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

主角:赫连若畔 作者:羞羞答答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3 13:22:40

独家穿越重生小说《凤还朝:冷王来侍寝》由羞羞答答编写,主角赫连若畔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这场赌局赌的不是酒,是齐王的命。他们不会真的让齐王送命,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折磨齐王取乐。表面上兄弟情深,暗地里,楚沐风不过是他们下酒的玩物而已。而她,代他做了玩物。一抹浅浅的笑浮上赫连若畔脏污的脸颊。很好,她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又一杯酒入手,舞姬的长练像长了眼睛一样朝她招呼过来。侧身,仰首,酒尽甩杯,一把扯住尚未回转的玫红长练,一拉一扯,舞姬到了她怀里,放开的时候舞姬已经被剥了个精光,一应衣服饰物都在赫连若畔手里。
展开全部

10-美人赌注(2)

赫连若畔扎头看了看,有些狐疑,且不说喝不喝地下,就算能喝干净,这样一缸酒下去,人也喝坏了。

不自觉看向楚沐风,却见他剑眉微挑,一副见惯了的样子。

徽王插话:“单单喝酒也忒没意思,不如六弟边喝边走。”他遥遥指向矗立在一丈开外的木塔,木塔上搭着弓箭,“等你走到木塔上的时候一坛酒也该喝的差不多了,若能一箭射下风情堂大门上的红灯笼,就算你赢。哦,对了,听说大哥这里有西域舞姬,不如让舞姬来给六弟伴个舞。”

看他眸中精光乍现,赫连若畔突然背脊生寒。

乐舞声起,堂中却万分寂静。楚沐风饮尽杯中酒,缓缓放下杯子,瞧一眼面前的大酒缸:“好……”

“等等!”急切的声音打断了他开口的应承。

“那个……诸位王爷……”不自觉压住楚沐风的手时,赫连若畔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万分无奈地摆出笑脸,为了增强效果,薄唇轻抿笑得极其谄媚,“请诸位王爷听奴婢一句,既然是王爷们的赌局,让齐王来喝酒未免有失公正,说句大不敬的话,万一齐王爷作弊呢,不如……不如就让奴婢代劳吧……”

楚沐风输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他难保不会被舞姬伤到。

徽王凌厉的视线落在赫连若畔身上,眼神如刀,像要把她碎尸万段一般。半晌,他冷冷一笑:“如此也好,免得六弟酒后忘形有辱皇家颜面!”

楚沐风敛了视线,缓缓将赫连若畔揽进怀里,食指摸索着她脖颈的细白肌肤,惋惜道:“你这样,倒让本王不舍得将你送出去了。”

“奴婢有幸得王爷青睐,自然要为主人效劳。”赫连若畔暗中捏紧了拳头,那卡在脖颈后的十指分明是准备随时掐死她。

“哦?你所谓的效劳就是替本王喝酒?”

赫连若畔低眉垂首莞尔轻笑:“听说王爷对麦酒过敏,平日只喝果酒。面前这一坛……是麦酒。”

潋滟的眸子老神在在地望着她,赫连若畔紧张地别过脸,面颊不可控制地泛起一抹樱红。这是她胡诌的,这具身体的记忆并没有告诉他楚沐风过不过敏。

楚沐风看了她半晌,迷离的视线停在她红晕的面颊上,待红晕散去,他似乎觉得无趣,无所谓地放开赫连若畔:“那就去吧。”

周遭压力骤减,赫连若畔大大舒了口气,因而也没看到楚沐风空洞的眸子有了些许神采。

赌局开始,舞姬散步在清幽回廊里,迎着赫连若畔旋转轻舞,很美很妖娆,却透着邪狞,好似一朵朵等待猎物入瓮的食人花。

赫连若畔端着酒杯缓缓前行,刚走出一步,舞姬手中的长练飞舞间缠上了她的脚踝,赫连若畔身子一歪,脚踝上血肉绽开,杯中酒洒了一大半。

再端起另一杯时,长练又迎面而来,赫连若畔立刻闪身,如刀的长练险险避过她的脖颈,一个喷嚏后辛辣的酒呛入喉咙。赫连若畔咳得如风中翠柳,惹得堂中大片嗤笑。

来来回回无数次,赫连若畔全身已经被划伤多处,处处见血。来势汹涌的疼痛侵袭着她的神智。

酒下了一半,其中仅有少许入了赫连若畔的口,多半洒到了地上,大堂上的王爷们早笑得前仰后合。

这场赌局赌的不是酒,是齐王的命。

他们不会真的让齐王送命,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折磨齐王取乐。表面上兄弟情深,暗地里,楚沐风不过是他们下酒的玩物而已。

而她,代他做了玩物。

一抹浅浅的笑浮上赫连若畔脏污的脸颊。

很好,她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又一杯酒入手,舞姬的长练像长了眼睛一样朝她招呼过来。侧身,仰首,酒尽甩杯,一把扯住尚未回转的玫红长练,一拉一扯,舞姬到了她怀里,放开的时候舞姬已经被剥了个精光,一应衣服饰物都在赫连若畔手里。

无视惊慌恐惧的舞姬,赫连若畔微微笑了,笑如满山花开,春风醉人。

满堂大笑转为惊诧,看笑话看得正开心的王爷们神色复杂地眼瞅着赫连若畔丢下舞姬的衣饰,单单留下一条雪白缎带。她缓缓拢起杂乱的长发,用缎带扎起,落手时,墨发飞扬。

“酒。”赫连若畔朝惊得一动不动的侍女伸手。

杯酒入喉,她前踏一步。酒杯甩在身后,炸起一地琉璃色。

“酒。”波澜不惊的语调里蕴藏着山崩海涌。

仰首饮尽,再踏一步。飞扬发丝愈发莹润,如瀑流淌。

“酒。”脏乱的衣袍下,细瓷肌肤微显。身姿窈窕,残衣不掩芳华。

又一步,娉娉袅袅,步步生莲。

……

11-美人赌注(3)

不知谁喊了一声:“王、王爷,酒,酒见底了……”

橙黄浓稠的醉里红像水一样流入赫连若畔的芳醴红唇中,入喉化水,赫连若畔天性属水,虽然灵力空了,但修习的法子还在,无论是什么水,入了她的喉经血脉一过,灵气吸收,水珠化雾消散。至于酒精,入喉前就凝结成一滴沿着唇角滑了出去。

喝了这么多,真正喝下去的也只有先前半喝半洒的小半坛。

艳醴的笑容藏在酒杯下,翠色的琉璃杯映出她腮边一抹醉红,身姿愈见娉袅。

舞姬的队形乱了,如一片片水上莲叶,簇拥着赫连若畔如同簇拥一朵将开玉莲。

安王徽王脸色铁青,各自端着酒不语。最小的平王很是欢乐,第一个跳起来鼓掌叫好,偷偷把头伸到楚沐风身前:“六哥真是好眼力,刚才弟弟我还真没看出来她竟然这般绝色,六哥哪里找的?”

楚沐风将酒杯凑到唇前,视线落在场中人娉袅的身姿上,眼波迷蒙云遮雾罩。

哪里找的?他也很好奇。

一大坛酒没能灌倒赫连若畔也没将她撑死,都化作了蒸腾雾气将她里里外外洗的干干净净。

抬眼看一步之外的弯月弓,赫连若畔垂眸掩去眸中冷意,接过侍女抖着手递上前的酒,转身莞尔:“诸位王爷,最后一杯。”

一笑间万般风情尽显。

她说:“奴婢饮了这杯酒,再射下灯笼,就算赢了吧。”

安王不动声色,徽王直着眼还未出声,平王又激动地大呼:“算,算,当然算!”唤上家丁给自己添酒,“这一杯本王陪你一起喝!”

赫连若畔含笑饮下,琉璃眸望着坐在平王身边的云亦飞。

云亦飞含笑举杯,雪白衣袖上绣翠青竹,修竹当劲风。

赫连若畔晃晃空杯,残破白衣下浅露皓腕,凝如白玉脂。

拉弓搭箭,赫连若畔醉眼迷蒙,眼波陇了迷迷蒙蒙的烟,看不真切。青葱玉指托起箭尖却在云亦飞光洁的脑门前停留了半刻,这才指向高挂的红灯笼。

蓦地,一道视线投过来,潋滟眸中似笑非笑。赫连若畔一口气走岔,手一抖,利箭呼啸而出。

利箭带风,朝着端坐堂上的徽王呼啸而去。紧盯着箭头的徽王瞬间白了脸,直直后退。就在箭尖刺穿徽王喉咙的那一刹那,叮的一声利箭改道,乘风向上,正中堂门高挂的红灯笼。

徽王大惊之下一屁股坐倒在地,眨眼间汗流浃背。

赫连若畔酒醒了一半,扶额望着场中的一团乱,有人在她背后站定,一件披风裹挟着暖风搭上她的背,不等她回头,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吹拂:“你想射的,是云亦飞吧。”

弯月弓“吧嗒”落地,赫连若畔僵硬地挺直背脊搓手,嘿嘿笑:“王爷说笑了,哪能啊,那位公子风姿卓然,一看就身份不凡,任奴婢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

“是么?”楚沐风紧抿的唇勾起个弯弧,“你怎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位?请问小姐如何认得相府公子云亦飞?”

赫连若畔笑容僵在唇角,眨巴眨巴眼:“呵呵……原来他是相府公子呵,也是也是,不然又怎会有这般的雍容气度。满堂宾客中只有他一位不是亲王装束,王爷又说姓云,云不是国姓,想来王爷说的就是他了……”

“小姐眼力不错。”暖风又在颈边呵了呵,说不上是夸奖还是讥讽。

赫连若畔从善如流:“王爷谬赞。”

“思维也缜密。”耳边一湿,舌卷上她的耳珠,惹得她乱了气息又迅速离开,“赫连家的小姐,果然不一般。”

推拒的手顿住,赫连若畔僵直着身体准备解释,又听他温言道:“放心,他们不认得你。”话音落,背后的温暖又缓缓离开,只有一抹龙涎淡香萦绕在身侧。

赫连若畔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作者羞羞答答写的《凤还朝:冷王来侍寝》很细腻,剧情有特色,最重要的是赫连若畔的人物刻画特别到位,没有崩人设,看得出看作者是有自己的想法滴,美中不足就是更新太慢,真的很吊人胃口啊,期待后面的剧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