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

主角:冷曦,傲轩翎 作者:锦上花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6:01:33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锦上花主要说的是:如果不是她,她不会有这么浓重的慌乱。果然,当冷曦那两个字吐出的时候,冷凝知道她又要开始斗了。有些人一见面能一见如故,然而有些人生来就是要斗的。即便是姐妹,也必定玉石俱焚。“跳得好!”左丞相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凝儿露出赞赏的微笑。“谢谢爹爹!”冷凝停下脚步,对着冷曦轻笑道:“这一舞如何?可否入得了姐姐的眼?”轻快的走来,她对她的舞向来有信心,她记得当年冷曦也是爱跳舞的,不晓得如今看到她优美的舞姿会是什么反应。然而当冷凝走到冷曦面前,表情僵住了。
展开全部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绝代佳人妹妹

“怎么样?护送曦儿回园了吗?”

正厅内,左丞相坐在饭桌旁,看到王素咛走来,淡淡问道。

“哎呀,送了送了。老爷难不成还担心我吃了她吗?”王素咛微微皱眉,不情不愿道:“就知道关心冷曦,也不问问咱家凝儿。”

左丞相接过旁边的茶水,奇怪道:“凝儿?凝儿怎么了?”

王素咛甩甩袖子,轻哼道:“凝儿那孩子你不是不知道,自小刻苦勤奋,知道很快参加春逸竞赛,这会儿还在西厢房里练舞呢,脚都磨破了,看的妾身真真儿的心疼。”

左丞相夹菜的手一顿,捂着胡须皱眉道:“连续三届春逸比赛,她不是都得了第一吗?为何还要如此拼命?”

王素咛替左丞相夹了一个菜,佯装怒道:“她从小不是就这样吗?对什么事都认真的很。说什么,正因为之前三届都是第一,如果这届不是第一,会落人笑柄。”

左丞相微笑点头:“勤奋是好事,但是太过勤奋,反而失去了巧儿劲。钱管家,去差人将二小姐请过来。”

“是!”

从清波园出来的时候,冷曦正要走去正厅,突然发现周围花盛叶茂,景色怡人。不由慢悠悠的像四周围转去,在现代的时候,她对花花草草就很感兴趣。休假独自一人之时,常去国内外旅游。

埃及金字塔,风沙大漠,水城威尼斯,烟雨江南,凤凰古城,早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游遍。如今虽说初来古代,但是并没有让冷曦生出惊恐的感觉。反而有种发自内心的放松,仿佛全身心的压力已经卸去,舒畅宜人。

突然耳畔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冷曦眼中利光一闪。转头发现是几个仆人,在一个房间敲门,神色不由放松下来。

“二小姐,老爷让您去正厅吃饭!”

“我不是告诉娘,今晚练舞,不吃了么?”屋内的声音婉转动听,窗户旁剪影深深,却将女子的身形勾勒的非常完美,婀娜窈窕,异常优美。

冷曦淡淡一笑,二小姐,难不成是左丞相的令一个女儿?

“可是老爷担心您的身体,让你务必过去一趟。”管家也知道这个小姐很得左丞相的宠爱,说话不由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好,钱管家你下去吧,我随后就到。”

屋内的身形晃动,很明显是在做舞蹈的结尾。冷曦正要踏步走开,门却突然开了。她转头,一个白衣女子从屋中走了出来。

那是冷曦与冷凝儿第一次会面,当彼此扫向对方的时候,眼中俱为惊艳。冷曦不知道冷凝儿出现的惊艳是什么,但是她的惊艳纯粹是对美的欣赏。

白色沙罗绕膝,烟笼梅花水裙,皮肤娇嫩,宛若温玉。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衣随风飘荡,妩媚动人。尤其是鹅蛋脸上镶嵌的那一双黑眸,莹莹若水,当真是绝色佳人。

“前方何人,竟然敢窥探小姐?”旁的丫头,看到冷凝有些慌张的摸样,赶忙叱喝。

冷曦看着两人的摸样,淡淡一笑并不言语。

莫名其妙的冷凝儿手指攥起了衣摆,看了冷曦许久才道:“你是…你是何人?”

“怎么回事,曦儿怎么也没到?”

左丞相皱眉,对王素咛道:“你真的平安将曦儿送回别院了吗?还有侍奉的奴婢吗?”

“老爷,你在担心什么啊。这里是我们的家。”王素咛看了下门口,轻哼道:“曦儿的清波园不有阿秀和阿丽一直在照顾吗?还能亏待了她不成?再说哪里只有她没到,我们的凝儿也没到啊。”

左丞相看了一眼王素咛,转头道:“罢了罢了,钱管家你去清波园看看,曦儿是不是迷路了?”

钱管家点头称是,正要走出去,耳畔传来了脚步声,不由心头一喜:“老爷,夫人,小姐来了?”

左丞相点头,与王素咛一起向外看去。

戌时时分,太阳已经西斜,刺眼的阳光已经有了微微的暗淡,只有周围流着一圈金光,光亮耀眼。那人从门口走来,黑衣墨发,轻舞飞扬,淡扫峨眉之间,冰冷与傲然共存。夕阳的光华下,明明是并不出彩的衣服,却穿出了高贵与风姿。尤其是那一双冰冷凌厉的双眸,扫向众人时,竟觉得那样的光芒是从灵魂散发而出。

左丞相怔怔的看着冷曦,向来笑容不散的脸上多了一抹深思。

“娘,你们在看什么呢?怎么都不说话?”冷凝儿从门口走进来,看两人看着冷曦,皱了下眉头复又笑开:“曦姐姐回来了,你们别都愣着啊?”

王素咛看到女儿来,蹩起的双眉疏散,笑道:“哎呀,你这丫头怎么突然冒出来,吓了我一跳。”

“我一直都在好不好,哪里突然冒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左丞相猛然转头,看向冷凝儿。冷凝疑惑道:“爹,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左丞相眼神一顿,随后呵呵笑开:“没什么,凝儿你姐姐回来了。来,曦儿,做到爹爹旁边,饿了吧,快吃饭。”

冷曦淡淡点头,没理会他们脸上表情所带有的意义。这个家也不过是她暂时的安身之处,无须管太多闲事。

“来来来,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夜合虾仁,爹给你包开。”左丞相拿起了桌子上的虾仁,直接打开,自己包了起来。

旁边的王素咛震惊道:“老爷,你,你…凝儿得你多年宠爱,也未见你有这么多关心举动。怎么这冷曦一回来,又是叮嘱又是剥虾仁的--”

“娘,姐姐这么久才回来,爹爹疼爱些是应该的。”冷凝儿轻柔一笑,眼睛里闪过了一道暗光:“看爹爹的举动,就知道姐姐在外肯定生活的不如意。相比起姐姐,凝儿算幸福的多了。至少有娘亲和爹爹这么多年的指导和养育。”

冷曦筷子一顿,看了一眼冷凝,淡淡一笑并不言语。

倒是王素咛拍了下自家女儿的头,叹气道:“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将来受人欺负可怎么办?”

凝儿温柔一笑,轻声道:“没关系的,如果吃亏对方是曦姐姐的话,凝儿很甘愿的。再说姐妹亲人,只会保护凝儿,怎么会欺负凝儿呢?”

左丞相也笑道:“看见没有,你一个妇人都不如女儿懂道理,来凝儿,多吃点菜,春逸竞赛快开始了,爹爹知道你必胜之心,但也不要太过劳累了身体,知道吗?”

“嗯,谢谢爹!”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首次交锋

饭桌上的诡异,冷凝只淡淡轻笑,并没有理会什么。吃完后,她想回清波园,却被冷凝叫住。

“姐姐,姐姐你等我一下?”

身后白衣飘动,身影婀娜,然而却再也无法给冷曦惊艳的感觉,反多了几分不耐。

“有事?”冷曦停驻原地,淡淡问道。

“没有,这么久不见了,凝儿想和姐姐聊聊天,不知可否?”或许因为刚刚小跑的缘故,冷凝脸上出些许汗水,莹莹的眼睛看着冷曦,仿佛随时会滴下泪水。

冷凝淡淡一笑,当初在龙魂组的时候,她身边的女子皆为干脆利落之人。如今跑来一个柔情美人,她倒是觉得有趣了。“聊天?聊什么呢?”

“当然是聊聊姐在外面的一些有趣事情啊,凝儿虽然养在深闺里,可是对外面的事情很感兴趣的。”

冷曦看着头上的月光,走到了凉亭旁边,摘下了一朵花,淡淡道:“你说这花的味道,是让我尝过之后,告诉你什么香气好?还是你自己亲爱拿起这朵花,嗅一下好?”

非正面的答复让冷凝儿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轻轻一笑:“姐姐说话,果然是有理的。如若当年凝儿也有姐姐的遭遇,说不定也会离家出走数年,绝不回归呢。”

冷曦转头,对上冷凝的脸,轻笑:“你来只是为了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吗?如果是的话,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在谈下去了。”

“当然不是,凝儿只是想让姐姐点评下凝儿的舞蹈。”冷凝儿紧紧的看着冷曦的表情,叹息道:“当年凝儿与姐姐一起学舞。如若不是那番遭遇,想必姐姐练的肯定比凝儿好。说不定凝儿这舞冠春逸的名号也归曦姐姐所有了呢。”

冷曦一笑:“莫非凝儿是想让我看下你的舞艺?”

冷凝害羞:“姐姐说笑了,是点评,点评下凝儿的舞蹈。”

“噢…”冷曦看了一眼今晚的月色,发现月光怡人,极为舒畅。又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芳草萋萋,花香浓郁。于是点头道:“好!”

凝儿听了冷曦的回答,非常高兴:“多谢姐姐,那姐姐稍等片刻,妹妹去换件舞衣!”

冷曦回以微笑,待冷凝儿走了之后,叫住了旁边的一个家丁:“知道我是谁吗?”

家丁很快点头:“知道,刚刚老爷通报了所有奴才,说大小姐回来了,让我们尽心侍奉。”

冷曦点头:“很好,那就准备点瓜果点心过来。还有躺椅,也给我搬到这里来。”

“躺椅?”家丁愣神的表情,让冷曦回过神来,这里不是21世纪,正想说不用了。家丁却道:“是那种长长的椅子,可以睡觉的椅子吗?小的知道了,大小姐稍等,很快就到。”

于是当冷凝儿换好舞衣的时候,家丁正将躺椅搬了过来。

冷凝儿看着冷曦仰卧在躺椅之上,盖着个小的被子,旁边的茶几上已经放好了瓜子点心,笑着对她说可以开始的时候,突然生出了一种极为屈辱的感觉。然而当那双眼睛扫过来的时候,她还是笑着说道:“姐姐,好悠闲啊。”

冷曦点头,仿佛没有看到冷凝儿难看的脸色,依旧淡淡道:“嗯,凝儿可以开始了!”

宁静的夜晚,天上明月高挂,水清气暖,花香四溢。周边琴声淙淙,一袭白衣身影,在园中尽情舞蹈。那一缕发丝飞扬,那一颦倾国之笑。那一抹香腮莹汗,那一舞,惊艳天下。

冷凝儿挥洒着衣衫,在夜下尽情的舞着。没有人知道,她这次的卖力和认真,比之前竞赛更甚。不晓得为什么会产生那么深的忌惮,即便是当年倔强不屈的冷曦都没有让她感到威胁。然而今天她却有着那么深的慌乱。

丫头秋香尽情的为冷凝儿伴舞,惊叹着她的舞艺。冷凝一笑,下意识的往冷曦的方向看去。

舞动的脚步并没有停下,由于视线受阻,她只能看到女子雍容的身影融入夜色,甚至都看不到冷曦的表情。但她却一抖,不晓得为什么想到了初见的刹那。

那一袭黑衣,冷傲冰人。明明身处那么多人之后,她却一眼就看到了她。

风髻露鬓,淡扫峨眉,不是多么精致的五官,却拼凑出迫人的凌厉。不是多么妩媚的表情,却有着最为高贵的气势。

偶尔扫过长椅上的人影,冷凝眼中闪现的是厌恶与忌惮。

她讨厌这种感觉,从八年前就是如此,冷曦是嫡女,她是庶女。

爹爹对她的疼爱,她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她拼命的学习舞蹈,希望爹爹能看到她。然而在多的学习终究抵不过冷曦的一言一语。

终于赶走了冷曦,她迎来了她最辉煌的时刻。

辛苦学的舞艺没白费,她靠着自己的努力,登上了春逸竞赛第一。

她成为万众瞩目的女子,不光得到了舞冠春逸的名号,还得到了爹爹真心的笑容。

然而她又回来了,从开门见到冷曦的时刻,她就有这个预感。

是她,一定是她。

如果不是她,她不会有这么浓重的慌乱。

果然,当冷曦那两个字吐出的时候,冷凝知道她又要开始斗了。

有些人一见面能一见如故,然而有些人生来就是要斗的。即便是姐妹,也必定玉石俱焚。

“跳得好!”左丞相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凝儿露出赞赏的微笑。

“谢谢爹爹!”冷凝停下脚步,对着冷曦轻笑道:“这一舞如何?可否入得了姐姐的眼?”

轻快的走来,她对她的舞向来有信心,她记得当年冷曦也是爱跳舞的,不晓得如今看到她优美的舞姿会是什么反应。然而当冷凝走到冷曦面前,表情僵住了。

幽幽庭院,寂寂虫鸣,斜躺在长椅上的人儿,早已经闭上了眼睛。额前一缕发丝滑落,顺着风飘荡起优美的弧度。白玉的脸颊在月光的柔和下,竟然和煦了三分。就是这三分和煦,刺的冷凝全身发抖。

刚刚就是如此,她躺着长椅,吃着点心,对她说可以跳舞了。仿佛她是她召来的舞姬,如今竟然在她跳舞的时候,睡着了。

这是什么意思?

“凝儿,怎么了?”左丞相走过来,看到冷曦的摸样,轻声道:“怎么睡了,夜里风大。凝儿找几个奴婢将曦儿抬回去吧。”

冷凝垂下眼帘,遮住眼中暗光,点头道:“是,爹爹!”

小说《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 第7章 绝代佳人妹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春萍mm丶点评:

《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锦上花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