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穿越王妃惹不起

穿越王妃惹不起

主角:沐清韵,楚北 作者:幽谷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3-04 11:35:58

《穿越王妃惹不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幽谷,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镇南侯府大太太淡然一笑,道,“这一点,老侯爷却是没说,江家如今没落,要是换成旁人家,有几个还会认几十年前的口头约定的?江老太爷只说从楚家挑一个适龄男儿联姻即可。”镇南侯府楚家,是百年的世家。家族庞大,儿孙满堂,合适联姻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老夫人有些失望,不过她也有心里准备,镇南侯府嫡出少爷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娶清韵,江家的面子要真有那么大,也不至于没落了。
展开全部

14-同窗

丫鬟话音未落。

清韵眨眼间,哪还看得见沐清雪的人影。

倒是她的声音还隐约飘来,带着兴奋和好奇,渐行渐弱,“好好的,镇南侯府大太太怎么会来伯府,庐阳侯夫人呢?”

说实话,她对镇南侯府大太太也很感兴趣。

庐阳侯夫人她脑子里没印象,但是镇南侯府大太太有。

镇南侯府楚家,在京都,甚至在大锦朝,都是威名赫赫。

镇南侯手握十万大军,是镇国大将军,还兼任兵部尚书,更是当今皇后的娘家。

虽然是侯府,但就是一般的国公府郡王府都高攀不上,以前安定侯府未贬斥时,都入不得镇南侯府的眼,如今被贬了,镇南侯府大太太居然不请自来,能不叫人心生好奇?

不过清韵对镇南侯府的好奇,一瞬间就消散了。

因为她更好奇为什么沐清雪会好心给她送吃的来,还是送隔夜的硬馒头。

她虽然是伯府嫡女,住泠雪苑的时候,她的份例吃食和庶女差不多,但是分量很足,她就是吃一天也够了。

沐清雪既然要给她送吃的,为什么不送今儿的,非得送隔夜的馒头?

怎么感觉像是逼迫她送来一般?

想不通,清韵索性就不想了,在她饿肚子时,沐清雪能给她送吃的来,她心中感激,但是对吃馒头,清韵有些怕。

等回了佛堂后,拿了碗来,她小心的把馒头剥去外皮,一点点的把馒头捏碎了,加了热水弄成米糊,方才吃下去。

两个大馒头和着水,居然吃撑着了。

等吃完了馒头,清韵则喝药,然后抄家训。

一篇家训抄了一半,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走进来个碧裳丫鬟,生的眉清目秀,她手里还拿着一个锦盒。

看见她来,清韵微微一怔。

这丫鬟她有印象,昨天跪的腿软,是她扶了她一把,她怎么来了?

正是丫鬟秋荷。

秋荷是老夫人四大丫鬟之一,性格沉稳,待谁都和和气气,平素管着老夫人的衣裳首饰。

秋荷礼貌恭谨的见了礼,方才开口道,“三姑娘,老夫人让你换身得体的衣裳去春晖院一趟。”

清韵听得两眼直翻!让她换身得体的衣裳去,她倒是想问问,她从哪里来得体的衣裳?!她今年就没做新衣裳好么!

她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去年做的衣裳能不小吗?嫌弃她不得体,就别传她去春晖院碍眼不就成了,真是小辈,没人权。

清韵不想去春晖院遭白眼,她没往别处想,但是喜鹊和青莺就很担忧了,肯定是庐阳侯夫人来了,要给姑娘定亲了!

喜鹊多问了一句,谁想庐阳侯夫人没来,伯府殷勤准备,架不住人家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秋荷催了两回,喜鹊和青莺这才请清韵回屋换衣服。

每换一套,秋荷就摇头,不满意。

等四五套换完,青莺就耸肩了,还有些抱怨道,“三姑娘能穿的衣裳就这么多,没法换了。”

秋荷眉头皱了一皱,指着一套水绿色裙裳道,“穿那套吧。”

清韵又折腾换上水绿色裙裳,换了衣裳,还得梳头。

到这时,清韵才知道,秋荷手里拿着的锦盒里装的是什么,是一套羊脂玉的头饰。

清韵在心底轻哼一声,原来老夫人也知道她没有能穿戴出去见人的头饰啊。

秋荷是专门伺候老夫人梳头的,手艺极好,比喜鹊给她梳的漂亮多了。

再戴上羊脂玉的头饰,尤其是垂在额心的坠子,竟不是羊脂玉,而是蓝玉,和同色耳坠遥相呼应,更是让人耳目一新,有种一肌妙肤,弱骨纤形的美。

喜鹊和青莺只觉得清韵换了个人似的,看的有些痴了,脑中蹦出来一句话:频惊雁落,还怕鱼沉。

秋荷也惊叹,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姑娘随便一打扮,就将府中其他姑娘给比了下去,尤其是她眸底崭亮,不复以往的怯懦,更添曼妙风采。

想着她之前扶清韵一把,清韵那眸底的感激,秋荷心中不忍,道,“若是三姑娘能压沐尚书府几位姑娘一筹,老夫人也会高看姑娘三分。”

清韵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秋荷这是教她怎么夺宠呢。

她说不得话,但是盈盈福身,表示道谢。

秋荷朝她一笑,道,“该走了,莫要叫老夫人等着急了。”

出了佛香院,清韵再一次去春晖院。

迈步进院子,便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看,有诧异,有好奇,但更多的还是惊艳。

清韵对这副容貌很满意,可容貌太美并非好事啊,容易遭人妒忌,尤其伯府女儿多。

秋荷带路,清韵直接进了正堂。

她饶过屏风时,耳边是秋荷福身禀告声,“老夫人,三姑娘来了。”

清韵抬眸,便见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神情和蔼。

大夫人坐在左下手,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但嘴角还维持了笑意。

右下手坐着一夫人,年约三十三四,穿着一身玫瑰紫牡丹花纹锦裙,容貌端庄秀丽。

清韵进去的时候,她正端茶轻啜,举止极为养颜。

清韵上前,福身见礼。

因为嗓子未好,清韵没有说话,不管老夫人为什么叫她来,不被人相中定亲,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

她没有说话,老夫人眉头紧皱了下,看着镇南侯府大太太道,“这位是镇南侯府大太太,快给她见个礼。”

清韵便乖乖给镇南侯府大太太福身见礼了。

镇南侯府大太太见她不说话,脸色也没责怪之意,方才她提出要见见清韵,大夫人就说她伤了嗓子,不便见客。

老夫人当时就凌厉的看了大夫人两眼,然后笑道,“那孩子孝顺,她娘忌日,愣是在她娘排位前跪了一晚上,有些着凉,嗓子有些不适,昨儿还来给我请了安。”

能给老夫人请安,那自然能见外客了。

镇南侯府大太太上下打量清韵,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容貌婉约剔透,如同上好的羊脂美玉般无暇,只是偏瘦了些,要是脸上再多二两肉,只怕京都比的过她的寥寥无几了。

眼神周正,双目似一汪清水,顾盼之间,碧波流转,璀璨生辉。

只是那身衣裳,略微短了三分,让镇南侯府大太太有些拧眉。

也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装成这样子,已经不错了。

能狠心将她许配给郑国公府大少爷和定远将军府,能有多受宠?

昨天沐大太太盯着清韵裙摆看,老夫人就很生气了。

今儿镇南侯府大太太又看清韵的裙摆,老夫人就怒不可抑了。

但是这一回,她没有瞪清韵,而是瞪大夫人。

她已经派了秋荷去,就是要确保清韵万无一失,如今还是出了纰漏,显然不是清韵的错,是她压根就没有合体的衣裳!

大夫人坐在那里,手攒的紧紧的,眼睛眨合间,有寒芒闪过。

清韵站在那里,有些拘谨,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是经过包装的货物,放在架子上,等人挑选。

老夫人很紧张,生怕镇南侯府大太太没有看中清韵。

等镇南侯府大太太夸赞清韵时,老夫人略松了一口气,见镇南侯府大太太端茶轻啜,心底就有三分明了了,摆摆手,让清韵去暖阁。

清韵大松一口气,看来她这货物是没看上眼,要下架了。

只是她才走到屏风处,就听老夫人笑问道,“我这几个孙女,模样还过的去,不知道可有入楚大太太眼的?”

镇南侯府大太太放下茶盏,用绣着牡丹的绣帕轻拭嘴角,方才开口,却是换了话题道,“伯府和江家是姻亲,应该知道江老太傅和镇南侯是少时同窗吧?”

老夫人愣了一下,她还以为方才镇南侯府大太太提起清韵,只是巧合,敢情就是为她来的。

“这事,我略有耳闻,”老夫人点头道。

镇南侯府大太太继续笑道,“江老太傅是文臣,老侯爷是武将,说来两人同朝为官,没少争吵,我以为早些年那些交情早吵没了,却没想到当年老侯爷和江老太傅还有过口头婚约,世代联姻,永结秦晋之好,昨夜,江老太爷登门,和老侯爷说起来,老侯爷重信守诺,承认这门亲事,不过江老太爷要我楚家迎娶他外孙女儿。”

说着,镇南侯府大太太顿了一顿,笑道,“做外祖父的给外孙女说亲,也很正常,但还得安定伯府同意才行,不知……?”

15-定亲

清韵是想站在紫檀木梅兰竹菊四折屏风旁多听一会儿,但是丫鬟红绡示意她去暖阁。

长辈给晚辈说亲,晚辈是不许在场的。

不过暖阁离的近,仔细听,也是能听到正堂说话的。

清韵三两步便进了暖阁,才迈步进去,便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抬眸便瞧见几双寒冰眼,恶狠狠的剜着她,眼神如刀,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刮了。

清韵心中叫苦,她怎么也没想到沐清柔她们几个也在暖阁,要是知道她们在,她干脆不进来了。

沐清柔绞着手里一方香罗帕,面带愤岔,几乎是咬了牙道,“好一个江家!没想到已经没落了,居然还能和镇南侯府搭上关系,借着镇南侯府拉你出火坑,当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清韵心中不愠,江家是她外祖家,看见外孙女被人推向火坑,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来相救了,难道要袖手旁观吗?

清韵不想搭理她们,转身要坐下。

这才发现有不对劲之处,她瞥了沐清雪一眼,发现她穿的衣裳和之前在佛香院见到的不同,似乎盛装打扮过。

清韵心中了然,难怪一个个恨不得要活剥了她了,敢情也送到镇南侯府大太太跟前被她挑过。

再看她们精心打扮,或风娇水媚,或淡雅脱俗,或罗琦文秀。

不用说也知道,她们是希望被镇南侯府大太太挑中的,谁想镇南侯府大太太是有备而来,卖的不是伯府的面子,是江家的。

再想到她们没少奚落江家,觉得江家没落,不值得一提。

镇南侯府大太太登门求亲,对她们来说,是一记响亮的巴掌。

沐清芷几个恶狠狠的盯着清韵,拳头攒紧,恨不得要撕裂了她。

江家害得侯府被贬成伯府,她们的身份地位低了一个档次,如今倒好,江家只管自己的外孙女儿,却不管她们了!

镇南侯府,在京都地位崇高,伯府想高攀都高攀不上,镇南侯府大太太亲自登门求亲,老夫人会不同意吗?

只怕要高兴坏了!

沐清柔几个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那边有丫鬟趴着墙壁偷听,听到什么,赶紧跟沐清柔她们招手。

沐清柔几个原不想听的,但是那丫鬟是沐清柔的贴身丫鬟春香。

她不可能在沐清柔气的恨不得摔东西时,还笑的出来,定是有别的事了。

沐清柔几个赶紧凑上去偷听。

正堂,老夫人没有回答同意不同意,而是问镇南侯府大太太道,“不知道府上是谁联姻?”

镇南侯府大太太淡然一笑,道,“这一点,老侯爷却是没说,江家如今没落,要是换成旁人家,有几个还会认几十年前的口头约定的?江老太爷只说从楚家挑一个适龄男儿联姻即可。”

镇南侯府楚家,是百年的世家。

家族庞大,儿孙满堂,合适联姻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老夫人有些失望,不过她也有心里准备,镇南侯府嫡出少爷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娶清韵,江家的面子要真有那么大,也不至于没落了。

镇南侯府大太太笑道,“江老太爷做的主,不知老夫人可有意见?”

老夫人有些不想同意,要是楚家给清韵配一个即将出五服的旁系,她能指望镇南侯府将来给伯府一点助力?

可要是不同意,又太不识抬举了,镇南侯府大太太是随便给人说亲的吗,要不是镇南侯要她来,指不定人家还不乐意来呢,要真拒绝了,到时候联姻不成是小,和镇南侯府结了仇可就大了。

老夫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相信江老太爷在镇南侯那里有点脸面,不管怎么说,镇南侯府大太太亲自跑伯府一趟,这脸面已然不小了。

“那这亲事就这么说定了,”老夫人点头笑道。

镇南侯府大太太也笑了,老夫人没注意到,但是孙妈妈瞧见了,镇南侯大太太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地?

暖阁里,清韵也趴着墙壁偷听,她很头疼。

她的亲事是定下了,可是不是也太草率了些,都没问清楚她嫁给谁,就答应的这么爽快,再多问一句怎么了?

正堂,镇南侯府大太太呷了两口茶后,将茶盏搁下。

擦拭了嘴角的茶渍后,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穿着鹅黄色裙裳的丫鬟便递上一锦盒。

老夫人一见,就知道那是镇南侯府准备的定亲信物,接了定亲信物,这亲事就算定下了。

孙妈妈过去接了锦盒。

镇南侯府大太太便站了起来,笑容端庄道,“府上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等钦天监选了良辰吉日,侯府会尽快送纳采礼来。”

老夫人也站了起来,让大夫人送她出府。

等大夫人送镇南侯府大太太出了正堂,孙妈妈就把锦盒递给老夫人。

暖阁里,沐清柔几个也都出来了。

锦盒里,是一块麒麟墨玉佩,玉质清澈,没有一丝杂质。

只是玉佩中雕刻的字叫老夫人眉头微蹙,“北?”

孙妈妈猜测道,“应该是楚家哪位小辈的名字。”

老夫人眉头凝着,“要真是哪位小辈的,方才她何不直截了当的说了?”

清韵联姻是定下了,镇南侯府是谁联姻可还不清楚呢。

孙妈妈想了想,还是俯身凑到老夫人耳边嘀咕了两句。

老夫人脸色微变,看了孙妈妈两眼,“你确定没看错?”

孙妈妈重重点头,道,“奴婢跟了老夫人您几十年了,哪有看错眼的时候?”

孙妈妈,老夫人信的过,她看人的眼神素来很准。

老夫人目光重新落到玉佩上,吩咐孙妈妈道,“派人去江家问江老太爷一声,让周总管派人去打听一下镇南侯府哪位少爷名字中有北字。”

孙妈妈点点头,赶紧下去办事了。

周总管,是外院总管,是老夫人的心腹。

半个时辰后,周总管就来内院了,道,“老夫人,打听清楚了,镇南侯府大少爷就叫楚北。”

闻言,老夫人脸色一僵。

沐清柔几个就捂嘴偷笑了,之前的羡慕妒忌恨的神情早消失殆尽,转而是可怜可叹可笑。

清韵站在一旁,看着老夫人,又看看她们,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镇南侯府大少爷怎么了,有问题?

沐清韵,楚北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穿越王妃惹不起》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幽谷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