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

主角:白一生 作者:无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04 19:56:45

这本书《阴人上路》的主人翁白一生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那个孩子很快就将一本书翻阅完毕了,他站起身,从书架上随意抽了一本《鬼门十三针》,接着看了起来。白一生对这本书有些印象,昨夜洛铭为他下针的时候也是先翻阅了这本书。白一生本想提醒那孩子将看完的书放回原处,别让洛铭找不到了。但他叫了几声,见那孩子完全不理他,也就作罢。白一生脸上的针虽然已经被移除了,眼睛上还敷了药物,但是他的眼睛还是半点儿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展开全部

阴人上路第8章试读

“你刚刚不是还说能逢凶化吉么,这会儿怎么又保不住了?你不是罡仙么就不能给算算怎么办?”白南一听自己孙儿的眼睛不保,心一下就揪起来了。

洛铭摇摇头:“唉,白兄你不知道罡仙算生死之事,一生只能算三次,我的三次已经用完了。现在我只能知道这孩子的眼睛是进了尸毒,毒攻入血脉,不过按理说早就该毒发了,但他却还活着。再往下算,就犯了忌讳了。这样吧,我先替他针灸阻止毒继续蔓延,再查阅下古往今来的书籍看看有什么法子。”

洛铭说的也是唯一的法子了,白南心中再焦虑也没法让洛铭搭上性命为自己的孙儿算上一卦,只能安慰自己十几年前洛铭的那一卦肯定没错,孙子能逢凶化吉。

但是看着白一生肿胀的变形的半张脸,还有那顺着脸颊滑落的脓血,白南就很是难过。

白南这一辈子无儿无女,白宏利白宏时两个一个懦弱一个凉薄,他都看不上。在这世上白南喜欢的在乎的也就只有一生了。看着一生年幼却接连遭罪,白南心里比谁都难受。一生看出了爷爷的难过,安慰道:“爷,我没事儿的。也不怎么疼。”

看着白一生强颜欢笑,白南心中一酸再也看不下去,丢下一句:“好孩子,你乖乖听洛老头的,爷爷明天再来看你。”白南就转身离开了。白南走后洛铭给一生用银针针灸,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清晨才好。一生带着一头的银针不方便走动,便歇在书房里了。

白一生又累又难受,直睡到第二天晌午。他正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了一声喑哑的鸟叫声。白一生睁开双眼,看到一只硕大的乌鸦站在自己的胸口,一双黑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这乌鸦的身体肥硕的恍如公鸡一般,而且身上的羽毛乌黑如墨,还泛着一层亮光。这乌鸦足有十斤重,把白一生压的气都喘不上来了。他刚想伸手将那乌鸦赶走,乌鸦却突然一振翅,向着白一生左侧飞了出去。

白一生的目光随着乌鸦一同移向左边,那边是一片高大的书架,在那书架旁盘腿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乌鸦飞过去,恭恭敬敬的站在少年膝边一动不动,那少年也不在意身旁的乌鸦,只是不断飞快的翻阅着手中的书。

白一生看到那个白衣少年不超过十岁的样子,手中却捧着一部砖头一样厚重的医术,还一目十行翻的飞快。白一生本来以为这小孩子只是闲的无聊胡乱翻书看着玩儿罢了,但是观察了一会儿却发现那孩子每翻一页,用的时间和眼睛扫视那书页的频率都是大抵相同的。

他真的在看那本书么?白一生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孩子很快就将一本书翻阅完毕了,他站起身,从书架上随意抽了一本《鬼门十三针》,接着看了起来。白一生对这本书有些印象,昨夜洛铭为他下针的时候也是先翻阅了这本书。

白一生本想提醒那孩子将看完的书放回原处,别让洛铭找不到了。但他叫了几声,见那孩子完全不理他,也就作罢。白一生脸上的针虽然已经被移除了,眼睛上还敷了药物,但是他的眼睛还是半点儿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那孩子接连看完了十余本书,看完的书被堆在他身旁,几乎要将那个纤细的身影淹没了。

此时天色已经到了黄昏,白一生有些饿了,那个孩子的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外遥遥传来了吱嘎吱嘎的声音。那孩子飞快的站起来,将手中的书一本本放回到了书架上。

白一生看到那孩子的动作干净利落,很快就将所有的书放好了。一生原以为他是乱放的,但当那孩子将《鬼门十三针》放回去的时候,白一生看到他放回去的位置竟分毫不差。

那书柜上书目繁多,且挤的满满当当的,抽出一本来根本不会留有空隙,若不是白一生对那本《鬼门十三针》格外注意的话,恐怕也不知道它原先是放在哪里的。看到这里,白一生已不再敢认为那孩子刚刚是在乱翻书了。

而那孩子放完了书,便躲到了书柜后面。与此同时,书房的门被推开,洛铭进来后直直走到了白一生面前,掀开了敷在白一生眼上的药物。谁知这不掀开还好,白一生眼中涌出的脓水早就和药物黏在了一起,这一掀开几乎等于生生扯掉了他的一层皮肉。

白一生只觉眼睛上有种被拉扯的感觉,却没有觉得痛。在尸毒的作用下他的神经已经麻木,此时就算是眼睛被剜了去他恐怕也不会感到丝毫的痛。洛铭看到如此,连连摇头。他不敢再给白一生用药,只是抽出了银针继续为白一生针灸。

洛铭做完这一切后叮嘱白一生好好休息,又令人给白一生拿了些清淡的荷叶粥来,之后便离开了书房。白一生看着那些粥却没有半点儿食欲。

他躺倒软榻上,只觉头重脚轻整个人几乎要飘到空中了。这时,那个白衣服的小孩子走了过来,看了看白一生,又看了看他旁边冒着香气的荷叶粥。“你还没走么?”白一生侧过身看了看那个孩子:“想吃这个?”

那小孩儿点了点头。白一生一边将荷叶粥端给那个孩子,一边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这孩子身上穿的是白家下人的衣服,而且很大,罩在他纤细的身上显得很不合身。而且他看起来异常的瘦弱,跟个小猫儿似得。

那孩子咕嘟咕嘟的喝完了整碗荷叶粥,随后抹了把嘴,又看了眼白一生。白一生估计他是没吃饱,便说道:“明天我让洛爷爷多带点吃的来。”那小孩儿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往书房外走去。

第二天,那孩子果然又来了,依旧是晌午的时候来,坐在那里看了一下午的书。晚上,白一生又给他吃了自己的食物。白一生侧着身子看那孩子吃饭的模样,看着看着便昏迷了过去。半梦半醒之间,他觉得脸上微微有些痛,不过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白一生是被洛铭叫醒的,白一生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一脸紧张的洛铭。洛铭一边收针,一边说道:“你有没有动过脸上的针?”白一生摇了摇头。

“这就怪了……这一大半的针都被移动了位置。你可知道有谁来过这书房?”

白一生犹豫了片刻便摇了摇头,这书房既然是洛铭私人的地方,那孩子以一个下人的身份进来恐怕是要被惩罚的。反正自己的眼睛是治不好了,那针是不是被动过也无所谓了。

看到白一生这般反应,洛铭也没有继续追问。接下来的几天那孩子和那只乌鸦都会准时来到这里,白一生也多要了饭食留给他们吃。

几天下来,那孩子跟白一生熟悉下来,看白一生的眼神里也没有了当初的警惕和戒备。只是那孩子始终不愿和白一生说话,无论白一生问什么他都不回答。

这些天那孩子都会将洛铭扎在白一生脸上身上的银针做微微的调动。期初白一生是带着无所谓的心态,觉得反正也治不好了。但是后来,他却觉得伤眼处开始结痂,而且痛楚也比之前轻了很多。

有天傍晚,那孩子又来给白一生针灸的时候,白一生问道:“这针灸术是谁教你的?我觉得好了很多了。”那孩子皱了下眉头,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了一会儿白一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一如既往的没有回答白一生,只是默默的为其针灸,然后就推开门打算离去。白一生讨了个没趣儿,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便躺回床上打算睡一会儿。就在这时,白一生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传来:“秦无忧。”

白一生一愣,急忙朝那孩子的方向看去,只是此时的他早已经走出了书房,消失在外面的一片夜色中了。

阴人上路第9章试读

自那天秦无忧告诉了白一生自己的名字之后,他便时不时会和白一生说上几句话了。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闲不住的白一生自说自话,但秦无忧也会乖乖的听着。

“我跟你讲啊,我见过一次很奇怪的赶尸。有两个走脚师傅用槐木把一个烧死的女人的残尸修补起来,后来那两个师傅都被她害死了,我爷爷还说那个女人是三不赶呢,好想知道什么是‘三不赶’……”

白一生正念叨着,无忧突然开口,道:“赶尸有三赶,是‘砍头站笼’‘战乱横死’‘他乡枉死’。这三类都是客死异乡,对家乡有着极强的怀念,正是这种念想使得他们的魂很容易被召回来,所以能赶。

三不赶是‘病死痨死’‘投河上吊’和‘雷打火烧’。不明死因病死的有尸体过界的话少说让老司染病,重则过界走到哪里病染到哪里。投河上吊的魂魄早就给找替死鬼的脏东西钓去了,喊不回来的。

那个女人尸身不全,乃是属于雷打火烧肉身残缺这一类。按理肉身不全魂魄就算召回来了也无处安置。但那两个人用槐木补全了她的尸体,槐木铸尸柳木锁魂,这样一来能勉强把魂魄召回来。

但这样唤回来的魂在它的身体里动荡难安,就很容易出现诈尸的现象。”秦无忧面无表情的说着。

白一生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的话,而且他一个小孩子对赶尸术竟知道的这么多,实在是令白一生惊讶。

“你这么会知道这些的?”白一生问道。秦无忧说完了那些话后又恢复了沉默的状态,良久才小声回道:“看书上说的。”

“哈,你记性真好!你是不是很喜欢读书啊,我看你每天下午都会坐在这里看书。”一生笑道。秦无忧点了点头,垂下眼帘说道:“没有事情做罢了。”

“怎么会没有事情做呢?洛城那么大,肯定有不少有趣的地方。”白一生说着。

“我出不去。”秦无忧低声道。

“是因为要干活儿么?”白一生觉得有些奇怪,他原以为秦无忧是白家的下人,但看他日日来书房不用干活儿,并不像普通下人,但是却穿着下人的衣裳。

秦无忧没有回答。他站起身又拿了一本书去看。白一生注意到他最近看的都是医书,而且有时候会两三本一起读。白一生偶尔也会凑过去看看,但那医书晦涩难懂,白一生看了一会儿就烦了,只好躺回床上休息。

就这样,一晃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在秦无忧的医治下,白一生原本已经溃烂的眼睛没有再继续恶化,但也难以回复原有的视力。白南以为一生是洛铭医好的,对洛铭是千恩万谢,洛铭也不好说些别的,只是尴尬的笑笑。

洛铭本想给白一生安排间客房,但白一生为了等秦无忧来,执意要住在书房里,洛铭也只能同意。

这两个月里白一生几乎天天和秦无忧呆在一起,却还是对秦无忧知之甚少。他只觉得秦无忧对外物并不怎么关心,甚至吃不吃饭在他看来都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白一生病情好转一点之后曾邀他一起出去走走散心,秦无忧也是拒绝的。

而且,每次白一生提到洛家的时候秦无忧都是沉默的,每一次晚上洛铭进来看望白一生前,秦无忧躲起来的时候眼中也都会闪过一丝厌恶。

有天上午,白一生换过了药后走出了书房在洛家花园里转悠,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哭声。白一生急忙寻了过去,却看到一个穿着嫩绿色衣裳的女孩子蹲在花园儿里一处很偏僻的地方哭着,身旁还有几个侍女手足无措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别哭呀。”白一生问道。

“呜呜……那个死哑巴竟然敢欺负我,爹爹为什么不把他赶出去!”那女孩儿头都不抬的说着。几个侍女见到来者是白一生,便冲白一生行了个礼,说道:“白少爷,外面风大,您身子还没好还是先回屋里休息吧。”

白一生问一个侍女道:“她是谁啊,被谁欺负了么?”

侍女叹了口气:“这是我们家二小姐洛思之。她的玉佩被大少爷抢走了,所以二小姐不高兴呢。”

侍女的话刚说完,洛思之就猛的抬起头,骂道:“你胡说什么!我没有哥哥,那个哑巴根本不是我哥哥,他就是个野种!”

白一生看到那名为洛思之的女孩儿虽哭花了一张脸,但眉宇间还是能看出是个美人儿坯子,尤其是一双凤眼虽然凌厉了些却勾人心魄。不过她的脾气性格实在是凶了些。

“你别哭啦,他抢了你的东西你找他要回来就是了。”白一生说道。

洛思之打量了白一生一眼,突然抬手擦了下眼泪,站起身对白一生说道:“你肯不肯帮我把玉佩找回来?”白一生有些惊讶,一时没说话,那女孩儿却突然走到白一生面前,双手拉着白一生的右手,微微摇晃起来。

“你是白一生吧,我听爷爷说起过你!爷爷说你特别勇敢,又厉害,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个大人物!说起来你也比我大一点,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我该叫你一声哥哥。白哥哥,你去帮我把玉佩要回来嘛!”洛思之很是亲昵的说着。

白一生被那一句白哥哥叫的愣住了。他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从未有妹妹跟他撒过娇。这一声白哥哥几乎把白一生叫昏了头,他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好!那人在哪儿?我去帮你教训他!”

洛思之微微一笑,玉手朝花园儿旁的一片竹林中一指:“就是那个林子里!你快去吧。”白一生点了点头,便往那林子里走。此时一个侍女急忙叫住他:“唉,不能进去啊……”

白一生一愣,洛思之急忙说道:“她怕你打不过那个死哑巴呢,不过白哥哥这么厉害一定没问题的。”说罢,洛思之回过头狠狠蹬了那侍女一眼。侍女神色一凛,不敢再说话了。

白一生虽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往那竹林深处走去。

“小姐,那林子里全是被炼过的尸体。城主说过那林子是死地,一去无回,半个月前的伙计误入那林子里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您怎么能让那白家少爷进去啊?”那侍女一脸担心的小声说道。

“哼,他是白老头的孙子,白家不是专门赶尸的么,他自然不会有事了。至于那个哑巴死了才好,他本来就该在十五年前和那个下作的女人一起死。而且我的玉佩要是被那个哑巴弄坏了可怎么办!爹爹最喜欢那块儿玉佩了。”洛思之皱眉说道。

侍女素来知道洛思之的大小姐脾气,她做什么事都是顺着自己的心思从来不考虑别人的。侍女一边赔笑道:“玉佩不会有事儿的,小姐,这儿不干净我们还是到别处去吧。”一边冲另一个侍女打了个眼色,示意她抓紧去找白南和洛城主。

白一生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阴人上路》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无颜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