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驱魔师与少女

驱魔师与少女

主角:漠漠,张楚涵 作者:鬼豆豆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1-29 12:32:49

主角是漠漠张楚涵的小说驱魔师与少女,是由作者鬼豆豆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这时怎么回事,你手上有什么?”阿加那问道。“只有我的血而已,我们驱魔人的血自带驱魔作用,比任何符咒都有用。”“哼,要是你每次驱魔都要用自己的血,那还没等魔驱干净,你不就血流尽而死了吗?”“这你就不懂了,每收一个魔或恶鬼,用他们的魔气来修复,我的伤口都会好的。”阿加那又一次站了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这一次同样以失败而告终,张楚涵一掌拍在了阿加那的胸口,阿加那瞬间浑身冒起了黑烟,一个接着一个的灵魂从她的体内跑了出来,阿加那也越来越虚弱。
展开全部

楼下的密室-鬼豆豆

吃过了饭,张楚涵问漠漠,“你说的那个鬼现在在你身边吗?”鬼学姐急忙飘了过来,说道:“我在,就在这呢!”结果一人一鬼惊奇的发现,这个驱魔师居然看不到鬼。

“你看不到它们对不对?”漠漠问道。

张楚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家世代是驱魔师,我的身体里留着驱魔师的血液,我们的血可以使鬼魂灰飞烟灭,可是我从小眼睛便被封印了,祖父说是有一个恶魔,只能以驱魔师的眼睛作为容器,父亲因为收它失了性命,而祖父要进行封印,就不能将它封印在自己眼睛里,没有办法,只得将它封印在我的眼睛里。也因为封印了它,我便再也看不见鬼魂了。奇怪的是从那天起,我的耳朵也听不到鬼发出的声音。祖父说可能是封印的副作用吧。”

漠漠盯着张楚涵的眼睛看了看,张楚涵不高兴的说着:“我只是看不见鬼魂,不是看不见你。”漠漠脸一红,便又低下了头。鬼学姐赶忙飘到漠漠面前,漠漠向后退了一下,鬼学姐的脸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更何况是脸对脸,可是鬼学姐可没那么自知,一边往前上,一边说道:“你听到没?他说他的血可以让我灰飞烟灭的,你可一定要保护我,别让他的血碰到我。”漠漠无奈的说道:“知道了,你放心吧,能不能别在我的面前靠我这么近呀,我有点接受不了。”鬼学姐嘟着她那高度腐烂的嘴唇,飘到了一边,手还掐着腰,好像十分不满。

“对了,既然你看不见鬼魂,那你都是如何捉鬼的呢?”漠漠好奇的问张楚涵。

张楚涵撸起了衣袖,露出了一个金属的手表,“这时探魂表,只要鬼魂靠近,表针变会指向鬼魂的方向,同时,表针会根据鬼魂同我的距离来伸长缩短,这边都是距离刻度。

听了介绍,鬼学姐飘了过来,也好奇的看了看,当它在张楚涵面前时,指针果然指向了她,显示的距离是0.2米。

漠漠看了看,问道:“原来你早就知道它在哪,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张楚涵拉起了衣袖,说道:“我得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看到。”

漠漠接着问道:“咱们接下来去哪?要干什么?”

“一会儿你跟着我去女生宿舍楼下去,探探那里的情况,你看得见它们,就通过它们进行一下了解,查出它们所说的那个能量的藏身之处,如果它们敢耍花样,我就随时灭了它们。”张楚涵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着。

一边的鬼学姐可是吓坏了,直往漠漠身后躲。

漠漠赶忙说道:“好了好了,你都快把它吓得第二次死亡了,你见过这么胆小的鬼欺骗驱魔师吗?快去女生宿舍吧,咱们争取早一点找到那个能量所在,别再让它伤害无辜了。”

就这样,一男一女加一鬼急冲冲的向着女生宿舍走去。

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他们选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张楚涵看着自己的手表,顿时出现了十几个指针,指着相同的方向,不同的距离,这就说明这个地方有很多鬼,确实是个聚集地,接着表开始不停得转,看来,真的有一个力量很大的灵体在那里,它在干扰着手表的磁场。

鬼学姐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嘟囔着:“看吧,我没骗你们吧!”漠漠无奈的点了点头,“是是是,你说的对。”张楚涵忙看向漠漠,问道:“它说了什么。”漠漠看了一眼正在一旁满脸神气的鬼学姐,说道:“没事,就是在那矫情呢!”说完偷偷的笑,鬼学姐气的直嘟嘟嘴,其实这个鬼还是蛮可爱的嘛。

“别闹了,咱们得干正事了。”张楚涵提醒了一下还在一旁和女鬼打趣的漠漠。

“你们看到什么了吗?”张楚涵问道,他的手表已经被干扰,他无法准确判断出能量的中心位置。

“现在还没有,鬼学姐,你感受到什么了吗?”漠漠说道。

“我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吸引我过去,要不是在那个驱魔师身边,我就会被吸走,他好像可以减弱这个力量。”鬼学姐一本正经的说着。

漠漠向张楚涵复述了一下鬼学姐说的话,张楚涵想了想,说道:“你在我身后,然后告诉我往那个放向走,漠漠你把它说的高速我,咱们去会一会这个能量的主人。”

漠漠点了点头,鬼学姐也自觉的躲在了张楚涵的身后,凭着自己的感觉为他们带路。他们走到宿舍楼西侧角落的一个暗门那里,鬼学姐说道:“能量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漠漠将鬼学姐说的话复述一遍,张楚涵便走了过去,轻轻一推,门居然开了,里边呈现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密道,这个密道深不见底,张楚涵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头,在前边带路,鬼学姐紧紧跟在张楚涵的身后,很怕一个没跟住自己就被吸走了,漠漠则跟在最后边,随时帮着张楚涵翻译鬼学姐说的话。

他们一路摸索着,终于来到了一个门前,鬼学姐说道:“能量就在这里。”漠漠告诉了张楚涵后,张楚涵用力一脚踹开了小木门,里边是一个密室,密室周围都是石头雕刻的怪兽,每一个怪兽的边上都点着一个火把,密室的地上画着一个怪异的阵图,阵的中央坐着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孩,漠漠看着背影觉得好眼熟啊。

女孩慢慢的回过头来,虽然她画着浓浓的妆,可是漠漠还是认出她来,“菜菜,怎么是你?”

菜菜看了漠漠一眼,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刚才就觉得你不对劲,说吧,你到底是谁?”张楚涵冷冷的问道。

菜菜‘哼’了一声,说道;“我叫阿加那,是暗界十二魔之一。”

“原来你是暗界十二魔之一的阿加那呀,你不好好在暗界待着,跑这来干什么,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张楚涵眯着眼问道。

“是又怎么样,我是来靠人的灵魂来增强能量的,不然总靠那些小动物,功力增长的太慢。我没找你的麻烦,我劝你也别干扰我。”

再见阿加那-鬼豆豆

“与我无关?我是驱魔师,就是为了除尽那些害人的魔头。”张楚涵说道。

“哼,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阿加那冷冷的说道。

漠漠跑了过来,挡在了张楚涵面前,说:“让我和她说说话可以吗?”

张楚涵没说什么,走到了一边,抱着胳膊看着两人。漠漠走到阿加那面前,阿加那有点警惕的向后退了一下,但是看了看漠漠干净的眼睛,便放下了警惕的心。

“菜菜,小刀知道你的真是身份吗?我们之前一起的经历都是假的吗?为什么要杀人,是不是我和小刀也是你的猎物?”漠漠问着问着,眼角流下了眼泪。

阿加那看了看流着泪的漠漠,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没有告诉小刀,也瞒着你,其实我是真心把你们当朋友的,可是我们暗界出了问题,起了内讧,我们十二魔只能靠吸食人的魂魄来增强我们的能量。每个七月十五,阴气较重时,我便会利用音域阵将目标引导到她住的那一层的卫生间隔层里,然后杀掉,洗净她的魂魄。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和小刀动手的,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我倒情愿和你们做一辈子的姐妹。”

漠漠却愤然的说:“可是你还是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我怎么能放任你这样?还有你为什么要将她们的尸体杀害成那样?”

阿加那解释道:“我只有将她们身上都划出一道道伤口才能将她们的魂魄全部吸收干净,如果要是留有一丝魂魄未吸收干净,那么它将会成为我的软肋,可以轻易的伤害到我,所以我只能划边她们的全身。”

漠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阿加那是自己的好姐妹,可是她却又是暗界的大魔头,她杀害了很多人,可是她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这种事情漠漠不知该如何评论,她该让她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放过那些冤魂吗?

张楚涵看出了漠漠心中的矛盾与纠结,于是,他便开口说道:“我希望你可以自废灵力,放出那些冤魂,不然,我就只能让你灰飞烟灭了。

阿加那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也得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说完,阿加那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宝贝,那是一面铜镜。

张楚涵看了看阿加那手里的铜镜,说道:“是还能镜吗?就是可以将别人对你的攻击原封不动的还给那个人吗?”

阿加那点了点头,“小子,没想到你还真有些见识呢,你说的没错,不管你对我使用什么攻击对我都不会有任何伤害,因为还能镜会将他们完全还给你。”

张楚涵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要看看这个还能镜究竟有多大的能力。

于是,他从拔出之前别在腰里的剑,在手上用力一划,将血沾到了剑上,接着便向阿加那刺去,阿加那则举起铜镜,一下一下的抵挡着张楚涵的攻击,张楚涵看到自己这样直面攻击真的没能伤害到阿加那,于是便想着其他的对策。接着他将另一只手也划破,先用手中的剑对抗着阿加那的还能镜,一点一点的靠近阿加那,待两人近在咫尺间,便将另一只手拍向阿加那,阿加那发现后便急忙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接住张楚涵的那一掌。可是没想到,在两掌接触的一刹那,阿加那的手便冒起了白烟,阿加那急忙收回了手,脸色有一些难看。

“这时怎么回事,你手上有什么?”阿加那问道。

“只有我的血而已,我们驱魔人的血自带驱魔作用,比任何符咒都有用。”

“哼,要是你每次驱魔都要用自己的血,那还没等魔驱干净,你不就血流尽而死了吗?”

“这你就不懂了,每收一个魔或恶鬼,用他们的魔气来修复,我的伤口都会好的。”

阿加那又一次站了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这一次同样以失败而告终,张楚涵一掌拍在了阿加那的胸口,阿加那瞬间浑身冒起了黑烟,一个接着一个的灵魂从她的体内跑了出来,阿加那也越来越虚弱。

漠漠看到急忙跑了过来,将躺在地上的阿加那抱了起来,眼泪不停得留着。阿加那看着漠漠,笑了起来,“真希望我不是阿加那,我只是菜菜,然后同你和小刀一起,简简单单的过完大学的生活。”漠漠急忙说道,“你不是阿加那,你是菜菜,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菜菜。”阿加那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同张楚涵说道:“我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用我们的魔气来修复的,可以在我临死前让我看一看吗?”

张楚涵想了一下,便将双手放在了从阿加那身上冒起的白烟上,他的手上的伤口果然一点一点在愈合,而且吸收了这些魔气之后,张楚涵脸色变得更加红润健康了。

阿加那好奇的问道:“你总是吸收这些魔气,你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成了魔呢?”

说完便消失了,只留下一小团黑气在那漂浮着,张楚涵拿出怀里的一个蛇皮袋,将这团黑气收入其中。漠漠痛哭着大叫了一声菜菜。

过了不久,张楚涵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漠漠,说道:“这就是命数。”

漠漠又看了看阿加那消失的地方,低低的说道:“再见了,阿加那,哦不,是菜菜。”

顿了顿,漠漠抬头看着张楚涵问道:“对了,你还没有回答菜菜的问题呢?你是不是有一天也会成魔呢?”

张楚涵看了看远处,“也许吧。”

两个人便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躲在角落的鬼学姐飘了出来,对着漠漠说:“你还好吧?”

漠漠吓了一跳,看了一眼鬼学姐,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没事,倒是你怎么还没走啊?那个禁锢你的力量不是消失了吗?别的灵魂都去投胎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对了,菜菜说每个她杀过的人灵魂都被她吸得干干净净,一丝不留的,你怎么逃过得。”

鬼学姐也是一脸的迷茫,“我也不知道,我对自己死前的记忆一点也没有了,我也是看到了那些被她杀死的人,才认为自己也是这么死的,这的力量确实禁锢了我,可是力量消失后,我仍觉得无法投胎,似乎自己有什么心愿未了。你可不可以让我继续跟着你呀,我想寻找自己的未了的心愿到底是什么。”

漠漠,张楚涵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驱魔师与少女》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