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主角:珞葵,千丝 作者:绯宥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1 18:20:05

珞葵千丝是《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本书的主角,《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失败吗?呵呵……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就算是笑,也丝毫听不出情绪。“我永远都达不到你的高度。”霜捷没有回答,只是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当她重新看向那片宁静,美丽的天空时,却感到了那宁静背后潜藏的暗潮汹涌,莫名的心惊。翌日,日落之时。考虑了诸多因素,珞葵还是决定换上男装只身前往暮亭。一路上,她一直在回想昨晚阳景说的那个他所谓的致命弱点,无奈思前想后也理不出个头绪。倒是思想老是往那双深邃的眼眸偏去,让她心绪不定。
展开全部

交心

“蛊?好奇怪的名字,就跟你一样。”她调皮的笑了。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有什么好奇怪的。”蛊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虽然周身的冷冽气场警告着生人勿近,但似乎这一点对面前的这个美丽的少女没有一点作用。

梁垣芩见他有些不耐的模样,却没有感觉到恶意,只是单纯的觉得这神秘的少年只是不善言辞,不习惯与人交往罢了。

于是,她小心地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又偷偷跑出来?”她记得那时他送她回来的路上,颠簸的马车里,车帘被突然撩开,她还未从那场屠杀中回过神来,于是吓得往后一退。

“回去后不准再出来。”他只简单地警告了一句,便放下车帘继续沉默的驾车。

那时的他,脸上还带着血迹,混着左眼那道疤痕,有些狰狞却让她意外的觉得心安。

蛊抱着双臂,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后者顿时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既然你不想说,我强迫你又有何用。”

“哦。”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她原是期待着他来问,这样她会觉得自己也被人关心着。可现在听他这样说,便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心口有些疼呢。”梁垣芩苦笑着想。

一时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压抑。

就在梁垣芩正在考虑要不要请求蛊送自己回去,茶露这会儿怕是要急哭了吧?想到这里,她又觉得好受些。但,那个地方,她是真的不愿回去。

这边梁垣芩纠结着自己的去向,冷漠的少年倒先她一步开口了:“不想现在就回去的话,我有个地方。”到这里便住了口,静静的等着答案。

突如其来的欣喜将刚才的犹豫和难过一扫而空,她开心地望着他一边应着一边重重的点头:“嗯!”

答应倒是答应了,但到了真的跟着蛊朝着偏离中心的城外走去,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忐忑外加一点兴奋。

“蛊,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梁垣芩难以置信的指着面前这座危耸的旧式塔楼,扭过头问他。

石头堆砌而成的圆柱形塔身上,长着许多丛稀疏的野草,仰头看去,整个建筑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那残破的塔顶给人一种倾斜的错觉,好像这塔随时会倒塌一样。

“真美……”少年抬头仰望塔顶喃喃道,原本就清秀的脸因为眼神的柔和显得更为好看。

梁垣芩心里暗暗吐舌想:“不光长得独特,性格独特,就连喜欢的东西也那么独特。”

“上去吧。”回过神来的蛊,又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他看着她说。

“嗯……”虽是应了,但那岌岌可危的高塔,以及看起来随时可能会断掉的楼梯,让她迟迟不敢前进。

发现她胆怯的原因的蛊,先她一步跳上了一个极陡的台子,然后转回身蹲下来,朝她伸出一只手。

梁垣芩突然就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只手,突然想到就是这只手拉着她逃离危险,带她找回方向。而现在,这只手又要带她驱走恐惧。

梁垣芩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她吸了吸鼻子,微笑着抓住那只手,不同于他表面的冷漠,被厚茧覆盖的手掌异常的温暖。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能永远牵住这只手,好像只要一握住它,那些所谓的痛苦,也不就再是痛苦了。

可惜,那只是如果。

梁垣芩有些悲伤地想着,她知道这不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气喘吁吁地爬上高塔,思绪很快被眼前的景象打断了。极小的塔顶上只简陋的耸拉这几根断裂的木柱,剩下的只不过是刚好拼接成一个小棚子的雏形,勉强可以遮挡一下风雨。蛊拉着她坐到一根木头桩子上,然后放开手自然地站在她的身旁。

“原来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白水城的大貌啊。”梁垣芩惊讶地俯视着脚下的楼宇,街道,然后侧过脸仰头看着他,脸上带着快乐的微笑,“蛊,你真厉害!”

少年的耳根漫出可疑的淡红色,他很快转头看向那壮丽的景色,声音平静:“我每次到这里,看到整个白水城被自己踩在脚下,就觉得一切也不过如此了。”

“我知道。因为人一旦站在高处,心境也会变得更为宽广了。”梁垣芩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蛊,谢谢你。”

“需要我的帮助吗?”听到这句话,蛊沉默了一下,突然淡淡开口问道。

“蛊……”梁垣芩被这突然地问话给弄懵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你,你的意思,是,是要留在我的身边?”脸颊透着欢喜的微红。

少年不耐烦的点点头,又冷冷补了一句:“你笨得要命,我怕你还没被人刺杀,就先笨死了。”

“那你到府上来作我的护卫好不好?”心花已经怒放得不行的某人,完全不在意对方刚才那句明显为了掩饰自己羞涩情绪的话,只是傻笑着问。

“随便。”蛊索性转过身不去看那张绽放的笑脸,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

少女微笑地看着少年的背影,挺拔而消瘦的身形,散乱束起的长发。她开始庆幸自己能够活在这世上,才会遇见这样好的人,才会觉得自己的存在或许不是一个错误。

“我真幸运。”她轻笑着低下头,低语着。

蛊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向远处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

靠近城郊的一所清幽,简单的小楼上。一个女子立于栏杆出,她冷艳的姝颜带着与生俱来的疏远感,一身简单的素色长裙被她穿出一种高傲的气质。她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某处,好象在等待着什么。一只白鸽突兀地出现在湛艾绿的天空中,她看到鸽子,慢慢地伸出手,让白鸽飞上她的手腕。平静地取下鸽子腿上绑着的信笺,放走鸽子的同时,她已展开信笺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无奈,惜叹。信笺在她的手中揉成了一团。

“霜捷,已经开始了吗?”屋内的人一直看着她的举动,突然出声。声音沉着而醇厚。

“是。”干脆简洁的回答。有些感情永远都不可以泄露,一旦乱了心神,就给了敌人可乘之机。身为杀手,刚才她已经犯了大忌。

“你看起来有些担忧啊。”沉稳的气息,让人觉察不出的隐密。

“我只是担心任务会失败,毕竟这次的目标不是那么简单地就可以解决掉。”霜捷转回身看着屋内的人。

“失败吗?呵呵……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就算是笑,也丝毫听不出情绪。

“我永远都达不到你的高度。”霜捷没有回答,只是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当她重新看向那片宁静,美丽的天空时,却感到了那宁静背后潜藏的暗潮汹涌,莫名的心惊。

信物交还

翌日,日落之时。

考虑了诸多因素,珞葵还是决定换上男装只身前往暮亭。一路上,她一直在回想昨晚阳景说的那个他所谓的致命弱点,无奈思前想后也理不出个头绪。倒是思想老是往那双深邃的眼眸偏去,让她心绪不定。

但是一切的想法在看到暮亭中那个背对着她站立的俊逸颀长的身影时,全都烟消云散了。

傍晚的暮亭在红日余晖下,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装,阳景站在那耀眼的光芒中,犹如天神一般华丽,震慑着珞葵的内心。

仿佛觉察到她的到来,阳景转过身对着向自己走来的珞葵微微一笑:“你终于来了。”

“既然我按照约定来了,那你是不是也应该遵守承诺呢?”淡淡地,像是要刻意疏远的语气。

“那是自然。”阳景从袖中拿出头巾,微笑着递到珞葵面前。

珞葵微微皱眉,她看到阳景如此爽快就交出之前一直以此要挟自己的头巾,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却并不伸手接。

“怎么,开始不是想尽办法想拿回它吗?现在我都只差双手奉上了,你却不想要了?”阳景笑得及其无奈,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你会这么容易就把东西给我?”珞葵盯着他,一脸的怀疑。

“哦?按你的说法,我是不是应该提点什么要求,你才愿意接受啊?”阳景眼角微挑,嘴角带着一丝坏笑。

“我可没有那么说!”她见他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气得不禁提高了声调争辩道。

“可是我接受到的信息就是如此啊。”坏笑得越渐明显。

“你这是强词夺理!”

阳景略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既然你都觉得我是这种奸诈至极的人,那我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好了。”说着就要把头巾拿回去。

珞葵见他要拿回头巾,心急之下一把抓住了阳景拿着头巾的手:“等等。”

“怎么?”阳景挑眉看向抓住自己的那只纤长的手,眼底隐着得逞的笑意。

“你……你说要还给我的。”她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为情的别过脸,但手却没松开。

“你把我的手抓着我怎么给你啊?”

听到这句话,珞葵的脸唰的红了,她慌忙甩开阳景的手的同时将他手中的头巾拿了过来。头巾入手的那一刹间,她瞧见阳景脸色微变,突然反手抓住自己尚未收回的手臂。珞葵一声惊呼,便被他拽入怀中,紧紧搂住。然后在她立刻反应过来开始挣脱的时候,低声而又严肃地说了一句:“你被跟踪了。”

短短的五个字,却让珞葵的身体瞬间僵直。

“怎么可能,我从未暴露过自己的身份。”珞葵的脸被迫贴在他的胸口上,耳边传来的是对方沉稳有力的心跳。她努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慌乱,尽量保持声音的平静。但心里却止不住的乱想:莫非是在哪个关键的地方留下了蛛丝马迹,让什么人借此查了出来?可是,之前的每一次任务清扫的都很彻底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她越想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又理不出个头绪,一时心烦意乱。哪料阳景早已在心里暗笑不已,将她那不断变化的纠结表情尽收眼底。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人现在还在看着我们。”阳景低沉地声音像在压抑着什么似的在她耳边响着。

“我明明……”她有些气恼的想争辩,抬头便见阳景眼中含笑,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便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轩丘阳景!普通人看见两个男人抱在一起,当然会觉得奇怪好不好!”珞葵羞恼地一把推开他,脸颊因为情绪的激动有些绯红。竟然上了这种无聊的当,还被趁机占了便宜!亏她刚才还那么紧张。珞葵越想越羞愧,脸也愈发的红了。

“两个男人。”阳景眉一挑,坏笑着看着她,“微生,你是不是把自己的性别弄错了?”

“你!”珞葵气结,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于是扭头便走,“我要走了。”她觉得自己要是再待下去肯定会被气死。“等等。”阳景伸手拉住她,脸上是莫名的笑意,“你忘了还欠我一个人情了?”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承认。”她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都是在做亏本买卖了,你就不能陪我这个苦命人多待一会?”话说出口,两人都同时愣了一下。

珞葵是因为没想到阳景只是想让自己留下,而说了这话的本尊则是在纳闷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求人的话。

珞葵微微一笑,心里竟有些得意,没想到这人也会有求自己的一天。心里面一高兴,脸上禁也不自觉地露出得意的笑来。

阳景本来还在奇怪自己的反应,眼睛却不自觉地瞟到珞葵脸上掩不住的笑意,那原本就极盛的容貌显得更加动人了,于是内心的小恶意再次冒出来:“怎么,有什么事乐得微生公子脸都要开成一朵菊花了?”阳景那笑,极为的不怀好意。

“唔……咳咳……”珞葵被堵得一口气没顺过来,咳了起来。

“我记得作为一个有着双重身份人,特别是还像你这样的身份。最基本的一项要求就是无论何时都不能暴露自己最真实的想法。”阳景微眯着双眼,眼中闪着危险的光,“我记得从昨天夜里开始你的情绪就一直被我牵制,这样可不行啊。微生。”

“你……”珞葵止住咳嗽,听到他如是说不禁皱了皱眉,有些摸不透阳景的态度。明明从昨晚到刚才他都一直是在戏弄自己,可是现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真像他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罢了。珞葵越想越觉得眼前这张俊美非凡的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都是如此的深不可测。

阳景邪邪一笑,朝珞葵逼近了一步,而被这诡异气氛影响的珞葵不由也朝后退了一步,表情极为紧张。见此情况,阳景挑挑眉,继续向前逼近。两人就这样一个前进,一个后退,谁也没有说话。一直到珞葵感到自己靠到了暮亭的柱子,无法再后退,她才停了下来。阳景顺势前进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他低下头,视线很好的看到她纤翘的扇睫不断地扑闪着,像落入乱丛惊慌的蝴蝶,脆弱惹怜。漂亮的唇抿得紧紧的,有些失了血色。那张极美的容颜不似第一次看到的那般冷漠又疏远,而是带着有些慌乱的神色。无措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负。

珞葵自然是不知压迫在自己上方的男子是如此的想法,她只是在心里不自觉的畏惧着,觉得自己的一切想法都被这男人看穿。如果,他以此胁迫自己做对隐云不好的事怎么办?珞葵一想到如此,心里大乱。

两人就这样分别各自在心里盘算着,突然阳景单手撑在珞葵背后的柱子上,珞葵立刻全身神经紧绷,紧张地看着他。阳景勾勾嘴角,似笑非笑看向珞葵:“你怕我了?”

本是玩笑的话,他却看到珞葵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以及眼神不自然的移开,有些讶然。

“怎么,之前不是还在逞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现在却老实地连一句话都不回答了?”阳景揶揄到。

“你到底是谁?”珞葵轻轻张口,许久才问了这样一句。心里仍是紧张。

“我是谁,难道微生你还不清楚吗?”阳景反问道,眼睛牢牢地看着她。

小说《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 第10章 交心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倾城绝颜:名门千金来休夫》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