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现代神医

现代神医

主角:风覃 作者:龙啸腾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11 19:14:04

现代神医主角是风覃,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风覃坐拥美女,身怀绝技,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的医术不仅仅是为了治疗身体上的顽疾更是为了能够治疗残缺的灵魂,为了解开身世之谜逐渐的进入到一个没有精心策划好的阴谋之中。风覃最终选择了完成自己的医学道路,还是选择了公开自己的身世? 
展开全部

现代神医:不懂才糟糕

“你和班头儿是不是那个?”

“哪个呀?”

“装,你就装,天天在一起待着,说没有谁信啊?”

“没事吃饱撑得你,瞎想什么?我们那叫纯粹的友谊,友谊你懂不?”

“我不懂,再说我懂不懂没有关系,关键是有人不懂才糟糕。”

“有人?谁?你把话说清楚些好不?”

“知道袁涛是谁不?”

“袁涛是谁?没有印象。”

“你才到一中当然不会知道,我们在一中的老生可是都知道。你要是想追班长,就要当心袁涛。”

“为什么?”

“袁涛,他的朋友都叫他‘猴子’,高我们一个年级,现在读在高一,听说成绩也是顶呱呱,还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他们家和风覃家从爷爷辈起就是好朋友,有个词叫做‘通家之好’听过没有?就是好的像一家人。可是袁涛的爷爷和风覃的爷爷都是只有一个儿子,没有联姻的机会,所以等到有了袁涛和风覃,两家几乎要定娃娃亲。当然这些都是听说,道听途说,不过从初一到初三,因为风覃挨过袁涛拳头的男生可不止一个两个。”

“那关我什么事?”

“我只是先提醒你一下,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反正我觉得你和班长不是友谊那么简单,其实班上已经有这样的议论,你不在班上自习,没有听到罢了。”

“没那事儿,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啊,到底是好哥们,呵呵。”疯子笑得很不自然,他自己都觉得脸上的肌肉僵硬的很。

一路无话,回到家里,正赶上吃饭的时间。父亲曹清泉居然也在,看见疯子回来,曹清泉问道:“听说,这两天摸底考试,怎么样?学习跟的上吗?”

“还行。”

“什么叫还行?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模棱两可的话少说。男孩子说话一点也不干脆。”

弟弟文斌见到哥哥挨训好像很高兴,在一旁翻开下眼皮做鬼脸。疯子瞪着眼看他,他一点也不惧怕。

“眼看你也上初三了,以后怎么打算?读高中还是考中专?”

李秀英停下手中的活,说道:“现在考中专最好,包分配,还省钱。”

曹清泉也只是随口问问,这些天案子的事情把他追赶的心急火燎,今天马卫国和他一起到莲花镇上蹲点,把马卫国安置在公安局的招待所,他偷空回来休息一下。

疯子看着李秀英的脸,半晌才回答:“我不知道。”

“瞧你那窝囊样儿,‘还行’,‘不知道’,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像你爸……我呢?”曹清泉像是在找发火的突破口,冲着疯子声色俱厉的吼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像个男人样儿,有点儿抱负?有点儿志向?连文斌都知道说长大了要当个科学家,你呢?就会‘不知道’吗?”

“我……”

“算了,他爸。儿孙自有儿孙福,发财吃肉还是磨豆腐,那是他自己的命儿,我们就不要跟着瞎操心。你工作也累了,吃过饭早点歇着。”李秀英似是劝慰的说。

“爸爸,逃跑的那些抢劫古墓的人抓到了吗?”疯子看见他憔悴的模样,心里不忍,想把东西还给他。

案子很棘手,上面规定的期限内没有破案,曹清泉已经是很没有面子,这些天没日没夜的找线索、分析、调查、丢弃、再找线索,弄的焦头烂额。疯子这样一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曹清泉忍不住爆发了,大手在饭桌上啪的一拍,“先管好你自己,不该你问的事儿,少操心。该干嘛干嘛去——”桌子上的盘子碗跳起来叮当乱响。

“你这兔崽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你爸在单位为这事儿够烦啦,回到家你还不让他清静,滚!”李秀英指着疯子的鼻子骂道。

疯子到了嘴边的话被噎了回去,委屈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疯子感觉自己越来越脆弱,怎么会哭呢?为什么要哭呢?

“嚎什么丧,滚出去,还要不要人吃饭。”曹清泉把手里的饭碗顿在桌上。疯子站起来扭身跑出了家门。

白毛在后面紧紧跟着,蹲下身抱住白毛的头,把脸埋在柔软的毛中,无声的抽噎着。白毛就像一个老朋友,一动不动,还不时的回头用那长长的舌头舔疯子的脸,像是在安慰他。

半晌,疯子拍拍白毛的头,“谢谢你啊,白毛。我们去师父家好吗?”

白毛好像能听懂一般,率先向前跑去。

动物要是受伤,就会找个最安全的角落添伤口,人要是受了伤害,就会找自己最亲的人。

陈仁布在后厨忙着做晚饭,听到声音,出来看了一下,疯子红红的眼睛像条金鱼。

“没有吃吧?等一会就好。”没有问什么,陈仁布转身回了厨房。勉强吃了一些,疯子就放下了碗筷。

陈仁布在脸盆中清洗干净双手,坐在椅子上,看着疯子。捋了捋胡须,说道:“这段话其实是对《系辞》文论咸卦九四爻辞的引申解释,就是说,屈伸往来乃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君子对于屈伸往来不应该有所争,要顺其自然。由于懂得这一屈一伸是事物变化的必然,屈者不会永远屈,伸者也不会永远伸,所以当彼伸我屈之时,我不去争,我伸彼屈的时候最终会到来。”

整理一下自己的语言,陈仁布继续说道:“所谓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天道屈伸是无为而自然,我们人事也应顺其自然,效法自然。也就是我常说的缘法,是你的就是你的,不争也是;不是你的,你争也争不来。”

疯子喃喃自语:“屈伸之道,无为无不为。”对陈仁布说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好难啊?”没有走过的路怎么知道前面又泥坑?没有被泥坑陷足跌倒,又怎么会记忆深刻?”

“是啊,这是阅历,人生的经验。但是如果在走路前,就加小心,预计到前面有会让你跌倒的泥坑,你不是就少跌倒一次吗?别人的经验也是经验,不是所有的事情必须自己去经历过才是经验,那些成功的人,哪个不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

疯子低头不语。

“我们修道之人也是如此,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就是我们靠近成功的机会。懂得屈伸知道,就要行屈伸之事。‘屈’未必是失,‘伸’也未必是得。风易最主要得精神是‘变易’,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辩证法。我们的老祖宗早在五千年以前就懂得了辩证法,懂得了‘阴阳’就是矛盾的二重性。可见把‘易’归于封建迷信是多么的愚蠢的事情。”

“我大约明白。”

“你已经能思索这些,已经是很不易,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疯子摇头不语,家里的事没有必要对别人说,即使是自己最亲近的师父。师徒如父子,疯子想把自己得到的东西告诉师父,可是隐瞒至今,一下子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师父会怎么处置自己?会怎么处置那些东西?”疯子支支吾吾。

陈仁布猜想是他家里的事情,不好开口说。没有意识到他的犹豫是另有原因。疯子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怕师父把东西给交出去,那些都是国宝。以师父的恬淡无为,他一定会从大局着想交给国家。

疯子期冀那些东西带给自己更多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奇遇。他喜欢自己把握事情的发展方向,不想操之于人手。

疯子听了也只能是撇撇嘴,不敢说什么,孩子是自己的好,小文斌被李秀英溺爱的不像个样子,比那个曹云龙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只有八九岁,但是在莲花镇是人见人烦,狗见狗躲的家伙。不过疯子可不敢触自己父母的霉头。

减重没有其他的人正好方便疯子做事,把院门从里面插好,拉出床下的木箱。盘腿坐在地上,把那个衣服包裹着的铜盒取出,放在膝盖之上。

有了先前燕乐留下那个盒子的经验,疯子怕里面也有什么害人的机关,丝毫不敢大意。

先前在燕乐兄弟修真隐居的石洞之中得来的那个木盒,只给他留下一份没什么用的地图,那打不开的下一部分至今没有什么迹象可以开启。燕乐留下的技击晦涩难通,疯子学的也只是枝蔓。

孙老爷子除了高明的医术之外,轻身的功夫算是圈子内的翘楚,但是他依然只是让疯子修炼那无名的养生功法,虽然开始那几年,这个功法并没有给疯子带来多少明显的益处,可是这次因祸得福之后,陈仁布仔细研判了整个经过,一直认为是修炼这部功法的功劳。

疯子只在武馆之中与那些学员和曹文娟切磋过,但是对炼和实战是两回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功夫如何。唯一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除了从燕乐遗篇中学到的,不完整的一招半式外,疯子没有任何的招式。

陈仁布还强迫他每日练习五禽戏和不知道是那个流派的七十二式太极拳法。这种书店中烂卖都没有人看一眼的东西可是吸引不了疯子。但是在师父的毛竹板下,并不敢放弃,别看师父慈祥和气,如果严厉起来,可是像一只老虎。

现代神医:打不死的蟑螂

每次与曹云龙打架,或者和曹文娟陪练的时候,都是依靠自己的蛮力,再有就是疯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抗摔打能力超强。不知道累,也不怕痛,是对练的好靶子。即使受了什么伤,也是很快就好,像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

现在的疯子迫切的希望自己可以迅速的强大起来,不在需要依靠别人生活。努力参悟燕乐遗篇的同时,他希望这个铜盒可以给自己带来一点意外的收获。他没有想过为什么运气这么好,居然可以两次遇到这样的机会。

冥冥中自有定数,人道归于天道,欲想取之,必先予之。那么等待疯子的前途是什么呢?

读过燕乐的遗言,他可不敢莽撞的送了性命。仔细观察很久,铜盒浑然一体,打磨的光滑。

薄薄的一层暗绿色的铜锈,使得铜盒透着古朴的气息。但是铜块六面阴文雕刻的铭文,很是诡异,疯子觉得很是像道士画的符箓。

在一侧估计是顶部,被铭文围绕的地方,寸径大小的四个字格外的显眼,但不是疯子见过的篆书,就像是画的图案。

这座古墓通过道听途说的消息,知道是战国时期孤竹国一位大巫的陵寝,大巫师什么东西,疯子可是一无所知,猜测可能是一个官名。

对于这个盒子疯子现下想到的也只是有没有什么稀奇的物件,可以拿来换钱,或者是向燕乐兄弟那样给自己一点儿武功秘笈什么的。不过盒子很小不可能放下多少东西。

疯子晃动铜盒,里面有轻微的响动,分量也不是很重,不似什么金银之类的值钱金属。不知怎么打开,许是被铜锈锈死。磕打不停,但是没有任何变化,累的他几乎要放弃。

难道这仅仅是一个铜盒,秘密就在那些铭文之中?疯子眼前忽然一亮,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对呀,自己先入为主,以前得到的是个盒子,就以为这个也是盒子。虽然样子长得像盒子,为什么不可以仅仅是铜块呢?在自己的头上擂了一重拳。

“我怎么这么笨啊。”疯子暗自责骂:“经验主义害死人。”

“看架势,又是武警又是抢劫的,那座坟墓里肯定有很多的好东西,黑衣人为什么单单把这个抢走,怎么不拿别的呢?”想的疯子太阳穴发热。

转了转他的小眼睛,疯子站起身,从写字台上找出一张雪白的宣纸,拿过练毛笔字用的砚台,打开盖子,用毛笔小心的将墨汁涂抹在铜块之上,就像盖印一样把铜块上的铭文拓了下来。

精心在另外一张宣纸上描绘出反文,把这张宣纸吹干,小心折叠,贴身放好,然后用抹布把铜块擦拭干净。

一狠心,反正也不是花钱买来的什么好东西,他拿出守护之刃,估计了一下盒子的厚度,在尽量不会坏铜盒的基础上,沿着铜盒一侧薄薄的切削,当露出里面空堂的时候,疯子更加的小心奕奕。好在守护之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这质地柔软的铜更不在话下。

疯子看着从那个铜盒中辛苦弄出来的东西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一方印章,治印的材料晶莹如玉却是瓦蓝的如同这仲秋的天空。印章呈四方形,把钮是一条五爪龙,鳞须皆张,吞云吐雾,见首不见尾的五爪龙栩栩如生。

印文却是看不明白,很奇怪的符号文字,与铜盒上的铭文文字相仿。

这应该是那大巫的官印吧,虽然是一件很有考古价值的古董,可是用性命来换,却很是不值。疯子不仅为那个险些要了他小命儿,却丢了自己性命的那个男子惋惜。

一切恢复原样,只是心情不同。

那上面的字体疯子看不懂,只有依靠老办法,在老爷子的故纸堆里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看来抽时间去书店碰碰运气吧。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毕竟是有希望,疯子昨日的阴霾一扫而空。

在家中核实无聊,孙老爷子的诊所现在是门可罗雀,他每天饮酒如水,醉醺醺的样子把病人都给吓跑了,疯子也就没有了实习的对象。

没有等到星期天,只和师父打了声招呼,带上一些书籍,提前一天返回学校。河里无鱼市上取,现在书店里各种工具书都有,说不得可以找到。

第二天一早起来,洗漱完毕,疯子就想立即到书店去,可是又一看空荡荡的宿舍自失的笑了,自己也太心急了些,现在去给他们当门童吗?

窗外阳光才微微探进来,早起寻食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落在树梢,落在屋檐。也就是七八点的光景,书店开门还早呢。

每天子时的修炼是必修课,每天早晨的晨跑对于疯子而言也是必要的锻炼,在一中没有办法像在职中的时候那样,每天下了学可以到龙山武馆的健身房去锻炼。只好拼命给自己加负荷,挑战自己的极限,每天跑跳运动不断。身上的铁沙袋,换成了密度更大的铅板,腰腹间和腿上几块铅板加起来约有三十公斤。

加在身上的负荷经达到了三十公斤,这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说,不是个小数字。现在满大街都是会两手的高手,练武的风气盛行,他的样子即使有人知道也没有什么觉得奇怪的,他宿舍里的几个同学就知道他这个举动,只是不知道铅板具体的份量而已。

一中是个老校园,在东门南侧有个标准的八百米跑到,疯子一个人沿着环形跑道跑了二十五圈,两万米,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但是没有一丝疲乏的神态。稍微做了会儿放松锻炼,见到东门口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

韩老师和风覃各自推着自行车,一路说着什么,结伴走进了校园,像是有心灵感应,风覃忽然扭头向操场这边张望,发现了操场边锻炼身体的疯子。

“你怎么没有回家?”走到疯子身边,韩老师有些奇怪地问他。

疯子问候了一声:“韩老师好,我是昨天回来的,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很无聊,不如在学校可以塌心看会儿书。”

听了疯子这样说,韩老师的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哪个老师不喜欢爱学习的学生呢?不住的夸奖疯子这一举动,浑没有看见身后撇嘴的风覃。

“嗯,表现不错,就应该这样抓紧,你的基础不是很好,有些偏科,更样比别的同学多付出。”韩老师时刻不忘说教。“知道自觉就是好学生,将来一定会有作为的。”

疯子嘿嘿笑着说:“谢谢老师夸奖。”

“你来了也正好,你也知道我要负责学校的中考考务工作,最近正整理你们初三学生的档案,有些忙不开,你们两个一起来帮我把这次考试的卷子批改一下。我正担心风覃一个人做不来呢。”

“就这样吧,风覃你们跟我去办公室抱卷子到教务处好了,我那里比较乱。”

风覃看着疯子吃了苦瓜似的,咬着嘴唇偷偷地笑。到了教务处,疯子白了她一眼,说道:“想笑就笑出来好了,可别憋坏肠子啊。”

“活该,自己送上门来。这样的好壮丁谁会放过?”风覃一边调侃疯子,一边在卷子中飞快的翻看,“我要先把你的卷子批出来,看看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只会吹牛。别忘了我们打的赌约哦!”

分过一沓子试卷,拿起韩老师给准备好的红笔开始工作。疯子不在意的说:“看就看呗,小心你的下巴别惊讶掉了就行。”

答案都在心中牢牢记着,批卷子的速度很快。风覃拿着刚批改完的卷子,不相信似的,又认真的从头开始和标准答案对照了一次。

“怎么可能啊,你不会是作弊了吧?”风覃把卷子送到疯子的眼前,不相信的问道。

“谁作弊了?”不知道为什么,在隔壁工作的韩老师正好推门走进来。

风覃把手中的卷子递给韩老师,说:“没有人作弊,我是惊讶疯子的物理成绩,居然是满分,您给看看。”

韩老师过来就是想亲自把他们两个人的卷子拿过去批改,倒也不是信不过他们两个,只是为了避嫌。

从风覃手中接过疯子的卷子,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红笔,一道题一道题仔细的批改。

虽有个别题目的解题过程和标准答案有区别,但是思路和结果都没有问题,有些解题思路更是巧妙,毋庸置疑应该是满分。

疯子的物理成绩在莲花镇中学的时候也一直是名列前茅,这些韩老师知道,可是此次考试韩老师出了两道拉分的题,那是超出课本的只是点。

韩老师又看了一遍,卷面上没有涂抹更改的痕迹,不可能是刚才照着答案作弊。拿出风覃的卷子两相对比,答案并不雷同。

“不错,不错,呵呵。我只以为你的数学成绩拔尖,没想到物理成绩也这样好。”韩老师欣喜的说,这次疯子能转学到一中,她可是出了不少的力,疯子有这样的成绩,也可以堵住其他人的闲言碎语。

疯子对于风覃的惊讶没有在意,但是韩老师那副不信任的样子让他不舒服。是以对于老师的夸奖只是支吾以对。

韩老师可能也觉察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伤人自尊,讪笑几声,说道:“对不起啊,疯子,我不是不信任你,是惊讶你的成绩太突出了,你不知道,这次出题我们老师一致同意加大难度。最后两道题目更是拉分用的,有点儿超纲,没有想到你居然给解了出来。”

小说《现代神医》 第8章 不懂才糟糕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现代神医》是由龙啸腾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