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诡灵公寓

诡灵公寓

主角:李忆,陈美霞 作者:李道长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9:42:40

《诡灵公寓》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李道长主要说的是:当他们得知老阿婆和我交谈过之后,他们的表情竟然变得恐惧起来。都催促着我赶紧离开,甚至要拿着扫把赶我走。最后一个开烟酒店的老头经不过我们软磨硬泡,便告诉我们,让我们去老街建设路41号找一个叫做张美莲的人。“张美莲,建设路41号?”我闻言有些犹豫,因为那条街都是清一色的花圈寿衣店,现在又是大晚上的,气氛有点可怕。“我们还是去看看吧。”陈美霞提议道。
展开全部

诡灵公寓:身上背的人

“鬼打墙?”我担心的事情来了。

“看来公寓里的那东西,不想让我们离开啊,它真看上你了。”陈美霞脸色煞白的说。

大清早的,也能鬼打墙,真是破天荒的事。

我们用了很多方法,包括吐口水,尿尿,破口大骂,都不能走出这条小道。

我们又累又饿,无奈的只能背靠背的坐在路边。

陈美霞低声的说:“我怀疑,这不是鬼打墙,鬼打墙不可能在白天出现的,而且我们用破解鬼打墙的办法,都不能离开这里。”

“那这种现象是什么?”我急忙问。

“我法力低微,我也不知道。”陈美霞喃喃的说,她的背很柔软,靠在我身上,我感觉比绒毛床垫还舒服。

我好想搂住她再亲她一口。

就在我开始这种冲动的时候,她又忽然说道:“如果我师父能来帮忙就好了,但也不行,我师父的本事和了空大师差不多,她来了也会丢了性命。”

我闻言眼睛一黯:“你还是回去吧,别再管我的事情了。”

我是真心说这句话的,我想让她活下去,不让她再涉险了。

她却微笑摇头:“我不会弃你不顾的。”

“霞,听话,你走。”我的目光坚如磐石。

“等办完你的事情了,我再走。”她也坚持的说。

这一刻,我泪崩了。

我无法控制奔涌而出的情绪,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感觉她身躯微微颤抖着,好像轻轻要推开我,但最后停止了挣扎。

我就这样紧紧抱着她,一动不动。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暖暖的,没多久变得有些烫了。

下一刻,我的手又不听话了,往她的身上摸去。

但她伸手把我的手给打了下来,并轻轻的推开了我。

我脸色一红,尴尬的起身,深吸了一口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偷偷看去,发现她的双眼如同星眸闪烁着。

我抬头望着朗朗晴天,随口说道:“如果现在不是白天的话,应该会更可怕吧。”

“咦?你倒是提醒了我。”陈美霞满脸吃惊的站起来。

“你要做什么?”我疑惑的问。

“如果现在真不是白天呢?”她贝齿含唇的反问,便盘腿坐在地上抡着佛珠念起经文来。

她念经说的话我听不懂,但我身处其中却感觉双腿越来越沉,脚踩的大地沉甸甸的。

她不断的念着,汗流浃背,可怜楚楚。

半个小时候后,我忽然发现地上的光泽,变暗了些,就像地面全部是阴影组成似的。

再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我的双腿上的颜色,也变得阴暗许多,像是我整个人一分为二,分别处在光和暗的环境里。

陈美霞好像坚持不住了,她喘着香气,暂停下来缓解一下。

“你到底在念什么经?”我忍不住的问道。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她吃力的回答。

我闻言感到惊奇,尽管我不懂经文这些东西,但大名鼎鼎的地藏王我还是知道的。

我赶紧问道:“地藏王不是掌管阴间的菩萨吗?我们现在遇到邪门的事情,不去求大日如来,你却求起地藏菩萨了?”

她摇摇头的回答:“如果是黑暗遮住了光明,我当然要求大日如来,但如果是光明遮住了黑暗,我便呼唤地藏菩萨。”

“什么意思?”我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这些修佛的人能言善辩不说,还尽说些只能意会的话来。

她又解释的说道:“无论我求的是哪位佛哪位菩萨,只要让一切回归本源即可。”

说完,她又继续念经去了。

这次她念得很快,很快这条小路上的所有一切东西,全部被黑暗笼罩完。

我们身处其中,仿若大白天忽然变成了晚上。

“我们快走!”她站起来娇喝,但身体不稳。

我不敢去多想,赶紧冲上去扶住她,带着她沿着小路一直走下去。

没多久,我们终于离开了小道,进入了省城的老街街道上。

此刻老街灯火明亮,夜间小商贩在吆喝着,过往行人络绎不绝,远处传来阵阵汽车鸣笛声。

天上可以看见朦胧的月光。

“现在真是晚上?刚才的白天是假的!”我使劲拧自己的胳膊,发现很疼才知道不是做梦。

陈美霞气喘吁吁的说道:“对!刚才我们都被骗了,以为是白天来着,原来这一切都是障眼法,现在还是大晚上的。”

我大惊:“难道都是金菊公寓搞出来的?”

陈美霞紧张的说:“金菊公寓的邪恶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了,竟然达到偷天换日的程度。”

说到这里,她一脸的担忧:“我甚至怀疑,那里不仅仅是人为的极阴之地了。”

我闻言忧心忡忡,想着连老和尚这样佛法无比的人都轻易被杀死了,我和陈美霞哪有本事应付这个危机?

我使劲的劝她回去,但她却不断的拒绝。

她越是拒绝,我越是更着急。

我不断的想着,还有谁能帮我,我忽然想到了当初在公寓铁门口,劝我和骂我不要住进去的卖菜老阿婆。

老阿婆虽然看起来神经兮兮的,但我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找她看看。

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特征很明显,我想全世界也找不到像她那么老却还能跑的老人了。

于是我和陈美霞就沿着老街的商铺一路问下去。

年轻一点的人都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有此人,不过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好像都知道老阿婆似的。

当他们得知老阿婆和我交谈过之后,他们的表情竟然变得恐惧起来。

都催促着我赶紧离开,甚至要拿着扫把赶我走。

最后一个开烟酒店的老头经不过我们软磨硬泡,便告诉我们,让我们去老街建设路41号找一个叫做张美莲的人。

“张美莲,建设路41号?”我闻言有些犹豫,因为那条街都是清一色的花圈寿衣店,现在又是大晚上的,气氛有点可怕。

“我们还是去看看吧。”陈美霞提议道。

只能如此了,我们于是往建设街的方向赶去。

晚上老街灯火辉煌,人们在嬉皮欢笑的逛夜市,我混迹在人群中,觉得今天晚上是这些天来,最为令我安心的夜晚了。

离开金菊公寓多好呀,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再走两百米就到建设路了。”陈美霞提醒的说。

我点点头,抬头往前望去,却在突然之间,我感到右边有一阵毛骨悚然。

我有某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将脸往右手边缓缓移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大跳。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戴眼镜的中年人,正和几个朋友有说有笑的走着,而他身上背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影。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包括眼镜男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有异样。

因为是近距离,所以我看得比较清楚些。

这个白色人影是个男人,身体瘦不禁风,他留着一头四六分的中长发。

不过,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像淋湿的拖把一样垂摆下来。

他的脸色苍白且浮肿,两眼凸得像死鱼眼。

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泡出来一样的诡异!

令我感到心里发毛的是,他的嘴巴像是吸管一样的,紧紧的黏着眼镜男的脖颈上。

此刻我已经吓得脸色发青了,连忙祈祷这个白色人影不要看见我。

我不禁联想到,吕甲和王莹莹在失踪前,身上也背着类似的白色人影,尽管都不是同个人。

眼镜男和他的朋友们走得很悠闲,离我很近,我好像可以听到他身上背着的白衣男人沉重的呼吸声了。

我强忍着不发出声来,赶紧抓住了陈美霞的小手,抓得紧紧的。

陈美霞脸色一红,想要挣脱,但一时没有成功,因为我握得太紧了,甚至让她感到疼。

她才察觉情况不对,便扭头问我:“你怎么了?手心都是出汗。”

我拼命给她使眼色,眼珠子不断的往右边眼镜男的方向移动。

“你看到什么了?”陈美霞顺势望去,却一脸的茫然。

“你没看见?”我又是一惊。

难道又是那样,唯独只有我才能看见有人身后背着白色人影,连有法力的陈美霞也看不见啊?

陈美霞不断朝眼镜男打量过去,这个举动终于引起了眼镜男的注意。

眼镜男下意识的朝陈美霞望来,顿时一脸的惊艳。

“好漂亮的小尼姑。”他和朋友们顿时围上来。

陈美霞见状眉头一皱,她显然不喜欢被人搭讪。

我现在关心的不是眼镜男等人的举动,我在意的是他背上的那个湿漉漉的白衣男人。

白衣男人好像注意到了我!

我看见他那双恶心的死鱼眼,好像朝我的方向转动。

并且,他的双手双脚慢慢变直起来,在眼镜男的背上从趴的姿势,变成了撑的样子了。

但他凸起来的嘴巴,一直没离开眼镜男的脖颈。

从他的这个动作,可以看出他准备离开眼镜男的身体了。

我的心已经吓得飞到九霄云外了。

我拉起陈美霞的小手,赶紧撒腿就跑,还把前面挡路的行人撞得东扭西歪的,惹得一阵阵叫骂声。

眼镜男等人在身后叫着,大喊让我们不要跑,想交朋友。

陈美霞似乎无条件的在信任我,她也没有多问,随我一起逃跑。

诡灵公寓:共睡一房

大约跑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在一个公交车站牌前停了下来,我担忧的回头查看,没有发现有人追来。

算是摆脱了……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陈美霞关心的问。

“他们从金菊公寓跟来了,我看到了!”我紧张的说。

“我怎么没有看到?”她满脸的疑惑。

我闻言心里一震,终于肯定那些人身上背着的白色人影,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了。

她轻叹一声,往前走去了,并对我说道:“找张美莲要紧。”

我知道她还是不相信,只能一脸苦笑的追上去。

我长话短说,赶紧把刚才我看到的解释给她听。

她闻言还是摇摇头,表示可能是见识不够的缘故,不懂那种白色人影是什么东西。

“会是鬼吗?”我问。

“我有慧根,如果是鬼的话,我能看见吧。”她是这样回答的。

“你的意思是我产生了幻觉?”我一阵无语。

她沉默了,但沉默相当于默认。

我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连陈美霞这样有法力的人都看不见那种白色人影的存在,为何偏偏我这个普通人可以看到呢?

只剩下我产生幻觉这个理由了……

没多久,我们走进了建设路。

建设路果然一排都是开花圈寿衣店的,成行成市。

各种纸做的东西,栩栩如生的挂在店里,或者摆在门前,几家门前还烧着香火,又是大晚上的,让人看了觉得阴森森的。

而且这条路现在没什么客人,冷冷清清的,我可真不敢久留。

不过我看到,一些店铺门口摆放着关二爷的牌位,让我安心了许多。

我开玩笑的问陈美霞:“供奉关二爷一能求财,二能驱邪,我想在这里任何妖魔鬼怪都不敢造次吧?”

陈美霞却小声说道:“如果关二爷是万能的话,那还要道士和尚干什么?”

我闻言心里一突,又变得紧张起来。

我们沿着建设路直直走下去,变走边数,最后终于来到了41号店铺。

可是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41号店铺紧闭着大门,并且与现代商铺的金属拉闸门格格不入的是,这家店的大门是木制的。

朱红色的木制大门!

门上还贴着程咬金和尉迟恭二位门神的画像,并挂着一些看不出是什么作用的黄色符咒。

“没开门吗?”我和陈美霞面面相觑。

我们商议一下后,便走到隔壁的店铺询问。

我主动的买了几捆冥纸,这个店铺老板才告诉我们,41号店铺的习惯是白天营业,而晚上关门,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如此。

我们询问41店铺的电话,但老板表示不知道。

“看来我们只能白天再来这里了。”我一脸的无奈,和陈美霞走出了建设路。

我们打算找家旅馆先住一晚,不过陈美霞是一身尼姑方袍的打扮不方便,于是我便陪她去一家时装店买一套衣服先换上。

我期待她穿上时髦性感的衣服,最好能让我把鼻血喷出来,但她却买了一套蓝色的运动服,配上一双白色运动鞋,这样行动十分方便。

她还买了一顶大圆帽,把她的光头给罩住了。

整个人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阳光灿烂、大大方方的姑娘,我看得心里发热。

老街的旅馆生意很好,人满为患,我们找了半天,到晚上十一点钟,才找到一家有空房的小旅馆。

不过旅馆的男老板面相不善,他也留着光头,但不是和尚,贼眉鼠眼的更像是一个痞子。

“你们是什么关系?”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忽视了我的存在,目光直直的盯着陈美霞的漂亮脸蛋看着。

陈美霞的脸色一红,扭头过去了。

我有些生气的说道:“我们住一个晚上就走,问这么多干嘛?”

光头老板忽然冷笑起来:“现在有些人呢,就喜欢从外面招些女人过来……”

“你嘴巴放干净点。”我脸色一沉,心想以前我整天和放高利贷的黑社会斗,还怕这种痞子?

他狞笑的说:“呵呵,我开玩笑的啦,外面接那种活儿的女人,哪有长得这么漂亮呢?这么漂亮的去做明星都可以呢,帅哥别生气啦。”

“我们是男女朋友。”陈美霞看不过去了。

光头老板闻言表情有些尴尬,但他还是继续笑道:“呵呵,既然是男女朋友就要一间房是吗?我这里只剩下双人间了,两百元一晚吧。”

“我们不……”陈美霞闻言顿时脸红了。

“你们该不会是第一次吧?”光头老板眯起了眼睛。

“就要一间。”我急忙说道。

“李忆。”陈美霞面色有些难堪,她是出家人啊。

我急忙在她耳边悄悄说:“万一有什么东西追来的话,我们住在一起,彼此还有些照应。而且你放心,我们一人睡一张床。”

她闻言有些担忧:“如果殃及无辜呢?”

“别人没在金菊公寓呆过,也会出事吗?”我闻言有些吃惊。

“应该不会吧,没有这样的先例。”她摇摇头。

“好了,你们要不要住,贵是贵了些,但这么晚了只有我这里有空房了。”光头老板大声的嚷嚷。

“住!”陈美霞急忙同意。

“那住吧。”我很激动。

陈美霞忽然大声的说:“只要别人不和我们共住一间房间,就不会招惹麻烦,要是谁有什么异心,出事了是他活该。”

她这句话好像是故意警告给光头老板听的。

“哼,登记吧。”光头老板冷哼一声。

随后我们把身份证交给他,他将拿着身份证往机子上一刷,便直接录进了公安联网系统里。

我们付钱开票,拿回身份证,便领了103号的房卡离开了。

刷了房卡打开103号房门,陈美霞先进去了,我心里怦怦跳的也跟了进去,正想关上房门,忽然察觉到有谁在偷看我们。

于是我急忙扭头望去,发现是刚才那个光头老板在远处偷看。

他表情一阵尴尬,便吹了一道口哨,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走开了。

“搞什么鬼。”我眉头一皱,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家小旅馆103号房的卫生间建在门口旁边,我刚转身就听到里面传出了水流声音,吃惊着陈美霞这么快就洗澡去了?

卫生间的房门是关闭的,里面透出了微亮的灯光。

我想着先擦擦汗,于是我便一边脱掉上衣,一边朝卧室里走去。

“你干嘛啊?在我面前脱衣服!”陈美霞有些生气的说。

“啊?”我急忙将衣服重新拉下来,定眼一看,发现陈美霞正在整理床铺啊。

“我还以为你洗澡了呢。”我脸红的说。

“凭什么啊?”她觉得我是故意的。

“我听到卫生间有水流声。”我赶紧解释,之前我在车站强吻她已经让她产生了不快,我决心不能让她再反感了。

“可我进来的时候没有听到水流声啊?”她很吃惊。

“那谁在卫生间?”我闻言头皮便是一阵发麻。

我们俩都有不好的预感,于是心照不宣的朝卫生间走去。

哗啦啦……

水流声十分清晰,这么清晰的声音,刚才陈美霞不可能听不见。

我看见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佛珠,慌张念起来驱邪的经文来。

我们准备好后,便由我猛的一推卫生间的房门。

咔!

卫生间的房门被反锁着!

“里面真有人啊?”我大声喊出来。

“喂,谁在里面啊,开门啊!”陈美霞比我还激动,她使劲的敲打着房门。

砰砰砰,敲门声很响,可是卫生间里无人回应。

“干什么!全世界都听见了!”走廊里传出了光头老板的喝声。

这种小旅馆只有他和一个上了年纪的清洁工,有事肯定是他自己出面。

他加快脚步的走来,敲打着我们房间的房门。

我打开房门,迎面便说他:“这房间已经住人了,你怎么还让我们住?”

“不可能吧。”他眉头一皱,发现陈美霞正站在卫生间旁边,便明白了。

他伸手轻轻一推,卫生间的房门就打开了。

里面亮堂堂的,但空无一人。

而洗澡的花洒还流着水。

“有病啊你们,要弄坏了门,你们双倍赔偿!还有啊,不洗澡就别浪费水。”他挥舞着拳头对我说。

我和陈美霞都傻眼了。

光头老板离开后,我和陈美霞才走进入卫生间里。

仔细检查后,真没有找到什么人在里面,陈美霞暂时关掉了花洒。

“我先洗澡了。”她对我说。

“哦。”我惴惴不安的回到卧室,打开了电视,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场正在进行的足球赛。

一会儿,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了,我幻想她包裹着浴巾的惊艳场景没有看见,因为她一出来就重新穿上了蓝色的运动服,这让我失望不少。

她笑着对我说:“到你洗了,然后我们赶紧休息吧,明早还要去找张美莲呢。”

“刚才你洗澡,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急忙问。

“没有啊,挺正常的。”她眨眨眼睛。

我还是不放心的追问:“那刚才卫生间的房门紧闭,还要花洒没关,这都不是幻觉吧?”

“可能是我们小题大做了吧。”她想了一下便说,“我刚才查看了,卫生间的房门,可以从里面按反锁键,出去再关上。

花洒的水没关,可能是清洁工清扫房间的时候,忘记关了吧。”

我还是不放心的问:“可是那光头老板一进来,就可以推开卫生间的门了呀。”

小说《诡灵公寓》 第13章 身上背的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作者李道长写的《诡灵公寓》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