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婚情危机:甜妻很纯情

婚情危机:甜妻很纯情

主角:江沅,简兮 作者:简云思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21 11:46:05

《婚情危机:甜妻很纯情》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简云思主要说的是:已经出国的初恋?江沅忽然想起了那晚在酒吧里,简兮沉沦迷醉时呢喃出的一句“阿绎。”瞬间面寒似冰。抬眼看到丁景尧明显不甘心的表情,江沅意识到了丁景尧从来不曾发现的,他对简兮的感情。从酒柜里拿出红酒,江沅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流过咽喉,他随后一字一句的对丁景尧说,“简兮以前怎样我不管,现在她是我看上的人,也就只能是我的人了。”不管是谁都不能接近她。
展开全部

10-婆媳矛盾

有腥甜的味道从嘴角蔓延到口腔,指尖触上破损的唇角,简兮轻轻到抽了一口冷气,还挺疼。

拿出纸巾擦拭掉唇角的鲜血,简兮说话的语气漫不经心,“阿姨,难道你今天来这里就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好像没有惹到你,你不需要,也不应该这么讨厌我。”

“既然知道我讨厌你,就赶紧离开江家,离开小沅!”她那么出色的儿子,差点就毁在这个桃色事件里,她怎么能不讨厌这个女人?

“离婚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您还是从您儿子那里做工作的好,毕竟江家财大势大,江沅签了字我也不敢不从啊。”随手将纸巾丢到垃圾桶,简兮看着面露难色的冷秋冷笑了一声。

“您刚才说我没家教,不过如果您是一个有家教的贵妇人,还是听我一句,不要在这里找我麻烦了,这跟无理取闹泼妇行径没有区别。”

“是不是没有人告诉你,我最讨厌牙尖嘴利的女孩!”看到简兮红肿的脸颊,冷秋没有半点不忍,直接抬起手朝简兮的另一半脸颊扇去!

简兮下意识想躲,往后退了一步就碰到了床沿,一瞬闪神之后冷秋的手已经近在眼前,退无可退之后简兮把头偏向一边,这样冷秋耳光落下来的时候就只能打到她的脖颈了。

冷秋的巴掌还没有落下,流动的空气就拍到了简兮的肌肤上,死命的闭上眼睛,冷秋巴掌落下之前房外忽然爆出了一声厉喝:

“妈!”

一个字,冷秋的巴掌就停在简兮脸颊面前不能再靠近。看了看明显不悦的儿子,又看了看没有躲避的简兮,冷秋冷笑一声,“我说怎么装的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原来是看到救兵来了。”

“不是的,我刚刚没有看到他……”算了,不解释了,一个人如果讨厌你,那么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走到两人的身边,简兮脸上的红肿直接映到了江沅眼底,“妈,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看是你被这个女人柔弱无害的样子给骗了,你知道她刚才是怎么说我么?她居然说我……”

“我不想知道,妈。”江沅生硬的打断了冷秋的话,“时候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老宅。”

江沅说出口的话向来没有人可以质疑反驳,包括他的母亲。所以即使心不甘情不愿,冷秋依旧在江沅的安排下回了老宅。

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江沅拿出冰袋敷在简兮脸上,又取了药酒擦在简兮唇角的伤口处。棉签抵在伤口上,江沅一用力简兮就到抽了一口冷气。

“疼,轻点。”简兮不满抗议。

“现在知道疼了,刚刚怎么不知道躲啊?”想起冷秋的话,江沅上药的动作一顿,“难道真的看见我了?”

“我闭着眼睛呢,怎么看你啊。”简兮垂下睫毛,遮挡住了眼底的情绪,“我不是不躲,是没躲开,况且我刚才对你母亲说话的态度的确不好,被打一下就权当让她消气了。”

“哼,说得好听。”熟悉又刺耳的声音传来,简兮皱了皱眉毛,一抬头果然看到了丁景尧那张欠扁的脸。一时间,简兮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11-真有教养

“你来干嘛?”简兮没好气的说,语气里的厌烦显而易见。

“我为什么不能来?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啊?”丁景尧反唇相讥的毫不含糊,两道眉毛拧在一起,好像看到简兮是一件多么令人厌恶的事情。

“说得好像这是你家似的,你无非就是隔不受欢迎的客人!”江沅还没见过简兮情绪起伏这么大的样子,脸颊红扑扑的,眼睛里有似乎是有火焰在跳跃。

“你……我受不受欢迎,不是你说了算的,刚刚还装的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现在不就原形毕露了?一个会撒酒疯的女人,还有什么教养可言?”

“你不乱说话,我会冲着你撒酒疯?”她说过阿绎是她不可触碰的底线,可他非要出言侮辱,再加上她喝高了,撒撒酒疯也在所难免。她依稀记得她把丁景尧的脸抓出了三道抓痕。

此时的丁景尧只顾着反驳简兮的伶牙俐齿,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口不择言,“真不知道刘阿姨那样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你父亲没被教好。”

“啪”的一声,一杯水狠狠泼在了丁景尧的脸上,零星的水滴顺着他的下巴脖颈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简兮死死握着手中的被子,骨节处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泛白。“我说过了丁景尧,我有两个底线,你、不、能、碰。”

“你……”看到简兮脸上狠绝的表情丁景尧有些怔忡,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懊恼,说出的话却还是一贯的死要面子。“你个泼妇,我才懒得理你,江沅,我先走了。”

“等等。”江沅叫住了转身欲走的丁景尧,“先去我房间换件衣服,狼狈成这个样子怎么出门?”

丁景尧知道换衣服什么的都是借口,江沅是有话要问他。一脸愤愤不平的走到江沅房间里,刚一关上门江沅就开始发问。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你没查吗?我是她继父家的儿子,她是我后母家的女儿,我们俩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相看两相厌了。”丁景尧背对着江沅,无所顾忌的开始换衣服。灯光打在他肌理分明的身形上,带着光晕。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我不知道而你知道的,简兮的另一个禁忌。”江沅问的慢条斯理,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有一种叫人不可退拒的力量。

“是她的初恋,四年前抛下她出国了,她还傻不愣登的对人家念念不忘。”丁景尧的语气里带着些愤愤不平,“我就没看出来那小子有什么好的。”

已经出国的初恋?江沅忽然想起了那晚在酒吧里,简兮沉沦迷醉时呢喃出的一句“阿绎。”瞬间面寒似冰。

抬眼看到丁景尧明显不甘心的表情,江沅意识到了丁景尧从来不曾发现的,他对简兮的感情。

从酒柜里拿出红酒,江沅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流过咽喉,他随后一字一句的对丁景尧说,“简兮以前怎样我不管,现在她是我看上的人,也就只能是我的人了。”

不管是谁都不能接近她。

不管是谁。

小说《婚情危机:甜妻很纯情》 第10章 婆媳矛盾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锦文小郎君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现代言情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