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

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

主角:樊梓,顾擎峯 作者:水清芙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1:33:45

这本书《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的主人翁樊梓顾擎峯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樊梓看着她疲惫地闭上眼睛,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转身出了病房,捂嘴低低啜泣起来。就算她再不承认,也看得出来,母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整个人都似乎透着一股灰败感,她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的事伤了心神。一夜未眠,樊梓用温水敷了敷针扎般疼痛跟眼睛,又多往脸上打了几层粉,才勉强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但还是不敢等樊母醒来,所以给樊母准备了早餐,交代了护理后,她早早便出了医院。
展开全部

没理由逃走-水清芙

樊梓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跟医生打过照面后,差点没飞奔到病房,但是到了病房门口,搭在门把上的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将门推开。

不断地平复着内心的情绪暗涌,不知过了多久,樊梓才慢慢推开了病房的门。

樊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色虽然依旧病弱惨白,但是总算是少了那股渗人的死气。

樊梓眼睛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慢慢在床边坐下,伸手握着她冰冷的手,能感觉到她手上的皱纹。

抚了抚她几乎花白的双鬓,樊梓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一只手揪紧,妈妈明明还不到50岁,却已经有60岁老人的生理特征,这些年,她每时每刻都在想,有一天她一定要让她不再为她跟小凡担心,一定要让她颐养天年,一定要让她为她这个女儿而骄傲。好不容易盼到自己长大的一天,她却老了。更不孝的是,到最后,竟然给她却带来这样的耻辱。以后无论在哪,别人都会提醒着,她有一个做别人小三的女儿。

也许,离开这个城市……事情会不会就会过去了?他们就可以从头来过,好好生活?

“对不起……”樊梓动了动唇,喉咙像是被荆棘哽住,声音沙哑的几乎像是不存在一般。

“小梓……”粗粝的声音突然想起,樊梓身体猛然地一僵,猛地抬起头,疼痛瞬间袭上了眼睛,她再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妈……”

樊母艰难地反手握住她的手,朝着她摇了摇头,艰难地开口,“傻孩子,哭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无论什么事,总会有过去的一天。”

樊梓连连点头,将她扶起来靠在床头,又端过茶杯给她喂了水,见她脸色稍微好转了些,才稍稍放心了些,眼泪却有些止不住,她不想哭的,也知道不该在病人面前哭,但是她忍不住她,如果说在刚刚看到母亲的那一刻,她内心是担忧开心刺痛万般情绪交杂着,那么现在她心里已经被万千委屈淹没,她感觉要呼吸不过来了。

偶尔,就让她也懦弱一下……

“妈妈……你怪我么……”

樊母眼底伤过一丝痛意,随后摇了摇头,“不怪也不怨,你是我的女儿,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她只怪自己生了女儿,养了女儿,教会了女儿坚强,却没有教会女儿如何去认清一个人,没有教会她如何面对这复杂不堪的人情世故。

樊梓喉咙痛得不行,想开口眼泪却不断地涌现而出,只能扑进她怀里,压抑地啜泣起来。

“妈……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走吧,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以后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樊母轻轻拍着她的背,昏暗的眼里闪过痛楚与挣扎,不知过了多久,才哑声开口,“小梓,你要留下你爸爸一个人吗?”

樊梓心口一痛,哭声微微一停后,心里更加悲伤,“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樊母微微抬高了声音,“我曾经教过你,是你的错才道歉,没错就不能随便道歉,无论是什么,都不能太廉价!这些事你没错,没有理由逃走。”

樊梓身体微微一僵,缓缓压下翻滚的情绪,胡乱地抹了抹眼泪,才慢慢直起身来,“嗯,以后不会了,我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樊母点了点头,摸了摸她的脑袋,眼底蔓延着难受之色。

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地长大、毫无顾忌地去爱一个人、毫无顾忌地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人或事,这是身为一个母亲最失败的地方。

也许是樊母的眼神太过难堪悲伤,樊梓刚刚平静了些的痛感又再次加深,“妈,你别多想,我没想逃走的,G市是我们的家,爸爸在这里,我不会离开的!”

樊母听着她的话,心口更是泛起一阵刺痛,伸手握紧了她的手,只是摇头却没开口。

樊梓不断地在心底责怪自己,她明明就知道妈妈没错想到爸爸就会很难受,却还要勾起她的伤心事,她到底是……怎么了?

“妈……”

因为着急,她的声音都带着止不住地颤音,樊母像是猛地反应过来,缓缓松了松握着她的手,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转移开话题,“你弟弟他怎么样了?我的事千万不要告诉他,他正是关键时刻,好好备考才是。”

樊梓心中一痛,强自镇定地点头,“嗯,你放心,我没告诉他,前几天他还跟我说上次月考,他又考了第一名呢!”

樊母脸上立马爬上了一簇簇的笑意,“嗯,那就好,那就好!”

樊梓不敢再着她疲惫的脸色,只能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妈,你才刚刚醒来,还是多休息吧,我在这陪你!”

樊母正想让她回去,却在触及到她坚决的眼睛时没再开口,只能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顺着她的意思躺下。

樊梓看着她疲惫地闭上眼睛,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转身出了病房,捂嘴低低啜泣起来。

就算她再不承认,也看得出来,母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整个人都似乎透着一股灰败感,她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的事伤了心神。

一夜未眠,樊梓用温水敷了敷针扎般疼痛跟眼睛,又多往脸上打了几层粉,才勉强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但还是不敢等樊母醒来,所以给樊母准备了早餐,交代了护理后,她早早便出了医院。

心事重重地进了家门,才发现樊凡已经歪倒在沙发上,身上还是昨天的衣服,脸上的伤也没处理。

樊梓眼底闪过一丝担忧,慢慢走过去,将旁边的薄毯盖在他身上,又轻手轻脚地找出了药箱。

樊凡在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感觉到嘴角处传来一阵刺痛,猛然惊醒过来。

“别动!”

樊凡的瞳孔瞬间撑大,愣愣地木木地盯着面前的樊梓,准备了的话在这一瞬间全部都被塞在了喉咙里,根本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樊梓眼眸未抬地替他擦好药,又慢慢收拾了药箱,一边起身一边慢慢说道,“去洗个澡吧,我给你做早餐!”

“姐!”她的声音平静的如同三月的湖面,不起一丝波澜,樊凡拽紧了拳头,微微抬高声音叫住她。

樊梓身形微微一顿,“去吧,无论什么事都呆会再说!”

樊梓看着她转进厨房的身影,眼底一片通红,他知道,她只是心疼他而已……

餐桌上,气氛安静而低迷,樊梓静静地端着碗筷,一点胃口也没有,樊凡则是一直盯着她,却又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瓷碗碰触桌面的声音打断了这沉闷的气氛,也打在了樊凡的心上,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绷紧了身体。

樊梓抬头看他,动了动唇,“我该去上班了,你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其他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说着,便起身拎过包朝玄关处走去。

“姐!”

沙哑隐忍的唤声让樊梓心口猛地被揪紧,闪烁地开口落下一句话,“对了,妈妈昨晚已经醒了,但是她还不知道你的事,所以……你这短时间暂时别去医院看她……有什么情况我会跟你说的!”然后,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出了门。

樊凡看着微微摇晃的门,脸色一片苍白。

樊梓一口气跑下了楼,直到出了小区才慢慢将心底的慌张给压了回去,她不是不想跟弟弟沟通,她只是不敢。她怕她一开口,会语无伦次,伤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樊梓!”

这时,一道阴郁的声音幽幽传来,樊梓浑身忍不住一僵,拽紧了双手,转身面向路边的轿车。

凌温婉坐在车里阴郁地盯着她,眼神扫过她背后的破旧的小区时,明显闪过不屑跟鄙夷。

“上车!”

樊梓眼神微微一缩,咬了咬唇,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了条短信,才缓缓拉开了车门,虽然不愿意跟她走,但是她确实不能再在众人面前出丑了。

车子一路行驶着,在一家高档咖啡厅面前停下。

樊梓下了车,瞥了一眼眼前的咖啡厅,皱了皱眉,转身看向凌温婉,“凌小姐,我明确地跟你说,我不会离开G市的,以后你不用来找我了。不只是你,我也不想再跟唐天盛有任何的联系,也不想跟你有任何地接触,所以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凌温婉阴郁地盯着她,突然开口道,“可以!”

樊梓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但是……”凌温婉阴郁一笑,“如果你今天能当着我的面跟天盛说清楚,那么这件事我就算了,你弟弟打伤我弟弟的事我也不可不起诉!”

樊梓瞳孔微微一缩,深深吸了口气,“你怎么抱保证你说的话算数!”

凌温婉冷岑岑地笑道,“那是要我重新讲一遍让你将我的话录下来作为证据?”

樊梓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嘲讽,微微皱了皱眉,转身进了咖啡厅,“希望你说话算话!”

凌温婉不会这么好心,她知道!但是,她别无选择!

不见得有多待见你-水清芙

凌温婉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的笑意,三两步就跨到了她前面。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咖啡厅二楼,在一处包厢门前停下,凌温婉稍稍瞥了她一眼,伸手搭上门把。

樊梓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如果不出意外,她会在里面看到唐天盛!

“怎么?害怕了?还是不舍得想反悔?”讥讽的声音冷沉沉地传来,樊梓皱眉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反而是先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跟这女人实在拎不清。

凌温婉被她这么一无视,当下就有些受不了,表情瞬间又阴鸷了几分。

而走廊的这一边,咖啡厅的经理颇为热情招待着身边的男人,整张脸差点没笑成一朵花。

“罗少,您今天还是一样吗?”

罗子冲勾着唇角,看着不远处那缓缓关上的门,眼底涌上一抹似笑非笑的野性,那是猛兽找到猎物时才会有的兴奋感。

没得到回应的经理也不生气,反倒是更加殷勤地笑道,“罗少,那间包厢今天有人预定了,您看,要不去我们新推出的皇家包间,无论是装潢还是摆设绝对配的上您的身份,怎么样?”

罗子冲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抬手指向前方,“不,就隔壁那间!”

经理脸上的笑顿时僵了一僵,但是毕竟是混迹社会多年的老油条,仅仅零点几秒的功夫,他便又恢复到先前的殷勤状态,“好的,请跟我来!”

……

樊梓进了包间还没走几步,果然就看到了唐天盛正端坐在那个他们都熟悉的位置上,那天早上在酒店的事猛然间一股脑地就冲上了大脑,她的眉眼忍不住一深,整个人都染上了几分冷气。

唐天盛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脸色立马涌上一层喜悦之色,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却在看到她身后跟着的凌温婉的一瞬间,脸色立马阴郁起来,慢慢坐了下去。

樊梓没再给他一丝眼色,只是冷冷拉开距离他最远的那个椅子坐下。

她冷漠的表情瞬间就让唐天盛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两人的神色自然而然地全部都落在了凌温婉的眼中,她越发觉得樊梓勾引了唐天盛是铁打的事实,心中对她的恨意再次上了一层楼。

“天盛,你不是有话跟樊小姐说吗?”

唐天盛的脸色瞬间更加的难看,看着樊梓根本说不出话来。

凌温婉眼底阴鸷一闪而过,转而看向樊梓,樊梓眸光微沉,几秒后,缓缓抬头看向唐天盛,“唐先生,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往后,我希望你我再也不要见面,我会当做这辈子没有认识过你!”

唐天盛瞳孔猛然缩紧,脸上泛起几分白色,眼底的愧疚与挣扎一闪而过,他慢慢点头,声音莫名地有点冷,“是,我今天要说的也正是这件事,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这话一出来,凌温婉的脸瞬间被冷气笼罩着,果然是这货在纠缠天盛的。

樊梓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心底涌上一层层的压抑,这就是她曾经选择相信的男人。

一把推开椅子,樊梓没再看唐天盛一眼,只是冷冷地看向凌温婉,“凌小姐,话我已经说了,面我也见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不作陪了。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缠着你们,就像你不待见我一般,我也不见得有多待见你,特别是这个男人!”

樊梓,顾擎峯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