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主角:月婵娟,盛帝 作者:炼狱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4 11:39:34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主要说的是月婵娟盛帝的事情,看看炼狱是怎么讲的:说是和亲,不过是一个人质,远嫁千里之外,一生便要在蛮荒之地生活。想到传说中的匈奴,以及那个穷苦寒冷的地方,心已然寒透。知道,是逃不过这一次被逼迫和亲的结局,只是她亦不会便任凭人左右,定要为自己争取。“先皇曾有言,可惜御妹不是男儿身,便是诸位皇兄御弟,无不交口称赞,言道御妹兰心慧质,聪明伶俐。更兼通达事理,非他人可比。御妹曾和诸位皇兄学文习武,学识过人,真乃是我大康国之娇女。”
展开全部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第6章试读

夜凉如水,月婵娟独自在深宫中徘徊,她并未穿着宽大麻烦的公主服装,而是身着紧窄的衣服。

望着天空中的明月,过去了四年,她如同路边的杂草一样,在这里活了下来。

一抹浅浅的笑意,在脸上涌现,如今还有谁,记得她这位无忧公主?

“无忧,岂能无忧?虽曰无忧,正是无所不忧。四年了,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四年前,她谎言在宫中迷路,无意间遇到慧帝,得到父皇的恩准,送入东宫和太子一起进学习武,才能苟延残喘,活到如今。

“公主,公主,皇上召公主殿下觐见。”

琴韵快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公主,皇上派人前来宣召公主,公主快回去更衣后,前去觐见皇上吧。”

微微蹙眉,如此深夜,皇上为何要召见她?

记得好久没有见过皇兄了,如今大康国的皇帝,是她的皇兄。慧帝已经晏驾,而让人惊讶的是,太子未能继承皇位,继承皇位的这位,乃是她的九皇兄。

改年号为兴盛,帝号盛帝,盛帝继位以来,并未因为她一直住在东宫,和前太子关系良好而把她治罪,对她仍然极好,一切用度不缺。

只是她心中清楚,她和盛帝之间,有一道鸿沟。

“若是无缺哥哥继位,我要好很多,毕竟和无缺哥哥在一起三年……”

想起前太子月无缺,她默然了,如今前太子,恐怕已经化为灰尘。一年前的皇位之争,失败的月无缺,永远被埋在黄泉之下,那个俊逸,有着一双明亮眼睛的皇兄,和她天人永隔了。

“琴韵,皇上此时召见,可是有什么事吗?”

“皇上的事情,奴婢如何会知道,不过听说大月支派来使臣,请求和我国联姻。敦请皇上恩准,把公主下嫁大月支,以结百年之好,以后永不来犯。”

心,陡然一沉,匈奴一直是大康国最头疼的地方,一年四季,侵扰不断。匈奴是马背上的民族,亦是游牧名族,骁勇善战,悍不畏死。

多年来,大康国的北部边境,一直深受匈奴困扰。那些匈奴,若是遭遇天灾,便更会变本加厉,进入大康国的边境掠夺。这些匈奴,烧杀奸掠,无所不作,是大康国的大患。

匈奴,有很多部落,各行其是,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事情。

后,匈奴出了一个英雄,统一各个部落,建立大月支帝国,便是棠梨孤单于。

“匈奴来请求联姻?”

月婵娟的心,寒了起来,“结百年之好,永不来犯!”这句话,足以令盛帝动心,答应这次联姻。而那个下嫁的公主,只能是她。

月帝的女儿虽然不少,但是嫁人的嫁人,年幼的年幼,适龄的公主,只有三位。

一位,是如今盛帝的亲妹妹,一母同胞,另外一位,虽然和盛帝不是一奶同胞,但是已经许配了出去,只是尚未成婚。

一抹清冷的笑意,涌上眉梢,出塞和亲吗?轮长幼,她是这三位适龄公主中,最小的一个。只是,这皇宫中,从来就没有道理可讲。

月婵娟回身,直接向盛帝的书房行去,并未回去换衣服。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或者离开这里,亦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大月支会派使臣来请求和大康国联姻。

“朝野一定震惊,后宫中亦不得安宁,那可是蛮族啊!”

怅然望向皇宫之外,匈奴的传说,古已有之,据说那个民族,民风彪悍,就连女子也擅骑射,带刀剑。蛮荒之地,穷山恶水,多豺狼虎豹。

提起匈奴,没有人会不嗤之以鼻,那里的人,野蛮凶残,无知愚昧。她不敢想象,寒冷的北方,蛮荒的塞外,是如何一番景象。只是,没有一个女子,会愿意去那个凶蛮险恶之地。

她所知道的,都是流传下来匈奴的事情,而这些传说中,她没有找到令她安心的地方。

“安心与否,都要面对,皇兄,你是想把我当做礼物,换取大康国百年的安宁吗?”

凄然一笑,她的名字叫“礼品”,要穿上最精美的公主服,被流放塞外。

凡是被贬去边塞的人,尤其是北疆地区的,都是万恶不赦的罪人。盛帝心慈,不忍见流血,念上天有好生之德,继位以来,凡是罪行较大,尤其是大凶大恶之人,无论所犯何罪,总不忍处死,一律流放匈奴边境。

被流放到匈奴和大康国的边境,是令所有罪人,最为恐惧之事,因此盛帝继位半年后,国泰民安,鲜有作奸犯科之辈。

人皆称颂,盛帝乃是数代不遇的贤君,大康当兴盛。

眼底,涌上一抹冷笑,流放,那是比直接杀死更为残酷的刑罚。盛帝继位半年来,流放的罪人,多达二十余万。这,足够组成一支彪悍的大军。

“我也要被流放到塞外吗?听说,棠梨孤,本乃是英杰,只是如今也该有五、六十岁了吧?要我嫁到塞外,我该如何?”

“圣上有旨,无忧公主觐见。”

御书房就在眼前,太监高声传呼,迈步走进御书房,似乎很久不曾来过这里了。

抬眼望去,一切依旧,只是物是人非。

微微低下头,款款地拜了下去:“臣妹参见皇上。”

尚未跪下,便被一双手扶了起来:“御妹不必多礼,且坐。”

入目,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平淡的容颜,浑不似慧帝的子女。慧帝的子女,皆是容貌出众,男儿或英挺,或俊逸。女儿,或清丽秀美,或娇柔美丽。唯有这位九皇兄,容貌平常,毫无过人之处。

只有那双异常明亮的眸子,宛如褐色的宝石,熠熠生辉,让月婵娟想到猫眼。是的,就如同暗夜中,无所不见的猫眼一般,没有什么能逃过这双眼睛。

面对这双眼睛,总会令人感到,自己是透明的。

盛帝,总是一派云淡风轻,淡淡的,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一直以来,亦不曾露出一点锋芒,从未有人想到,他的野心有多么大。

藏锋芒于鞘中,一旦出鞘,天地为之色变。盛帝露出锋芒后,便夺得了皇位。

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清冷,衬托出超然出尘的气质。美眸漆黑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天生带着高贵。

不需粉黛便天姿国色,艳冠群妍,秀美如画,清丽如仙。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略带冷傲的气质,配上娇小玲珑看似柔弱的娇躯,形成极大反差,偏偏正是这种反差,令得月婵娟凭添无尽魅惑。

盛帝亦打量这这位御妹,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无忧公主,乃是所有公主中,容貌最为美丽的。纵使他后宫美人无数,却是无人能及得上这位御妹。

心中暗道:“先帝曾言,可惜你不是男儿身,岂不知,正因如此,你才能安然活到如今。若你是男儿身,朕岂能容你在朕身边逍遥!”

“御妹,今年御妹也满十七岁了,该是许配良人之时。虽则父皇和母妃都已驾鹤西去,长兄如父,皇兄定不会委屈了御妹。”

看着对面皇兄脸上淡然的笑意,那笑意只是飘浮在他表面,不曾深入。犀利的眸子中,更是没有丝毫笑意。

面对九皇兄,隐隐感觉到一股压力,他无需摆出威严,便让人战战兢兢。只因,他身处的那个位置,左右所有人的生死。

“皇上说的是,灵桂姐姐,如今已经十八岁了,正是该许配良人,择佳婿之时,也免得耽误了大好青春。”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第7章试读

月灵桂乃是盛帝一奶同胞的亲妹妹,长乐公主,比她早半年出生。

月婵娟倾城绝色的娇靥上,带着一抹浅淡笑意,目光盈盈看着盛帝。轮年龄,月灵桂,可是比她大,要嫁人也应该是月灵桂先嫁人。只是她很清楚,盛帝绝对舍不得,把长乐公主远嫁塞外去受苦。

说是和亲,不过是一个人质,远嫁千里之外,一生便要在蛮荒之地生活。

想到传说中的匈奴,以及那个穷苦寒冷的地方,心已然寒透。知道,是逃不过这一次被逼迫和亲的结局,只是她亦不会便任凭人左右,定要为自己争取。

“先皇曾有言,可惜御妹不是男儿身,便是诸位皇兄御弟,无不交口称赞,言道御妹兰心慧质,聪明伶俐。更兼通达事理,非他人可比。御妹曾和诸位皇兄学文习武,学识过人,真乃是我大康国之娇女。”

唇角,翘起一抹诱人的弧度,四年中,她饥渴地学习所有的东西,用学识充实自己,比被立为太子的皇兄,更加努力。

四年后,大康国的才女公主,仍然孤独地孑然一身,深居后宫。

她低调,因为如今的太子,不是当初和她一起学习、骑马、玩闹,保护她的太子。而杨贵妃,仍然在后宫中,如今已经是太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虽则月帝晏驾,但是太妃杨兰舟,因育有一位公主,按律,当晋升为太妃,居留深宫。

那些没有孕育皇嗣的嫔妃,着入皇家庵堂,青灯古佛终生。

杨太妃,仍然深得圣心,虽非盛帝的母后,仍然得享尊荣。

“御妹知书达理,自幼便懂事,灵桂如何能与御妹相比。虽则她比御妹早出生半年,却是不通事物,天真未凿。如今,棠梨孤统一匈奴各部,建立大月支帝国,意欲与我大康国交好,请求联姻,求公主下嫁。”

盛帝明亮的眸子,盯住了月婵娟秀丽无伦的娇颜,暗叹红颜祸水。便是他阅尽无数美人,亦不曾见过如此绝色。

伸手示意月婵娟坐下,淡淡的笑意仍然浮现在脸上,他乃是九五之尊,大康国君,没有人能违背他的意愿。

“和匈奴联姻,乃是令我大康国北疆安宁的大事,三百年来,匈奴一直是我大康国的祸患。唯有御妹,博学多才,智珠在握,可当此大任。棠梨孤单于,亦是匈奴之大英雄,铮铮铁骨男儿,不会委屈了御妹。”

“听闻,匈奴之人,多短寿。敢问皇上,那棠梨孤如今年华多少?”

“棠梨孤如今正当盛年,和匈奴联姻,势在必行。大月支送来国书,请求以公主下嫁匈奴,以结百年之好,永不来犯。御妹前去匈奴,定可令北疆安宁,黎民安家乐业,将士马放南山。”

“皇上言重了,想灵桂姐姐,自幼便在皇室学各种才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不似我,自幼便失去慈母,不曾学得什么。四年中,多是和各位皇兄胡闹,如何能当此大任。灵桂姐姐知书达理,配棠梨孤单于此等绝代英杰,正是最合适不过。何况,亦无皇姐未嫁,臣妹便出嫁的道理。”

唇角,带着清冷笑意,大康国的规矩,兄先娶,姐先嫁。她知道盛帝,绝不会让月灵桂远嫁塞外,却是故意如此说。

她早想离开皇宫,只因在这里多呆一天,便多一分危险。若不是在太子的东宫中,躲藏了三年,如何能安然活到现在。

心是冷的,冷宫失火后,她的心就再热不起来。

太子死后,她的心,便彻底变成了寒潭。至今,她仍不知,太子临终前吃下的毒果,到底是给她准备的,还是给太子准备的。

她和太子争夺一个苹果,被太子抢到手中,啃了一口,戏谑地看着她。笑容尚未在脸上消失,嘴唇已经变成紫黑色。

紫黑色的血,从七窍流出,身体软了下去。

她看着太子死在自己脚下,一纸诏书,说是太子误服有毒果实,因而中毒而死。那一场大变,东宫死了无数人,只因那些奴才,未曾侍候好太子。

不过旬月,九皇子便登上了太子的宝座,她却只能走出东宫。

直到如今,她仍然不知,是谁在苹果上,下了那般剧毒。

黑宝石般的眸子,从盛帝脸上扫过,是他?还是她?

“此事不容推脱,御妹乃是最合适的人,如今北疆急需年轻干练之才,朕在考虑,秦家七公子,文武双全,堪当大用!”

笑,娇靥上满是笑,只是同样浮动在皮肤上,不进眼中。心中却在颤抖,盛帝在威胁她。被派往北疆的将军,有几个能回来?

“如今,大月国适龄的公主,只有三位。一位已经许配于人,明年便要出嫁。只有长乐公主和臣妹。皇上下旨令臣妹远嫁塞外,臣妹亦只有一个要求。”

盛帝靠在椅子上,看着月婵娟,他深知,这位御妹颇为不同。四年中,她一直和诸位皇子在一起,学文习武,意志坚定。甚至,利用在东宫的机会,训练了一些会武功的侍女,时刻不离左右。

犀利的目光,从月婵娟脸上扫过,莫愁婕妤死的时候,她应该只有十岁,且因为贪玩,不在莫愁宫中。

冷宫失火,她也因为贪玩,想寻找父皇,不在冷宫,因而再逃一劫。

“是巧合,还是有意?”

心中微微一动,若是巧合,那未免太巧。一次可以解释,三次都是如此,便耐人寻味了。

若是有意,他真要重新衡量这位御妹,用人小鬼大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天真稚嫩的美丽面容下,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盛帝第一次感觉,看不透一个人。

“御妹有何要求,朕定当尽力满足御妹。”

他要的,不过是这位祸水红颜的御妹,远嫁塞外,令北疆安宁。至于这祸水,会给匈奴带去什么,他不甚关心。

心中,隐隐地希望,这位御妹,能惑乱棠梨孤,甚至令匈奴内乱不止。北疆,崛起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不是他想看到的。如果说以前的匈奴,是一盘散沙,尚不足令他顾忌,那么此时的匈奴,令他要正视了。

“臣妹听闻,棠梨孤有数子,若是把皇上定要把臣妹嫁给棠梨孤,便请把臣妹的遗体,送往塞外。臣妹愿远嫁塞外,为我大康国尽力,只是要嫁,便嫁给棠梨孤的儿子。”

盛帝沉吟未语,素知月婵娟并非虚言之人,这位御妹,还真是可能以死拒旨。

若是月婵娟如此做,大月国,只有一位长乐公主,可以和匈奴联姻了。而他,决不能把长乐公主,嫁往匈奴。

已经在朝堂上,接见了大月支的使臣,答应以宗室公主下嫁。大月支的使臣,更是提出,意欲请无忧公主和长乐公主,同时下嫁匈奴,以为佳话。

只是,其中一位,要嫁给棠梨孤,另外一位,却是为其子求婚。

想到派来的使臣,盛帝嘴角微微牵动,露出温和笑意。敢违背他的旨意,和他讲条件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或者比死更不堪。

“御妹,皇兄岂会不为御妹着想,如今朕身边,也只有几位御妹。大月支派出的使臣,乃是棠梨孤之子,索卢连山,还有左贤王拓跋飞。这二人,皆是青年才俊,待过几日,在后宫盛宴款待他二人,朕便让御妹看看那二人。”

月婵娟有些意外,澄澈的眸子看着盛帝,在她看来,能答应让她嫁给棠梨孤的儿子,便足矣。没有想到,盛帝竟然肯让她自己去相亲。

小说《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第6章 夜议和亲(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德运呀点评: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是由炼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