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主角:凤君慕,方簌歌 作者:橘清澈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1 17:59:25

凤君慕方簌歌是《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本书的主角,《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呀!傅之昂,你这个没良心的,给本小姐等着!”簌歌对跑到自己面前一脸灿然笑意的傅之昂气急败坏的喊道。“小歌,注意形象!形象!”傅之昂脚步停在原地,无奈的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朝簌歌叮嘱道。高贵冷艳的方簌歌小姐怎么每次在他们面前就变得粗鲁毒舌了呢?按苏柏溪的话来说,得了吧,方簌歌就是个典型的双重人格!凤君慕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毫无怜香惜玉的把簌歌塞了进去,然后大手一甩,车门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度,稳当的关上了。
展开全部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好意不速之客

“南馥雅,傅之昂说的是真的么?”南宿枫冷着脸转身看向南馥雅。

“不,不是的,他说谎!哥哥,我怎么敢呢?”南馥雅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她镇定的看着南宿枫,摇头否认事实。

“看来南少爷还有家事要解决,那么和凨祁的合作的相关事宜还是下次再谈吧。”凤君慕蹙着眉头扫了眼南馥雅,随即抬头看向南宿枫后,扔下这句话后他就优雅的转身离开了。

南宿枫眸光更加暗沉,在路上恰巧遇到凤君慕,好不容易邀请到他到南家来商谈公事。

难得凤总裁亲自身临南家大宅,他本想是趁着刚回国打一场漂亮的胜战为南氏带来一线生机。

可是现在却被簌歌和馥雅这么一搅合,全黄了!等一下,这不是重点,生意没了可以再约时间谈。

刚才傅之昂说什么?

南宿枫挥手让身后的佣人将他的行礼全部带到他的房间里,然后盯着站在南馥雅身后一脸难色的几个男人,终是难以忍受的拧起了眉。

“南馥雅,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哥,他们是我朋友!”南馥雅被南宿枫这阴冷的样子吓到,随即立即胡编乱造了个理由企图蒙骗过去。

“那好!现在带着你的朋友跟我去书房,我有事要好好问问你的朋友!”冷眼扫了那几个黑衣人,南宿枫沉着脸走进了南家大门。

南馥雅咬着唇瓣暗自咒骂傅之昂的多嘴,随即无可奈何的带着那五个黑衣人跟着南宿枫进去。

这边。

凤君慕转身离开了南家大宅,唇边依旧噙着那桀骜不羁的笑容,余光扫到那个倔强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远和追上去的男人时,他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倏然一亮,似乎是觉得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白色敞篷的兰博基尼的车门被打开,凤君慕随意的坐了进去,车门一关,就发动了。

“小歌,你走慢一点,受了伤,脾气怎么还那么倔!”傅之昂烦躁的扯了扯自己那顶漂亮的栗色中长卷发。

他看着不听话的簌歌,却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有。

“谁叫你多嘴把事情告诉南宿枫了。”簌歌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漂亮男人头上那顶乱糟糟的卷发时,心里一阵忍俊不禁,可是表面上还是佯装一本正经的教训道。

“那女人就该给点教训,我看你哥哥就是她害怕的对象。还有,那女人对你做了这么可恶的事情,你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走掉?这可完全不是你方簌歌的性子!”傅之昂狐疑的盯着面色如常的簌歌,他认识的簌歌可从来就不是一个任人瞎捏的软柿子。

当初在学校,他傅之昂是不能惹的魔头混混,那方簌歌就是强势无情的混混夫人!

其实说夫人也不为过,因为他傅之昂是混混头,那簌歌与自己青梅竹马,跟着自己,那手下的人也就给她安了一个夫人的尊称。反正不知那时是哪个女人在背后嚼簌歌的舌根,第二天就被簌歌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整顿了。

这样性子恶劣冷情的女人,他傅之昂是绝对不相信她会轻易放过南馥雅的。

簌歌一头栗色的及腰波浪卷发在风中微微飞扬,她噙着一丝淡笑回望傅之昂。

“南馥雅?呵,本小姐是还没打算和她摊牌玩开而已。傅之昂,你该知道在南家,若是装成薄弱者就会得到许多的同情票。而这正好是南馥雅最好的挡箭牌,你放心,很快的,她会来求我原谅的。”簌歌那冷艳的脸上,漂亮的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极具杀伤力的微笑。

她说的那么轻狂而自信,仿佛南馥雅在她弹指间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

她不是不收拾,只是不屑。

傅之昂笑容一扬,了然的点头,他就知道。

眼前的簌歌,淡如烟般的秀眉微微上扬着,那双澄如秋水的眸子溢满了属于她的冷凝和傲气,着实迷人。

“走吧,我扶着你,刚才赶来救你,我的小黑都没开出来。”傅之昂微微一笑,走到簌歌身旁自然的搀扶住她。

“小黑?还真难为它了,明明是一辆霸气十足的法拉利,死活被你当成小狗来叫,你也不照顾一下它的自尊。”

“小歌,它是车才不是狗,和本少爷谈什么自尊!”傅之昂好笑之余也是乖乖的扶着簌歌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叭”的一声,车子的鸣笛声,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就这样缓缓的在他们面前停下来。

直到那漆黑的车窗缓缓摇下,凤君慕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时候,簌歌才知道来者是谁。

“上车。”冷冰冰的话,没有一丝回温的感觉。

簌歌凝眉看着面若寒霜的凤君慕,奇怪的瞅了他一眼,随即默不作声。

“你要我说第二遍?”那玩世不恭的调调,夹杂些许凛然的霸气。

这样命令式的语气让簌歌很不爽的扔了一个白眼过去。

坐在车里的凤君慕抬头看到簌歌那不满瞪眼的样子,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唇边那细小的弧度,连他也未曾发觉。

她还穿着惨兮兮的睡衣,一身白色长裙,清秀简单。

方簌歌似乎和别的千金名媛很不一样,她似乎更加简单随性,清傲冷情。

她有着比拟白雪的肌肤,那双瞪着自己的褐色眼眸像一枚漂亮高雅的琥珀一样迷人,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那微抿的薄唇似是透出她此时的不满,娇俏迷人。

雪莲的俏丽搭配寒梅的风姿,清丽中透出凛然,蕴在眼角眉梢的都是骄傲。

恩,是个极品,那么,不要白不要。

“凭什么要我听你话?”簌歌抬着头望着凤君慕,微微放开扶在傅之昂手上的手,她站稳之后没好气的反问道。

“我的女人,难道不该听我话么?”

“我才不是你女人。”簌歌冷着眉眼反驳,在傅之昂面前她不想承认那天晚上和凤君慕的交易,更不想让他猜疑和担心。

“那天是谁在大庭广众下向我表白的?”凤君慕不痛不痒的回击。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把人直接扛走

“小歌。”傅之昂的手还轻搂着簌歌的腰,他看着她和这个陌生的男人那莫名其妙的对话,不由出口打断道。

簌歌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耽误下去会误事的吧?

还有大庭广众下表白?小歌向凤君慕?怎么可能!

见簌歌脾气拗的很,对自己难得的好意丝毫不领情,凤君慕俊眉一拧,随后打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走了下来。

簌歌盯着正走到自己面前的凤君慕,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这,他是要干嘛?

“我送她去医院。”凤君慕看着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把簌歌护在身后的傅之昂,淡淡敛眉。

“不用麻烦,我自己送过去就行了。”傅之昂拒绝。

“现在这么晚了,你确定?”凤君慕冷然的眼睛看了眼身旁空空如也的傅之昂,不以为然的勾唇。

他没有车,南家大宅位于幽静偏僻的地方,也很少有出租车上来。

“你要这样扶着她走到什么时候,难道想让她这样走到医院,然后因为血液枯竭而死?”凤君慕没好气的看着护住簌歌的傅之昂。

“喂!凤君慕,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娇弱,因为这点小伤口而死掉的人绝对不是我方簌歌。”簌歌从傅之昂身后站了出来,因为凤君慕小瞧自己的一句话而忍不住站出来反击。

凤君慕游刃有余的扬眉,上前迈了一大步,俯身就把簌歌整个人扛在肩上。

“凤君慕,你要干什么。”傅之昂皱眉看着凤君慕就这样不客气的扛走簌歌,随即反应过来,警惕的侧身拦住他。

“放心,我会把方簌歌完好无损的送到医院,只不过现在我有事要跟她谈谈。”凤君慕看着拦住自己的傅之昂,淡淡开口,深邃肃冷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涌动。

傅之昂并不想和凤君慕动手,毕竟自家的秦昇传媒公司和凨祁还有合作关系,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给那老头子惹麻烦。

毕竟当初年少无知的时候,老头子也没少为他和簌歌收拾烂摊子。

“凤君慕,你混蛋,放我下来。”被凤君慕轻易扛在肩上的簌歌明显有点英雄气短,她抿着唇瓣气急败坏的嚷着。

“小歌,既然凤君慕说会把你完好无损的送到医院,那我也就放心了。到时候我会带陌凡她们去医院看你,你就放心的走吧。”傅之昂清朗的笑颜一扬,很没良心的把簌歌给卖了。

“呀!傅之昂,你这个没良心的,给本小姐等着!”簌歌对跑到自己面前一脸灿然笑意的傅之昂气急败坏的喊道。

“小歌,注意形象!形象!”傅之昂脚步停在原地,无奈的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朝簌歌叮嘱道。

高贵冷艳的方簌歌小姐怎么每次在他们面前就变得粗鲁毒舌了呢?

按苏柏溪的话来说,得了吧,方簌歌就是个典型的双重人格!

凤君慕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毫无怜香惜玉的把簌歌塞了进去,然后大手一甩,车门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度,稳当的关上了。

他看着车窗里对着自己怒目相视的簌歌,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随即就回了主驾驶座上。

“凤君慕,你到底要干嘛?”簌歌狐疑的盯着坐在自己身旁悠然潇洒的发动着车子的凤君慕。

“当然是有事,不然你认为我带走你要做什么?”凤君慕眼睛微微眯着,看上去带着几分随意几分懒散,他回头淡淡的扫了眼簌歌,随后便开动了车子,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傅之昂。

“靠!早知道就把小黑开出来了,凤君慕你这混蛋至少要带我一程啊!这条遥远漫长的公路你要本少爷怎么走啊!本来和小歌走还算是浪漫一回,现在是要本少爷独自吹着冷风在这里干什么啊啊啊!”傅之昂看了眼长夜漫漫而荒无人烟的公路,不禁埋怨南珞飞干嘛要把豪宅建在这等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方。

伸手从口袋摸出电话,随后拔了个号码,那边刚接起来,傅之昂就没好气的嚷了起来,“容澈,你赶快过来支援我,我被小歌放鸽子了!”

到底是谁放谁鸽子?!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低低悦耳的笑声,是一个好听的男声。

“不是说去救簌歌吗?怎么会被放鸽子?你唬我呢?”那男人显然早已习惯傅之昂这吊儿郎当的样子。

“人倒是救了,不过又被另一个男人掳走了。”傅之昂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什么?傅之昂你给我说清楚。”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温怒。

“要想知道什么情况,现在立刻,马上到小歌家门口来接我。”傅之昂根本就不把容澈的愤然放在眼里。

“嘟嘟嘟”电话那头已经被挂断了,傅之昂丝毫没有一丁点儿担心的意思,悠然的靠在一边的栏杆上等着容澈的到来。

小样儿,和本少爷斗?最后还不是得乖乖的前来支援!

长夜漫漫,带着微拂而过的冷风。

簌歌沉默的坐在位子上,两眼盯着窗外飞逝过的景物没有说话。

凤君慕透过后视镜看着簌歌又恢复冷凝的神色,安静的坐在位子上没有同自己争吵,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凤君慕,你要带我去哪里?”盯着窗外除了树木就是还是树木的公路,簌歌终究是无趣了。

“医院。”

“不要送我去医院。”

“你受伤了。”不容回绝的语气。

“小伤,回去再包扎就好。”她难得没有和他争锋相对。

“让医生包扎。”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前面那一望无际的公路上。

簌歌冷冷的抿着嘴,看着专心致志开车的凤君慕,也不再开口反驳。

反正她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凤君慕打定主意的话,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就反抗不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在一家看上去规模很大的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凤君慕率先下了车,然后就绕到簌歌在的方向把车门打开,随即又把她扛了出来。

“喂喂!凤君慕,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簌歌对被扛在一个陌生男人肩上这种事情很无言以对。

“你腿不是受伤了么?”他不为所动的将车门关上,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簌歌挣扎不过,对着他的肩膀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小说《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第5章 好意不速之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橘清澈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