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最爱那深情

最爱那深情

主角:李凡,木千宁 作者:玛尔丝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8 12:45:32

《最爱那深情》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那我不客气了。”他说着就慢慢的向她靠近,直到离她一厘米的时候停下。她奇迹般的闭上了眼睛,于是他很自然吻了她,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世界安静极了。“林栝,其实真的不用,我可以的。”她担心他照顾她很劳累。“不可能,我一定要留下来。”他十分肯定的说道,“你总是让人这么的不省心,知道吗?”“好吧!”如今她也只能这么说了,否则又能怎么办呢!由于有林栝的照顾,木千宁安心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林栝温柔的揽过她多余的头发就将她抱到了卧室,为她盖好被子。
展开全部

认真

看到儿子很认真的样子,韩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先下去,这件事我会处理,我希望你明白责任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韩锡没有说什么便走了出去,他今天确实是没有责任感,毕竟公司是他爸爸呕心沥血办下的。

作为未来韩氏的唯一接班人,就算是他不想在商场,也必须担起这个艰巨的任务。

由于韩锡反思到了什么,他决定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着许多好的回忆,小时候的回忆。。

那个时候爸爸很关心他,一旦发生什么事,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爸爸都护着他。但是现在自己长大了,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来。

他现在肩上的任务很重,并且一定不能松懈,一旦松懈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就会葬送爸爸的心血。

他自己也知道在豪门总有许多不如意,但是没有办法,有的时候就得去接受。或许这就是每个人不同的命运,他不就是这样吗?

想着,他已经来到了这个城市中心最大的游乐场,这里小时候是他常来的地方。现在来到这里更多的怀念,这里有太多的东西是带不走的,所以只能将它刻在自己的脑海里,这样便形成了回忆。

小时候爸爸总是会问他,“韩锡,你长大想要干什么?梦想是什么?”

而那个时候他说是航天,爸爸很高兴。但是现在想到这里总会觉得有那么一些讽刺,难道当时的高兴只是一种敷衍吗?

想得出神,一个小女孩拿着气球跑了过来,刚好撞在了他的腿上,他蹲下来看着女孩,又看了一眼她拿在手里的气球笑着说道,“小妹妹,哥哥告诉你在这里很危险,不要乱跑,一会你爸爸找不到你了。”

“哥哥,你长得好好看,比我爸爸好看。小女孩用甜美的声音甜甜的说着。

韩锡只觉得不好意思,小孩的话是最真的,但是平时他并不注意自己是否有多么好看。

“去玩吧!慢点跑。”送走小女孩的他又笑了起来,小孩子还真是好玩。

这令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刚才那个说是叫木千宁的女孩。那个害怕打针抓着她胳膊不放,看到他不笑给他讲笑话的女孩。

一定是一见钟情,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她的笑,由于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他还以为他是病了。或许是由于刚才在水里感冒了。

木千宁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腿还是一些疼,但是相比刚才是好了许多,想着刚才那危险的一幕,现在她还心有余悸。

多亏有人救她,不然她保证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关键是那样她就再也看不到他了,他们好不容易和好,怎么她会轻易的死掉。

打了多次电话的她还是没能联系到林栝,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中午没有看到她会不会着急什么的。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听到外边一阵敲门声,不会吧!她忍着疼痛去看门,果然不出她所料,他还是来了,即使电话联系不到。

林栝一进门就明显的看到了她的腿上,怎么了,怎么这样不小心。说着就一把抱起她进了屋,然后轻轻的将她放在沙发上。

“腿怎么了,是不是不小心。”

面对她的质问,她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她是因为害怕蜈蚣被吓得掉进了湖里。那样是不是会让他觉得她是一个很不的人。

“小伤。”

“喂,木千宁,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的说是小伤,这么严重哪能是什么小伤。”他似乎有些生气,但是看到她的伤还是心软了。

她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才会生气,所以才没有说为什么受伤。“真的没事,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我今天留下来照顾你,要听话。”他的话语开始变得温柔起来。

她看着他细心的样子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

由于将腿放在他的腿上,所以这个角度她看到的恰恰是他的侧脸。

“你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我长得太好看了。”他非常自恋的说着。

“没有,我觉得你认真起来的模样很像一个动物。”她捂着嘴笑了起来。

“什么动物?”

“不告诉你。”

“真的。”

“嗯。”她十分肯定的说道。

“那我不客气了。”他说着就慢慢的向她靠近,直到离她一厘米的时候停下。

她奇迹般的闭上了眼睛,于是他很自然吻了她,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世界安静极了。

“林栝,其实真的不用,我可以的。”她担心他照顾她很劳累。

“不可能,我一定要留下来。”他十分肯定的说道,“你总是让人这么的不省心,知道吗?”

“好吧!”如今她也只能这么说了,否则又能怎么办呢!

由于有林栝的照顾,木千宁安心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林栝温柔的揽过她多余的头发就将她抱到了卧室,为她盖好被子。

自己却转身出了卧室,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注定一夜无梦的木千宁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还以为是个梦。但是看到林栝端着早餐走进来的时候便确定不是梦。

“你醒了,把这个吃了。”他端过来热气腾腾的早餐。

她看着这样细心的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吃。”说着她就拿起一块面包塞进了他的嘴里。

由于没来得及反应,他一下字噎住了。“你要谋杀亲夫啊。”

“亲夫?哪有?”

“不是谋杀是什么。”他笑着看着她。“快吃吧!不然凉了。”

“好吧!”她看着这些东西突然食欲大增,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下午没有吃饭的缘故。“不错,奖励一分。”

林栝看着她这个样子安心了好多。“只是这个吗?”

“不然呢!”她装傻的看着她,其实她知道他想要吻她,但是她忽然不想这么做。

“好吧!”他很失望的看着他,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败给他了,她果真是输给他了,所以她快速的在他脸上蜻蜓点水般一吻。

林栝这才满意,她今天好像很乖的样子。“千宁,今天不要去上班了,正好今天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所以规规矩矩的躺着,我讲笑话给你听。”

其实他今天是有事的,只是刚才将工作交给了李秘书,这样便有时间照顾这个丫头了。

“笑话?不要开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她说着指了一下他的肩膀。

“林栝,林依那个丫头还好吗?有没有男朋友啊。”她八卦的问了一下林依,只是很想知道那个丫头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林栝本来真的要讲笑话,却被这一句话问得愣了一下。“她啊,整天疯疯癫癫的,和以前一样。哪个男人敢接近他,不到一分钟就吓跑了。”他实话实说。但是不免夸张了一点,她其实没有那么夸张。

“又那么严重的,她挺可爱的,我觉得。”她倒是说了实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这句话很奇怪,难道是因为她用错词的原因。

“昨天她还问她嫂子,然后我就说早已经搞定了。”他故意说道。

她听到这句话急了,“你真的这么说的?”她还有些不相信他会这么说。

看他点了点头,她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喂,什么叫做搞定?说好听一点会死啊。”

“好吧!那是我们又在一起了又点起了爱的火花。”他看着墙说道,“这下总说对了吧!”

“讨厌。”她靠在他的怀里。“林栝,这么多年,你有喜欢过别的女孩吗?”

他肯定的摇了摇头,“吃醋了吗?除了你,谁敢走进我的心里。”

也是啊,原来的她是很大胆的,喜欢的东西都会很努力的去争取。

“也对。”这回换她自恋一回,但总觉得这样很别扭。

“这么些年,你究竟去了哪里,我一直在找,但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说到这件事情,他的心里总是闪过一丝悲伤。

毕竟失望了这么长时间,留在心里总是一个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的忘记它,这样才能开始新的生活不是吗?

“别的城市,一个很偏远的小镇,那里很安静。正好可以忘记很多事情。

林家,林依正和林母吵嚷着,问题中心便是关于林栝昨晚不回家是否是因为木千宁的原因。

“妈,为什么你总要管这么多事呢!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知道该怎么去做,但是为什么你什么都要控制。”林依将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才感到轻松起来,原来气就是这么出的。

林母更是一脸的怒气,他的儿子一直这么的不听话,现在好了。她好不容易将那个女人弄走,现在她又来纠缠她的儿子了。

她既然不同意他们交往,就一定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更不会让林家的财产有任何闪失。

“总之,你哥要是在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一定不会答应的。”林母的态度很坚定,似乎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所以林依无语了,从小到大只要是她妈妈决定的事或插手的事就一定不会放弃。

这下林栝可要惨了,还有林依自己。她喜欢的人也不能在一起,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啊。“妈,既然这样,您随便,但是我们总会反抗的。”

难得一见

听着女儿这样说话,林母并没有理会,因为她一直认为这是因为他们还小,不懂事,不知道这个社会的面目,所以才会这么的倔强。

“小依,不管怎么样?妈妈都是为你好,你最好理解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林母忽然变得恳切起来,这放在林家是难得一见。

但是被压抑久了的人并没有看到这样大的变化,因为他们总是被压抑。

“不会,我不会理解。”说着林依就蹬蹬的上了楼,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

没法沟通了,二十一世纪了都,她居然发现自己的妈妈完全就是个老古董。而且顽固不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真是让人费解。

而林母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她要阻止的事不是一朝一夕的,若是不成功,会一次一次的试,直到成功为止。

于是在儿子女儿的眼里,她似乎成了很坏的母亲,似乎她是那种经常可以为了自己利益而强迫自己的孩子人,但是谁能知道她心里的苦呢!

“夫人,为什么不让孩子自己做主,现在不是都提倡恋爱自由和婚姻自主吗?”张嫂其实早已经看不下去了,所以想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林母愣了一下说道,“张嫂你是不知道原因,这样做一定是因为有什么理由。”

张嫂抓了抓自己的头,觉得她的这位夫人真的有那么一点顽固不化啊。总之她的思想比她的还要落后,所以孩子们只能受罪了。

林母看着张嫂一脸的不理解,也没有说什么,就拿着包离开了。

到了公司的林母已经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她已经想好了,这次一定要彻底打消她儿子的念头。

“沈组长,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直接开除她,然后给她一笔钱叫她离开。”

沈组长有些为难,“若是她不肯怎么办?”

“这个我早想到了,告诉她如果坚持,她永远也不可能踏进我们林家。”坚硬的话语让沈组长听得有些刺耳,但是不得不去做。

其实这样狠心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不受伤害,哪个母亲没有这样的私心呢!

至于这个沈组长是不知情的,他是一个很注重儿女快乐的人,如今让他去干这个,感觉好像是在伤天害理一样,总让他感到为难。

但是还是得去做,不然能有什么办法呢!他的这个饭碗还是得保住。

木家,木千宁已经被移驾到了阳台上,“林栝,现在的阳光是不是最合适,你看好温暖的样子。”

林栝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阳光确实是挺柔和的。平常都是一起床就去上班了,很少这样感受阳光。“腿还疼吗?有没有好一点。”

听着这样关切的话,她的心里除了高兴就是高兴,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

“已经好了,这不是一些小伤吗?我现在都可以跑了,这点伤还不能对我构成什么威胁,所以我好了。”她试图让他高兴。

“喂,别乱动,哪有这么快,让我看看再说。”说着他就蹲了下来。

“停,我真的好了。”但是他根本不听她的,看着伤口上的绷带被解了下来,她才放了心。“我就说我已经好了,小菜一碟。”

他的脸却忽然阴暗了下来,完全看不出他现在是怎么了。“千宁,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明白吗?”

“好。”

“我想出去,待在家里太无聊了。”她根本在家待不住,所以极力想要出去。

他看着她一脸的急切,便也没有拒绝。“你啊,什么时候能够让人觉得你很省心就好了。”说着还不忘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好吧!谢谢你。”说着她就搂上了他的腰。“不是有你保护我的吗?我能有什么事。”

“终于肯承认这一点了。”他的眼里尽是笑,“这也对。”

“好了,我们出去吧!”说着她就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以非常快的速度。

他看着他的千宁这么古灵精怪觉得可爱极了。“等我一下。”话音落下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他站在原地摇了一下头就跟着她出去了。“慢点,小心。”他总是像担心一个孩子一样担心着她。

而她此时正感到自由,哪有时间理会他。“走快一点,你真的好慢。”

走了好长一段路的木千宁发现林栝根本就没有跟上来,于是转身去找,发现居然连一个影子都不见了。该死,都是她刚才走的太快了的缘故。

“在找我吗?”林栝若无其事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你是不是太狠心了一些。”

她觉得好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我哪里有狠心,我只是走得快了一些而已,是你太慢。”

“哦,是吗?”他说着过来牵着她的手,“这样速度就一样了。”

可恶,她在心里念着,但是其实她是喜欢这样感觉的,他的大手很温暖。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很想念这样的温暖。“去湖边。”

她还是死心不改,根本没有避讳差点让她失去生命的地方。“我喜欢湖边。”

“原来你还是一样喜欢水边,那我就在我家后花园为你修造一个人工湖。”他是很认真的考虑这件事,绝无戏言的在对她说话。

但是她总觉得这话有些别扭,“想法不错,但是太浪费水了。”

“你在担心这个?”

她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那里很安静而已,似乎可以躲避城市里的喧嚣。”

喧嚣,那里是很安静,但是去的时候主要是和谁去。一个人去是寻找安静,两个人去则是去享受安静。

这样的情景在许多人看来是美好的,尤其是林依。她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公园,这里很安静,她可以让自己静一下。

平时她一直是一个敢于反抗的人,和她哥一样的性子,总是让他们的妈妈费解。

这便是在豪门的痛楚了吧!或许你拥有了许多人没有的金钱和地位,但是缺少了许多人拥有的自由。这是非常可怕的。

就如同一个拥有金钱的人坐在宝马上哭,和一个普通人走在路上笑,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画面。

她所喜欢的人必须得让妈妈先同意,这样是不是有一点法西斯主义的样子。

想着想着就看到了一幕,关键是她看到了她哥和他嫂子。原来她哥昨晚夜不归宿是留在嫂子那里了,原来是这样。

“哥”她站在远处毫不犹豫的喊着。

听到喊声的林栝看着是自己的妹妹忽然背部一阵凉,这个丫头怎么碰巧也在这里。

“林依。”她直接念出这个多年没有提及的名字。“快过来。”

林依听着召唤,便蹬蹬的跑了过来。“嫂子,你好像越来越漂亮了。”

“这丫头嘴真甜。“她忍不住说了一句。“坐到我跟前来。”

“好啊,嫂子。”林依不顾林栝的白眼就兀自坐了下来。“嫂子,我哥昨晚有没有欺负你啊。”

林栝显然听出来他的妹妹现在分明是话里有话,这么明显。

“别乱说,没事回家。”林栝直接冷冷的来了一句,就坐在那里。

林依根本没有听进去,“嫂子,我哥自从找到你之后一回家高兴的连饭也忘记吃,你说他是不是跟草痴一样。”

“草?”她觉得这个字用得很不恰当,连起来她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林依挠了挠头,”你是花,我哥是草,他很痴情,不就是草痴了吗?”

林栝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逻辑,简直就是毀三观。“住嘴,林依,回去。”他显得很严厉的样子,和平常嘻皮笑脸的他判若两人。

林依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就拉着木千宁起来。“嫂子,我有话告诉你。”

说着便拉着她走,根本不管林栝此时是什么表情。“等一下。”

“我们马上就好。”她知道他是吃醋了,吃他妹妹的醋,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到了另外一边,她很奇怪林依今天的表情怪怪的,“怎么了?”

“嫂子,有些事不要怪我哥好不好,我妈妈是个很古板的人,但是我们的幸福我们得自己去把握。”

“林依,你……”

“嫂子,你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其实我哥这几年来很苦,你离开后,他喝了三天的酒,喝到胃出血。”

“还有三年来他很少和妈妈说话,他在抗争,他为了和你在一起,如果找不到你他会崩溃的,答应我好吗?答应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哥好吗?”林依的话很真诚,很恳切。

她没有办法拒绝,既然她现在已经选择和他在一起了,那就代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离开他。

“我会的,放心吧!”

林依这才放下心来,她的这个哥哥她是了解的,很倔强,和她自己一样,一旦喜欢上了某人永远不会再改变。

林栝在一边徘徊,他是在想他这个妹妹能说些什么呢!肯定是一些无聊的东西吧!这样他的千宁会不会不习惯。

因为自己的妹妹自己知道,有的时候连自己都受不了,她怎么会受得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焦急了起来,总之现在他的心情很不好,他在担心许多事情。

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他甚至在害怕,害怕有一天是失去她,像是上一次一样。所以他一定要守着她,避免她消失。

湖面一直波光粼粼的,就像他的心一直起着涟漪一样,不能触碰。

等了好大一会,林栝还是没有见到两个人的影子,心情更加急切了。

这也难怪,林依平常就是一个话涝,一旦和谁说起来不得半天。

李凡,木千宁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最爱那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