不能那么靠近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吗?

当铺老板闻言心中一紧,满头的汗就下来了,好似在思考着什么办法一样,“好了,若是官府没有报备,所谓的我的偷盗嫌疑,也洗清了吧?北辰皓轩,你看戏看够了吗?”

君若素看着嘴上挂着微笑的北辰皓轩。

天啊!君霆宇瞪大了眼睛,这个逆女竟敢直呼邪王的名讳?!

君若颜却乐开了花,邪王殿下肯定会治君若素一个大不敬之罪,说不定直接将她给杀了,那是最好了。

“不够。”谁知,北辰皓轩带着些笑容的回答,令众人懵了。

君若素一脸惊愕地看向了北辰皓轩,邪王殿下说了什么?他说看不够?

是了,肯定是了。

邪王殿下肯定是要为君若颜出气的,他的脸上还挂着笑意,是因为自己在身边吗?君若颜一脸笑意。

小说《绝宠废柴狂妃》 第11章 退婚风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其实《绝宠废柴狂妃》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