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军辅

军辅

主角:刘莉,何舒婉 作者:夕阳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26 09:56:57

作者夕阳美的小说《军辅》主要讲的是:高乐天搂过她:“只有这样?我连咱爸妈都认了一遍,他们还把传家宝给我了呢!”音乐响起的时候,刘莉面带笑容走到舞台中央,邱昊送上硕大的生日蛋糕,然后,从里面面不改色的抠出一个小盒子!俊朗的男人王子般单膝跪倒在刘莉面前,整个场面温馨而梦幻!刘莉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邱昊,幽深的眸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就那么默默看着她,一动不动!激情后的余温尚未散去,新的热流又在胸口涌起,这一次,刘莉感觉自己冒出了汗,她听到邱昊柔柔的嗓音说:“刘莉,嫁给我,让我给你一辈子超豪华套餐的幸福和性福!”
展开全部

军辅:昵称

而外面,何舒婉也没有闲着,她看着那个毫不掩饰仰慕之情的怡妏处处跟着高乐天的脚步,高董高董叫得一个欢畅!

高乐天哪里会不知道女人间的心思,只是他现在眼里只有何舒婉一个,哦,还有肚子里那块刚刚成型的小肉团!

那可是他和阿舒爱的结晶啊!怀孕什么的,很好,很妙,只是对于叫春期的男人,那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阿舒最近在给高乐天耳提面命,那就是在怀孕过程中,如果他敢出去乱玩一次,哼哼,阿舒亮着小片刀,阴测测的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高乐天知道,他的阿舒在乎他,从那个不向他看一眼的辣妹,变成了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漂亮媳妇!高乐天很满意!

叶裴珊的眼光在邱昊身影消失后失去的聚焦,刚才还颇有精神气的眼神顿时黯淡下去。

杨贝勒一阵叹息:“你说你是图什么啊?那次晚会上还对邱昊避之不及,现在怎么就一直往上贴呢?旧情复燃?邱昊人家心里有人了!”

叶裴珊:“此一时彼一时,我只是想知道,我在他心里有没有位置,哪怕一点点也好,我不想跟她争什么!”

杨贝勒抓头:都想在人家心里占点位置了,还说不想跟人抢?女人啊,全都是口是心非的超级说谎家,而且是什么样的谎话都能说出来,这么没有逻辑的话谁信?

“实话跟我说了吧,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瞒你?”叶裴珊还是淡淡笑了笑,“我跟你原本就没有什么交情,也没有必要瞒你,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对邱昊,其实一直都没有死心!”

杨贝勒扶额:你就饶了我吧!

“自从上次他从文瑜的婚礼大典上逃走,我就感到自己是有希望的!”叶裴珊略显自信的一笑,“有些东西,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杨贝勒算是完全明白了,叶裴珊终于敢于正视自己的感情,出来试探邱昊了,换句话说,这是当小三的节奏啊!

只是,他才不相信叶裴珊能看出什么本质!女人傲娇的时候,通常就会看走眼,偏偏这个时候她还会非常笃定自己不会看走眼!

不管刘莉是不是喜欢叶裴珊,何舒婉是不是喜欢怡妏,这晚会的主角都是刘莉,所以,当刘莉换了一身红色小礼服蓬蓬裙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

邱昊挤挤眼:“记得这件衣服么?”

“记得!”刘莉摸了摸那熟悉的面料,“这是我的极品助理服啊,很有纪念意义的!”

“呆子,这是我第一次想要为一个女人亲自做一件衣裳,你足够自恋资本了!”邱昊朝她伸出手,“来吧,我的女人,今晚,你就是这里第一无二的皇后!”

刘莉顽皮一笑:“只有今晚?”

“今晚你是这里和宾客的,除了今晚,你是我的!”邱昊毫不做作的表白,让高乐天都脸红了,什么时候邱昊都能说出这种恶心话了呢?还真了不得!

何舒婉:“啊,人家好幸福啊,谁像我啊,还没有正式结婚都给人家带上球了!”

高乐天搂过她:“只有这样?我连咱爸妈都认了一遍,他们还把传家宝给我了呢!”

音乐响起的时候,刘莉面带笑容走到舞台中央,邱昊送上硕大的生日蛋糕,然后,从里面面不改色的抠出一个小盒子!

俊朗的男人王子般单膝跪倒在刘莉面前,整个场面温馨而梦幻!

刘莉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邱昊,幽深的眸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就那么默默看着她,一动不动!

激情后的余温尚未散去,新的热流又在胸口涌起,这一次,刘莉感觉自己冒出了汗,她听到邱昊柔柔的嗓音说:“刘莉,嫁给我,让我给你一辈子超豪华套餐的幸福和性福!”

伴着众人的笑声,邱昊眯起了眼,就像当初遇到刘莉的时候,那个胆怯,迷茫却内心坚韧的女孩子,总是带给他种种的吃惊!

刘莉模糊了双眼,毫不犹豫伸出手:“快给我戴上啊!”

轰的一声,大家的笑声更猛了!

杨贝勒斜眼瞄着叶裴珊:得,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计划插足么?

叶裴珊缓缓抿了一口茶,微微笑,那双眼中有太多太多看不清的情愫,杨贝勒忽然觉得后背有点冷汗淋漓!

错觉?错觉吧!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场面,温馨而畅快!

柳叶文,此时站在跃层的平台上,仰望着漫天的星星,享受着夏日的凉风。风从之间划走,明明抓住了的,却空无一物!

整个生日聚会非常平和,除了不太明显的小小争宠行为,比如怡妏端着酒杯跟邱昊假意寒暄,叶裴珊却上来横插一脚,邱昊干脆抽身离开直接抱着刘莉上下其手去了!

留下两个四不像的女人孤独碰杯。其实怡妏来这里,一来是想要跟高乐天套套近乎,毕竟以后的高氏都是他的,自己好歹还有个与其相亲的小经历!

二来就是借机走走上层关系,邱昊虽然目前无钱无权,但终究是邱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加上他本人过分出众的样貌,显赫的专业水平,怡妏更加愿意跟他多说几句话!

只是她就像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乏善可陈的刘莉,身边都是一群了不得的朋友呢?就连一向喜欢在花丛中游走的男人邱昊,都为她收心?

有些事,怡妏永远想不明白,就像她想不通自己为何不能像刘莉一样有个出色的男人供自己挥霍!

叶裴珊的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但是她照旧安慰自己,叮嘱自己,尽管目前没有进展,甚至邱昊都没有股的上看她一眼,但是一定要坚持,坚持!不能像很久之前那个软弱的自己那样,总是逃避!

邱昊一路拥着刘莉跳了好几支舞,整个活动里就数他们两人人最风骚了!何舒婉一边吃一边吐,频频往洗手间奔,高乐天纳闷了,这么久了,怎么孕吐还没有减轻呢?

该不会是多胞胎吧!妄想中……

叶裴珊端着红酒,在杨贝勒揣测不断的眼神里灌了一杯又一杯,直到看人的时候出现了重影,也没有要打住的意图!

杨贝勒觉得今晚没有好戏看了,心里稍微有点提不起兴致,他原本对刘莉还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起初选刘莉去佯装自己女朋友的那一次,自己多少动了心,但是看到柳叶文那一眼纯情萌动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有点悬!

再后来,看到邱昊力挽美人心,他就彻底死心了,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刘莉似乎连她自己看邱昊用哪一种型号的眼神都不晓得,那是,活脱脱的爱恋啊,一往情深的那种!

于是,百无聊赖的杨贝勒开始祈祷有好玩的桥段发生供自己娱乐,以缅怀自己已经逝去的动心!

坐了一会,他干脆跑到外面去抽了根烟,看看表,已经不早了,聚会马上到尾声了,才缓慢踱步回去!

叶裴珊烂醉如泥,半窝在沙发里盯着酒杯发呆。

聚会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高乐天委婉拒绝了怡妏的大车申请,递给她一张红票子打的回家了,怡妏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何舒婉,美翻了!

如果没有意外,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夜晚,可是刘莉皱着眉头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烂醉不醒的叶裴珊,有点郁闷了!

“她怎么办?”

邱昊:“丢在这,晚点差服务生把她送回去好了!”

何舒婉:小子,够狠!你确定服务生能安全把她送回去?那水蛇腰,林妹妹般的娇羞……

邱昊给刘莉布置场子,所以来的时候为了避开高峰直接打车过来,眼下,高乐天的车里只能做上四个人,当然,如果有人愿意抱着叶裴珊的话,警察叔叔装作瞎眼的话,五个人也是没有问题的!

“算了,邱昊,你把她暂时抬到我房子里吧!”

众人:刘莉脑子被驴舔了!

“总不能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吧,”男人很危险,刘莉对此深有感触!

阿舒身体不舒服,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好,刘莉不想浪费时间,心意已决!

这时候,高乐天倒是即使出头:“我先送邱昊跟她回去,晚点我来接你和刘莉回家,一个人搬一个活人,不方便!”说完还向刘莉看了一眼。

阿舒:“行啊,看不出你还挺有心的!”

高乐天腻歪歪:“都是为了你嘛!”

高乐天想的是,阿舒跟刘莉在一起,有个伴,先将邱昊跟大醉的叶裴珊送回去,自己也做个高标准的灯泡,刘莉也不会多想了!

刘莉很难得冲高乐天满怀谢意的笑了笑,然后,两个男人变将叶裴珊弄上了车,一路朝着刘莉的公寓狂奔而去!

深夜,又是顺路,路况良好,畅通无阻,到了地方,邱昊将叶裴珊安顿在自己的房间,因为前阵子要退房,这里的很多东西都被他慢慢转移到刘莉那里去了,囧……

然后,邱昊又折身出来,拍了拍高乐天的脊背:“谢了!”

高乐天故作嫌恶的瞪他一眼:“少在这里跟我装恶心,赶紧了,我媳妇和娃还等着我呢!”

“遵命,老大!”

一路上,车开的飞快,刚停到华城天都的门口,高乐天的手机就开始哇哇乱叫起来。

“高乐天,不好了,刘莉,刘莉被人绑架了?”

啊?

原来在球哈利他们刚离开没一会,何舒婉就去洗手间,孕妇多少都有点尿频,所以这一去时间就有点稍长。

刘莉在座位上翻阿舒的包包,并在里面偷偷塞了一个小礼物给未来的宝贝,这可是最近花了很多心思选好的,阿舒一定很喜欢!

这时候,刘莉听到包间的房门轻轻被推开,有人小声叫了声:“阿舒?”

一般情况下,跟何舒婉不熟悉的都会叫她何舒婉,而阿舒这个昵称,只有高乐天和刘莉几个人才会用,刘莉想到的就是,一定是何舒婉的熟人来找她!

于是她很模糊的“嗯?”了一声。结果,对方就把“嗯”后面的那个问号语气自动忽略了!

军辅:打劫

来人看到刘莉手里的包包,以及描述里关于长相身高的一切信息,笃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快速上前,强悍的将刘莉的醉吧堵上,一阵怪异的气味袭来,刘莉连来人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楚,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意识昏迷前,刘莉心里还啐骂了一下:次奥,又是李兵兵这个不着调的二百五使出的新花样吗?好像……又不是这样的感觉!

这年头,怎么就这么流行绑票呢?

何舒婉的皮包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涌进来的两个男人,一个手里还拿着一件西装,佯装给刘莉披上,然后将她公主抱起,朝着门外走去。

故意避开摄像头的监控,三个人一边看似不经意的“聊天,”一边打着哈哈说“你女人又喝醉了真是酒品不好”的说着话,俨然一帮醉醺醺的年轻人,服务生也只是偶然朝着他们瞄了几下,没有过多注意。

直到何舒婉从洗手间出来,她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包包,还有空气里的一股化学药剂的味道,何舒婉叫了一声不好,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对方是冲着谁来的,还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将刘莉带走了!地上,还扔着刘莉挣扎是掉落的红色礼服的同色系头花一个!

邱昊跟高乐天奔过来的时候,距离刘莉出事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邱昊毫无征兆朝着墙猛地砸了一拳:“妈的,又是这样!”

高乐天显然比他冷静多了,他止住邱昊不理智的行为,说:“我只能说,这帮人不是冲着刘莉来的,你家呆子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何舒婉:“那就是冲我来的?”

众人吃惊,“准确说是冲我来的,不过目标对准阿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比直接对我更有威慑力!如果没有猜错,他们很快有人来跟我们谈条件!”

高乐天指指电话,“所以,我们先不能慌,尤其是你,邱昊,不要乱动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力量,否则后果就难收拾了!”

“这帮畜生!”邱昊愤愤,强迫自己冷静,再冷静!

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打破了沉静的空气,邱昊慌乱接起了电话,上面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果然,是抓走刘莉的家伙么?

“喂,邱昊,我在哪里?”叶裴珊略显迷蒙的嗓音响起来,“我好害怕,你什么时候回来?”满嘴妻子等着丈夫回家的语气!

邱昊扬起的心顿时又跌入谷底,尤其是这时候听到叶裴珊不着调的嗲音和发问,没来由一阵火光:“叶裴珊,请你不要跟我用这种口气说话,把你送到房间休息,都是我家刘莉的主意,否则,你现在还躺在吧的沙发上!混蛋!”

叶裴珊的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刚才的邱昊如此焦躁,对自己如此的……叶裴珊心里忽然冰凉冰凉的,他究竟为什么用如此不堪的口气跟我说话?

还想试着打过去,但是,叶裴珊终究是没有了这样做的勇气,从她跟邱昊认识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大声对他说过话!

从来没有!

邱昊又开始拔出一连串的号码:“喂,是我,帮我查查……”

高乐天盯着不冷静的这个家伙,心说:这下好了,要是邱昊真心闹起来,估计会把对方闹得顶朝天吧!

眼下,刘莉的安全才是关键!

再说刘莉,被抱着塞上一辆看不出原型的小面包车,她张开眼睛的时候头上还被套上了特别夸张的一个罩子,只露出鼻子和嘴巴能够呼吸,连眼睛都是黑的。

以往给露眼睛的匪徒是好匪徒!

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刘莉干脆还是闭着眼,一副仍旧昏迷的样子,被一个男人粗鲁的抱下车,扔到一个扎扎的草垫子上!

然后,就是咣当一声,落锁的声音,这时,刘莉才敢睁开眼睛!

她知道,这次,不是谁开的玩笑,是有人真的绑了她!手脚上的金属链子,以及黑漆漆的一切,瞪眼睛适应了光线后,依稀能看到周围高高的草垛子!

自己依旧穿着红色的碰碰撞,露着光洁的黑丝袜大腿,换做一个正常男人,在昏迷的时候不动她!她真该高呼万岁了!

身子下面是个麦秸堆,虽然又硬又扎,但是比冰凉的地板强上很多倍,刘莉干脆闭上眼睛,回想。

绑她的男子身手不错,不是那种随便一脚就能踹飞的弱角色,对方似乎对自己有那么一些了解,采取了非常小心的措施,拿药迷昏了绑走,为的是防止不必要的打斗!

难道,他们知道她还会点武功?刘莉脑子里登时清醒,如果对方是个对自己有些了解的人,熟人,那该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刘莉顺口气,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也许就真的睡不着了,干脆闭眼养精神,不做任何挣扎,伺机而动!

果然,大约过了个把小时,估计是对方认为刘莉应当醒来的时候,走进来两个男人,凭直觉,那人将脚步放得很轻,好像脚下踩着肉垫!

“她醒了吗?”

“没!”

“拿水泼醒她!”这人,以为是来露宿的么?

“我醒了!”刘莉忽然出声,“不需要泼水!”

众人的动作集体顿了一下,如果有灯光的话,一定会看到他们脸上五彩缤纷的表情,“很好!”其中一个说道。

刘莉终于看见了对面坐着的男人,黑色皮衣皮裤,年纪三十左右,肌肉发达,脸部表情肃然,长相中等,根本不是什么混混和痞子的表情。

那人抽出电话,直接扔给刘莉:“给你男人打电话,就说一哥找他聊聊工作上的事情!”

刘莉不吵不闹,这个叫做一哥的男人稍微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吸了口烟:“我的耐心不好,快点打!”

刘莉顺手播出一串号码,里面传来了邱昊气急败坏的叫声,刘莉深呼吸说道:“别吵,是我!”刘莉先要安抚一下失魂的邱昊,再跟他表明目前的状况有点糟糕:“我被绑架了,绑架我的是一哥,他要跟你谈谈工作的事情!”

然后面无表情将电话交给“一哥”:“好了,你们谈吧,我是肉票,与事件本身没有必然联系,所以,请善待肉票!”

一哥抓过电话:“喂,高乐天,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我们聊聊?最近的几个单子,是不是……什么……混账!”刚才还一派神定气闲的一哥,顿时发飙,狠狠将电话摔在地上,恶狠狠看着刘莉。

刘莉,我又怎么了?邱昊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要命的话?

实际上,恢复平静的邱昊刚才接起电话,听到对方叫他高乐天,然后他就鬼使神差的接话道:“高乐天?对不起,我是邱昊,高乐天不在我身边,很明显,你打错电话了,”嘟嘟嘟……,邱昊那边居然自动挂了电话!

刘莉:“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找高乐天,如果可以的话,我再打一次好了!”

“混蛋!”一哥将烟头踩到脚下,一把箍紧刘莉的下巴,让她正对着他,“没想到,你这么有胆子!”

刘莉故意显得很无助,也很惊慌:“对不起,我以为你们要找邱昊,那混蛋是我老板,还欠着我两个月薪水没给呢!”

有小弟在一哥身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一哥的表情有了点微妙的变化,那个说话的小弟还很有深意看了刘莉两眼,充满某种奇特的欲念!

“哦?刘莉,你不就是邱昊那小白脸的女人么?还给我装路人,你很厉害嘛,不知道你的小嘴一会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硬!”一哥忽然舔了舔嘴唇,“既然没有抓到高乐天的女人,那就先用邱昊的女人泻火吧,谁让你,长得也那么漂亮呢!”

一哥非常目的明显的解腰带:“我先来,后面兄弟们随兴!”

事情的发展,有点超乎想象,刘莉原以为他们是有明确的物质目标才绑的她,没想到,这个男人想当中办了她?

她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然后就被眼前男人毫不遮掩的动作吓到了!

那种野兽般的脱衣动作,缓缓解开扣子,露出深灰色的CK内裤,刘莉已经无意瞄到了里面物件的雄壮!

后面的两个小弟笑得开怀,其中一个,刘莉觉得有点眼熟?

“一哥……”没有脱光的时候,又有个人进来趴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一哥瞄了一眼刘莉,这一次,上上下下非常仔细的看了一遍,有点失望道:“也好,跟老大说,放心吧!”

然后抽上裤子,又过来抓住刘莉,很恶心的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了一下:“小妞,你很走运,下回,让你舔老子的那个!”说完将刘莉的手拉到自己的凸起按压了两下,“真他妈想上她!”说完带着人呼呼啦啦走了个精光!

但是老大说这个女人不能碰,好货一般都是外销的,这种精品卖出去,一定是非常可观的收入!加上那批了不得的货,这次,一定是赚翻了!

刘莉手上还有那种令人恶心的温热触感,更可怕的是,她即将作为一个货物,被送上华丽奢靡的黑市!当然,刘莉目前还没有预料到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只是刚才逃过了男人恶意的强暴意识,她已经浑身冷汗湿透!

邱昊当晚便不见踪迹,并且吩咐高乐天千万别从正规途径试图解决这件事情。

从刚才的电话来看,那伙人明显是冲着高乐天来的,只不过误打误撞将刘莉当成了何舒婉给打劫了,高乐天当下便将何舒婉隐藏,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自己的关系网。

何舒婉面容有些憔悴,非常担心刘莉的她为了不再这个时候给众人添乱,乖乖按照高乐天的吩咐照办。

刘莉,何舒婉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刚刚看完《军辅》,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