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听说爱情回来过

听说爱情回来过

主角:秋盏,杜尼风 作者:彦雄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2:08:25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听说爱情回来过》由彦雄编写,主角秋盏杜尼风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母亲气得反对,“那是不可能的,像她们那种家庭,我不会同意。”张晨摔门出去,母亲在身后叫他,张晨没有停下脚步,气呼呼走出院子。“妈妈,你如果要这样做,会连儿子也失去的。”张晨说。母亲气得说,“那个秋盏骗得过你,却骗不过我,我敢肯定如果你跟她结婚一定会后悔的。”张晨上车,重重地摔了车门开车离开。林特把写好的同居协议书递给春丽,春丽看着看着脸色沉下来。
展开全部

自由-彦雄

秋盏一直低头看着酒杯,秋盏说,“我的男朋友就是昨天你看到的那个男人,你很吃惊吧?”

杜尼风拿过秋盏的酒杯,杜尼风说,“你慢点喝。”

秋盏微微苦笑。

秋盏说,“我昨天把我跟你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杜尼风惊愣,杜尼风问,“他都说了些什么?”

秋盏不说话,拿过杜尼风手上的酒瓶给自己倒酒,抿了一口酒后又望着酒杯发呆。

秋盏说,“瞒着他跟你见面真的太难受了,我是个坏女人对吧,对他说出来后心里舒服了很多,好像烦恼都被他拿走了,其实我没有资格去伤害他,这些年来他也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他是一个好男人,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一直保护我,可是,我却伤害了他,伤害了这样一个好男人。”

杜尼风默默听着。

秋盏苦笑了一下,继续说下去,“他的母亲不喜欢我,你不是也看见了吗,不过,我跟他是相爱的,我是爱他的,我也应该去更爱他,可是,你知道他昨天对我说了什么吗,他说他不能打动我,所以他对我感到内疚,他居然对我感到对不起。”

秋盏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

秋盏走后,杜尼风一个人在喝酒。

过了两天,珍妮给秋盏电话。

“我在你家附近,出来吃个饭吧。”珍妮说。

珍妮点了两杯咖啡,试探地问秋盏。

“你跟杜尼风经常见面吗?”珍妮说。

秋盏笑了笑。

过了一会秋盏说,“跟他见面那种感觉很奇怪,忐忑,矛盾。”

珍妮掩藏住情绪,又笑问,“你不是要跟张晨结婚了吗?”

秋盏不出声,缓缓啜了一口咖啡。

珍妮一惊。

“你们不结婚了吗?”珍妮问。

秋盏说,“我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秋盏又笑了起来。

秋盏说,“我跟杜尼风在一起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你跟他在一起会心跳加快?”珍妮握着咖啡杯的手在颤抖。

“他没有别的女人吗?”珍妮说。

秋盏笑说,“你怕他是个花花公子让我受到伤害吗?其实他早就告诉我了,他以前交往过很多女人,现在也有女朋友,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想跟那个女人分手,那个女人却一直纠缠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女人还经常打电话来对杜尼风纠缠不清。”

珍妮忍住怒气。

秋盏说,“那个女人给他打过好多次电话。”

珍妮透露出一点点,“杜尼风是不是在骗你?”

秋盏看了珍妮一眼,秋盏说,“他不会骗我。”

珍妮问,“那么你跟他是互相喜欢吗?”

秋盏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自己对杜尼风是什么感情。

秋盏母亲想了想,决定去找张晨母亲。

按了门铃,佣人来开门,是一幢独幢的别墅,院子的花修剪得别致漂亮,走进会客室,屋子的家具考究,秋盏母亲有些拘谨。

佣人端茶过来,过了一会,张晨母亲走出现。

“实在对不起,也没打电话过来就打扰你。”秋盏母亲站起来说。

“你有什么事情吗?”张晨母亲一脸冷漠。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回去吧。”张晨母亲说。

秋盏母亲说,“张晨对我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儿子一样,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我问过秋盏,她只喜欢张晨,你让我怎么办呢,你就成全他们让他们结婚吧。”

秋盏母亲一边说着一边要跪下来恳求张晨母亲,张晨母亲急忙拉住她。

“你这是干什么?”张晨母亲说,“你还是回去吧。”

秋盏母亲走后,张晨母亲立刻给张晨电话。

“你在做什么?”母亲质问,自从那天跟秋盏一家见面后,张晨就离家好多天了。

“我现在很忙。”张晨说。

“你跟秋盏结婚就那么开心吗,违背我的意愿就那么开心吗?”母亲气得摔了电话。

秋盏母亲回到家里,秋盏见母亲脸色不大好。

“你去哪里了?”秋盏关心地问。

“在外面散步。”母亲支吾地说。

“你是不是去找张晨母亲了?”秋盏问。

“没有。”

张晨回家,跟母亲吵架。

“我问你最近都去哪里了?”母亲质问。

张晨说,“不管你怎么反对,我都要跟秋盏结婚。”

母亲气得反对,“那是不可能的,像她们那种家庭,我不会同意。”

张晨摔门出去,母亲在身后叫他,张晨没有停下脚步,气呼呼走出院子。

“妈妈,你如果要这样做,会连儿子也失去的。”张晨说。

母亲气得说,“那个秋盏骗得过你,却骗不过我,我敢肯定如果你跟她结婚一定会后悔的。”

张晨上车,重重地摔了车门开车离开。

林特把写好的同居协议书递给春丽,春丽看着看着脸色沉下来。

“什么,双方跟异性交往不能干涉?”春丽拿着合同问林特。

“这样我自由,你也自由。”林特笑说。

“你是看着碗里的,也想着锅里的?”春丽冷笑。

“这就是结婚跟同居的不同地方。”林特说,“怎么,你不同意吗?”

“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同居?”春丽气得嚷嚷,“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所有的女人都想要。”

“要燃烧青春嘛,怎么可能只喜欢一个女人呢?”林特得意地说。

春丽气得走回房间把林特的行李丢出来,“燃烧?好啊,那你就滚出去找别的女人吧。”

林特说,“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让我去哪?”

“你不是要跟别的女人燃烧吧,你去找她们啊。”

杜尼风到秋盏上班的餐厅吃饭,秋盏带杜尼风到他的位置,给他拿出菜单。

杜尼风想告诉秋盏他让别的女人有孩子的事情,一直犹豫不决。

“这里有什么酒能让我喝了鼓起勇气的吗?”杜尼风看了秋盏一眼。

秋盏以为杜尼风在捉弄她没有说话。

“给我来杯白兰地。”杜尼风说。

“好。”

过了好一会,杜尼风都在看着秋盏在别的座位忙碌着,喝完酒,杜尼风回到公寓,打开灯,见珍妮坐在沙发上等他。

“你来了。”杜尼风脱下外套。

“旅行怎么样了?”杜尼风问。

“还可以。”珍妮说。

杜尼风松开领带说,“有些话我要跟你说清楚。”

珍妮冷冷地回,“说吧。”

“我爱上了别的女人。”杜尼风说。

珍妮激动地尖叫,“这不可能!”

杜尼风走到窗前,“我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珍妮冷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什么是喜欢吗?”

杜尼风转过头安抚珍妮,“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

珍妮尖叫,“你不是说过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吗,你不是说过吗?”

杜尼风说,“是的,我说过。”

珍妮问,“你说的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是什么意思?”

杜尼风面无表情,“我说过,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按照你的意思去做。”

“结婚吧,这就是我希望的。”珍妮咬牙说。

“好,结婚吧。”杜尼风意外的没有反对。

珍妮吃惊地看了杜尼风一样,杜尼风还是面无表情,带着一股狠心肠劲。

杜尼风说,“不过,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你想跟我结婚,我可以满足你,但我恐怕做不到去爱你,让我给你一生幸福,我答应的只是跟你结婚。”

珍妮转身面对杜尼风,“你这样说是想告诉我你不想跟我结婚是吗?”

杜尼风恶狠狠地说,“你想结婚的话我会跟你结婚。”

珍妮打断他,“你是让我一辈子只有一个妻子的名分是吗?”

杜尼风说,“我也会努力的,我也会努力去喜欢你,但不能给你保证。”

珍妮看着杜尼风,“如果我真的要跟你结婚的话,你怎么办?”

杜尼风表情现出一种绝望。“那就结婚。”

杜尼风打开冰箱拿出一听啤酒。“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走吧。”

珍妮拿起包包忽然听到杜尼风的电话响了。

“喂,我是杜尼风。”

“我是秋盏。”秋盏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杜尼风着急地问。

珍妮回头,握住门把的手停住。

“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到你那里去。”杜尼风一边说着一边抓起车钥匙,“好,我知道了,你等着我。”

“别走。”珍妮抓住杜尼风的手臂。

“我要你留下来。”珍妮说。

“对不起。”杜尼风拔开珍妮的手,开门出去。

杜尼风冲到楼下,车开得飞快,在停车场停好车,立刻朝秋盏飞奔过去。

秋盏在路边摊喝酒,回头见到杜尼风,什么话也没有说,看着杜尼风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然后,主动环住他的脖子亲吻他。

两个人走在街道,然后坐在木椅上。

“天气转凉了,很快就要到冬天了。”秋盏说。

“秋盏。”杜尼风回头。

秋盏说,“我们回去吧。”

杜尼风说,“今天你给我打电话我很高兴,因为这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是吗?”秋盏回头看着杜尼风。

“嗯。”杜尼风点了点头。

爱情-彦雄

秋盏转头看着路面,“我很难受,张晨一直对我很好,现在却觉得很对不起他。”

杜尼风说,“你不是想见我才给我打电话吗?”

秋盏说,“是想见你,我对你的感觉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见杜尼风的脸色不大好,秋盏问,“你怎么了?”

杜尼风说,“看来我以前真的伤害过太多女人,所以现在也要让我受到伤害。”

“你在说什么?”秋盏不解地问。

杜尼风说,“你是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也是第一次说想见我。”但是,他却要跟珍妮结婚了。

“你怎么了,你在哭吗?”秋盏惊讶地看着杜尼风。

“走吧,我送你回去。”杜尼风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秋盏问。

杜尼风没有说话,秋盏缓缓跟在他身后。

“就在这里停车吧,我想从这里走回去。”秋盏说。

杜尼风忽然说,“秋盏,我跟那个女人还没有分手。”

“是吗?”秋盏强作镇定。

张晨倚在旁边的车旁看着他们。

秋盏跟杜尼风又是一阵沉默,秋盏说,“我得回去了,太晚了。”

“因为她……”杜尼风犹豫着开口了,看了看秋盏又无法告诉她,只好说,“我不爱她,我真的不爱她。”

秋盏对杜尼风笑了笑说,“也许我们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去伤害另一个女人,我走了。”

秋盏下车后又立刻走回来,俯在杜尼风的车窗叫他,“你快走吧。”

话音未话,杜尼风就看到前面出现一个男人朝他缓缓走来,是秋盏的男人张晨。

秋盏急忙拉住张晨,“张晨。”

张晨走到杜尼风的车窗,敲了敲车窗。

杜尼风没有下车,杜尼风说,“有话请讲。”

张晨忍住怒火,张晨说,“一起去喝一杯吧。”

“对不起,我要开车。”杜尼风说,心里很烦乱。

张晨又敲了敲车窗,杜尼风只好下车,张晨一拳就挥了过去,杜尼风被打趴地下。

杜尼风抬头擦拭嘴角的血迹,不看秋盏。

他说,“秋盏,你先回去。”

“秋盏?”张晨听了更加火大又朝杜尼风挥了一拳。

“张晨你别这样。”秋盏拉住张晨,声音带着哭腔。

“快回去。”杜尼风命令她。

秋盏哭着跑开,张晨拿出一支烟递给杜尼风。张晨说,“抽支烟吧。”

张晨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秋盏见面。”

张晨说完转身坐进车里,开车离开。

秋盏回到家一直哭,母亲走过来问,“跟张晨吵架了吗?他一直很关心你,刚才在这里等了你很久,怎么,他说要跟你分手吗?”

秋盏不说话,那种被男朋友见到她跟别的男人见面的羞愧让她难受。

杜尼风疲惫地回到家,珍妮还没有回去。

珍妮见到杜尼风回来,怒急攻心,她冲上去质问他,“你爱的女人不让你留下来过夜吗,你一定很难过吧?”

见到杜尼风脸上嘴角擦破了,很是震惊。

“你还没有走吗?”杜尼风不理睬她,直接走到沙发。

杜尼风说,“回去吧珍妮。”

妒忌在珍妮心里燃烧,声音也跟着尖锐起来。“你说你喜欢上了别的女人,那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杜尼风抱着头,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在喘息。“你让我静一静可以吗?”

见珍妮没有说话,杜尼风又说,“对不起。”

珍妮在杜尼风耳边尖叫着,“爱情就是兴奋,牵着手就会心跳加快吗?那么刚才你去见面的女人也让你有这种感觉吗?你以前跟别的女人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吗,到最后你不也把她们抛弃了吗?”

杜尼风的声音细若游丝,杜尼风说,“我是个混蛋,没资格去喜欢任何人。”

珍妮见杜尼风语气里的自暴自弃,心痛又难过,撕扯着头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珍妮说,“我也有不对,虽然我喜欢你但也不能用我的喜欢去折磨你,我真的不想这样对你,可我控制不了。”

谁能控制爱的走向?

珍妮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对不起,”杜尼风说,“你完全可以这样对我,你可以折磨我,可以伤害我,因为我也伤害了你,你完全可以对我发脾气。”

张晨回到家,立刻对母亲说,“如果你继续反对我跟秋盏结婚,你就反对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跟秋盏结婚,我们真的很相爱。”

张晨说完把自己关上房间喝酒,一边想着杜尼风跟秋盏在一起的情景,爱成了一场自欺欺人。

珍妮约秋盏在餐厅见面。

“等很久了吧?”秋盏笑着走了过来。

“没有。”珍妮笑说,“跟张晨准备结婚一定很忙吧。”

秋盏脸色黯淡下来。秋盏说,“没有什么。”

秋盏忽然叹气说,“昨天张晨跟杜尼风打起来了。”

珍妮掩饰惊讶,“是吗?后来怎么样了?”

秋盏缓缓啜了一口咖啡,“我今天约了跟张晨见面,等见了面我才知道,我先回去了。”

珍妮说,“你不打算跟张晨结婚了,你这是背着张晨跟别的男人约会,你这是在背叛他,不管怎么样你还是会跟张晨结婚的对吗?”

秋盏忽然迷茫地问珍妮,“爱是什么?”

珍妮吃了一惊,过了一会珍妮问,“你爱杜尼风吗?”

秋盏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我喜欢哪个男人。”

珍妮小心翼翼地观察秋盏,“你不会跟张晨分手的对吗?”

见秋盏没有说话,珍妮说,“我也要结婚了。”

秋盏笑说,“是吗?跟谁?”

珍妮苦笑了一下,开起玩笑,“当然是跟男人了。”

“是上次你说的那个男人吗,他是做什么的?”秋盏替珍妮开心。

“哦,是个上班族。”珍妮说。

秋盏说,“什么时候给我跟春丽介绍?”

珍妮支支吾吾,“以后吧。”

珍妮转头看着秋盏,“如果我带那个男人出来,你要带哪个男人出来见面?”

秋盏愣了一下,笑着拍打珍妮,“你是在笑我吗?”

秋盏离开咖啡厅后,珍妮给杜尼风电话。

“我在你酒店附近的咖啡厅。”珍妮说。

杜尼风从酒店出来,珍妮说,“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晚餐吧。”

“出去吃吧。”

“听说你们酒店的饭店不错。”珍妮坚持。

杜尼风也很坚持,走到停车场取车。他怎么可能会跟珍妮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吃饭?他怕被秋盏看见。

杜尼风带珍妮到了一家不错的料理店,服务员把他们领进包厢,杜尼风看着菜单,问珍妮,“要吃什么?”

珍妮问杜尼风,“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个女人我有孩子了?为什么不告诉他你要结婚了?”

杜尼风还在看着菜单。

珍妮的语气变得尖锐,“你答应跟我结婚,却还要继续跟她来往是吗?”

杜尼风说,“我不想现在说这个。”

珍妮嚷嚷着,“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怀孕了?”

“还不住嘴?”趁上菜的间隙,杜尼风忍无可忍。

珍妮说,“告诉她,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弃你离开你。”

菜上来了打破了他们僵硬的气氛,珍妮拿起酒要给自己倒酒。

杜尼风说,“喝酒对孩子不好。”

“是的。”珍妮立刻把酒放下。

杜尼风感到烦躁,点了一根烟。

珍妮看了他一眼,“你还是把烟戒了吧。”

杜尼风把烟掐灭。

“快吃吧。”珍妮看了一眼杜尼风。

杜尼风起身去了洗手间,给秋盏拔电话。

“现在接电话方便吗?”杜尼风说,“吃晚饭了吗?”

秋盏笑说,“现在都几点了,现在才吃晚饭?”

回到包厢,珍妮讽刺杜尼风,“洗个有用这么长时间?”

“我打了个电话。”杜尼风问。

“给谁的电话?”珍妮听了就觉得刺心。

“我们回去吧。”杜尼风没有了胃口。

“回去?”珍妮大声地冷笑,“你让我去哪?你让我去哪?你不想放弃那个女人吗?”

杜尼风拿起外套站起来,“走吧。”

珍妮尖叫,“你在同情我是吗,你在同情我才答应跟我结婚的是吗?”

珍妮抓着自己的头发,苦笑地自言自语,爱是什么,为什么让人这么狼狈。

“不要抽烟。”珍妮抬头对杜尼风说。

“对不起。”

秋盏坐在张晨的车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张晨一直抽烟,车窗前烟雾潦绕。

秋盏说,“你要是生气就朝我发脾气吧。”

张晨看了秋盏一眼。

秋盏也很生气,她说,“为什么对我都不闻不问?”

张晨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你要我问你什么?我什么都不想问。”

秋盏下车走到河堤,张晨也走了过来。

秋盏背对着张晨说,“我们分手吧。”

张晨浑身一震,张晨说,“我会忘记你跟那个男人的事情,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才想跟我分手,不要担心,我会忘记那些事情,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秋盏转身面对张晨,“求你不要这样。”

张晨说,“我说过我会忘记你跟那个男人的事情,你不用对我感到内疚。”

小说《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12章 自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听说爱情回来过》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