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冷宫弃妃

冷宫弃妃

主角:安晓,端木初蕊 作者:晓犁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7 18:55:21

《冷宫弃妃》的主要情节是:“这花儿啊和人儿一样,只要细心栽培,都能鲜艳的。细心啊,很重要。适合的温度,适度的水分,化肥很重要,当然适当的信心和爱心,一样不能少。”太后边洒水,边跟说着。王上频频点头,称是。“其实啊,这不同的花,需要的土壤是不同的,若是弄错了,就即使更正,不然就会枯萎,所以及早发现错误,也是很重要的。”“儿知错了。”似乎是很虔诚的态度。“你错哪了?”太后看向了王上。
展开全部

闹学堂

半年多的时间没有正式去学堂了,在学堂那些曾经看扁过自己的王子王孙们,如今又跟曾经一样对着兄弟几人和颜悦色了。

端木睿坐回自己的位子上,习惯了这样的情况:雪中送炭的人少,锦上添花的人多。

彼此之间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其实互相利用也好,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利用互相前进的吧。

本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这种人情世故自然要运用得游刃有余。

太傅来到三王子,六王子和七公主身边:“有什么不懂的,跟太傅说,昨个,老夫已经为你们指定好了补习计划,学业方面自己努力,以王子公主们的资质,定无碍。”

“谢谢太傅。”窗边的碧珠看到了里面一切安好,于是带着宫女们,离开了。太后不放心,所以特意命碧珠早早来到跟太傅先打了招呼。

太傅抚了抚自己的胡子,对着端木睿点点头:“孺子可教也。”看来成熟了不少。

端木智倒是依旧一副顽皮的样子。到了学堂,都是同龄人,立马打闹开来,太傅直摇头,可是刚刚碧珠才来打过招呼,也不好责罚。

走到讲台上,敲了敲木尺:“好了,开始授课。”

“是,太傅。”王子们齐齐应声。手放在后背,坐在垫子上,听候太傅的授课。大约是安晓讲课过于生动了。这回听太傅说话,听着听着差点睡着。

突然迷糊中被身边人,碰了碰手臂,摸了摸嘴边的口水,站起来:“是叫我吗?”

“六王爷,这是上课时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床前明月光,后一句是什么?”

“啊?”六王爷想着,这么容易的,不会就这样考自己吧,是别的意思吗?

“不会忘记了吧?这都能忘记?这么容易的啊,唉。”本想放一码。

“蚊子都死光。”端木智摸着后脑勺,脱口而出,这是师傅打蚊子的时候随口说的,然后自己也不小心记住了。

“伸手,”太傅拿这戒尺走到身边。端木智收起自己的手,说:“开玩笑开玩笑,床前明月光,凝视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表示思故乡的”

太傅举起戒尺,不知道是落下好还是打下去好。

“床前明月光,地上落千丈,举头望明月,低头描春妆。这是表示半夜睡不着,化化妆,缓解心情的。其实还很多。”只要太傅给出版本,我就可以信手拈来。

大家都愣了,刚才还嬉闹的人群,突然就张大着嘴巴,没说话了。这还真是三日不见,刮目相看啊。

太傅被气得转身离开:“肃静,肃静。胡闹,真是太胡闹了!”

“太傅,我可没胡闹,我是明明白白的闹的。”

各个王子公主们,沉默了一阵之后,哄堂大笑开来:“哈哈。明明白白的闹。”

太傅被气得,有点吹胡子瞪眼的感觉了。

“这是谁教你的?”太傅甚至有点气急,这怎么可能是自己半年前,看着灵活机智,可是还算懂规矩的六王爷啊。这这这……

“太傅,我们要与时俱进啊,不能太墨守成规。这凡事都要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然很多空子的呢,我也是为了学业的严谨嘛,太傅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啊。”

端木智真诚地说着,他是真的觉得止治学需要严谨嘛。

“算了。”

“那么太傅,我还要被打手掌吗太傅出题的时候,并没有指定好啊。”端木智,装傻地说着。

“以后不许这样,按照课本来。今天的课就到这了。明天不要迟到。”太傅说完后,大家起身恭送,恭敬说着:“谢太傅,送太傅。”

两人回到太后那的时候,太后已经在笑着等两人了。看到两人进了寿禧殿。“据说你们今天闹学堂了啊,太傅差点被你们气得晕倒啊,这才恢复上学第一天啊,这动静可不小啊。”

端木智忙拉着太后的衣角:“孙,只是开个玩笑,太傅,满腹经纶,我们只是跟着开开玩笑,大家学习同时也可以开阔脑筋啊。可以学习,可以玩乐,多好啊。”

“是的,孙也这样觉得。以往,只背诵,其实知识是灵活贯通的。”端木睿虽然对自己弟弟这样在学堂的应答方式并不表示认同,可是就学习来说,也觉得并没有错。

太后,笑而不语,听完端木睿的话后:“所以,祖母并没有反对。但是,尊师重道,是首要的,还有要记得,任何一个人身上都绝对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每个人都是有有点有不足的,我们只需要看到别人的优点,学习别人的有点即可。对于不足的地方,我们要学会开阔我们自己的胸襟,学会容忍和原谅,原谅迂腐或者狭隘,每个人接触的不同,学识和身份各不同,我们要学会的,是那些可以发光的。如果盯着别人的不足,只能让自己更狭隘。更何况你们是王子王孙,身份本就高贵,更要懂得轻重。”

端木睿频频点头:“祖母教训的是。”很少听太后一次说这么多话,端木睿真切地感受到了祖母对自己的栽培,内心努力进取的心,再次坚定了。

“我再也不这样了。祖母我错了。明天就跟太傅认错。”端木智也是一点就通的类型:“祖母教导得极是,孙一定铭记在心。以后一定虚心,在学业方面或者别的方面都会虚心的。”

太后满心的欣慰,这样懂事的孙,那离开的淑妃,若是在天有灵,看到自己的孩子,如今这般懂事,也会无限欣慰的吧。

“好好学习,有机会可以接触些政事,也好替你们父王分忧啊。”太后是真心喜欢这两个孙子,想着这样下去,那必定是国家之栋梁啊。

婉约这时也已经起来,看到哥哥们不在,大哭着:“睿哥哥,智哥哥。”

看到公主醒来了,身边侍奉的宫女立马赶过来:“七公主,王爷他们上学堂去了。您别哭啊。这万一哭坏了,太后知道了,奴婢们担当不起啊。”

谁都知道,昨天公主是在太后房里睡着了,太后亲自让人送过来的。可见太后对婉约公主的疼爱,这会看到主子哭得梨花带雨,都吓傻了。

婉约如惊弓之鸟,醒来不见哥哥们,而且看着陌生的地方,虽然那些宫女姐姐似乎看起来很和善,不像牢房里的人那么凶恶,而且都很漂亮。

房间也看起来跟以前自己住的地方一样,可是没有熟悉的人在,还是觉得好害怕,小手在自己衣襟角使劲揉搓。

“公主,王爷们真的上学堂去了,这会儿应该去太后那请安了。要不咱们也洗漱完毕过去?这样好吗?”

“好吧,那替本公主更衣吧。”婉约说着立马充满下床。

“小心点啊,公主。”几个宫女慌张地跟在身后,生怕自己的主子,磕碰到哪里。

领头宫女,拍了拍手掌,陆续有人进来。有端着装有玫瑰花瓣的洗脸水的宫女;还有拿着毛巾的宫女,还有拿着皂荚的宫女,以及拿着衣物的宫女。

宫女们负责梳洗后,换上了新的衣衫,坐在了梳妆镜前,宫女正在细心地给婉约熟透。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梳头的宫女称赞到:“公主,如今就这般冒昧,将来,二八年华,必定倾国倾城啊。”

穿戴好之后,由嬷嬷带着,绕过曲曲折折的也过来跟太后请安。今天穿的是鹅黄色的衣衫,整个人看起来活泼又不失高贵。

“刚嬷嬷说哥哥们去学堂了,祖母,明儿个,婉约也可以去学堂吗?婉约已经很识很多字了,母妃教的。”才跟哥哥们分开没多久,突然觉得离开了很久似的。

“我们的婉约公主,是要做才女吗?好,好,好,祖母同意。”太后慈爱地看着这个宝贝孙女,自己的孙子们中,孙子倒是居多,公主也有,可是那些到了出阁年纪的都在闺中,极少跟自己亲近,要么就是还在襁褓中的,就这么一个小公主,满身的灵气,还可爱,极其讨人欢喜。

碧珠进来了,白玉般白净的白吃上,是满满的一盘子的荔枝,荔枝下面隐约还有细碎的冰块,荔枝颗颗饱满圆润。

“好新鲜的荔枝哦。”端木智满嘴的口水。”太后拿出最饱满的一个给了端木智,然后还分别挑了给端木睿和婉约的。还亲自给婉约去皮。把皮放在身边的瓷瓶上。

端木智接过,荔枝上的冰凉感,在指尖清凉。细细地撕开不算厚的皮,里面白嫩的果肉就呈现出来了,细细咬了一口,冰凉清甜的感觉顺着喉咙滑入:“真的很好吃。谢谢祖母。”

婉约悄悄的在衣襟中藏了一个。瞄了瞄大家,似乎谁都没发现,内心一阵窃喜:“好好吃的东西哦,要给师傅带些。”

王上恩赐睿王府

王上还在寿禧殿门口就听到了嬉笑声。

龙颜大悦地跨进寿禧殿,对着太后作揖请安:“儿,给母请安。”大拇指上的翡翠圈戒,在白日下,愈发的碧绿璀璨。

“给父王请安,父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三人从椅子上下来,齐齐跪下,整齐的说着。

“行了,不用拘谨,刚才王在外头就听见里头的热闹了,别因为孤来了反而拘谨了啊,这孤会伤心的啊,我的儿们……”心情极好的开起了玩笑。

三人起身:“谢父王。”

王上想起了前些日子对他们的忽视,内心还是满心愧疚的。本以为就算自己不过去,他们也应该被照顾得妥当,至少衣食无忧,奈何却遭遇如此多的变故。特别是居然还被冤枉入狱了:“被冤枉一事,的确是孤的疏忽啊,孤内心依极其悲痛自责。”

“事情都过去了,就不提了吧。”太后阻止了继续王上想继续说下去的心,不希望他们父子之间还让那些过去的事情,影响心结。

王上拍了拍大腿:“听母后的,那,赐点什么呢?”询问似的看着几个孩子。端木睿在心里想着,这个时候提出搬出去,有自己府邸应该算是最合适的时期了吧。可是这样要求祖母是否会伤心?

看到了端木睿眼神中的犹豫和思量,太后开口了:“王上,睿儿今年也13了,可以有自己的独立府邸了。如此一来,他们三个也可以在宫外有自己的府邸,自己做主,将来自然也安生些。还可以任职了,睿儿聪明机智,相比一定能助你一臂之力的。”

王上抬头思量了下,似乎在算着时间:“这事,儿有所思过,就在宫外,那有处府邸,那有房宅68间,仆人一百余人,就赐予睿吧,再赐良田千亩,职位的话,就让丞相看看空缺吧,如何?”

“谢父王。”睿内心有些激动,等待很久的时候终于来临了:“那智和婉约呢?”

端木睿有点着急地望向了父王,以往都是到了年纪就独自有自己府邸,不和父母兄弟一起居住了的。很怕跟自己的亲弟弟和亲妹妹分开,如果会分开,那么宁愿一直就住在首禧殿的偏殿。

“这个,情况特殊,王特意恩准你们三个一起。”

“太好了,”婉约开心地跳了起来。王上看到婉约,脸色一暗,怎么愈发地像淑妃了,又想起了淑妃,那个自己此生最爱可是却过早离开了自己的女子。王上的胸口觉得有点窒息。

太后许是看出了端倪:“你们先回去吧,祖母和王上还有些话说。”

看着三人的离开,太后对王上道:“婉约虽然长得和淑妃像,可是不能因为这个你就忘记了那是你的亲骨肉啊。他们没有母妃,难道你还想让他们没有父的爱疼爱吗?这样淑妃也是心有不安的啊。”

“儿也不愿意啊。可是看到婉约一日日长得,愈发像极了淑妃,儿的心,就揪心得不能呼吸啊。”王自己也承认是亏待了自己的几个孩子,可是帝王之家,哪个孩子又能完全得到父爱呢,自己何尝又获得过最圆满的父爱。

这时间的事情,都是难两全的。

太后摇头,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自然清楚他的脾气,认定的就难改。

“儿,此番前来,有一事,求母后。”

太后没有接王的话,而是走了下来。缓缓来到了自己的暖房。

这是太后最中意的地方,就算离宫的日子,也是有专人护养着。宫里人都知道,这是太后而今最爱去的地方。

走进暖房,一阵阵清香,扑面。

这里面种满了大瓶的芙蓉花,水仙,百合,莲花等等,各色鲜花争艳。还有彩蝶在上面翩然起舞。

王上一直跟在自己母后身后,一步距离,不超前,也不落下多远。

“母后,这花儿们开得真是愈发的好了,也亏得了母后的细心照料。”

“这花儿啊和人儿一样,只要细心栽培,都能鲜艳的。细心啊,很重要。适合的温度,适度的水分,化肥很重要,当然适当的信心和爱心,一样不能少。”太后边洒水,边跟说着。

王上频频点头,称是。

“其实啊,这不同的花,需要的土壤是不同的,若是弄错了,就即使更正,不然就会枯萎,所以及早发现错误,也是很重要的。”

“儿知错了。”似乎是很虔诚的态度。

“你错哪了?”太后看向了王上。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母后,儿的确是想跟母后讨个人情,这柔妃的事……”

“你啊,她一哭你就心软了吧……”

“这皇后,昨个,在御书房那跪了半宿,给柔妃求情呢。”的确是本就不忍心,这下皇后也求情了,自然是没有理由再责罚。

太后拈了拈芙蓉花瓣:“王上和王后都这样说了,那自然是情有可原了的。以后这种事若再有,定重罚。”

“母后说得是。”

“边疆的事,进展得如何了?”太后说的是年初的时候,边疆有不落闹独立的事。

说到这个,王心情大好:“蒙将军的蒙家军,果然是国家的保卫军,已经评判了,早上来的消息。为这事,孤也忧心了好久了,这下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是啊。那可得好好奖励蒙将军啊。”

随意居。

三人来到了随意居,安晓在无聊地看蚂蚁。觉得日子好无聊哦,那几个小家伙忙自己的事去了,端木初蕊好几天没见着人影了,自己居然无聊到了数蚂蚁的地步:“一只,两只,三只……五十六,五十七……”

“啊!”地大叫一声:“神呐,让我穿回去吧。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玩,甚至都没有俄罗斯方块啊啊啊。”拍拍手,望着天空。无语问苍天。

小云被小姐的吼声吓到了,捂着耳朵,自己倒是不数蚂蚁,可是也得看着小姐数蚂蚁啊,生怕小姐一个想不开,一脚把蚂蚁们灭了,杀生可不好。

当然了,被这一声狂吼,吓到的不仅仅是小云,还有就是三个赶过来的人儿。

三人面面相觑,头顶的竹叶一片片的如雨般落下来。

“师傅怎么了?”端木婉约问左边的端木智,端木智问左边的端木睿,端木睿望望左边没人,只好望苍天:“估计是在练什么狮子吼功吧。”不然怎么那么多叶子被震落了下来。

“才不是,我是无聊了啦。”走在他们面前:“然后,为了避思念一些东西会难过,所以就自己打发时间,和规划未来……”

“思念?是什么东西?”端木婉约问道,好像没听过这样的名字,是可以吃的东西吗?

“思念吧,就像你吃很久没吃枣花糕,你突然想到它时候的那种感觉。”安晓继续看着蚂蚁,这回是树上的,不是地上的。蹲着腿都麻了的缘故。

“那未来呢?”婉约稚气的声音继续她的十万个为什么。

“未来还在计划中啊。”

“哦。其实,我好像也常常思念,我最常思念的是母妃,好思念。”说着掏出东西:“这个跟母妃的枣花糕一样好吃。给你。师傅也尝尝吧。”

“荔枝哦。”本对荔枝不是很感冒来着,这种过于甜的东西,其实自己不喜欢,只有小孩才喜欢吧,虽然自己现在的躯壳,似乎才17岁,也算半大的小孩吧。可是打小就对甜食没啥兴趣,偶尔食之,还不赖。

“我们也有。”说着端木睿和端木智都掏出了一个。眼神中似乎都有得意。太后赏赐的东西,本身就是荣誉的象征。

“原来我们都悄悄给师傅留了啊。”智乐了。

“谢谢哦。好感动。”安晓矫情地抱着了几个人:“自从你们离开之后,我觉得好寂寞了怎么办?555……”

“父王给我们赐了府邸了,不如师傅跟我们一起住吧。”睿开口了。

“我能走出这里吗?光明正大离开那种?我是罪妃啊。虽然连王的面都没见过,可是别人知道这里有个答应啊。”安晓眼珠子转动着,怎样才能离开这里呢。

三人使劲想着师傅的话,好像对哦,似乎都忘记了,师傅是妃子啊。

“好了,师傅是谁啊,没什么能难道我。现在无聊也是难得的体验啊,我发现啊,这蚂蚁很好玩,也还不错。”说着去掉荔枝皮,吃起来,几个人又热闹起来。

不远处,有两个身影。

“爷,这几日每每来到这,怎么都不进去啊。”小李子有点好奇自家主子,怎么只是远远来,可是就是不进去。这有时候一站就是几个时辰,这不,小李子都有经验了,还特意带了个篮子,里面有茶水,还有果饼,当然还有酒。

端木初蕊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看着脸上有笑意的安晓,自己嘴边也有了笑意。这几日,看着她无聊,自己很想过去,让她笑。

可是,关键是自己和她之间,现在有鸿沟在,自己若不能处理好。那么是不能靠近的。

靠近会对彼此都是伤害。

安晓,端木初蕊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冷宫弃妃》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