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王爷大大,死开啦

王爷大大,死开啦

主角:鹿弥,云锦渊 作者:肆玲柒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19:41:11

《王爷大大,死开啦》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肆玲柒为大家带来了鹿弥云锦渊的故事:“啊啊啊。”桥上一片混乱,那些女人惊恐慌乱全都失了平素的教养,行容狼狈犹如疯婆子,拥挤慌乱中“扑通扑通”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些女人落水时溅起了大片的水花,在水中上下挣扎。“啦啦啦啦,人家会游泳哦可是偏偏就不救你们!你们吃水去吧!哈哈哈。”鹿弥在屋内瞅着,打滚儿地笑。哼!本小姐在二十一世纪可从来没吃过亏,现在穿越到这儿才三天就被人欺负到了头上。怎么?老娘不泼妇你们就以为你们最狠吗?
展开全部

这才是真正的欺负人-肆玲柒

“哼,要我看啊她还不如死了算了,进府三年连王爷的面儿都没见过,居然还有脸呆在正苑。”一个面容艳丽却略显稚嫩的女人讥笑说。

“就是,那种废物女人怎么能坐到那个位置。”一旁的清丽美人面容扭曲,满脸妒色。

“若不是她的父亲是当朝右相,就凭她那懦弱的性子。”

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站在流花水榭旁,状似谈论实则朝旁边屋内嘲笑讥讽。

而屋内的主人却一直默不作声地任由她们辱骂没有丝毫反应。

那群女人如往常一般嘲讽一番之后也自觉无趣,便施施然从小桥离开。

而此时屋内。

“绵绵,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好!一、二、三,放!”

一个大大的马蜂窝被弹弓“咻”地射了出去。

“嗡嗡嗡嗡。”

“咦?什么声音?”

“看!天上的那一群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呀?”

“天哪!是、是马蜂!”

“救命啊。”

“啊啊啊。”

桥上一片混乱,那些女人惊恐慌乱全都失了平素的教养,行容狼狈犹如疯婆子,拥挤慌乱中“扑通扑通”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些女人落水时溅起了大片的水花,在水中上下挣扎。

“啦啦啦啦,人家会游泳哦可是偏偏就不救你们!你们吃水去吧!哈哈哈。”鹿弥在屋内瞅着,打滚儿地笑。

哼!本小姐在二十一世纪可从来没吃过亏,现在穿越到这儿才三天就被人欺负到了头上。怎么?老娘不泼妇你们就以为你们最狠吗?

你们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任人宰割的鹿弥吗?

谁要是敢对我扇我巴掌,我就卸了谁的手!你们下次试试看!

鹿弥可爱的脸上显出了凶狠的神色,娇憨却又凛冽。

“绵绵,咱们走!”鹿弥威风凛凛走回内苑。“对了,记得把那个野蜂窝找回来,蜂蜜可是个好东西。就当那些女人替我们引开蜜蜂做了件好事吧!”

“是,小姐!”绵绵笑成两弯月牙,“小姐您可真是聪明啊!”

“那是!”鹿弥一脸得意。

主仆两人乐意融融翩然离去,独留下水中美人哀嚎挣扎。

第二天清晨。

鹿弥正坐在桌边吃饭,就看到“嘭”

地一声木门分成两半。

一大群人气势汹汹怒气冲冲地看着她。站在一旁的就是昨天被护在中间伤势比较轻的几位小美人儿。

鹿弥眼睛一眨不眨,瞧了她们一眼后继续淡定吃饭。

其实她心中正暗自腹诽,这些王府的人可真是反应慢啊,她还以为昨天就可以一口气解决的,结果竟然拖到了今天才来,要改!

几位小美人儿看她吃得这么开心,再对比自己的凄惨模样,就怒火上涌,但还是忍了下去,显得心平气和地说:“你知道昨天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什么事?”鹿弥继续淡定。

“你、你还装疯卖傻,那蜂是不是你放的?”有人忍不住了。

“什么风?东风西风北风,我又不是风神怎么会放风?”鹿弥表情无辜。

“你休得狡辩!昨天我们到你屋旁走走,结果无故飞出一群马蜂,现在几位姐妹都还躺在床上呢!”琇姬柳眉倒竖。

“哦!我还以为她们是毁容了呢?”鹿弥瞧了眼那个艳丽美人,无不遗憾的说。

“你、你真是放肆!各位看到了吧,这个女人肯定是妒忌我们受宠,所以想要谋害我们?不是我们太过计较,而是这个女人太过狠毒。”

“若是此事传扬出去,那旁人会说我们王府的王妃妒忌成性,如果对此事不加以严惩,那让我王府以后如何立足于世?”

此话一出,连几位向来恃重的管家夫子都脸色难看起来。

那琇姬身后的几位婢女对视几眼,纷纷露出会意的神色,冷笑说:“夫人,几位侍仪因为昨日一事惊吓过度身染风寒,王爷听说此事后勃然大怒,定要查出真凶,还请王妃配合。”

“配合?”鹿弥挑了挑眉,“那王爷人呢?”

琇姬乃至那些仆从纷纷露出鄙夷之色,果然,这个女人还是受不了了,为了见到王爷连这种手段也使用出来了,可惜,王爷是不会来的。

琇姬身旁的大丫鬟琴儿清了清嗓子,傲然道:“今日有外国使者来访,皇上召王爷作陪,所以今天王爷是不会来了,您就死了这个心吧!”

鹿弥听到她的话,抽了抽嘴角,决定不再理会这个奇葩的误会,说:“你们说我谋害你们总该有证据吧,我什么时候谋害你们了?”

“哼,那些马蜂就是证据!”

“呵!那就好笑了,那些马蜂看你们花枝招展想叮你们一口,你们却反倒说我指使谋害,我又不是马蜂,如何指使得了它们,这纯粹是污蔑!”

“你、我们是在你屋前被蛰伤的,还掉进了水里。”

“被蛰伤那是马蜂的原因,与我无关。掉进水里?难道是我推你们下去的吗?”鹿弥冷笑,“更何况,是你们自己在我苑旁转悠,又怪得了谁!”

“而且,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谋害吗?”鹿弥勾起一抹笑容,慢慢的靠近琇姬,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然后,一脚将正站在窗边的琇姬踹了下去。正好她这小院不偏不倚四周围水,这一脚又将琇姬“咕咚”踹进了水里。

“哼,记住了,这才是真正的欺负人!”

四周一片哗然。

“喂!你们就这样看着这个可怜的家伙灌一肚子水而不去帮忙,真的好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手忙脚乱地下水救人,等将人救起,琇姬已经面色惨白浑身哆嗦了。

大丫鬟琴儿惊惧地看着她,颤声怒斥道:“你、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主子可是王爷最为宠爱的侍仪,你竟敢如此对待。”

“侍仪?欺人太甚?”鹿弥轻轻活动手腕,微笑。

她快速走到琴儿面前,“啪”地给了她一巴掌,“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欺人太甚!”

鹿弥将旁边刚被救起来正在顺气的琇姬一把提到自己面前,冷笑问:“你说,我们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你为什么会来萫弥苑?我苑里为什么会有蜂窝,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怎么?我不说你就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和你计较你就真的以为我也是你可以肆意玩笑的吗!”鹿弥捏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轻声说,“侍仪大人,你最好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琇姬原本阴狠的恨色被鹿弥语气中的戾气吓得变成了恐惧,心中又多了深深地怀疑。原来她一直都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可她为什么一直隐忍不发?这个女人到底在图谋什么?

鹿弥却不管她们的心中是如何的翻江倒海,早膳被人打扰已经够讨厌了,现在还要面对这些讨厌的女人,她可没这些耐心,于是她拍拍手,打算回房睡个回笼觉。

谁想这些人被她刚才的气势给吓怕了,看到她走过来俱是一脸防备神色。

琇姬的大丫鬟琴儿更是捂着脸惊恐地大声叫喊:“你若是这样做王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哦?他怎样不放过我哦?”鹿弥特别感兴趣。

琴儿大概是怕了,缩了缩脑袋,小声说:“王爷、王爷一定会罚你在这里禁足。”

鹿弥眨了眨眼睛,有些失望的说:“我还以为是罚我回娘家呢?”

语气饱含着痛心疾首的惋惜,鹿弥摇摇头,穿过人群走到内房唉声叹气。

暗流涌动-肆玲柒

那些人看着性情大变的王妃,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趁王妃没注意,还是先偷偷撤了为好,一切等王爷回来了再说吧!

琇姬被琴儿扶到花园里,确定离正房足够远后才停了下来,她眼中的恐惧害怕渐渐变成了阴狠与狠辣。

“鹿弥,你这个贱人,不过是一个下堂妇罢了,一个王爷连看都不愿看的娼妓,竟敢对我动手?今日之仇,我定要让你加倍奉还!”

琇姬脸色狰狞,突然对着琴儿拳打脚踢,“你这个妖精,平时只知道勾引男人,刚才我被那个贱人威胁的时候你怎么不趁机弄死她,那旁边不是有刀吗!我不是说了只有她死了我才能成为王爷的侧室吗,那么多次都失败了我还要你何用!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呜呜呜,侍仪饶了我吧!刚才如果我动手了,那我一定会被处死的,那以后谁来服侍您哪?求求您,放过我吧。”琴儿面容凄楚,依旧是清秀柔雅的模样,可身上已是青青紫紫一大片了。

“放过你?别忘了你的父母还在我手里,你是想要他们活还是死?”琇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冷光。

琴儿浑身战栗,向来刻薄的脸上出现了脆弱的表情,但却仿佛有什么东西支持她站了起来,她泪流满面地说:“小姐,纵然一死,奴婢也定为你办到,只望您能放过我的家人。”

琇姬终于满意地笑了。

她深吸一口气,恢复了雍容的仪态,看到琴儿的伤痕时却狠狠的皱了皱眉,冷厉喝到:“给我遮好你的身子!怎么?你是想惹人怜惜还是想告诉别人这是我打的!”

正当她打算继续教训这些奴才一番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不远处那片淡粉色的身影,心中顿生一计,立刻改了脸色,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亲切说道:“兰杺姐姐,好巧啊,这儿也能遇见你呢!”

在一片紫竹下婷婷而立的正是睿王府的侧妃,这位兰杺夫人向来以温柔娴雅而被睿王爷看重。

如今已十八九的年纪,姿容清丽而温婉,打扮得体,尊贵却又不艳俗,身上更是有着琇姬所不具备的沉静气质。原本稚嫩的粉红色穿在她身上也显得淡雅迷人。

听到琇姬的问候,她淡淡地笑了笑,清丽的脸上有了一种别样的成熟韵味。

她调侃笑道:“琇姬,怎么不去王爷那儿候着,难道这花儿比王爷还有魅力不成?”

“姐姐真会取笑人,妹妹我算得了什么,能伺候王爷的多着呢。”琇姬表情凄凉,“若是妹妹哪一日死了,也不知有几家暗自欢喜呢!”

兰杺夫人温柔轻叹道:“妹妹何必说这样的丧气话呢!王爷如此厚爱于你,是免不了多少杂言碎语的,咱们只当没听见便罢了。若是实在过火自有王爷为你主持公道,我们各位姐妹也自会为你撑腰,妹妹是实在不必忧虑的。”

“可若那人连姐姐您都得罪不起呢?”琇姬抬眉问。

兰杺夫人愣了愣,“你说的是。”

“王妃!”琇姬接道。

兰杺夫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道:“王妃向来与世无争、温和有礼,怎么会与妹妹为难呢?”

“温和有礼?”琇姬突然哀楚地掩面哭了起来,“妹妹本也以为王妃是极为宽容大度的,便想去正房看望看望,谁想王妃竟二话不说,先是放蜂蛰人,而后我们去理论,王妃竟然动手打我,而且连琴儿也不放过,呜呜呜,我又不敢向王爷说,毕竟王妃才是王爷的妻啊。”

“这?这是有什么误会吧?”

“有什么误会!”琇姬眼中划过一抹戾气,将琴儿的衣服拉下大半,露出里面狰狞的伤痕。

琴儿也配合地呜咽起来。

“啊,真是可怕!”兰杺夫人掩唇叹道。

“兰杺姐姐,我向来觉得您才是最为公道的,这王府也一直是您来管理,可这王妃的所作所为分明是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啊!”琇姬泪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

“这倒没那么严重吧?”兰杺夫人微笑。

“可她今日敢当众害人,未知明日她就不敢害您再夺回管家大权啊?”琇姬急道。

“王妃从来就是这王府的主人,又何来夺回一说呢?”

琇姬愣了,眼中满是不甘的恨色,看挑拨没成功,便再没了与兰杺交谈的兴趣。

施礼后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兰杺夫人捻着一支牡丹,暗暗思索。

她身旁的大丫鬟如碧轻声说:“夫人,这王妃可真是心机深沉,竟藏了这么多年,需不需要我们去。”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噗,你还真信了那琇姬的话啊。”兰杺夫人嗤笑道。

“您是说。”

“哼!那琇姬早盼着我们死了她才好上位,趁着得王爷宠爱想爬上我的位置,所以才来挑拨离间,只是,她还太嫩了点儿!”兰杺夫人温柔的笑容显得阴冷起来。

“那需不需要给她些警告?”

“不了,正如我刚才说的,王爷现在如此厚爱于她,那些女人又有几人坐得住?她们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兰杺夫人冷笑连连。

“至于王妃,正好明天是王府的花宴,就请王妃来坐坐吧!”兰杺夫人将牡丹连茎折断。

“可您不是说那是琇姬挑拨离间吗?”如碧疑惑。

“可是琇姬说得没错,她才是这个王府真正的女主人,是王爷明媒正娶的妻。即使,王爷如此厌弃她。”

兰杺夫人将牡丹花瓣揉在手中,轻声说:“不过,牡丹再美,也只有它开放的时候。再美的花朵凋谢后,也是死物!”

牡丹花瓣被兰杺夫人拋向空中,一阵风吹过,大红色的花瓣随风飘舞,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鹿弥趴在软榻上,百无聊赖。

“绵绵,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吗?”她将头捂在毯子里闷声问。

“小姐,我们来绣鸳鸯吧?”

“不要!”

“那我们去花园逛逛吧!”

“无聊!”

“要不我们看会儿书?”

“没意思!”

“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鹿弥在软榻上滚来滚去不断哀嚎。

“呜呜。”一声喇叭的声音传来。

鹿弥秒速爬起,就看到绵绵手中那个淡黄色的竹制喇叭。

“咦?真有意思!”鹿弥惊喜万分。

绵绵看到鹿弥终于提起了精神,也跟着欢喜起来,“那小姐我们就玩吹喇。”

“我们上街吧!”鹿弥打断她的话,兴奋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上街?”

“是啊,我想到处逛逛!”鹿弥眼中满是期待。

“可是。”绵绵话还没说完,就被鹿弥可怜兮兮的眼神给打败了,只好叹口气,点头。

“那我们就这样直接出去吗?”绵绵问。

“要不怎样?难道还要女扮男装?拜托这又不是小说,你以为我们换个衣服就能变成男的啊!当别人是白痴啊。”鹿弥翻白眼。

“可是这样不好吧?我们。”绵绵犹豫不决。

鹿弥一把拉住她就往外走,“没什么好不好的,先出去再说!”

“哇!好热闹啊。”眼前的东西多得让鹿弥眼花缭乱。

五颜六色的灯笼挂在屋檐或者小贩的亭角,各色小吃诱人的香味随风飘来,让鹿弥直咽口水。

鹿弥,云锦渊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王爷大大,死开啦》这个小说,作者肆玲柒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