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

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

主角:凤弥天,洛炎弋 作者:浮竹湘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31 14:56:04

凤弥天洛炎弋在《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里面是一波三折,浮竹湘西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这怎么能行??他们凤家就两个女儿,嫡出的更是只有一个,凤家的未来就靠天香一个人!她必须得嫁人中龙凤之人才行!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嫁?所以凤济民选择相信凤弥天了,死马当活马医!“天香的伤怎么样?你倒是快说啊!”吕氏可是比凤济民更加急不可耐,她的下半辈子就是指望她的天香的呢!凤弥天却只是微笑着不说话,眼里放着精光。“好好好,碧云院儿给你!徐诚!快去命人打扫!务必要打扫到可以让堂小姐带御王府的人立刻入住!这样可以了吗?快说吧!天香的伤怎么样?”凤济民又急切地追问道。
展开全部

9-宋夫人的刮目相看

凤弥天和宁氏母女三人到的时候,凤济民和吕氏已经在宋夫人面前赔笑了,吕氏正说着话:“我们天香今日身体抱恙,怕冲撞了宋夫人才蒙上了面纱。”

吕氏一面向宋夫人陪着笑,一面扭过头对凤天香说道:“天香,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赶快过来给宋夫人问安赔罪。”

凤天香听话地上前,恭敬地给宋夫人行了一个礼。吕氏又说道:“天香今日嗓子欠佳,不能言语,还请宋夫人原谅则个。”

宋夫人一身诰命宫装,高庄典雅,气质非凡,下颌微挑,吕氏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人家只是点了一下头。

在吕氏的衬托下,宋夫人在气场上是绝对的压制众人。

吕氏见人家不答话,有些尴尬,凤济民是个大男人,不便与宋夫人多聊,一时间气氛有些冷场。

就在这时凤弥天正好到了吕氏的视线范围内,吕氏自以为找到了突破口:“天天,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又对宋夫人说道:“还请宋夫人莫要见怪,这丫头生下来就没有娘教,又刚来到御史府没多久,还不太懂规矩。”

吕氏和凤天香母女二人对外都是一个菩萨脸,吕氏自以为是在宋夫人面前为凤弥天说话,展现她慈爱的菩萨脸,殊不知——

“你在说我们王妃没有家教?我们王妃除了在皇宫里,不需要规矩,更轮不到你教。”吕氏没有想到,宋夫人今日答的第一句,竟然是这样,瞬间脸都绿了,一时尴尬地愣在那里。

而宋夫人则寻着吕氏的目光,找到了凤弥天。面上的冰寒稍有缓和,却也实在换不上慈眉目善。

虽然她知道凤弥天是洛炎弋痊愈的唯一机会,并且洛炎弋说了要配合着点凤弥天,可毕竟是皇上用来羞辱洛炎弋的人,她的心可没有洛炎弋那么大,况且凤弥天的脸也确实是丑到她了,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迎着宋夫人的目光,凤弥天款款上前,得体的行了一个礼:“民女凤弥天见过宋夫人,给宋夫人问安,也请宋夫人把天天对御王爷的挂念带到,劳烦了。”

“凤弥天?”宋夫人呢喃道。

“是,想必罪臣爹娘当初给天天起名字的时候,也是希望天天长大后,能成为拥有女娲弥天之术一样的医术,那样一个有能耐的人吧,可惜天天不才,让大家失望了。”说完凤弥天又对宋夫人欠了欠身。

宋夫人却伸出双手扶了扶。

早在来之前宋夫人就听倚楼提起过凤弥天的性子,这样的不卑不亢,倒是让宋夫人有点刮目相看了,也有点理解洛炎弋特意派她来的用意了。

就像凤弥天说的那样,无论是她的名字,还是她的罪臣之女身份,还有她奇丑无比的相貌,都不是她能选择她能决定的。

而她却甘愿领下这罪名,只怪是自己不才,令爹娘、叔叔家、御王府的人,令这天下的百姓失望了。

敢于接受自己不堪命运的人,无疑是值得敬佩的。宋夫人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对凤弥天刮目相看了。

“好的,我一定带到。”宋夫人对凤弥天退了身上散发的寒意,倒是让凤弥天有些意外。

不过凤弥天的性格就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从来不会去揪根问底。

“多谢夫人。”既然宋夫人有亲近之意,那凤弥天自然也不会疏远了去。

“你的手怎地这么凉?”宋夫人扶着凤弥天的手还没有放开。

“多谢夫人关心,许是在地上坐久了。”凤弥天满含伤寒地说道。

“为何要坐在地上?”

看来这宋夫人很上道啊!

凤弥天刚刚还在考虑,要是凤济民和吕氏母女三人一直听不懂,她要不要跟他们撕破脸皮呢。

这宋夫人如此上道,那她后面的计划可就好办多了。

“夫人有所不知,今日下午,天香妹妹在我房间门口,嘴唇却不知道突然染上了什么脏东西,天天自知有错,没有打扫好房间,是天天照顾天香妹妹不周。可是大妹妹和叔母却误认为是我让妹妹受的伤,天天惶恐,吓得坐在了地上,没有得到叔叔叔母的许可,不敢轻易起来,这才在地上坐了许久。”凤弥天越说越小声,说完还故作惶恐地看了凤济民和吕氏几眼。

却说得凤济民心里一阵冲动,恨不得上前捂住凤弥天的嘴,这些说到底算是凤府的家事,可凤弥天到底是未来的御王妃,而且人家宋夫人就站在这,对凤弥天还是个亲近的态度。

这凤弥天说的是自己的情况,却是分明在宋夫人面前控诉他苛待了她,苛待她,就是在给御王府打脸啊!

“难怪王爷特意吩咐我来一趟,原来我们王妃在御史府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宋夫人看着凤弥天,确实说给凤济民听的。

凤济民觉得此时他再不说点什么,御史府就要有麻烦了。

就在凤济民准备说话之际,宋夫人却突然拍拍手,从她身后走出两个丫鬟打扮的人,十五六岁的样子,未施粉黛,清清丽丽的样子,很是讨人喜欢。

“王妃且再忍一个月,王爷知道你在御史大夫这样的清官府里寄居,定是生活不易。所以他忙里抽空,特地派老身来给王妃送两个丫鬟使唤。这是这两个丫头的卖身契,你收好。还有这十万两银票,是王爷给你这个月的零花钱。不够花的话,你就派丫头再回府取。”宋夫人说着,把两个丫鬟的卖身契和银票递上。

宋夫人的话里俨然把凤弥天当御王府的人了,谁不知道宋夫人就代表着御王府啊?这宋夫人的意思就是御王爷的意思。

宋夫人已经把话给说到这了,御史府的人就不得不高看凤弥天几分,再不能像从前般任人任意欺凌了。

虽说御王爷如今也是一个残废之身,并且大期将至。但离大期毕竟还有三个月嘛,御王爷身为天颐国保护神的威望可还在。

况且就算皇上如何不待见洛炎弋,可洛炎弋毕竟是皇家人,代表的是皇家的脸面,这皇家人皇上可以欺负,外人却欺负不得,否则就是蔑视皇家威仪了。

凤弥天只是淡然地接过,道:“多谢过夫人亲自带到,劳请夫人替天天一并谢过王爷。”

宋夫人见凤弥天接过银票后,并没有见到巨款的欣喜,对她的好感更进了一步。要知道十万两银子,可是凤弥天的父亲还在世时,十年的俸禄啊!

王爷的眼光从来没有看错过!想必这一次也不会有错。

宋夫人对凤弥天的戒备又放下了几分,心想着,眼前这小丫头真的能治好王爷也说不定。宋夫人甚至开始期盼起来,祈祷凤弥天能顺利平安地嫁入御王府。

10-再提要求

“嗯,一定带到。那你保重好身体,天色已晚,我得回去给王爷复命了。”宋夫人拍拍凤弥天的手,这次是十分真诚的说道。

“多谢夫人了,夫人也是,夜路请多加小心。”

这边宋夫人与凤弥天像一家人一样说着话,那边凤济民却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虽说凤济民已经选好了站队,注定和御王府不对头,但是现在那件事还不能暴露,他的羽翼还没有丰满,绝对不能招惹御王府。

即使洛炎弋现在是那个情况,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现在的御王府之力,端掉他凤济民还不是跟掐死一只蚂蚁似的。

这会儿宋夫人终于与凤弥天说完了话,凤济民终于有机会插上话了:“是啊,夫人请慢走,夜路不安全,恳请下官送您一程。您放心,御史府绝对不会薄待了将来的御王妃!”

听到凤济民亲自承认了凤弥天的身份,宋夫人才满意地点点头。

临走前,宋夫人又回头看了一眼凤弥天,眼神中充满着担忧和期盼。

凤弥天向她俯身行礼送别。

太好了!她凤弥天的站队开始壮大起来了!

从刚到这世界的孤身一人,到现在的宁氏母女,宋夫人及其送来的丫鬟两人,不出意外的话,凤弥天还有一个暗卫。

凤弥天还悄悄地把洛炎弋也归为了自己的站队,虽然说两人此刻看起来关系很好,凤弥天知道这只是一场交易,两人各取所需罢了,也不知与洛炎弋后事会如何,就算将来他不会帮着凤弥天,把他归为自己的站队里,光看着也养眼啊!

这样的话,凤弥天的“团队”就有七个人啦!

凤弥天的高兴不止在心里,还是在明面儿上的。

只见她待凤济民再次回府的时候,微笑着说道:“叔叔,您看御王府的人到了,是不是得给我重新安排一处院落呢?总不能让御王府的人跟着我住柴房吧?至于大妹妹的伤……”

这丫头还想着要院落!!幸好刚刚当着宋夫人的面,她没有提!否则周夫人当场让他的大女儿把小院儿让出来都说不定!

还有天香的伤?难道她有办法?她不是草包吗?不是不懂医理之术吗?客卿大夫可是说了,这是毒,必须找到施毒的人拿到解药才行,否则他们天香这辈子都这样了!!

这怎么能行??他们凤家就两个女儿,嫡出的更是只有一个,凤家的未来就靠天香一个人!她必须得嫁人中龙凤之人才行!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嫁?

所以凤济民选择相信凤弥天了,死马当活马医!

“天香的伤怎么样?你倒是快说啊!”吕氏可是比凤济民更加急不可耐,她的下半辈子就是指望她的天香的呢!

凤弥天却只是微笑着不说话,眼里放着精光。

“好好好,碧云院儿给你!徐诚!快去命人打扫!务必要打扫到可以让堂小姐带御王府的人立刻入住!这样可以了吗?快说吧!天香的伤怎么样?”凤济民又急切地追问道。

给凤弥天一处院子,凤济民其实也不在意不心疼,他在乎的是凤天香的容貌,不让凤弥天住院落里,是吕氏想出来的招。不过是女人家的小争斗,凤济民不想管。

碧云院?还挺好听的。

凤济民随意给凤弥天安排的院落,却不知一语成谶,给他的女儿带去了多严重的后果。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凤弥天很满意她的目的达到了。

凤弥天也惩治了凤天香一番,也是该让她恢复了。总不该真的就让她毁容了吧?在古代可就是毁了她一生了。凤弥天做不出这样的事。

22世纪的凤弥天坚信只有律法才有处决人的权力,就算她给原主报仇,仇恨的利刃也在上帝,不在她手。

凤天香懂事的话,就此也会改改了,以后如果再作死的话,那就以后再说吧!

“大妹妹的伤……我倒是在父亲留给我的一本医书上看到过。好像是一种毒,虽然父亲不是专攻解毒这块,所幸这毒不是很厉害,父亲已经配出了解毒的方子了,回去我看看,把方子抄给大妹妹吧。”

“你父亲还留了医书给你?”吕氏十分不相信地说道。

这小丫头刚来御史府的时候,吕氏可是带人一件件的搜过她带过来的东西了。她父亲留了一些遗物给她没错,不过是些药物成品,到的当天就充入府里的中公了。哪里有什么医书?她是藏在哪里蒙混过关的?没想到任她拿捏的人竟然还会耍小聪明藏东西?那她这几天到底还做了多少吕氏不知道的事情?

吕氏越想越恐慌:“你不用抄了,我直接跟你去拿!”

“那可不行,父亲的毕生成就,只传我,不传外人的。”凤弥天一句话和吕氏撇清了关系。

“怎么是外人呢?我可是你叔母!”

“怎么不是外人呢?我姓凤,你可是姓吕!”

“那我跟你去!”凤天香此时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凤弥天却是很明白她的意思。吕氏姓吕,凤天香可是和她一样姓凤。

“哦?大妹妹就不怕去我那不干净之地再染了什么顽疾出来?”

凤天香其实对凤弥天的话是将信将疑的,一来其实她自己也没看清凤弥天是如何下的手,无法确定确实是凤弥天动的手,她指认凤弥天确实有凤弥天说的垫背的意味;二来她也不太相信凤弥天有这能力使她的嘴巴烂掉,凤弥天可是出了名了草包啊!凤弥天的父亲,她的伯伯留给凤弥天的药物可是都被她们收走了的。

所以!恐吓!凤弥天这是赤果果的恐吓!

凤天香说不怕绝对是假的!

吕氏这时也赶忙把凤天香护在怀里,阻隔了凤弥天令人压力山大的视线,并用眼神示意凤济民。

凤济世是天下闻名的神医,他的毕生成就一定是极好的!若是他凤济民能学来了,一定更能给皇上分忧!前途一片光明啊!

凤济民当然懂这个道理,正欲开口,却被凤弥天一句话,掐灭了心中的小火花。

“嗯,首先先莫说叔叔身为男子,进天天的闺房不好;其次叔叔应该知道,我们凤家是医药世家,许多医术都是祖传的,当初可是叔叔自己选择了仕途不要医术的,如今从一品大员是要食言吗?”

小说《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 第9章 宋夫人的刮目相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