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武道邪徒

武道邪徒

主角:杜谦, 作者:炎哥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2 12:48:56

杜谦在《武道邪徒》里面是一波三折,炎哥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漫步轻莲走了上来,脸上已经一脸的春色涌上了双额:“殿下看书坐了半个时辰,动也不动,腿麻了没,青儿帮你锤锤?”不等杜谦回答,一双小手轻轻分开杜谦盘着的双腿,帮他敲了起来。我拷,这青儿与杜谦有一腿,杜谦的脑中马上就想起了这一幕,石紫音溺爱杜谦到了一定的地步,曾经为了管住他,身边的宫女都是挑选的宫中最美的一批,还经过专业的训练,善讨好,有技巧,服待的杜谦神魂巅倒。
展开全部

武道邪徒第7章试读

大坚皇帝杜贤民来了?杜谦脑中闪过六皇子的信息,杜贤民七个儿子最不喜欢的就是六皇子,连出棺那天都没有去,今天也是姗姗来迟,由此可见杜谦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除了皇甫千秋,场中众人齐齐跪下,迎接这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到来。

杜贤民虎步生威,顾盼昂头,一路过来与皇甫千秋的足不沾地又有不同,一步一足都似乎惊天动地,天下震动,全身上下透露着权倾天下,威压四海的帝王之势,头顶紫气隐绕,一看就知道是个霸主之资。

杜谦只是轻轻抬眼一看,全身就忍不住一个寒颤,由心而起拜服之心。

“拜见父皇,儿臣不学无术,贪玩伤身,让父皇担心,连累母妃伤心,实在是罪该万死,这次幸得有国师相助,才能死里逃生,国师的教诲更是如醐醍灌顶,喝醒了儿臣,儿臣垦请父皇,让儿臣能在慧德宫侍奉母妃一段时间,把母妃的身体调养好了,再赶儿臣出宫。”

“皇上”石紫音让杜谦说的泪流满面:“皇上,谦儿真的懂事了,改过自新了。”

“哼”轻轻一声哼在杜谦的耳中,真正的就叫如雷贯耳,差一点又爬了下来,心中寻思,这个杜贤民至少也是武师的境界吧?一代帝王武功至此,不愧是人中之龙,霸绝天下。

“是有进步了,以前你教他话的,他都说不清楚,这次能说的这么清楚。”杜贤民不屑一顾。

杜贤民四十五岁,看上去却和二十多岁的杜谦差不多,父子两个极为相像,这么像的儿子,却不得他的喜欢,可见这六皇子平时有多差劲了。

“不是的,皇上。”

“母妃”杜谦连忙打断石紫音,这可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儿臣一定会让父皇看到我改过的决心的。”

又是重重的一拜。

“喔?”杜贤民这时终于眼亮一亮,打量了一下杜谦,又看了看皇甫千秋。

皇甫千秋马上轻轻点点头:“皇上,六皇子这次先是受惊,又是丢魄,三魂六魄九去其八,原本已经危在旦夕。”

抬头看了看眼中惊慌的杜谦:“没想到却在我大坚的皇室祖坟处,极阴之地,重聚元神,回魂还尸,得以重生,不过因为他原先的魂魄丢了大数,以前的事情也忘的几乎一干二净。”

听到这里,边上的小升子眼中精光一闪,一丝喜色涌上心头。

“现在六皇子身子虚弱,要多加调养,而且往事可能无法回首,但是以后新魂再生,能不能洗心革面,就看娴妃的教导了。”

言外之意,还在指责娴妃以前的溺爱。

石紫音那里还敢怪责皇甫千秋,连连点头:“国师说的是,我以后一定严加督导,让谦儿重新做人。”

“原来如此?”杜贤民这时看杜谦的眼神稍微没那么厌恶了,不过由于十几年的积蓄,一时之间还是没有完全适应,声音微微放轻了一点:“即然身子虚弱,就暂时住在慧德宫,等身子好些再离宫吧!”

说完就转过身子离开了这里,竟然片刻都不愿呆长一点。

“多谢父皇”杜谦身子原本就虚,强提精神应付到现在,如今终于斩时瞒混过关,心头一轻,终于忍不住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十二月一日晴,寒风阵阵。

入宫半月有余,杜谦虚弱的身体在其母亲石紫音的照顾下终于慢慢恢复过来,皇宫中的各种珍奇药材,不要钱的往慧德宫而来,杜谦说留在宫中照顾母亲,其实等于是让母亲照顾自已。

虽然在宫外,他还有一座惠王府,但是府里面没有王妃,谁来贴心的照顾他?

比他小五个月的七皇子杜知节都娶了两个老婆,而杜谦爱色如命风流成性,以前朝中的文武百官,听到皇上提亲个个左顾而言他,要么把自已的女儿形容成奇丑无比,有损皇家颜面的人,要么说没有家教言语粗鲁,提了两次之后,杜贤民也觉的大丢面子,把怒气全放在杜甫谦身上,再也不管他了。

杜谦坐在榻上,手中拿着一卷‘千字文’,心中却在思索杜谦的过去往事,不管怎么样,以前的杜谦死了,现在只有六皇子,一个大坚朝最不得意的六皇子,但是无论如何,我杜谦一定要改变自已的命运,我要从最不得意的六皇子,变成大坚最得意的六皇子,甚至将来问鼎九五,成龙至尊。

大坚自杜贤民起,不立太子,只立皇子,人人都有做皇帝的机会,不原竞争的皇子,到了二十岁,可以申请封候,食邑五万户,圈地千里,自管一州,除了不能有军队,什么都可以自已任命。

现在杜贤民七个儿子,只有一个三皇子杜分候,申请了候,得了封地,一年到头难得回到京中,大臣们对他的印象,甚至还不如杜谦。

杜分候的母亲自他出生起就为他取了这名,就是希望他将来不要竞争皇位,这杜分候也不负重望,自小起就爱学习道术,听说七岁就去了天道盟学了五年才回来。

再过十三个月,杜谦也要满二十岁了,等他满了二十岁,估计不用他申请,杜贤民就要封他为候,赶出京城。

“还有十三个月的时间,很短?也很长,我一定要在这十三个月的时间改变父皇对我的映象,一旦封了候爷,离开了封地,连个县官都不如,更别说对付梁笑武那个混蛋了,只有手握重权,位极九五,一声令下,人头落地,到时就算抄斩梁家满门都可以,抄斩,一定要抄斩他满门”

杜谦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轻笑:“六皇子,娘娘说她今日中午陪皇上用膳,问您要吃什么,让奴婢去安排。”

杜谦回头一看,原来是母妃身边的宫女青儿,穿着一身粉红长裙,精细的瓜子脸上一双大大的眼晴,眼晴中全是红红的小火焰。

看到杜谦看着自已愣在那里,青儿扶嘴一笑:“殿下不是又想吃青儿了吧。”

漫步轻莲走了上来,脸上已经一脸的春色涌上了双额:“殿下看书坐了半个时辰,动也不动,腿麻了没,青儿帮你锤锤?”

不等杜谦回答,一双小手轻轻分开杜谦盘着的双腿,帮他敲了起来。

我拷,这青儿与杜谦有一腿,杜谦的脑中马上就想起了这一幕,石紫音溺爱杜谦到了一定的地步,曾经为了管住他,身边的宫女都是挑选的宫中最美的一批,还经过专业的训练,善讨好,有技巧,服待的杜谦神魂巅倒。

可是杜谦爱色如命,喜新厌旧,时间一长就没了兴趣,这青儿杜谦就已数月没有理她了,难怪青儿看到杜谦眼里都掉出水来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色是刮骨的刀,我练武之人,怎么能近女色?沉迷女色,就会虚空身体,还如何对敌?”杜谦心中转起这个念头就要推开青儿。

“哼,井底之蛙,真正的高手,夜御千女,白日飞升,夜夜春宵,法力涛涛,还想做九五至尊?那个帝王不是三宫后院七十二妃。”

“啊”杜谦惊叫一声。

青儿脸色大变:“殿下怎么了,是青儿重了么?”吓的面无人色,花容尽失。

“没事,没事”杜谦现在也算经过风浪,连忙挥挥手:“你快去帮我传膳,照昨天就行了。”

“是殿下。”青儿惊慌的看了看杜谦,急急离去。

待青儿一走,杜谦忽的站起:“谁,你是谁?——是六皇子?你还没死?”但是这个声音沧老还悠悠,肯定不是六皇子的声音?六皇子的声音不就是现在自已的声音吗?看看四周,殿中空空除了自已,什么人也没有。

这个人不理他,自顾自的在说:“你想做皇帝就要拉笼宫中一切可以拉笼的人,就算是一个小宫女,小太监,有时候都能在关键时候起到重要的作用?”

“你到底是谁?”杜谦觉的头皮发毛,这个声音听出来了,像是从自已的脑海中传出来的。

“我是谁?我是谁?呵呵呵,你现在连‘入元’都没有到,又怎么能看到我是谁?我传你一套口决,你好好练习,等你练出元气,进入元神一重入元境,自然知道我是谁。”

“元神一重?”杜谦觉的耳熟,好像是修士们的十五重境界之一,元神九重,化神六重,元神一重相当于武者的下品武生。

“你说话这么大声干什么?你和我说话,脑中想就行了,我自然知道,不用说出来。”

“啊——”杜谦惊呆了,半响过后,才在心道:“我学的是武学,为何你教我道术?武者,顶天立地,铁骨铜拳,横扫诸邪,破灭万象,前辈能不能教我武学之道。”

“呸,武学算什么东西?你是怎么能死而复生?你想不想重新回到以前的杜谦,想不想起死回生救回你的叶言?没有道术,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道术之能,通天彻地,起生回生,扭转乾坤,巅倒阴阳,练到极至,甚至能斗转星移,倒转时间,回到过去,穿越未来,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无事不能,武学?我呸,呸,呸。”

这人连着三个呸,表示了对武学的极度鄙视。

杜谦彻底给他说的话震惊了,竟然还能斗转星移,倒转时间,回到过去,穿越未来?这是什么神通?就算是神仙都没有这样的神通?

这是真的吗?杜谦真的不敢相信。

“废话”这人似乎懒得再和他多说:“‘长生之道,在乎于道,得道者生,无道者亡————元气绵绵,意存天地,不生不灭,是为长生’”

随着他一字一句背出一段经文,杜谦连忙死死的开动脑筋记下这段文字。

“这叫长生明心术,是长生之术,成仙之道,我以前的那个纪元,世俗中最蠢的人学了,三年之后都能到武学宗师,那时候的武学宗师不过是蚂蚁一样的小人物,如今飞龙上天,小虾称王,神境高手也能称霸天下,真是可笑可笑。”

杜谦越听越呆滞:“纪元?”

“你自已好好练习吧,要记住,法不传六耳,长生明心术若是传了出去,你的性命也难保了。哎——花开花落,又一纪元,上古洪荒,何日再来。”随着一声轻轻的长叹,这个人好像完全消失,再也不肯出声了。

武道邪徒第8章试读

杜谦呆呆的看了看空旷的宫殿,诺大的德慧宫现在只有他一个人,那人轻轻的叹息似乎还在脑中回音缠绕,即像是真实,又像是虚幻。

“长生明心术”杜谦喃喃自语后,猛的想起这人说话,下意识一把捂住自已的嘴巴。

说来奇怪,他的资质根本没到过目不忘的水平,但是刚才听那人轻轻的一遍之后,现在回想起来就如同刻在脑中,映象深刻,不能忘怀。

此时窗外人影一闪,杜谦的余光看到青儿正从走廊往回赶来,俏生生的倩影急急往回,小巧的脸上正有许多汗珠滴落下来。

不知是让杜谦刚才吓出来的汗,还是一路急走赶出来的汗,杜谦想起那人说过的话,皇宫中就是一个小个宫女有时也有关键的作用,不由微微一笑准备到门口逗她一下。

就在青儿离的大门还有十丈不到的地方,突然边上窜出一人,一把拉住青儿,青儿先是一惊,接着连忙低下头,两人不知说了几句什么,那人掏出一张银票就往青儿手里塞,青儿脸色通红推托一番,几个来回后,还是收下来了。

随后那人又说了几句,伸手拍拍青儿的肩膀转身离去。而青儿则皱着眉头一步步往殿中而来。

杜谦站在门边,露出半边脸清清楚楚看到了所有的经过,那个人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太监,在六皇子的记忆中,竟然没有他的映象。

待青儿一头回到大殿,抬眼一看,竟然四下无人:“殿下?殿下?”

正在惊奇时,背后一双手从后一把突然将她抱住,一双火热的大手瞬间也盖上她饱满的胸部,左右开弓,轻轻的搓揉起来。

“殿下,你———”青儿全身一软称势依偎到杜谦的身上“殿下真的是,又吓青儿了,嗯——”直觉的浑身发热,满脸滚烫。

“你叫个膳去了半天,本王饿了怎么办?不如——先吃了你?”杜谦这时学着脑中的六皇子记忆,语音表情,维妙维肖,嘴唇紧靠着青儿的耳朵,耳鬓厮磨,阵阵男人的气息差一点就把青儿溶化掉了。

“殿下”青儿忽的一个转身抱住了杜谦,咛一声就用小嘴堵上了杜谦的嘴,小丁香也瞬间伸入了杜谦的口中一阵缠绵。

她经过专业的训练,技术娴熟,热情大方,整个人像一团火一样的在杜谦身上点燃起来,从来都是饱读诗书的杜谦那里知道会引起她这么大的反应,只觉的自已突然就身在了云里,雾里,一片迷糊,下体更是反应激烈展翅欲飞。

眼看两人都在深迷在其中之时,那青儿‘啊’的一下,推开杜谦,咬牙贝牙笑道:“殿下,娘娘有旨,现在殿下身子虚弱,待以后身子好点,殿下想怎么样都行,嘻嘻,青儿也还有很多招呢”

“你个小妖精。”

杜谦也笑着刮刮了她的鼻子,心中不由长叹,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最难就温柔乡,我初尝滋味就差一点深迷,色之一关,的确是男人的最大难关。

“长生之道,在乎于道,得道者生,无道者亡——”他一边暗暗背涌长生明心术,一边轻轻将青儿抱入怀中,上下其手,摸的不亦乐呼,心中的欲火却逐渐平息。

“青儿,本王看你刚才门外遇到一个太监,他是谁?找你何事?”

“哦,那是混堂司的童公公,他问青儿六皇子身体可好,若是要洗澡沐浴尽快通知混堂司,可以为六皇子准备热水,童公公说现在天寒,最好每天都能沐浴,不要再去池中戏耍了。殿下,这童公公倒是对殿下的事很上心。”

说罢青儿又掏出一张银票:“这是他给我的一百两银票,要我好生侍候殿下,我不肯收,他宁推给我了。”

上心?不安好心才是吧?杜谦虽然曾是普通百姓,也知道宫中之斗,不见刀光,却胜刀光:“这是他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然后仍然以温和的语气对青儿道:“以后谁再问你,给你钱你都收下,谁问你,问什么,回头你再告诉我。”

“是,殿下。”青儿似懂非懂点点头。

“哈哈哈,六弟当真是本色不改,刚刚拣了一条命,又抱起了美人,不知道谁在父皇面前说要改过自新的?”

杜谦正抱着青儿在怀中上下其手,突然门外一声大笑,走进来一个浓眉大眼,比杜谦略高一点的青年。

“四哥”杜谦眼晴一亮脑中开始盘旋六皇子的往事。

四皇子杜飞峰,母亲是淑妃章艺容,舅舅章剌虎是大坚六大强军的‘西军’大将军,章世虎的父亲章决是西军的上将军,一门双将,名震朝野。

章家世镇大坚西北之地,与大坚的宿敌沙胡常年征战,拥兵百万,名将如云,谋士如雨,可以说大坚的百战之师,西北屏障。

杜飞峰更是公认最有机会争夺皇位的两位皇子之一,在朝中从者云集,名声响亮。

不过杜飞峰的三位王妃中,有一位便是让六皇子杜绝谦给泡了去,这无疑是狠狠打了杜飞峰一个耳光,杜谦见美女就上,臭名远扬,皇家的威严也给他损失殆尽,换到别的皇朝,恐怕不等病死就让皇帝下令斩杀了。

杜飞峰恨杜谦,可谓恨之入骨,恨入骨髓。

你丫的这样都不死?死了还能活?杜飞峰看着杜谦,双眼中火光直射:“六弟真是好生命硬,这样都死不了,你是属猫的吗?”

杜飞峰身边左右各站着一人,一个是太监,一个是侍卫,此时也是俱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着杜谦。

“呵呵,四哥说笑了,小弟只是运气好而已——”

“说什么笑,你这种人渣就应该早死早投胎,活在世上,为我们杜家丢脸,为皇家抹黑,我要是你这样让万人厌恶,早就一刀抹脖子自杀了事了。”

杜飞峰乍然翻脸,凶恨恨的当场就骂。身边的两个跟班都是眼中露出笑意,人生在世,有什么比看到一个皇子骂另一个皇子更好玩的事呢?

“四哥你——”杜谦没想到杜飞峰当场就骂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六皇子,奴婢去的看膳房准备的怎么了”青儿连忙轻轻一拜又对杜飞峰道:“四皇子可留下吃饭?要不要奴婢多准备一点。”

“混帐,你这是逐客令么?你好大的胆子。”杜飞峰边上的一个侍卫当场眼晴一瞪,刀光一样照向青儿。

“贱婢,主子们说话,那里论到你插嘴?”边上的太监也是马上发怒。

杜飞峰眼闪一闪:“来人,这个贱婢胆大包天,赶本王出德慧殿,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将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是”边上的太监嘿嘿一笑,也不见他有动,肩膀一晃就到了杜谦的面前,白骨一般的右手一伸,杜谦只觉劲风扑面,眼晴不由自主的一眨。

“啊”青儿惨叫一声,就被那太监抓到手中。

“该死”杜谦步伐一动‘大杀四方’一拳就打出了霸王大杀拳的一招。

可是他忘了这身子是六皇子的,不当虚弱,还根本没有一点武学根底,脚下一动,就觉下身螂跄站都似乎站不稳。

“哼”那太监右手拖着青儿,左袖轻轻一套一甩‘叭’发出重重的声响打在杜谦的拳上。

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通过杜谦的拳头沿着手腿一下子传到了他腿上,杜谦拳打到半路就觉腿下一软,“扑通”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哈哈,六弟这招大杀四方,练到大躺四方的地步也不容易啊。”杜飞峰放声狂笑。

“狗奴才,你敢动手打本王?”杜谦顾不得狼狈飞快的爬起,就要冲上去救青儿。

“六殿下,这里可没人看见奴才打你,明明是你自已没站稳摔到的?”这太监肆无忌惮在德慧宫就敢对杜谦出手,简直把杜谦的肚皮也气破了。

“拖他出去,重重的打”太监一把将青儿推往门口,门口似乎还有杜飞峰的人。

“你敢”杜谦叫的大声,却自已也觉的苍白无力。

“殿下救命,啊。”

“住手,好大的胆子,杜飞峰,你好大的胆子,我德慧宫的人,你也敢打?”关键时间,杜谦的母妃娴妃正好赶了回来。

“娘娘救命”“母妃快救青儿”

“参见娘娘”杜飞峰等人一见娴妃赶了回来,马上换了一付脸孔,不过眼中的狠意却掩饰不住。

“滚,都给我滚,我德慧宫不欢迎你们。”

青儿终于得救,惊恐的跑回杜谦的身边,一双小手死死的抓着杜谦的衣襟,不住的发抖。

“哼”杜飞峰也不多说,一拂袖带着身边的人离开这里,今天来给杜谦下马威的目的已到,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找他的麻烦。

杜谦静静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也是一阵阵的发抖,不同于青儿的害怕,杜谦是愤怒,无比的愤怒。

自已手无缚鸡之力,还让一个奴才击倒在地,原以为投身皇家,贵为皇子,没想到今天又差一点让一个女孩死在自已面前。

耻辱,巨大的耻辱,一个奴才都敢来对主子指手划脚,更别说对付权倾朝野的吏部尚书了。实力,我杜谦现在要尽快提升自已最大的实力,没有实力什么地位都是假的,皇甫千秋法力无边,当朝皇帝也要敬他三分。

实力,我要实力。

杜谦,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清佳超级甜点评:

《武道邪徒》是由炎哥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