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忆吻

忆吻

主角:郑俊泽,秦雨儿 作者:水纹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3:03:18

作者水纹的小说《忆吻》主要讲的是:“然后呢,克劳德,你说我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端木浩轩显然有点不耐烦了起来,他感觉他是随着克劳德这个洋鬼子在瞎胡闹,编一个雨儿病了的理由,这有什么用。克劳德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低头,指尖掠起了袖口,看了看腕表,时间是下午18:35分。抬起头,他转过视线看向端木浩轩线条完美的唇瓣露出了一个深邃的笑容,端木浩轩对于这个笑容很是不解,于是开口问道:“克劳德,你笑什么?”
展开全部

15-不耐烦

“然后呢,克劳德,你说我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端木浩轩显然有点不耐烦了起来,他感觉他是随着克劳德这个洋鬼子在瞎胡闹,编一个雨儿病了的理由,这有什么用。

克劳德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低头,指尖掠起了袖口,看了看腕表,时间是下午18:35分。

抬起头,他转过视线看向端木浩轩线条完美的唇瓣露出了一个深邃的笑容,端木浩轩对于这个笑容很是不解,于是开口问道:“克劳德,你笑什么?”

“端木浩轩,我们去喝茶吧!”克劳德轻笑道。

“喝茶?”

端木浩轩一脸的狐疑,对于时间便是金钱的克劳德来说,他千山万水的来到东南亚出差,可不仅仅是想来喝他喝茶吧,最近郑氏集团东南亚分部的间博雅不是在蠢蠢欲动么,想必他此趟出差的重点为的就是这件事情吧。

“对,我想我们的喝茶时间有三个小时!”克劳德依旧是微笑说道,随即伸手拍了拍前面的开车的司机,爆出了一个让端木浩轩更加愕然的地址。

下午20:30分,另一架私人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东南亚的机场内,灯光闪烁,一个男人的身影从VIP通道匆匆忙忙的直奔停车场。

因为那里早有他的秘书替他安排好了的座驾跑车。

一路斐城兰博基尼盖拉多跑车流线型的车身在东南亚繁华的柏油马路上留下了狂野不羁的影子,在闯过了无数红路灯,驾车的男人巧夺天工般的俊颜上遍布的都是哀伤与忧愁,可这也更加印证着他对那个女人的在乎与爱意。

他是郑俊泽,他的雨儿病了,他怎么可能安得下那颗心,之前所起誓的,不愿意在看到她,不愿意在去搭理她的话,都因为她的病而变成了一响空谈。

有关她的一切就是束缚住他魂魄的绳索,她若稍有不慎,绳索一松懈,那他便魂飞魄散。

21点整,郑俊泽一脸惨白的出现在了医院大堂,他几乎是跑进来的,所以他趴在医院前台前似乎还在气喘吁吁着,这也让过往的医患们都对这个容貌出色的男人多看了几眼。

“告诉我,秦雨儿的病房在哪里?”郑俊泽气急败坏的说道,该死的琳达竟然没先替他调查清楚雨儿所在的病房在哪里。

“您请稍等……”前台上的女护双眼发直的看着这个忽然从天而降般的美男,咽了咽口水后噼里啪啦一阵敲键盘的声音后,再度抬首用悦耳的声音对眼前的极品男人道:“秦小姐的病房在二十楼的204VIP病房内!”

一获得消息,郑俊泽几乎是冲进了电梯内,在电梯上升至二十楼的短暂时间,都让他感觉如同百年般那么长久与难耐。

终于“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二十楼,郑俊泽很容易的便在这豪华装修的VIP区内找到了204号病房。

可真的站在了204号病房前,郑俊泽站在门口却停住了脚步,原本盛满了焦急与担忧的心,却在真正到达的时候慢慢的趋于平静,心跳却越来越快,因为隔绝了半个月之久的女人,此时此刻就是一门之隔。

可这一门之隔内,她却昏迷着。

经此这么一想,郑俊泽的一瞬间感觉呼吸都被人掠夺了,他紧绷着的脸颊甚至感觉到了从眼眶之中倾泻而下的温热。

她拽着他的呼吸,让他难受得频临死亡!她遗忘他,可他要怎么做,怎么办才能跟她一样洒脱的遗忘?难道真的要他到死才能解脱这种折磨吗。

长廊的灯光趋于暗淡,宁静之中透露着一种冷凉,男人俯在门叶上,脸靠着手肘,似乎在死死的隐忍着什么般。

许久,他仰起头,手心触碰到了冰凉的门把手,鼓足了勇气推开门。

门吱呀一声响,郑俊泽闪身进房,却愣在了当场,明晃晃的病房内,本该躺着秦雨儿的病床上,被单折叠整齐,没有丝毫躺过的痕迹,而正当郑俊泽对这状况充满了不解时,他感觉背后似乎有人在观察他时,他猛然一旋身,愣在了当场。

气氛顿时诡异……

“嗨俊泽,你终于还是来了!”端木浩轩迎来了郑俊泽满是诧异的眼光,他招了招手阴测测的一笑,和克劳德坐在郑俊泽身后的沙发上,茶几上有茶具,两人喝茶的地方正是首府医院,204号VIP病房没错。

郑俊泽将眼神扫向了克劳德,对于克劳德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更加的感觉到了奇怪!而克劳德只是云淡风轻的转过眼神。

“雨儿……她在哪里?”郑俊泽抛开疑惑,问出了心中的重点。

端木浩轩站起身,行至郑俊泽身边,细长的眉眼里噙着笑意道:“哈哈,郑俊泽,你上当了!”

“你说什么?”郑俊泽脸色骤然一变。

端木浩轩咧嘴一笑:“雨儿现在在端木世家,她很好,能吃能睡,能跑能跳,能哭能笑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不是说她病了吗?”郑俊泽的语音骤然降至零点。

端木浩轩依旧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道:“骗你的!”

“该死,你竟然用这个来开玩笑!”郑俊泽心中瞬间明白过来,他确实是上了端木浩轩的当了,可是该死的端木浩轩不该用雨儿生病了来欺骗他!难道他不明白这雨儿的安康对他郑俊泽来说意味着什么么。

那是命!她的安危系挂着他郑俊泽的命,他的全部。

一时怒火骤然在心中腾升而起,郑俊泽双手猛然拽住了端木浩轩的衣领,气氛顿时剑拔弩张!端木浩轩面对如同狂怒狮子的郑俊泽,他略微的有点惧怕,将眼神转向一边安坐沙发若无其事的这个骗局的始作俑者克劳德。

可这该死的克劳德云淡风轻的用指尖掠起了袖口,看了看腕表,他的三个小时时间到了,他是时刻要离开,前往间博雅那边开始办公了。

于是他站了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外套,朝郑俊泽和端木浩轩走了过去,他站在了郑俊泽跟前,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许久克劳德才淡定说道:“不怪端木先生,这件事情全部都是我搞出来的,算在我头上就行了!”

郑俊泽从来便没见过克劳德在他跟前如此说过话,而端木浩轩更是对克劳德此时此刻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成熟男人魅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得不说,他们三个人之中,就属克劳德年纪最大……

见郑俊泽不开口说话,克劳德耸耸肩膀道,沉默的与郑俊泽擦肩而过。

“为什么这样做?看着我火急火燎的为了秦雨儿赶过来了,你们觉得怎么样?”郑俊泽放开了端木浩轩的衣摆,转过身看着站立在门口处的克劳德怒吼咆哮道。

克劳德没有转过身来看身后那个伪装不在意,伪装坚强的男人,他只是低语:“俊泽,这个样子,才是真的你吧!”

一句话,场面瞬间沉寂,克劳德推门直接离去。病房内只剩下端木浩轩和郑俊泽在场!端木浩轩整理了一下被郑俊泽抓的皱的不堪忍睹的衣领后,两人都那么沉默的站着。

气氛很是冷凝,端木浩轩看着郑俊泽许久才轻笑:“郑俊泽,原本我还以为你不来!”

“你觉得可笑,还是怎么?我郑俊泽竟然就是这么笨的人?”郑俊泽冷漠说道。

“不可笑,也不是笨蛋!现在我在这里以雨儿兄长的身份和你说话,如若今日你没来,我会让你真的一辈子都见不到雨儿!”

“我原本就打算一辈子都不再见她,是你多此一举!”郑俊泽幽幽的说着,强忍着心脏内正在肆虐的狂风暴雨,转身摔门而出。

端木浩轩看着差点被郑俊泽毁了的门扉,他耻笑的自言自语道:“我能做到将雨儿送到她喜爱的男人手中,郑俊泽你可以么,你刚刚怎么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脸上的是什么表情,难看死了……”

雨儿很好,能吃能睡,能跑能跳,能笑能闹的样子,只是白天,而黑夜,端木浩轩不止一次听见她在梦中呼唤着某个她口中不在意的男子而惊醒时,他就知道,她和郑俊泽短暂的五天相处,火花终于是碰撞出来了。

夜很黑很凉,也不知道是不是端木世家故意敞开大门,男人矫健的身影轻易的进入了端木世家的重重门禁,好无顾忌的直奔秦雨儿的卧室。

为何而来,他早就知道,在这座匆忙雨儿身影的城市,他既然来了,怎就可能压制得住内心那叫宣了半个多月的感觉。

打算一辈子都不见她,只是原本的决定……

咯吱一声推开门,郑俊泽的身影如同一抹幽灵般的漂进了卧室之中,来到了柔软的床侧时,他的眼眸顿时柔软的犹如一湾秋水。

雨儿,他所最爱的女人,她真的很好,此时此刻正在呼呼大睡,粉嫩粉嫩的脸颊红扑扑的让站在床侧的郑俊泽忍不住伸出指尖轻轻的抚摸着那一丝柔滑的肌肤。

16-触觉

那一种触觉,如同带电般感觉的从郑俊泽的指尖串流到了全身上下,郑俊泽只感觉到全身的力气都被那样的感觉抽离了一般,他心跳的飞快,就差瘫软在床侧。

只是,她为何在睡梦之中还皱着眉头?郑俊泽看着秦雨儿的眉心,他不得而知,秦雨儿的梦境之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秦雨儿似乎开始烦躁了起来。

“不,不要……”梦话般的呓语从秦雨儿的嘴里吐露出来,郑俊泽手足失措,可是正在这时,秦雨儿忽然惊悚尖叫:“走开……”

郑俊泽想抱住正在发恶梦的秦雨儿,好好的慰藉她一番,可是正在这时,秦雨儿的眼睛竟然忽然打开一条小缝隙。

她要醒了。

郑俊泽一惊,如同一个黑夜里怕被人发现的小毛贼般,竟然闪身往身边窗外的小阳台躲了出去。

眼前似乎有个熟悉的黑色身影在晃荡,秦雨儿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一下只清冽开来,她一骨碌坐起身,看着空荡荡的室内一阵发愣。

刚刚她是眼花吗?出现幻觉吗?应该没有那一个小毛贼会愚蠢的跑进赫赫有名的端木世家总部来吧!秦雨儿沉下眼睑,她竟然将梦中的那个男人带到了现实,这真是……

她刚刚在梦中,又一次重复了那一夜在雨林里的情景,又一次看到了那男人裹着癫狂与绝望的容颜。

情绪瞬间低落,她和他在她记忆之前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纠葛?

“叩叩……”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李斯的声音,他站在门外道:“雨儿小姐,你醒了吗?”

秦雨儿急忙整理了一下情绪,她脸上立马显露出那一抹俏皮的微笑后,轻松道:“嗯,我醒了的!”

李斯他手中拿着用纸包裹着的如同本子一样的东西推开门来,走进屋,他的眼神现在雨儿卧室内来了哥360°的全面扫描,最终眼神落在了相连着阳台,洞开着的窗户。

窗户洞开,白色的纱帘在夜晚的清风之中慢悠悠的飘荡着,合着月光,莹白一片似乎有点诡异。

“雨儿小姐,睡觉怎么不关窗户,会着凉的!”李斯眼眸轻闪,大步跨过去站在窗前,啪的一声将窗户阖了上去。

纱帘平息了晃动,李斯满意的啪了啪双手,他是端木世家的大管家,怎么可能连端木世家今夜闹小贼的这么大的纰漏都不知道。

“李哥,有事吗?”秦雨儿不疑有二,依旧坐在床上,一脸的迷茫。

李斯回转身,微微一笑将手中那本子一样的东西递给了秦雨儿道:“这是和浩轩交往很深的克劳德先生送给你的礼物!”

克劳德送给我的?秦雨儿一愣,她对于克劳德这个名字并不是很熟悉

“礼物?”秦雨儿捏着手中那份薄薄的“本子”她微微一笑,伸手就将这份礼物放在了床头柜上。身为端木世家主人名义上的妹妹,她确实是会隔三差五的收到某一些人的礼物,无非都是一些珠宝首饰之类的玩意。

李斯看着秦雨儿这么缺乏动力,于是便笑道:“你没什么事情吧?”

“没,喔,对了我哥回来了没有?”秦雨儿想了想便问道,因为端木浩轩似乎从今天下午出去之后,到她睡着了的时候就没有回来过。

“嗯,还没有!”李斯想了想便回答道。

一听端木浩轩还没有回来,秦雨儿就如同脱去管制的小鸟,她一手抓住了李斯的手腕道:“李哥……给我找辆车,让我出去一下好吗?”

“你要去哪里,我找个司机送你去!“李斯点点头道。

“不,不,我只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秦雨儿低沉说着,为了抛弃掉刚刚她的梦境,她必须离开这个环境,好好的散散心。

“你一个人?”李斯吃惊的看着秦雨儿猛点头,似乎不容拒绝的样子,于是他眼眸微微一转,看向了关合着的窗户,转念一想,有这小毛贼在,她应该是非常安全的,于是他应允了。

“好吧,我去帮你备车!”李斯在秦雨儿的欢呼之中晃了晃脑袋,走出了卧室大门,替秦雨儿做手安排出行车辆。

秦雨儿跳下床,进了更衣室换衣衫时,窗户外的郑俊泽推开窗,跳了进来,看了看灯光明晃晃的更衣室后,转身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秦雨儿的卧室。

不多时,秦雨儿便穿上了一席黑色的简短连衣裙,虽然简便毫无装饰,可是衣服的剪裁却恰到好处的将她娇小却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了出来。

刚好及肩的发丝轻松的扎成了一束小马尾,原本就清丽可人的脸庞略微淡妆更是锦上添花。

准备好了一切,接过李斯递上来的车钥匙,秦雨儿伸手一接,转头告诉李斯道:“浩轩哥回来可不准偷偷的打小报告!”

“你不要太晚回来就行了!”李斯用如同大哥般的口吻对着他的小妹妹叮嘱道。

“嗯,知道!”秦雨儿抛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跨进了早已等候着她的奔驰敞篷跑车,踩下油门飞驰离去。

她知道她忽然决定出来走一走散散心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为了散一散心中那个男人纠葛着她的浓郁气息。

李斯转身走回大院,反正他是放心的,因为不管秦雨儿跑到哪里去,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那部车,嘿嘿可是装了卫星定位系统。

而另一边,郑俊泽刚刚出了端木世家大门,他正慢悠悠的看着他的车在繁华大道上行驶,他似乎走神了,连前边的红绿灯都没在意。

猛然一回神,郑俊泽猛踩刹车,所幸车速本就慢,所以他在汹涌的过马路人潮前能停得住。

点燃一根烟,郑俊泽眯着眼深吸了一口,力图打起精神来,将脑海里复杂的思绪驱逐出去。

他偷看她一眼就够了,是时候离开东南亚返回意大利了,可为什么心似乎有点不乐意!刚刚雨儿做的是什么样的噩梦?是什么在叨扰着她的思绪?郑俊泽满腹狐疑时,一辆奔驰敞篷跑车缓慢的停靠在斑马线前,和郑俊泽的兰博基尼盖拉多并排停靠,这让他们成了过马路行人瞩目的焦点。

接触到路人的注目礼,郑俊泽本能的侧过头,朝车窗外看了去,这一看不要紧,他原本含在嘴里的香烟以一个很自然的自由落体姿势掉落。车窗外,那敞篷车上的女人,即便是他只看到了她的侧脸,可是怎么的,他也认得出来,那女人竟然是秦雨儿。

这么晚了,该死的她怎么还跑出来干什么?还是单身一人,难道就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吗?郑俊泽有点抓狂。

秦雨儿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那辆全黑的跑车内,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她双手撑在方向盘前,毫无表情的靠着车座,其实她也不知道她这是要去哪里,只是出了端木世家后,一直在毫无目的的瞎溜弯。

可是秦雨儿的眼神忽然一闪,因为她抬头的瞬间看见了不远处一个高耸的巨幅LED灯招牌广告。

“放纵之夜,燃情酒吧……”秦雨儿呢喃着读过了那一行闪着粉色的灯光字体,放纵两个字让她的心起了波澜。

或许她真的该拿下伪装得很严密的面具,好好的放纵一下。

红灯转绿,载着秦雨儿的跑车在以一溜烟的跑远了!郑俊泽也本能的踩下油门尾随而去。

秦雨儿全然不知,她今夜成功的让某人成了一个小毛贼,更是成为了一个不堪的跟踪狂。

燃情酒吧并不远,只在红绿灯路口的拐弯处,秦雨儿在酒吧辉煌的大门前停下车,光怪陆离的酒吧招牌散发出的刺眼光芒让秦雨儿微微有些许不适应,可是她还是甩上车门,直接的朝酒吧前进。

郑俊泽的车停靠的位置里秦雨儿并不远,他非常的诧异秦雨儿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貌似是专门为午夜寂寞女性消遣娱乐的。

“该死的她,怎么会来到这个肮脏的地方?”郑俊泽双手握成拳,一扭头,琥珀色的眼眸骤然一变,门口处,秦雨儿似乎已经和门口迎宾的男子走进了酒吧。

内心方寸大乱,郑俊泽再也顾不得什么,他一定要把秦雨儿这个半夜里出来游荡想玩牛郎的该死女人抓出来。

在说秦雨儿跟着大门口一名长相还算不错的男子走进了酒吧,一进酒吧根本就没有秦雨儿脑海里自以为音乐震耳,群魔吵杂的样子,反而是装修华丽,灯光恰到好处的昏暗暧昧,更是以音乐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气氛。

“美丽的小姐,您在这里有熟悉的先生吗?”那衣着异常华丽闪亮的男子忽然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问秦雨儿。

“啊?”

秦雨儿一脸的懵懂样子,她听不清这个替她带路的男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在路过酒吧大厅那些客座时,看见一对一对男男女女嬉笑搂抱在一起的样子时,越发觉得不对劲,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东,是这里的领班,小姐芳名?”

郑俊泽,秦雨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忆吻》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水纹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