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凤临天下:妖魅毒妃惑君心

凤临天下:妖魅毒妃惑君心

主角:墨紫汐,陌千皓 作者:小鱼不乖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05 15:37:04

作者小鱼不乖的小说《凤临天下:妖魅毒妃惑君心》主要讲的是:“呵呵,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交换,本阁主告诉你你想要的答案,你解开我的疑惑?如何?”男子轻笑着说道。这个东西早就已经在十年前被毁了,为何现在又重新出现?看来日后的江湖,又是多事之秋了。“那就看你给我的答案值不值了?”锦纱后面的男人站了起来,慢慢走出,坐在佐紫汐的对面。将手里的东西瘫开在桌子上,手指勾勒着画上面的轮廓。“这是江湖上人人俱畏的墨家机关城的标志。墨家建立已有一百年,它坐落在无极山内。墨家人除了外出采购外,不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与瓜葛,不管是朝廷,还是江湖的人想要拉拢,却都无功而返,所以墨家对外结仇不少,多少的帮派想要灭了它,却连墨家的城门都靠近不得,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打它的主意。”
展开全部

墨云阁,老子墨无极

晚上的京城别有一番的韵味,街道上的小贩都已不在,可是行人却没有少,而这些人所去的无疑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聚财之地,另一个则是肉滚翻红浪之地的艳院。

要说这京城最大的歌坊,还要属“烟雨涧”。这“烟雨涧”内又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清倌,一种是红倌,凡是来过“烟雨涧”的人都知道这并非寻常的地方,是块任何人都啃不动的硬骨头。

往深里讲,“烟雨涧”又并非只是歌坊,它是江湖中神秘杀手组织墨云阁的一个收集情报的窝点。

墨云阁,亦正亦邪,只要你有足够的银子,它可以为你提供你想要的任何消息,可以除去任何一个人。不光是朝廷,江湖中人都想除掉它,但是却因对方极其残忍的手段而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一个个进入“烟雨涧”的男人,远处一位清秀的少年不由皱紧了眉头,男人,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东西!

犹豫了半天,最终做出了决定,慢慢走近“烟雨涧”。

“哟,这位公子,您是第一次来吧?”一位姑娘上前挽住少年的胳膊往屋内拽去,“奴家告诉你啊,来我们烟雨涧您是来对了,我们这的姑娘不但长的漂亮,其他的也很不错的哟。”话音刚落就往少年身边贴进几分,一脸的暧昧看着少年。

少年身上不由打了个冷颤,感觉衣服下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伸手推了推缠在身上的女人,稍微往边上移了半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姑娘说的是,来你们这还不就是为了那点事?不过本少年今天是冲着你们这的花魁来的。多谢你带路了。”

说完不管女人愿不愿意直接上了楼。

女人重新回到门口,靠近老板,“桂娘,刚才那小子竟然没上勾,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语气里带着埋怨,凡是来这的男人,哪个逃得了她的手掌,可刚才那小子偏偏不识趣。

桂娘想了想,低声道,“风吟,你上楼盯着他,来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寻快活,二是谈生意。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吧?”

风吟盈盈一笑,扭着腰肢,手里摇着小扇子上了楼,直奔花魁雪啼的房间而去,然后推门进去坐在少年的一侧。

此时雪啼已经从帘幕后面走了出来,在看到风吟坐后心里已有主意。

“不知公子想要知道些什么?”雪啼坐下开门见山道。

少年一挑眉,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不知这收费如何?”

“那要看公子您所问问题的价值了。”

“好,那本少爷也不啰嗦。”少年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展开,上面画着一朵黑色的桔梗花。

‘嘭’风吟突然站了起来,抓过纸张看了又看,确定没有看错。相对于风吟,雪啼则沉稳多了,对于这个图案她是见过的,那是一个家族的标志,但是这个问题她却没有办法回答。

“公子的这个问题,奴家回答不了。七日后,我家主人会亲自为公子奉上答案。”

少年一听,无所谓的挑挑肩,然后起身离开。

数着手指头过日子,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七日。

晚饭一过,佐紫汐就以累了为由将房门关了起来,可实际上人却已经出现在了“烟雨涧”的门外。

风吟一看上次来的那个小子又来了,轻笑一声,右手摇着手里的擅木扇,走过去一把将人揽进怀里。

“哟,小哥哥,是不是想奴家了?”说着双眸眨巴眨巴,如同两把小扇子,摄人心魂。

对于风吟的热情,佐紫汐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尴尬的笑笑,想要将人推开,可耐何后者像是给她杠上了一般死抓着不放手。

“小哥哥,不要害羞嘛,既然来了,那就跟奴家去楼上好好歇一歇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脸上还挂着笑容,心里却是把佐紫汐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问候了个遍。

老娘都上赶着了,竟然不给老娘面子,要不是看在你是个金主的份上,老娘早就一刀剐了你。

佐紫汐只觉浑身一个激灵,貌似有人在算计她?

风吟带着佐紫汐直接去了三楼,推门而入,佐紫汐不由提高了警惕。

相对于二楼跟一楼的大厅,三楼就显得格外寂静,一入三楼就好似跟下面隔绝了一样,没有任何声音,只能听到两人走路的声音跟喘息声。

推开门,风吟将佐紫汐带进房间。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八仙桌,四张檀木凳子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左侧则是由一层层的锦纱做成的帘子,里面的情况看不真切,只能模模糊糊看得见有人黑衣人背对她坐在那里。

“主子,人带来了。”风吟走到锦纱外面说道。

帘子后面的人有了动静,只见背对着她的人慢慢转过身来,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里正拿着她上次给的黑桔梗花的图案。

佐紫汐不由在心里嘀咕,本来隔着锦纱就已经够模糊了,对面的人竟然还将面容隐藏在一张罗刹面具后面,不会是有病吧?

“不知公子所问何事?”绵纱后面的男人问道。

佐紫汐一挑眉毛,“问题不就在你的手上?看来这墨云阁也不过尔尔?”

“放肆!不得对我主子不敬。”风吟一改之前的魅惑之色,双眼怒视着佐紫汐。

锦纱后面的男人不在意,“不知公子从哪得来的这个东西?”

“我的答案可是一字千金,阁主还想听吗?”

“呵呵,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交换,本阁主告诉你你想要的答案,你解开我的疑惑?如何?”男子轻笑着说道。

这个东西早就已经在十年前被毁了,为何现在又重新出现?看来日后的江湖,又是多事之秋了。

“那就看你给我的答案值不值了?”

锦纱后面的男人站了起来,慢慢走出,坐在佐紫汐的对面。将手里的东西瘫开在桌子上,手指勾勒着画上面的轮廓。

“这是江湖上人人俱畏的墨家机关城的标志。墨家建立已有一百年,它坐落在无极山内。墨家人除了外出采购外,不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与瓜葛,不管是朝廷,还是江湖的人想要拉拢,却都无功而返,所以墨家对外结仇不少,多少的帮派想要灭了它,却连墨家的城门都靠近不得,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打它的主意。”

佐紫汐一听墨家的存在甚是高兴,可是却没有表现在面上,她有预感,既然司马家存在,那么墨家也必是存在的,有机会她一定要去看一看祖先所居住的地方。不过她曾经看过记载,墨家曾经遭受过重创,所以才倒至她们后代人口稀少。只是不知……

“墨家现状如何?”

“十年前,墨家遭受了灭顶之灾。”男人紧紧盯着佐紫汐看,希望可以看出什么破绽。

他可以肯定面前的人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既然来问起墨家,那么必定跟墨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就是说,墨家没有真正的灭亡。

“墨家的机关术是无人能敌的,尤其是传言墨家有着世人所不知道的宝藏。要知道人心都是自私和贪婪的。朝廷想要拉拢墨家,而江湖上的人则想得到墨家的宝藏,所以他们联手了。整整一个月,墨家城被攻破,墨家城内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惨遭灭口,城内珠宝被洗劫一空。”

“无一生还?”佐紫汐的心在颤抖,不可能没有生还者,不然她们墨家又是从何而来的?

“有!”男人的语气很肯定。“墨家城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可能会被覆灭的。而且相传墨家有一位继承者,下落不明,连带着关于机关城内机关术的一切也跟着消失。”

佐紫汐深吸一口气,虽然很失落,但是她有信心跟希望,重振墨家城当年的风采。

“最后一个问题。司马家是不是此事的始作俑者?”

“呃……”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再说了当年的事情确实是司马家带动的,除了同去的几位将领没有人知道司马玄亓的身份,没想到面前的人竟然一语道破,他还知道些什么?

听他的语气,佐紫汐已经确定了心里所想,司马家,还真是如同蟑螂般的存在。看她这次一定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现在,公子可否说出你为何会有这个标志?你跟墨家什么关系?”

“呵呵……”佐紫汐淡然一笑,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水还是温的。

佐紫汐双手将杯子拿起,凑到唇边轻抿了一口,道:“这茶不错!”

然后单手将茶杯放回桌上,沉默不语,还未收回的手轻轻摇晃着杯子里仅剩的水。

“怎么?难道公子想要食言?”男人不解的看着佐紫汐,也从对面人的表情上看出了什么,看来胆子真是不小,这么多年来竟然有人敢上门挑衅,不过进来容易出去难。后道,“既然这是公子的秘密,公子不想说我们墨云阁也不强人所难。只要付出相对应的金额,公子就可走出这个门,如果……”

佐紫汐轻挑眉间,笑容更深了,将把玩在手里的杯子停下,然后将剩余的水一饮而尽,杯子放回原处。

“今天出门没带银子耶!这可要怎么办呀?”

无辜的表情让对面的男人很想掐死她。

“哥哥,不要生气嘛!要不这样……”佐紫汐往前凑近了一点身子,“你看人家长得这么英俊潇洒,肯定招女人喜欢的,不如卖身给你这烟雨涧抵债?”

男人面具后面的嘴角一抽,还是第一次听说要在他们这卖身抵债的,这如果被其他兄弟知道那还不得笑话死他,连个小毛贼都对付不了。

“暗九,跟他那么多费话干什么?一看就是来这闹事的。”风吟走上前来说道,两手交叉环抱在胸前,一幅没钱休想走的架势。白眼一翻,“看他还有点姿色,真不行就把他扣下,阁主应该不会惩罚我们的。”

暗九一撇嘴,这一次他好不容易得到扮演阁主的机会,他们可是有赌注的,如果输了不但要被他们几个笑话,更离谱的是还要给他们几个洗一个月的衣服。“行,就按你说的办,反正我这回是丢脸丢到家了,我们……”

“扑通……”

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身体倒地的声音,回头看去。原本一幅高高在上的风吟已经倒在自己脚边,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赶紧起来,不要丢了我们墨云阁的脸。”

风吟狠狠盯了他一眼,她道是想起来啊,但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是他搞的鬼!”

暗九一看事情不对,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体也动不了。

佐紫汐拍拍手站起身来,好心的用手一戳暗九眉心,“扑通”一声跟风吟躺在了一起。

“墨云阁的人也不过如此嘛!”佐紫汐走过去蹲在地上,手狠狠的掐了一下风吟漂亮的小脸蛋,“就你们这用假冒伪劣‘产品’来糊弄小爷的态度,还想要钱,你还真好意开口!”

“你到底是谁!我可告诉你,得罪了墨云阁,你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好过,墨云阁的追杀令会紧紧跟随着你。”暗九心里叫苦,第一次竟然就被人给暗算了。

“你这个臭小子,老娘跟你没完!”风吟大吼道。

他们两个是挺悲催的,以前三楼的人确实是不少,但是今天正好都有事出去了,而楼下的人又不清楚这里的情况,自救他救都指望不上。

“想要追杀我?呵,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找到小爷我。”佐紫汐看着地上的两人说道,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佐紫汐玩心大起,邪恶一笑,将风吟的衣服一层层解开。本身天气比较热,所以穿的也少,很快只剩下一件肚兜。

“老娘要杀了你!”风吟被气的两眼冒火,咬牙切齿的看着正在暗九身上捣鼓的臭小子。虽然身处在这烟花之地,她那些可都是表面功夫,身子可是清清白白的,没想到现在清白竟然被一个臭小子给毁了!可耐何身体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死小子,老娘要将你挫骨扬灰,要将你碎石万段……呃……”诅咒的话才说了几句,身上一重,一个人影重重扑了上来。

“啊……暗九,你找死!”看清身上的人,风吟更是杀人的心都有。自己的上衣只着着一件肚兜,再看暗九,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底裤。羞耻之心一下子上来,双颊瞬间布满红霞。

“你他妈的给老娘起来!老娘要杀了你!”前句是说的暗九,后句则是佐紫汐。

暗九很是苦闷,以为他不想起来?这风吟可是出了名的泼辣,事后估计他得找个地方躲一躲。

佐紫汐啧啧几声,“还有力气喊呢?我看你也别费力气了,省得一会连喘气的劲都没了。行了,良宵苦短,我就不打扰二位的好事了,你们慢慢玩!小爷我走了!”

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脚下却踢到了什么东西。

“这什么东西?”看着手里的玉佩。

此玉被做成了挂在腰间的饰物,晶莹剔透,四周被打磨的非常圆滑,仿佛刚从水里面拿出来一般,水润且带着光泽。

玉的正中间有一抹殷红,十分耀眼,翻过来看,上面刻有一字‘皓’。

佐紫汐虽然对古玉没有什么研究,只感觉手感不错,起了占有之心。

“在你这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这个玉佩就当作是你们墨云阁对小爷的赔偿吧。”说完收玉入怀。

“喂……你不能走。”暗九赶紧开口阻拦,这下死定了,这个玉佩可是他们阁主的东西,可不能在他手里丢了,“屋里的东西你随便拿,但是玉佩必须留下。”

佐紫汐再次环顾四周,除了墙上的几个字画值钱。“你当我是傻子,就你墙上这几幅画白送都不要。看来你是很紧张这个玉佩嘛,既然到了小爷的手上,就是小爷的东西,想再要回,门都没有!”

开门走出房间,“两位慢慢玩!小爷我就不奉陪了。”

“等一下!”

佐紫汐再次停住脚步,看着风吟,“又有什么事?小爷我还敢着回去睡觉呢。”

风吟被气的咯吱咯吱的咬着牙,如果不是自己不能动,不然上去撕了他。“既然敢在墨云阁的头上动土,有种留下姓名!”

“哈,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反正小爷我的行踪飘忽不定,动用你八辈祖宗都不一定能找得到我。”佐紫汐肯定的说道,“听好了,老子名叫墨无极!墨是水墨的墨,无事生非的无,极致昼夜的极。希望下一次见面你俩能长点心!哈哈哈……”

听着渐行渐远的狂笑声,屋内两人想死的心都有,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暗九,你个混蛋,看你干的好事。没有那两把刷子还硬要来扮演阁主,让十一来都比你靠谱的多。”再次推了推身上的人,还是没有力气。

暗九一脸的忏悔和害怕,“你以为我想弄成这样?这下我死定了,把阁主随身之物都被人给抢去了。阁主肯定会抽了我的筋的。”

“不但阁主要抽了你的筋,老娘也要扒了你的皮,竟然敢占老娘的便宜……”

暗九真的知道错了,惹了阁内两个手段残忍的人。心里最多的还是痛恨那个抢了阁主玉佩的人……

“墨无极!老娘跟你没完!一定要扒了你的衣服扔有烟雨涧被人蹂躏……啊……谁来救救我啊!要死人了!”

狼王陌千皓夜

花灯节为每年的七月初七,也叫作乞巧节,简单一点可以说是大型的相亲会。

这天夜里全城的未婚男女都会出门,买上一盏花灯,送予自己所中意之人。

如果两人都对对方有意就会互相留下姓名、家世。

对于这种活动,佐紫汐是不屑参加的,可是拗不过小梅的再三纠缠和苦苦哀求终于答应上街走走。

刚要出府门,等候在门外的佐紫熏就迎了上来,一幅好姐妹的样子,她的身后还有三位女子,小梅在身后低声给她一一介绍。

“姐姐今天晚上真漂亮,姐姐肯定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如意郞君。”佐紫熏笑着说道。

“妹妹说笑了,我还想多在府里孝敬爹娘几年,至于郎君之事以后再提。”懒得理会佐紫熏,没有将被揽着的手抽回,既然她想在外人面前扮演好妹妹,她又怎么可以做个“恶姐姐”。

“姐姐真是有孝心。”侧身将身后的三位女子让到佐紫汐的面前,“姐姐,三位妹妹跟我们一起去,姐姐不会介意吧?”

“真是晦气,要跟一个哑巴一起,真是丢本小姐的脸。”佐紫雨一翻白眼说道。

“就是,一个哑巴出门真丢我们丞相府的脸。”佐紫烟一脸厌恶的看着佐紫汐。

佐紫汐笑而不语,道是佐紫熏发话了,“二位妹妹快不要这么说,姐姐已经能开口说话了。姐姐不要怪二位妹妹,她们年纪小不懂事,妹妹在这里替她们向姐姐道歉。”

“二姐干嘛要替她说话……”佐紫雨还要说什么,身边的佐紫烟拉了她一把,示意不要再说下去。

她们二人的动作被佐紫汐看在眼里,看来夏姨娘跟沈碧珠是一伙的,而她的两个女儿就更不用说了。不过这个佐紫烟要比佐紫雨心机要重的多。一直被忽略的佐紫晴则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脸上有些怯怯的表情。

“说完没有?是不是可以走了?”佐紫汐道。

佐紫雨一听这话对着她又是一顿白眼,拉着佐紫熏走在前面。

佐紫汐无奈的摇摇头,暗道老是翻白眼也不怕闪着眼珠子。

“大姐,你没事吧?”身边传来弱弱的声音,佐紫汐侧目就看到佐紫晴在跟她说话。她双手紧紧的抓着手帕,脸上依旧是怯弱的表情。

在看到佐紫汐盯着她后,慌张的低下头,脸色登时通红,像是犯了错被人抓包。

“多谢三妹关心,无事。”佐紫汐冲她一笑,又惹来她满脸通红。这个佐紫晴还真不是一般的怕人,连说话都会脸红。不过这也让佐紫汐把她在“敌人”的横列里去除。

“姐姐,我听清妍说今天晚上太子殿下和四王爷他们也会来参加花灯节呢。”

话说完,佐紫熏紧紧盯着佐紫汐,以前每当见到太子,佐紫汐都会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可是回应她的却是厌恶与讽刺侮辱。

“太子?”佐紫汐心中冷笑,她所受的一切有一半全拜这个太子所赐。

佐紫熏以为佐紫汐还会像以前一样看见太子就会不顾一切的扑到他的面前,眼珠一转,伸手指向前方,“姐姐快看,那不就是太子和四王爷他们吗?还有司马小姐呢,我们快去跟他们打声招呼吧。”

“二姐,叫她去干什么?”佐紫雨厌恶的看着佐紫汐,又含羞的看着前方的四王爷,手里的帕子绞了又绞,好想赶紧上前去到他的身边。

如果按以前的佐紫汐可能会不顾一切的上前,可如今,就算太子亲自来请她她都未必看他一眼。

“妹妹既然想去就去,姐姐我还是不去打搅你们的好事。”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哼,算你识相。”佐紫雨轻哼一声说道,然后期待的看着心中所爱之人降临。

“司马小姐……”

胳膊被拽住,佐紫汐回身,便看到几位女子已经到了眼前。

最显眼的则是中间被扔簇着的女子,一袭翠绿色长裙直至脚踝,里面白色牡丹刺绣抹胸,外面套着一件透明的白色纱衣,走起路来纱衣随着风飘动,好似要飞起来般。全身最显眼的就要数那根插在发间的七彩蝴蝶簪子,随着走动,那垂下来的流苏轻轻跳跃着。

佐紫汐看着面前趾高气扬的女子,心中冷笑,怎么?现在就要准备动手了?

“佐紫汐,听你妹妹说,你现在不是哑巴了?”司马清妍抬着头高傲的问道。

佐紫汐看着面前这个使劲抬着头,才勉强与她一般高的女子,不焦不躁,不紧不慢的回答,“司马小姐真是菩萨心肠,紫汐甚是感激,托司马小姐的福。”

司马清妍冷哼一声,以前的佐紫汐可是胆小怕事的,没想的从上次那一摔不但哑巴病摔没了,胆了也摔大了。

“本小姐很好奇,你的病是怎么好的?这京城可是都知道你这病是从小就留下的。”

佐紫汐感觉到她所散发出来的敌意,不以为然,勾唇一笑,目光从司马清妍的身上离开,看到她身后的几位小姐。

“要说这个病是怎么好的,那不还得多谢司马小姐及几位小姐,上次紫汐那一摔还是摔得很值!”

在说到“摔”的时候,佐紫汐故意加重了语气,不由让几位小姐心里一紧,害怕佐紫汐会找她们的麻烦。

司马清妍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她不信佐丞相敢跟他们司马家叫板。

“哼……我们走!”带着一众小姐离开。

佐紫熏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佐紫汐,“姐姐,你何必要惹司马小姐不痛快呢?要是被太子殿下知道了,肯定会不喜姐姐的。”

“怎么?你好像很害怕我得罪她?”佐紫汐低眸说道。

佐紫熏一脸无奈的看着即将走远的人,“姐姐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跟司马小姐道个歉,希望她不要怪罪于你。”说着急急忙忙去追走远的人。

“阳奉阴违!”佐紫汐一个转身带着小梅离开。

“小姐,你看这个花灯,是不是很漂亮!”小梅兴奋的将手里的花灯拿给佐紫汐看。

“好看就买吧。”

“可是好贵的。”小梅恋恋不舍的将花灯放下,这个花灯都抵得上她半年的月钱了。

佐紫汐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老板,这个花灯我要了。”从老板手里接过花灯递给小梅,“小姐买给你。”

“小姐……”小梅激动的看着佐紫汐,“小姐你真是对小梅太好了……”

“行了,走吧!”

远处的柳树下,一名男子正看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幕。

一身最普通的黑衣照在身上,墨发用发箍固定着,几绥发丝垂在身前,身上没有过多的装饰,腰间挂着一块暖玉做的饰物。虽是如此,但天生的王者气势和英俊五官还是不由让人向他投去目光。感受到别人的目光,男子不由深深锁紧了眉头,眼神变得锐利深邃,给人一种压迫感!

“七王爷,怎么了?”孜墨看着自家主子,主子很少有失神的时候。顺着陌千皓夜的视线看过去。

“是上次在药店撞到主子的那个女子。”孜墨说道。

“嗯,走吧。”陌千皓夜不理会孜墨,随着人流而去。

皇帝陌千郇现在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太子陌千宁朗是皇后所生,他还有一胞妹——六公主陌千涟樱。贵妃所生的二王爷陌千羽律,前朝公主明妃所生的四王爷陌千潇逸。而七王爷陌千皓夜则是江湖女子夜雨心所生。

陌千皓夜是几位皇子中最早封王的,在他五岁的时候皇上就赐了府邸。对于七王爷,他还是一个人人忌讳和俱怕的名字——狼王。

七王爷生性古怪,不善言语,府内下人除了一个老管家,几个侍卫,然后就是厨娘和两个帮厨的丫鬟。每当十五月圆时分,以七王府为中间的几条街,一入夜家家户户都紧闭家门,不敢外出。

子时一到就会听到从王府内传出来狼嚎声,让人毛骨悚然。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不以为意,以为是王府家养的狼犬,后来有好奇之人结伴,晚上偷偷爬墙进入王府,第二天只有一人存活,却变得疯疯癫癫。从断断续续的言语中知道,圆月狼嚎的是七王爷。

从那以后,人人对七王府避之不及,谈虎色变。而‘狼王’二字则被严令楚止,更是皇宫内的禁忌。

“哎,这个七王爷命运还真是悲惨!”听了小梅的介绍,佐紫汐不由对七王爷有些惋惜。

小梅往前凑了凑轻声说道:“外面一直有传言,说这七王爷是雨妃与狼王所生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皇上的。后来是皇上硬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不要胡说!”对于这种无稽之谈的事情佐紫汐才不会相信,这种事情也只能骗骗这些思想顽固的人罢了。

俗话说一入候门深似海,更别说是皇宫了,那水可是比海还要深。雨妃所生狼王之子这事与狸猫换太子如出一辙,肯定是宫里的人所为。

“以后这事不要再提,小心被人利用,自找麻烦。”

“哦,奴婢知道了。”小梅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这些事情她都是听厨房里的几位厨娘说的,她也就敢在自家小姐面前说说罢了。

两人逛着逛着就逛到了路的尽头,看到旁边有一坐桥,桥下方的河的两岸站满了年轻的男女,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朵莲花,莲花正中间点着蜡烛。

“他们在干什么?”佐紫汐不解的问。

“小姐,他们在放莲灯。将心愿写在纸条上放入点燃的莲灯内,再放入这条河中许愿。”

“我们下去凑个热闹吧。”说完走下桥,身影快速穿过人群,将小梅落在了后面。

在路边买了一盏莲花灯,一转身发现小梅竟然没有跟上来,准备按原路返回。

“啊……”突然的人群涌动,刚转过身的佐紫汐被人从后面一推,脚下未动,上身却向前扑去。身手敏捷的转过身去想要稳住身形,却为时已晚,向后倒去,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没有预想中被摔的疼痛感,反而感觉软软的。

睁眸,映入眼帘的则是几缕如墨般的青丝,随风轻轻摆动着,再往上则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最引人注目的刚是那双锐利的眼睛,如同璀璨的星空般,把人深深的吸引住。

“真美!”佐紫汐心里想到,不由看呆,看痴。

陌千皓夜看着怀中发呆的女子,手臂上传来温软让他心里不由一热,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碰触女子,却没有意想中的厌恶和抵触。只觉怀中的女子很软,软到他稍微一用力就会毁灭;很香,一股淡淡的梅香一阵阵传过来。

玄铭国以梅花著名,一年四季都有开不败的梅花,但花香却远远不及怀中女子……

微愣中,四周一片混乱,将他二人从神游中唤醒。

一时觉查到自己失态,赶紧将女子扶起,后退一步,远离她。

墨紫汐,陌千皓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凤临天下:妖魅毒妃惑君心》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