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深谷幽兰

深谷幽兰

主角:幽兰 作者:尘洗铅华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7 19:23:24

作者尘洗铅华的小说《深谷幽兰》主要讲的是:“幽兰,太医的医术水平是非常好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既然你那么想去参加少爷的大婚,那么就应该早点好起来,说不定李太医这么针灸之后,你的脸色就好了,到时候少爷看你没有什么大碍,肯定也会让你去看少爷成亲的过程的。”幽琪安慰着幽兰,虽然现在幽兰的脸色被吓的白中带黄,但是她还是非常相信太医的医术水平的。“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幽兰非一般的恐惧让幽琪稍微有些担心,而李太医的针灸则是马上就要落在了幽兰的身上,幽琪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在针还没有落在幽兰的身上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推开了李太医。
展开全部

丧命-尘洗铅华

如果幽兰知道,幽琪堵住了她的嘴巴的同时,也堵住了她的解释的机会的话,那么她一定在摔下来之后也要解释清楚自己的遭,但是她却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甚至在以后知道了之后,她也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这个解释,究竟有没有那么重要。

缺少的,终究是信任。

“额,少爷不是要大婚了,我怎么能闲的住嘛,所以我的病晚上再养也可以的。”幽兰立刻从地上蹿了起,然后去搀扶幽琪,这么热闹让她在房间里面面对一个老头子,她可不能容忍,从小到大她听过别人家放鞭炮,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两个人成亲的场面,十五年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次,她可要好好的玩一玩。

“我不准,赶紧回去养病,幽琪也不用帮忙了照顾幽兰。”白西漫的口吻不容人拒绝,让幽兰委屈的眼泪差点没有掉下来,记忆中的少爷除了在认识她的时候地她非常的冷淡,但是在三个月之后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吼过她,连吃东西都是好言相劝,现在,现在是怎么回事了?

“是,少爷。”幽琪本来被幽兰搀扶着,等到白西漫这么说完之后却变成了幽琪拉着幽兰一起退出了大厅,幽兰本来还想开口说什么反抗的话,却是被幽琪使了眼色所压制住,幽兰知道自己不会看人脸色,办事也不如幽琪,所以虽然心中不舒服,却是没有再说话,记忆中,除了白西漫在吃药的时候和她闹过矛盾,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虽然,白西漫也是同样的担心幽兰的身体,只是让幽兰感觉心里不舒服。

“干嘛让我妥协,凭什么婚礼都不让我参加了?我连这么一点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吗?连下人的地位都比不上了吗?”出了大厅的幽兰不服气的小声嘀咕着,换来的却是幽琪的白眼。

“你就不能长点脑子吗?少爷担心你的身体,你得知道好歹。”幽琪唉声叹气的对着幽兰教导,她不知道夫人现在是怎么看待幽兰的,但是少爷对幽兰还是那个样子没错,只是今日过后,恐怕幽兰和少爷的关系也只能是有退步的余地。

“我这样又死不了人,今天可是少爷大喜的日子啊,你认为我的心能老实下来吗?”幽兰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没有甩开幽琪的双手,只能是任由着幽琪将她带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幽琪才把门关上,白西漫便带着白家经常需要的李太医带了过来,李太医有着瘦弱的身体和花白的头发和胡子,却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名医,相传李太医年轻的时候曾医治过先皇,却是得到了先皇的圣旨而告老还乡,李太医对京城有很多感情,所以在回家一年之后便又来了京城,所以幽兰认识他也有十年了,虽然幽兰的身体很少看太医,但是李太医从小就喜欢幽兰,所以在听到幽兰也需要看大夫之后,立刻跟着白西漫来了白家,可是现在幽兰的样子,却一点也不想见到他啊。

“小幽兰,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想发烧成热疹而死吗?”李太医开着幽兰的玩笑,但是幽兰却是白了李太医一眼,然后爬到床上将自己蒙了起来,让一边的幽琪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少爷,幽兰这里就交给老朽吧,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为了幽兰好,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待着了。”李太医直白的对着白西漫说,让白西漫脸上一僵,过了半刻才说道:“太医说的是,还请太医好好照顾幽兰。”

白西漫看了一眼在床上倔强的幽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虽然爹娘都是这个意思,但是都没有李太医说的这么直白,可是他不愿意控制自己,因为想到现在娶了丞相之女还不如和幽兰在一起,就让他对待幽兰的兄妹感情转换成了一种异样的情愫。但是他也知道的是,爹娘不会允许他和幽兰在一起。

他从小就知道,所以他把自己定在了幽兰兄长的角度,只是心中的情愫,却是在今日才被挖掘出来。

等到白家少爷走出去,李太医才慢慢的走到了幽兰的床边,干枯的双手还拎着一个旧得掉漆的黑色药箱,不紧不慢的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打开,取出里面用黄色锦布包裹的一系列针灸,让在一边看着的幽琪身不由己的尖叫了一声,她倒是不害怕这个,只是让她尖叫的是,一个发烧还至于派上粗针了,有没有那么夸张?

而幽兰显然是听到了幽琪的这一声尖叫,她听到了少爷的离开,所以现在的她受着好奇心的驱使,立刻掀开了蒙在头顶上的被子,希望能看到让幽琪发出惊讶的声音的原因是什么。

可是她才掀开被子,干枯的手捏着一支大号银针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吓的她花容失色的同时,尖叫的声音都异常的恐惧,要不是现在的人都在正厅和院子院外布置张罗着今天的婚礼,那么所有的人人肯定都会以为这一声尖叫是幽兰看到了鬼魂。

“来来来,幽兰不喜欢喝草药,还想见效快的话,那么咱们只能是使用非常手段了。”李太医不顾幽兰的恐惧的眼神,银针一点点的逼近,而幽兰才知道自己选择跑到了床上是一个多么大的失误,因为她的床很小,稍微挣扎一下的话,这根针就会扎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她只能是一个劲的摇头,希望李太医不要这么对待她。

“幽兰,太医的医术水平是非常好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既然你那么想去参加少爷的大婚,那么就应该早点好起来,说不定李太医这么针灸之后,你的脸色就好了,到时候少爷看你没有什么大碍,肯定也会让你去看少爷成亲的过程的。”幽琪安慰着幽兰,虽然现在幽兰的脸色被吓的白中带黄,但是她还是非常相信太医的医术水平的。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幽兰非一般的恐惧让幽琪稍微有些担心,而李太医的针灸则是马上就要落在了幽兰的身上,幽琪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在针还没有落在幽兰的身上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推开了李太医。

平时反应非常慢的幽兰在这个时候反应的速度也变得快了,在李太医摔在一边的时候,便连鞋也不知道穿就跳下了床,然后不顾一切的冲出了房门,幽琪不知道幽兰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强烈,本来是想搀扶李太医的手也缩了回来,生怕这样的幽兰跑出去会出什么事情,所以连李太医都没有搀扶便追了上去,留下李太医一脸阴沉的拿着手中的银针,而在刚才幽琪推开她的时候,他的银针一偏,扎到了自己的手上,所以一张阴沉的脸马上变得没有任何的血色,让他还没有来得及去触摸自己的药箱,整个人便没有一点支撑力的躺在了地面上,嘴角溢出了令人发滲的殷红的血液,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可是鼻孔却是在瞬间失去了气息。

混乱的思维-尘洗铅华

“幽兰,你去哪里啊,幽兰?”幽琪呼喊着幽兰,却是不知不觉间跟着幽兰一起从白家的后院跑了出去,而看到的却是两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人鬼鬼祟祟的守在后门口的尽头,让幽兰惊恐的退后,对着在尖叫中的幽琪比划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不知道幽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动作,不过幽琪却没有幽兰那样的大大咧咧,并且看到幽兰不再跑,所以不但不再说话,连脚下的步子也变得缓慢了起来。

“外面有人。”幽兰尽量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狂跳,然后嘴唇发抖的跟幽琪说着,可是幽琪却是一点也不理解,让幽兰紧张害怕的同时,连个出主意的也没有,而她现在也没有勇气去解释,只能是哭丧着一张脸看着幽琪。

“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连少爷都不要去找,快点离开,不然我会没命的。”幽兰的话让幽琪不可而知,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认识了幽兰这么久,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幽兰是如此的恐惧,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而是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后门口,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你看到什么了?”幽琪是不相信鬼神的,如果幽兰胡说八道,那肯定就是大白天看到鬼了,可那是没有解释的证据的。

“外面。。没有人吗?”幽兰的眼神闪动,她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下来,但是脑袋里面充斥的都是李太医拿着银针逼近她的样子,让她仿佛看到了吐血的娘亲。

“没有。”幽琪从最开始的疑惑变成了不可耐烦,可是在幽兰恐惧的眼神当中,她似乎也觉察到了刚才李太医稍微有些不对劲,不再是平时对幽兰开玩笑,而是慎重的拿针灸想要找准穴位刺到幽兰的身上,如果不是她刚才那么一推。

“幽琪,快跑。和我一起。”幽兰抓着幽琪的手,不顾外面有没有刚才她看到的两个人的身影,就冲出了后门,在她们消失在白家的同时,那两个人影又出现在白家的后院,穿着却很快变成了白家下人的衣服,寂静的小巷子,与白家的前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幽琪这个时候虽然是无比担心回去的时候会不会再次被骂,但是幽兰现在的情绪却不允许她带着幽兰离开,所以只能任由着幽兰抓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有目的又似乎没有目的的往前狂奔,穿梭在人群当中,让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劝阻幽兰。

从来没有被这样的恐惧所笼罩过,她以为,十年前是永远不愿意记起来的噩梦,在以后,她会一直生活在白家无忧无虑,她以为,少爷和夫人老爷是永远疼爱她的家人,能像娘亲一样,能像村庄的人一样只会一心对她好,她以为,少爷大婚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她以为,除了战争,这个世界是那么五彩斑斓,可是,这一切都变成了泡沫,似乎是消失在了那场大火当中,让她找不到一点踪迹,只因为,死亡对她的逼近。

幽琪看着幽兰拉着她走到了人群不多不少,又异常安静的湖边。

“来这里做什么?”幽兰静静的看着湖水却没有说话,幽琪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昨天一天,我都在这个湖上,参加一个比赛。”幽兰淡淡的开口,记忆拉回到了昨天,幽兰以为。昨天的记忆最多的会是那个男人,那个在屏风后面的男人,可事实,却是那个爱涟的女人更多一点。

幽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等待着幽兰继续说下去。

“我打算送给少爷比赛的奖品做新婚的礼物,所以没有想太多,就上了那条船,然后比赛进行了一整天,我都没有下船,可是船却在晚上的时候起火了。”

幽兰平淡的说着昨天发生的一切,似乎在船上发生的,都不足以让她在乎,虽然爱涟的意思是在那条船上不安全,但是她却认为,爱涟才是她最害怕的开始,也许她,根本就不应该撞到爱涟。

“那你不是跑出来了吗?可是今天的你怎么这么反常?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吗?”幽琪一直认为自己分析事情是非常的透彻的,但是现在幽兰的这个状况让她稍微有些迷茫,她想要知道的不是幽兰昨天的去向,而是为什么会那么恐惧李太医。

可是幽兰却没有马上回答幽琪的话,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抓着幽琪的肩膀急切的询问道:“昨天一天,少爷或者是白家的任何人,有没有人进入皇宫?或者是去了景王府?”

“有啊,少爷在老爷回来之后就急匆匆的去了景王府,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可是才知道没有了你的消息,几乎是在整个京城寻找了一夜情,甚至透过势力范围已经出了京城去寻找,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幽琪没有觉得少爷去了景王府有什么不对,但是少爷对幽兰的在乎却是让人不得不忽视,所以她的解释中,把白西漫的在乎加添了很多。

“去了景王府,去了景王府。”幽兰嘴上喃喃的念叨着,思考着自己发生的事情和白家有没有什么间接性的关系,如果西漫少爷去了景王府的话,那么昨天屏风后面的男人应该就不会是她猜想的当今的圣上了。

松了口气的下一刻,幽兰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她好像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她竟然把时间都记错了,她参加比赛是前天,而昨天一天都在养病,今天却是大婚的日子,她错算了两天。整整两天。

“幽琪,你是南国人,还是北国人。”幽兰再次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让幽琪的手忍不住探到了幽兰的额头上,生怕幽兰失踪了一次之后,不仅仅是发烧了,而是神经出问题了。

“我当然是北国人啊,我是五年前进入白家的,又不是十年之前。”幽琪本来是想摸着幽兰是不是烧还没有退,却是触觉到了一阵冰冷,让她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幽兰,你没有什么事情吧?不要吓我啊。”虽然生病的身体会冷热交替,但是温度的差距都是有限度的,而幽兰的额头却是如冰般冰冷,却没有一点冷汗。

“我不冷,我身体就这样,发烧了就这样,你别担心。”幽兰看着幽琪紧张害怕的样子,虽然-那不及她的万分之一,但是她还是出声安慰了一下幽琪,仿佛她在瞬间,就成熟了好多。

“不行,你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的,快点和我回去,咱们一起去看大夫,不能让你这样下去。”幽琪一边说一边拿定主意的反手将幽兰的手腕抓住,然后拉着幽兰原路返回,可是才走了三步,幽兰便甩开了幽琪的手。

“幽兰,你到底想怎么样?”幽琪大吼,让幽兰心中一阵叫苦,却是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她也理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回去白家见少爷或者老爷好了。

被幽琪一吼,幽兰很听话的跟在幽琪的后面一路走回白家,可能幽琪也怕自己会遭到少爷的责问,所以一路拉着幽兰又从后院返回,一路又折回了幽兰的房间。

“啊。”幽琪打开房间一阵尖叫,反应激烈的让幽兰以为李太医还在自己的房间,惊恐的不敢走进房间,只能是在门口站着,看着幽琪的举动。

“死。。。死人。。。”幽琪的话让幽兰背后忽生一道冷风,她突然快速回过头去,却是没有看到一个人。

“谁死了?”

“幽兰。我。。我杀人了。”幽琪双唇颤抖,本来被幽兰气的绯红的脸这个时候却是满面惨白,让幽兰心中一空,却是大着胆子将幽琪退进了房间,她也迅速走了进去,然后将门锁上,才看到让幽琪花容失色的一幕。

小说《深谷幽兰》 第7章 丧命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尘洗铅华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