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

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

主角:李倾儿,楚延 作者:燕可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9 16:22:19

李倾儿楚延是《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本书的主角,《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走吧,赶紧回去吧,这点小事,妨碍不了我。”逍遥王带着伤感迈出脚步,倾儿跟着身后低着头,只是跟着。兴王府里,夜晚的风有些寒凉,楚延站在荷花池边默默欣赏,虽然赶紧有些冷意,却打扰不了自己的心情,看着荷花想到了文慧,那样甜美的笑容,善良的人儿,一切美好的样子都印在了楚延的心里,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文慧了,更让楚延思念起文慧,每每想起她,都让人开心舒畅,好似一切烦恼都没有了。
展开全部

凤凰山之游

倾儿,逍遥王,太子殿下,洛儿,还有五皇子和十皇子等人走在山间小路上,一路走来均是绿油油的一片,很是蓬勃朝气,山泉声伴着鸟儿的欢叫声,让整个不动声色的山野,增添了无数热闹,走到一小溪旁,随着石阶一步步踏着,很有一种春游的感觉,哈哈……水清澈见底,偶尔一条小雨游过,却能让洛儿惊呼,一路上,数落儿最开心了,这儿看看,那儿瞧瞧,也不觉得累……

“看,那儿就是凤凰山了”十皇子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山,那山驼峰型,各边缘都长些花花朵朵,给人感觉很是奇妙,一眼望去,淡绿深绿交杂的景象很是可爱。

“皇兄,快点,快点啊”洛儿走在前头一阵欢叫,像只可爱的小鹿乱窜。有了洛儿的陪伴,大家都不觉得无聊,洛儿总是能逗大家开心,一路上也是嘻嘻哈哈,增添了无限乐趣……

“洛儿,小心点”倾儿关心的跑过去,拉住洛儿,保护着洛儿一路向前走去。

看似很近的山,却让几人走了一个上午,走到山顶时,已经是中午,一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只是洛儿还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好漂亮啊!”洛儿开心的叫了起来。

“倾儿,饿了吗?这个给你,”逍遥王也不知从哪里摘了些野果递给了倾儿,倾儿看着逍遥王一副祥和的脸,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接过野果道了声谢,虽然已经有些习惯逍遥王一直这样的照顾自己,但那么多人在场,逍遥王却毫不顾忌,倾儿能感觉到逍遥王的关怀,是真的。

自然,这一切让太子殿下看的一清二楚,他不明白堂堂王爷,会对一个女子如此贴心,虽然逍遥王从未摆过架子,可也从未对一个女子有过如此上心的时候,让太子殿下有些好奇倾儿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洛儿,姐姐这有些果子,一起来吃吧。”倾儿叫唤洛儿,洛儿好像很听倾儿的话,一脸开心的跑过来和倾儿坐在一片绿色的草地上,吃起了果子。

“公子,太子殿下,众位皇子,过来吃点东西吧,走了一上午,大家又累又饿着呢。”倾儿边说边已经把一个包裹打开,里面有些馒头还有些糕点,看似很美味的样子。

众皇子纷纷围坐了过来,逍遥王可是占了个好位置,那就是坐在了倾儿的身边了,现在的倾儿,一左一右都被洛儿和逍遥王占据了,“这个味道?”太子殿下尝了块糕点,感觉有些清凉,让原本爬了那么久的山而产生的内心热气,有些驱散。

“太子殿下,这是用薄荷还有野菊花制成的白玉糕,倾儿知道各位皇子走的累了,就准备了这些。”倾儿如实回答,却不知道太子殿下已经对眼前的这位倾儿姑娘有些钦佩,这样的糕点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或是想的到的,如此看来,倾儿的却有过人之处,难怪逍遥王对倾儿有些特别。

各皇子尝了糕点无不赞叹,都称倾儿是个善解人意之人。

只是逍遥王有些不快,欣赏倾儿的人越多,心里就越是不舒服,他更讨厌太子殿下看倾儿的眼神,有些欣赏,有些沉思,也有些好奇……

傍晚时分,十皇子和其他众皇子开始在草地上搭起了棚帐,“十哥哥,我晚上要和倾儿姐姐睡,你要把我们的帐棚搭的大点,”洛儿对着正忙着的十皇子一脸的命令样子,看的十皇子一阵好笑,“哼,有了姐姐脸哥哥都不要了,我才不帮你搭呢。”十皇子故意生气的转头不看洛儿,洛儿急的直跺脚,差点就哭出来了。

“好洛儿,我的好洛儿,别这样,十哥这不是已经帮你在搭了吗?”十皇子扯扯洛儿的衣服,一副讨好的样子让洛儿转为傻笑,抱着十皇子在十皇子脸上亲了一下,“还是十哥最好,洛儿最喜欢了,哈哈……”

郁闷,居然用这招收买了十皇子,无奈啊,谁叫十皇子也那么喜欢洛儿呢。

而另一边,倾儿正准备大家的晚餐呢,身边放了些自己配置的调料,坐在火堆旁,烤着山鸡,那香味直扑各位皇子的心里去了,“好香啊,比一般烤出来的鸡都香,倾儿姑娘用了什么了?”太子殿下走到倾儿身边一脸疑惑的问道,眼神有些平静,看不出平时的威严,好似一副朋友相聊的感觉。

“太子殿下,倾儿用了些酱油,醋,蒜,香油,花汁……这些调配而成,不时的洒些上去,便让山鸡的肉更加爽口了,”倾儿倒是说了一大推杂七杂八的配料,只是很多太子殿下有些不懂,却也不问,只是觉得倾儿是个奇妙的女人。

“柴捡来了,”逍遥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倾儿的身后,将一推柴扔在了倾儿身边,脸上有着明显的不爽。

“我那帐篷还没用搭好,想去忙了。”太子殿下也是看的出来逍遥王的脸色,故意找个话题离开了。

“干嘛那么一副臭脸?”倾儿的声音不大,却透着气意。

逍遥王蹲下,慢慢的将脸贴上倾儿的脸,“你和别人那么亲近,我连生气的权利都不可以吗?”逍遥王眼神里有些恼火,却没用发出来,声音也压得很低,看来还是个能控制住情绪的人啊。

倾儿底下头,不语,她心里也是明白逍遥王的意思的,认识逍遥王那么久了,自然瞒不过他这个另类的人,不过她一直沉默,就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不想破话了逍遥王对自己的那份关怀,她可以把他当成是一份哥哥的情怀,因为倾儿害怕爱情的背叛,更不想一夫多妻的管制,她不愿意接受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男人,因为这个时代,没有一心一意的爱,哪怕有,也会因为被迫而分开,如兴王爷楚延。

逍遥王看着沉思的倾儿,那眼神闪过一丝悲哀,充满着无助,看的逍遥王有些心疼,“对不起”

倾儿抬起头,看着逍遥王居然为刚才的发怒而对自己说对不起,心里有些暖意,“没事,”倾儿平静的说着,没用一丝表情,让逍遥王有种想要抱住倾儿的感觉,可还是压抑了。

“姐姐,好香啊,可以吃了吗,洛儿都馋死了。”洛儿调皮的跑过来坐在倾儿身边一副乖巧的样子。

“可以了,”倾儿转为一脸的笑意,对着洛儿,倾儿永远都是甜美的笑容,洛儿也是一副永远的乖巧可爱。

众皇子们纷纷围坐过来,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原本有些寒冷的夜晚因为大家的围坐而变得暖和热闹,“太好吃了,倾儿,你是怎么做到的?”是十皇子的不由的赞叹声,“是啊,倾儿姑娘,你在山鸡的肉里都放了些什么,能让里面的肉也香的可口。”五皇子也赞美起来,倾儿不语,只是看着大家美美的吃着,心里有些喜悦。

美美的一顿饱餐让众人都提起了精神,大家一言一语的谈论,说着笑话,唱着歌,很是热闹……

一棵松树下,倾儿独自站在那儿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山一程水一程柳外楼高空断魂马萧萧车辚辚落花和泥辗作尘风轻轻水盈盈人生聚散如浮萍梦难寻梦难平但见长亭连短亭山无凭水无凭萋萋芳草别王孙云淡淡柳青青杜鹃声声不忍问歌声在酒杯倾往事悠悠笑语频迎彩霞送黄昏且记西湖月一轮山一程水一程柳外楼高空断魂迎彩霞送黄昏且记西湖月一轮……”倾儿默默的唱起了还珠格格里面的歌(山一程,水一程)

“今天是生我的气了吗?”逍遥王轻轻走到倾儿身边,他早早的来了,只是看着倾儿伤感的唱着歌,有些不忍心打扰,因为那歌声,居然如此美妙……

“没有,我怎么敢生你的气。”倾儿淡淡的回答,眼睛没有离开自己的视线。

逍遥王拉住倾儿的手,用了点力,倾儿稳稳的落入了逍遥王的怀里,“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逍遥王有些失落,她对倾儿又我疼惜又是无奈,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让倾儿满意,他已经说的很明白,表现的也很明白,为什么倾儿总是能视而不见自己的举动,她难道不动心吗?

倾儿没有挣扎,只是盯盯的望着逍遥王,“那公子是否又能明白倾儿的心意?”一句反问,让逍遥王无语,是的,她的却不明白倾儿的心意,更是猜不透倾儿的人,她不明白,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就如今晚的歌曲,明明很好听,却夹杂着忧伤,这首歌也不曾听过,如倾儿的人,不曾摸透……

逍遥王松开手,一脸的平静,“夜深了,早些休息,”转身离去了。

看着逍遥王的背影,倾儿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自己在伤他的心吗?

这一切,太子殿下在不远处看的清清楚楚。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让逍遥王如此放下尊严?虽然那个女人有些特别,有些可爱,也有些奇妙,可一向风流倜傥的逍遥王,居然可以为了他,委曲求全?有些不解,想看透这个倾儿,对这个倾儿更是来了兴趣。

另一边,兴王府内,王爷走到舒静的床边,为她用功逼毒,如此来回几天,舒静的身体有了好转,能下地走路了,手也能动了,只是微微有些迟缓,楚延的身体有些吃不消,累的好几天没有出门,只是关在书房里谁也不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每天,王爷的门口都放着一托盘,上面有王爷最喜欢百合花做的糕点,每天的样式都不一样,只是都是百合花的香气,口味也不停的更换,还有每天都更换不同的茶。起初几天,王爷并没有理会,只是日子久了,偶尔能感觉到托盘里少几块糕点,或是茶水没了一大半……

王妃心里自然有些高兴,楚延为了自己累成这样,王妃有些心疼,从不露面,他知道王爷不喜欢自己,所以很识趣,只是送完糕点,就悄然离去。

凤凰山的太阳起点很早,可能是因为山高的原因吧,倾儿来轻轻起身走出帐外,见大家都还没有起床,就想着到处走走,找些吃的,不知道走了多久,见前面一片野桃子,个大又红,很是可爱,倾儿有些兴奋,加快脚步走了上去,美美的摘起了桃子,摘了很多,挑的都是最大最好的,感觉差不多了才有些不舍的离去,来到帐篷外时,逍遥王已经出了帐篷站在那似乎在等什么……

看到倾儿回来了,逍遥王淡淡的开口,“去哪了,”这是在质问吗?倾儿手上那么多桃子,难道逍遥王会不知道倾儿去哪,居然还问那么白痴的问题,真是的。

“去给大家找些吃的,”倾儿低着头不敢看逍遥王,怕看到逍遥王那愤怒的眼神,也不知道逍遥王现在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只是低着头不看就是了,不管是平静也好,还是愤怒,只是不想看那眸子。

“大清早的就这样跑出去,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怎么办?下次有什么事,和我说就是了,别一个人乱跑了。”逍遥王有些责怪又有些心疼,这丫头总是敢那么一个人独来独往,虽然怕什么,却也从来不会去退缩,真是那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让逍遥王很是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倾儿的心只属于自己。

“没事的,我又不是弱不禁风,人活着,总是要生存。”倾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搬出道理来和逍遥王对着干。

倒是逍遥王讷了一下,是的,人活着,总是要生存,倾儿没有让自己处在被保护的一刻,而是时时刻刻的自我保护,女人,她居然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想,居然想自己保护自己,虽然这话没错,可怎么听着,有些别扭。

太阳升起的很快,各皇子也陆陆续续的从帐篷里出来了,呼吸着最新鲜的空气,让人精神百倍,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一样。

大家散去各自去欣赏自己觉得最美妙的风景,“倾儿姐姐,我们一起吧,”洛儿已经跑了过来拉着倾儿的手,哪容的了倾儿说不呢,要不然洛儿一定伤心死了。

“逍遥公子,我们也去那边走走吧。”太子殿下过来邀请逍遥王,虽然想和倾儿一起,不过看倾儿要陪着洛儿,恐怕自己是什么话也说不了了,也就答应太子殿下一起向一旁走去。

“逍遥公子很喜欢倾儿姑娘?”太子殿下突然问起了这样唐突的问题,让逍遥王有些错愕,“何以见得?”逍遥王也把表情隐藏的很好,一脸平静,说出的话也是没有几分情绪。

“我也是猜的,逍遥公子难得对一个女子那般温和,想必公子对那姑娘的感情一定不一般。”

逍遥王轻蔑的一笑,“是,我很喜欢她,我要照顾她一辈子。”逍遥王的声音有些坚定,不容任何人怀疑,虽然太子殿下清楚逍遥王对倾儿不一般的感情,不过在逍遥王说出来的时候,还真的有些惊讶,不过脸上的表情可不容停留,要不然太失礼了。

“预祝逍遥兄能够如愿以偿,连墨希望能喝到逍遥兄的喜酒,”连墨心里有丝丝的难过,不过他还是真心希望逍遥王能和倾儿姑娘在一起,这个兄弟,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两个人的感情有是出奇的好,无话不谈,虽然对倾儿有些欣赏,更不想为了个女人让逍遥王误会,他自然明白这些日子逍遥王嘴脸的变化,也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失礼,现在的话语,正好表明了心计。

逍遥王看着连墨,脸上浮起了笑容,一手拍在连墨的肩膀上,“好兄弟,凌义没有看错你,”两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谈天说地的好不开心,指指远处,望望左右,看着美景心情无比的好……

看着连墨和逍遥王有说有笑的走来,有些奇怪,这两个人在她眼里在怎么样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好过,“你们……没事吧?”倾儿奇怪的看着逍遥王,又望了望连墨,想得到些答案,可惜,两人相视而笑并不理会。

“喂……亲爱的凤凰山,我们走啦,有空在见……”倾儿对着凤凰山使出力气叫了出来,有种轻松的感觉,“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洛儿好奇的望望倾儿。

倾儿看看一脸可爱的落儿,拉过洛儿的手,“来,我们一起来喊。”

“喂……凤凰山,再见啦……”倾儿先喊了起来,洛儿觉得很有意思,也便喊了起来,“姐姐,好舒服啊,洛儿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洛儿惊喜的拉着倾儿的手,一脸的快乐,“当然了,这是发泄的最好东西。”倾儿一脸的满意。“喂……凤凰山……我想爸爸妈妈了,你们听见了吗……”“喂……凤凰山……洛儿想永远快乐,洛儿喜欢和姐姐在一起,喜欢听姐姐讲故事,喜欢……”倾儿和洛儿不停的在喊着,看着众皇子一阵好笑,觉得倾儿和洛儿都很是可爱……

出游赛马

回到皇宫里众皇子也实在有些疲惫,都各自遣散了,“逍遥兄,倾儿,你们也回去好好休息吧,”连墨给了倾儿和逍遥王一个和气的笑容,随着两个丫鬟走去了。

倾儿看太子殿下离去,也没有和逍遥王说话,可能是有意想避开逍遥王吧!直接走向云若楼东侧,朝着自己的房内走去,原本逍遥王想跟着,可脚步太不起来,他不明白倾儿为什么这样,可能倾儿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可能不明白,只是此刻,逍遥王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看着倾儿的身影离去。

几天下来,倾儿没有和逍遥王太多的话语,和逍遥王一直保持着距离,她怕面对逍遥王的柔情,不是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只是无理由的逃避了,或许自己还没有喜欢上逍遥王,也或许逍遥王不是自己的菜,更或者,他心里只是把逍遥王当成了朋友,而这个朋友对自己出奇的好,让自己有所芥蒂……

大清早的空气真好,落仙亭的湖面上的雾气笼罩,很有仙境的感觉,倾儿眯着眼享受着四处安静的气息心里很是平静舒畅。

“倾姐姐。”洛儿一路跑来,气喘吁吁的样子看似好像有什么急事,倾儿收回目光,“洛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急。”

“姐姐,太子哥哥说明天去草原上骑马,叫我老告诉倾姐姐,”洛儿笑的直眯起了眼睛,好像很喜欢骑马,只是,哎呀,倾儿连马都没摸过,要不是来到这个时代,连真马都没看过,现在居然要骑马,倾儿可算是碰到难题了,倾儿一脸的怪样。

“姐姐怎么了,姐姐不想和洛儿一起去骑马吗?”洛儿有些失落,小嘴居然翘了起来,很是纯真的看着倾儿,倾儿又怎么能伤了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呢,唯有笑笑,“谁说的,倾姐姐最喜欢和洛儿在一起了,不就是骑马吗,倾姐姐陪你就是了。”这个倾儿,还真是硬着头皮什么也不顾了,心里有些怪味,洛儿听着可是乐开了花,只蹦蹦跳跳的。

这是一片广阔的草原,没有任何树木杂枝,一眼望去没有边际,也不知道这草原有多大多宽……天空成蔚蓝的颜色,没有刺眼的阳光,更增添了一众人的松快心情,面对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所以的心事都烟消云散……只是……倾儿站在马匹旁边左右摆动着眼珠子,看看众皇子一副安定的样子,让倾儿不知所措,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不会骑马吧?那自己来又是干嘛?

“我先走了,不等你们了。”十皇子最先说了话,马蹄飞奔而去身影很是潇洒。

“十弟,等等我……”又是五皇子的声音,一个抬步已经坐上了马背,也随着十皇子飞奔而去。

“嗨,五哥,怎么不等我啊……”又是洛儿的声音,看着洛儿身材矮小,上马的速度也是极快,偌大的一个马背,很能让人忽视那小小的身影……驾……一声令下,洛儿的马也开始飞驰起来。

驾……驾……随着越来越亮耳的声音响起,众皇子纷纷离去,草原上很是热闹,“倾儿,怎么还不上马?”逍遥王提醒的看看倾儿,如今只剩下自己,倾儿,还有连墨,在不上马,怕是追不上那早已不见的皇子们了。

“知道了,你们先去吧,我有点事情……”倾儿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逍遥王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上马望了一眼倾儿,飞驰而去……

“来人,给姑娘把马换了,把温驹牵来,”是连墨的声音,也不知道连墨这是怎么了,倾儿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不只是倾儿,身后的两个侍卫也是一脸的惊讶,不过很快收回神色回身走去。

不一会,牵来一匹红色马匹,看似很可爱,眼神里有些温和,好像很有灵性,自觉性的走到了倾儿身边,好神奇的马……倾儿有些欣赏起这匹小红马了。“你叫温驹?”倾儿摸摸温驹的脑袋,那马晃晃脑袋好像有些赞同倾儿的话,这倒让倾儿更加有些喜欢了。凑到温驹的耳边,“温驹乖,倾儿不会骑马,不好意思了。”那温驹没有了反应,连墨看到倾儿的如此举动也表示视而不见,或许他心里清楚倾儿对着温驹的耳边说了什么,只是不点破而已。

“上马吧!”连墨踏上马鞍坐在了马背上,看着倾儿等待倾儿也上马,倾儿心里有些慌乱,也不知道怎么办,算了,还是上马吧!倾儿心里也只能这样想着,看着他们那么多人踏马鞍的样子,倾儿倒是学的有模有样,虽然上了马,也不知道怎么骑看看连墨拉着缰绳的样子,倾儿也学了起来,拉着缰绳手有些发抖,连墨觉得有些好笑,可也不敢笑出来,憋着吧。

“温驹,走……”连墨一声令下,温驹居然轻快的跑了起来,让倾儿原本悬着的心,有些害怕,也不敢叫出出声,“天那,温驹,你听话,你别吓我……”倾儿抱着温驹的脖子轻道,那温驹确实有灵性,速度也放慢了,虽然在跑,却也感觉稳当很是安全,倾儿心里一阵开心。“好温驹,真听话,”倾儿在马背上摇来晃去虽然看着有些揪心,不过倾儿倒是没有那么害怕,因为温驹似乎对她很不错。

连墨没有让马飞快的跑起来,而是跟在倾儿的身后看着一切,脸上的表情时而紧张时而放松,真是表情多多啊……“温驹是最听话最有灵性的一匹马,很适合初学者……”连墨在身后跟着,有种在保护倾儿的感觉,什么,很适合初学者?难道连墨知道自己……天那,那不是很丢人!“你怎么知道的。”倾儿低着头有些害羞。

连墨赶了上来,和倾儿并排而骑,“别问那么多了,还是好好骑你的马吧”

倾儿骑的不快,因为也不敢快,只是倾儿的姿势还是那么别扭,虽然拉着缰绳但人左右来回晃动,“坐直了,这样会摔下来的,”连墨在身后大声喊着,也没有追上去,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满足感。

不知道多了多久,逍遥王从远处飞驰儿来,离近倾儿的时候,放慢了速度,“你倒好,让人家堂堂太子殿下居然教你骑马。”逍遥王的声音很低,很有震撼力,让倾儿心里一震,直直的盯着逍遥王走过的背影。

“怎么样,这大草原的景色还算不错吧”连墨一副得意的笑容对着逍遥王,“是啊,很不错,太子殿下骑术了得,居然能比我早到。”逍遥王知道连墨没有骑马离开,却也不想点破,给连墨台阶下,连墨也没有说什么。

不远处,一道道身影慢慢飘来,众皇子英武的身姿很是让倾儿羡慕,连洛儿那有一番英姿,平时看着可爱的她,今天别有一番风味……

“太子哥哥和逍遥公子果然神速啊,居然那么快就回来了,”十皇子有些羡慕,看看一旁的倾儿,才发现她骑的是温驹,有些惊讶,心里的话没有说出来,她算是明白了,倾儿是个生手。众皇子也看的清楚,眼神扫过倾儿,让倾儿羞的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倾儿赶紧下马,头也不敢回的跑了。

“倾儿?倾儿……”“倾儿姐姐……”“倾儿姑娘……”身后一阵阵声音传来,倾儿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只是快步走着,逍遥王立即下马,追了过去……太子殿下望向众人,一脸的难看,吓的皇子们纷纷识趣的离开,或是下马或是低头不语……

走到一片小树林里,倾儿有些累了,走到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望着溪水流动而发出的声音,倾儿眼里有些失落,“倾儿……”身后一声叫喊响起,倾儿回头见是逍遥王,赶紧抬步想跑,却被逍遥王一把拉住,“你跑什么?”逍遥王心疼的盯着倾儿,手拽住倾儿的胳膊不紧,可倾儿没有办法挣脱开。

“哪有人不会骑马的,给你丢人了。”倾儿淡淡的说着,心里有些难受,有些痛。逍遥王有些喜悦,一把抱住倾儿,倾儿想挣扎,逍遥王抱的更紧了,“你说……你是怕给我丢人才会这样的吗?我好开心,倾儿为了我……”

倾儿使出力气,用力推开逍遥王,“你不要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你堂堂王爷,我一个丫鬟,怎么敢给王爷丢人呢。”一句话让逍遥王的心冷到了低谷,她怎么还这样推开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走进她的心里?

“走吧,赶紧回去吧,这点小事,妨碍不了我。”逍遥王带着伤感迈出脚步,倾儿跟着身后低着头,只是跟着。

兴王府里,夜晚的风有些寒凉,楚延站在荷花池边默默欣赏,虽然赶紧有些冷意,却打扰不了自己的心情,看着荷花想到了文慧,那样甜美的笑容,善良的人儿,一切美好的样子都印在了楚延的心里,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文慧了,更让楚延思念起文慧,每每想起她,都让人开心舒畅,好似一切烦恼都没有了。

王妃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披风,站在身边的双儿很是识趣的不说话,只是看着王妃那伤感的容易有些揪心,王妃轻轻走过去,将披风该在楚延的身上,楚延身子微微一抖,见是王妃,想把披风拿开,“王爷,妾身送这披风,立即就走,不打扰王爷。”王妃起身离去,楚延也没有在拒绝王妃给自己披上,看着王妃的身影,眼里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随即又是眼观前方,不理会其他任何事情。

王妃带着双儿走到房门口,命双儿回去休息,自己便进了房门……一张纸条从窗外扔了进来,王妃随着窗外望去什么也没有看见,觉得有些好奇,随手拿起桌上的纸条,上面写着:王爷喜欢蓝色,喜欢鱼。

虽然不知道纸条是谁扔进来的,可上面的话帮了王妃很大的忙,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和王爷接触,也不知道王爷喜欢什么,如今知道了喜好,也就投其所好了,脸上又掩饰不住的喜悦。“不管是谁,谢谢你,”王妃走到窗口,淡淡的一笑。

如此以来,双儿就每天陪着王妃在厨房里走动,王妃亲自动手做鱼,开始几天让自己干干净净的进去黑不溜秋的出来,手里还端着乌黑的焦鱼,王妃脸上没有一丝难受,心里反倒有些美滋滋的,虽然不好看也不好吃,不过从来罢了。在厨房里待了一个来月,这出来的时候衣服也不脏了,手里的那盘鱼也香飘四溢,很是不错……

如此一来,每天的餐桌上都会有王妃亲手做的鱼,有时候王爷夹了下,有时候却没有夹,脸上也没有什么喜色,难道王爷是不喜欢吃鱼,不过王妃可不考虑这些,依然每天转换鱼的味道,一条鱼居然让王妃做出来很多种不同的口味,很是难得。

王妃在花园里种了些牵牛花,蝴蝶花,蓝边八仙花,凤仙花,郁金香,兰花等许多蓝色的花,看着淡雅美极了……

王爷偶尔经过花园时总能看到这些,只是没有表示什么,也没有停留多看一眼,眼睛的一扫算是欣赏了……也没有问是谁种的,或许他心里知道,也懒得去理会这份心意罢了。

绮安国丽,太子和众皇子带着逍遥王和倾儿到处游玩,花栏,白鸟堂,紫凤亭,万丈瀑布,仙楼……游览了很多绮安国的风景,偶尔一众人出游几天放松心情,偶尔出去弄个野外生活,偶尔出去体验民情,很是享受……不知不觉就过了三个月。三个月里,倾儿一直对逍遥王恭恭敬敬,不敢离的太近,平时的聊天也只是随景随时随地而聊,没有聊些特敏感的话题,或是让倾儿赶紧压抑的话题,两个人之间,就好像是普通朋友一般。

“逍遥兄,倾儿姑娘,”倾儿正给逍遥王倒茶,却听到屋外传来太子殿下连墨的声音,随手又拿起一个杯子倒了茶递给连墨,“太子殿下匆匆而来,不知何时?”

连墨接过茶杯坐在逍遥王对面,慢慢饮起茶来,“乌雅国太子今天来我国交好,父皇今晚设了晚宴招待,这可是难得的事情,一直以来乌雅国与我国有些不和,如今这情势对两国都有利,父皇让我来通知逍遥兄今晚也出席!”

“如此好事那真是要替绮安国高兴了,放心吧,晚宴我们定会出席!”逍遥王也有些开心,他明白乌雅国和绮安国一直都有些矛盾,如今化干戈为玉帛对逍遥王来说,也是值得替这个好兄弟开心的,毕竟这绮安国的天下,以后是练墨的。

小说《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 第19章 凤凰山之游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穿越重生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后权天下:邪皇绝宠美人香》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