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主角:宋黎,危宇靖 作者:杨唇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5 18:51:35

最新小说《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是杨唇的书,主要内容为:“医生,我想……”“想清楚了么?”似乎是司空见惯,医生都不用她把话说完:“我看你填写的已婚,是现在不想要孩子还是说根本就没有结婚?”宋黎微微低头,垂着眼睑不肯看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和丈夫商量好了么?”医生拿出病例边写边问。不知道该怎么说,宋黎只能选择了沉默,深呼吸之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麻烦您给我安排流产手术!”医生见宋黎的神情落寂又紧张,在丈夫的问题上又选择了逃避,按照她往常的经验来看,有可能是赌气根本就没跟丈夫商量,本着一个母亲和医生的心里,她必须得再三确认。
展开全部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失去(一)

“姐?你在里面吗?”

宋晓焦急的敲打着浴室的门,不住的叫喊着宋黎,因为她害怕宋黎近来有些异常的举动是在预示着什么,她不想要再失去亲人了。

可浴室里仍旧一片安静,敲打变成重重的捶打,宋晓的声音开始有了哭腔:“姐,你说句话,别吓我!”

也许是那响动终于唤醒了宋黎,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她才意识到两人之间隔着门,她根本就不需要掩藏那一大堆让她心烦的结果。

“哦,我在呢,刚打盹了,现在要洗个澡!”

预示着平静的语气让宋晓的心微微安定了些,却始终不敢走远,一直徘徊在浴室的门外,生怕会错过什么动静。

宋黎没有心思来猜测外面的世界,打发了宋晓之后她又坐在马桶上发呆了片刻,随即蹲身仔细的扒拉着地上的东西,再次确定结果,像一个明明已经知道落榜结果的高考生为了让自己死心或者是仍旧心存侥幸,而去看学校的榜单,心情复杂的不像样。

一眼瞟过,宋黎拿过早就准备好的黑色袋子开始捡拾已经达到时间的验孕器具,不像前几天的忐忑,此时的她已经相当的平静。

捡起两条验孕试纸,看着两条鲜红的线,她笑得苦涩:“两条!”

又拾起两只形状有异的验孕棒,她的笑容更加的勉强:“两条!”

大大小小十来种验孕的器具纷纷显示了两条红线的结果,宋黎一一送进了黑色塑料袋,扎好,心情不再浮动不已,决定早就已经做下,她仍旧悲伤却不再迷茫。

洗了个手,宋黎抬头从镜子里打量自己,脸还是那张脸,可是伸手抚上去的时候却没了真实的感觉,一切恍若隔世。

视线缓缓向下,她的眼睛落在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腹上,手也轻柔的抚上想要感受一下仍旧身怀小生命的感觉,其实身体上根本就觉不出来,可是心理影响,她似乎能感觉到孩子的温度。

宋黎迷恋这样的温度却不敢留下这样的温度,她恨,她无助,她知道这个孩子注定不受自己的祝福,因为他来自一个恶魔的无耻手段,母爱有时候并不能掩盖一切并无畏的敢于接受一切。

握手成拳,宋黎有些痛苦的皱眉:“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来自于这样一个无耻之徒?为什么你来的这么不是时候?为什么你要来?

‘咚咚’门外宋晓的敲门声来得异常的激烈,语气也更加的着急:“姐,你没洗澡么?你在干嘛呢?”

“没事,我想着还要外出一趟时间有点赶就没洗了,我马上出来!”

宋黎也顾不得嫌这些东西脏连忙塞进了有些宽松的睡衣里,开了门,用最最温和的笑容来面对宋晓的担心,给予她安静的力量。

宋晓伸手拉住宋黎的胳膊,眼中隐隐有泪:“姐啊!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是真的害怕你会做傻事,我知道虽然你假装没事了但还是很难过,我求求你千万不要……”

“晓晓!”宋黎连忙唤住她,卸了笑容换上了严肃:“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还有你,还有阿姨,还有我自己的责任,不管怎么样我是无法辩驳宇通给我带来的影响力,可是,人生不只是有爱情,我还有亲人!”

宋晓听完眼中的泪水带着欣慰哗啦的留下来,她上前紧拥住宋黎不住的说着安慰她的话,一时间气氛得到了释放,可宋黎的眼中除了痛还是痛。

也许孩子也会为自己鸣不平,他也是她的亲人,可是她却连让它来到这世间的机会都扼杀了,她会难过么?

宋黎抱紧了宋晓,再也不愿意回头想。

******

抱着必须尽快解决这事的心态,宋黎单独一人来到了市里最好的医院,怀揣着一颗无比紧张的心进了B超室。

女医生用仪器在她的腹部反复的摩挲着,一张没有表情的侧脸让宋黎害怕极了,机器里发来属于内脏的细微的哗啦声也让她无比恐惧。

“起来吧!可以了。”女医生忽然毫无情绪的发问:“结婚了么?”

宋黎只能边起身边乖乖的回答:“结了!”

“那恭喜你,你怀孕了!”医生甚至都没有看宋黎一眼,像是机械的说着:“出去等B超单,十多分钟就好!”

“谢谢……”宋黎说完,满怀心事的出门。

B超单上的影像很是模糊,但是隐隐能够看到一个正在发芽的生命,宋黎不敢多看又马不停蹄的去到门诊医生那里准备接洽流产手术的事情,整个过程她都没有犹豫。

一个中年妇女身穿白大褂,眼神从B超单移到宋黎脸上时把眼镜拉得老低,跟小时候那个慈祥的语文老师发火时的样子无限重叠,宋黎忽然有种自己做错了的感觉。

“医生,我想……”

“想清楚了么?”似乎是司空见惯,医生都不用她把话说完:“我看你填写的已婚,是现在不想要孩子还是说根本就没有结婚?”

宋黎微微低头,垂着眼睑不肯看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和丈夫商量好了么?”医生拿出病例边写边问。

不知道该怎么说,宋黎只能选择了沉默,深呼吸之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麻烦您给我安排流产手术!”

医生见宋黎的神情落寂又紧张,在丈夫的问题上又选择了逃避,按照她往常的经验来看,有可能是赌气根本就没跟丈夫商量,本着一个母亲和医生的心里,她必须得再三确认。

抬起头,医生忽然笑得慈祥:“小两口吵嘴了?”

宋黎满脸悲伤的摇摇头。

“小丫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可是,如果你负气把孩子给拿了事情就要严重很多了,你不仅没有尊重你的丈夫激化了矛盾,还失去一条小生命,而且还有可能给自己造成伤害,你真的想清楚了么?”

越听越悲伤,宋黎多么希望她的生活能像医生说的那样能够简单的化解,可事实上是,她身处一个无法平息的漩涡,这个孩子就是个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毁灭一切。

宋黎不希望多少年之后,她对这个孩子又爱又恨的表现让那个无辜的生命逆风长成畸形,那是不公平的。

“我要流产,不后悔!”宋黎坚定的看着医生,把后路都切断。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已经到了中午,宋黎不想要回家可又不知道去哪里,它让出租车就那样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转着,可是妊娠反应太过厉害,她忍不住下车呕吐了一阵。

再抬头时,宋黎才知道老天爷是真实存在的,一眼望去,那家和危宇通经常去的韩国料理店就跃入眼中,宋黎眼中一片模糊却忍不住蹒跚而去。

“请里面坐!”

“我要二楼B座那个靠窗的位置!”宋黎有些失神的说着。

服务员热情的招待却始终不愿意把二楼两个人经常坐的位置给她,她很坚持的就要往楼上去却不断的被阻止。

“小姐,那个位置已经有人定了,请您选择别的位置好么?”

“宇通已经为我们定下了么?他在等我!”宋黎边走边满怀急切的说着,仿佛只要她上去就能见到早就等待在那里的危宇通。

“小姐……”

服务员实在是拦不住已经让其他的服务员帮忙叫经理去了,而宋黎这边已经上了搂,定定的看着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坐了一对陌生的情侣。

两人正开心的吃着烤肉,男人很细心的帮女人包好生菜送到她的嘴里,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一切本该都属于宋黎的,可是现在,她却只能看着别人来演绎着、炫耀着。

她的宇通也曾这么温柔的喂她吃东西,还曾在这个地方安抚她破碎的心,更是在这个地方为她戴上了代表着两个人约定的求婚戒指。

一切都好像发生在昨天,可是转眼间,事实的残酷就摆在了眼前。

她被人糟蹋、被人威胁,失去了心爱的宇通,还怀上了一个孽种,她要承受危家人没有根据的指责,近期还要接受残忍的手术,也许将来还要承受手术带来的后遗症,现实果然与回忆相差太多。

她恨,伸手抚上小腹,宋黎发自内心的憎恨危宇靖这个恶魔。

经理已经风风火火的来想要劝走这位顽固的顾客,可宋黎已经没了任何的心思,转身就向外走去,没有给经理一句话的时间。

惊讶的经理忽然对服务员一顿眼色:“你眼瞎了么?这个女人可开罪不起,笨!”

宋黎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灰姑娘的代表,沉浸在悲伤中的她只想好好睡一觉,火急火燎的赶到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雨欲来的感觉。

院子里停了一辆非常气派的黑色小车,带着狐疑,宋黎慢慢踱步进了房子里,却在沙发上见到了两个她死都不想要见到的人。

“黎黎,你回来了?”

危宇迎满脸笑意的迎上来,仿佛那天指责宋黎的根本就不是她,她熟络的揽着宋黎的肩,小心翼翼的想要让她坐在沙发上。

宋黎低垂着眼睑不动,危宇迎的笑容也渐渐泛上了伤心:“我知道你还怪大姐那天说的话,大姐也知道自己过分,可是宇通他……”

“弟妹赶紧收拾一下吧!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危宇靖还没等危宇迎说到流眼泪的地方就站起身,满身潇洒又果断的说道。

宋黎惊讶的抬头对上危宇靖那双明亮的凤目,有些不可置信的又望了望同样坐在沙发上的林梦,只见林梦点点头竟然同意了这个说法。

“不了!”宋黎紧张的后退一步,她不想也不能去危家。

危宇靖忽然不耐烦的欺近一步,微眯凤眸有些气愤的说道:“你怀的可是我们危家的孩子,怎么?你是另有打算么?”

漂亮的眼睛圆瞪,宋黎害怕的后退几步,只见,危宇靖那算计的眼中全是笑意。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失去(二)

宋黎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房间里的林梦正像合格的母亲一般帮她准备着回婆家要带的随身行李,嘴里一直絮絮叨叨的叮嘱着。

“你记得,回去之后就不要上班了,现在你的身子最重要了,要随时保证自己的营养……”

宋黎根本就听不见林梦的这些话,一片乌云罩住她的脑袋,她有些窒息的感觉,这一切的发展都太快太突然根本就来不及给她喘气的机会。

得不到回应,林梦抬头看到宋黎的不走心,顿时放下了手头即将要完成的活计,走到近前,用有些无奈又有些劝慰的话语说道:

“黎黎,我知道到了那里之后你的处境会让你不舒服,可是,毕竟你是她家的媳妇,现在,你又有了他家的血脉,你千万不要怪阿姨劝你过去,于情于理阿姨都没有什么立场继续留你在娘家……”

林梦说着轻挽住了宋黎的肩膀,后者有些朦胧的眼睛终于缓缓转动,一瞬间,那双布满忧伤的眼睛立马焕发了光彩,与刚刚那个发呆的宋黎如同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啊?”宋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阿姨你刚刚说什么?不好意思,想事情太入神,没有听到!”

林梦伸手紧紧握住她有些凉意的柔荑,看着宋黎那强装微笑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可是,事实永远都是残酷的。

“黎黎,就算你再不愿意接受这些事实,你也要接受,就算你再不愿意回去,你还是得回去,身不由己就是这样的滋味,阿姨知道你是个想要过简单日子的好孩子,所以你隐瞒这个孩子我能够理解,可是,你的身份已经不是从前那样简单了,这个孩子也不是简单的孩子……”

宋黎连忙回握林梦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意义,可是那只是表面上的,骨子里,这个孩子是肮脏的,是不被她接受的,是不适合存在的。

可是,她已经失去了结束这一切的机会,危宇靖既然能够这么快速的了解到她怀孕的事实,那么是不是算算日期他也能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世?他留着这个带着宇通名字的孩子做什么?

即使单纯,宋黎也能感觉得到这里面并不简单,危宇靖绝对不会是一个父爱泛滥的男人,他是一个连亲人都舍得伤害的魔鬼。

那么,危宇靖的目的是什么?宇通的出事又有没有不可见人的隐情?这个孩子又该何处何从?宋黎一时想不明白又没了想的动力,她太过渺小,一切都在危家人的手中操控着,她又几时有过主动权?

宇通带她卷入这个大漩涡,危宇靖扼住了她的命门,然后她便在这个大旋涡里无法自拔,甚至将会越陷越深。

“黎黎?”林梦见宋黎再次两眼发直,忍不住伸手抚住了她有些发白的小脸,满眼的担心。

“嗯?”宋黎被惊得回头神,想要后退却发现已经靠在墙壁上,惊觉自己反应过激,连忙抬头给了林梦一个浅浅的微笑:“呵呵,我再去整理一下,看看有什么落下的没有!”

宋黎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林梦也不戳穿她,只是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又轻不可闻的长长的叹了口气。

等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的时候,四周已经不见了危宇靖的身影,可是院里停放的小车和沙发上仍旧安然的危宇迎都显示着他并未离开。

“亲家大姑,黎黎都准备好了,咦?”林梦虚扶着宋黎下楼来,也发现了危家二公子的失踪:“她二叔呢?”

听着林梦这么熟络的称呼,危宇迎的眼一直笑眯眯的,林梦要把行礼包递给宋黎,危宇迎见状连忙上前很是热情的接过,似乎生怕累着宋黎。

“来来来,我来提,你是有身子的人,以后都要好好心疼自己才是!”危宇迎一双漂亮的眼睛都不见了光。

林梦还是不忘原先的问题,有些奇怪的四处搜寻了一下:“大小姐,二公子呢?”

宋黎的心里一惊总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有什么问题,看着危宇迎提着行李先往屋外走去,她忽然就想起来,宋晓好像也不见了人影。

“咦?晓晓这丫头去哪儿了?”林梦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低低的奇怪了一声。

心惊肉跳间,宋黎赶紧往屋子后面的小花园走去,想来想去,只有那里才能藏得住两个大活人,她已经失去了,不想宋晓再卷进这个漩涡里。

“唉,黎黎,你走慢点,你这是要去哪儿?”

不顾林梦的呼喊,宋黎的步伐越发的快了起来,直到她真的见到了玻璃花房里的模糊身影,心里的那团火腾腾的无法熄灭。

只见,花红柳绿间,两人有些模糊的身影越发的清晰,危宇靖那高大的身躯微靠在一角,宋晓穿着运动服仍旧婀娜的身姿此时却正半蹲着,从宋黎的角度看上去宋晓的头正在危宇靖的胯间,随着越发靠近的视线,那认知就越发的令人愤怒。

宋黎不敢再看下去,一张涨红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气还是因为羞,飞速的冲进花房,宋黎不管三七二十一操起架子上的空花盆用力的向危宇靖砸去。

危宇靖的反应很灵敏,轻轻一闪那花盆便碎在玻璃墙上印出淡淡的雪花纹路,宋晓尖叫一声连忙闪开,危宇靖见宋黎圆目瞪着、贝齿紧咬着,眼中骤现的阴鹜顿时化作了轻笑。

“姐,你干嘛?”宋晓有些惊讶的看着宋黎如此过激的行为。

胸腔的急剧起伏终于慢慢平息,宋黎这时才发现两人的衣服工整的不像样,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再回头看一眼令人憎恨的危宇靖,宋黎始终不肯相信他是个吃素的。

“这话该我问你们!”有了前车之鉴,怪不得宋黎惯性思维。

宋黎不会忘了,危宇靖对她的侮辱都是从她想要保护宋晓开始的,可如果宋晓还是这样错信他,那么她的一切都是白白牺牲了。

“宋晓带我来参观一下你们姐妹弄的花房,让我知道我的弟妹是如此的心灵手巧而已,你以为?”危宇靖慢慢踱到宋黎的身后,语气暧昧不已。

胸膛又开始剧烈的起伏,宋黎瞪得跟铜铃一样的眼睛狠狠剜了危宇靖一眼之后又恨恨的瞟向宋晓:“你说!”

“姐,我……”

“直接说,你刚刚蹲下身在干什么?你们俩单独来这里干什么?”

接近爆吼的声音把宋晓给吓了一大跳,宋黎对于她来说不仅是姐姐也是父母,从小不管她怎么任性宋黎都没有说过重话,她还真没见过这么凶的宋黎,于是,张扬的性格特征也忽然被狠狠压了下去。

“我们真的只是来看看花房而已,刚刚……”宋晓咽了咽口水:“我在系鞋带啊姐姐!”

宋黎半信半疑的睨了宋晓一眼,紧接着平息了情绪,看着一脸看好戏表情的危宇靖,委屈感爆棚。

“二哥,要出发了,大家都在等你!”宋黎也不看危宇靖,说完了直接低头走人。

宋黎觉得有些累了,她忽然不想要再管这些事情,以前没饭吃,她小小的身体便开始干农活,她不怕苦不怕累,吃不饱她可以让妹妹吃饱自己饿着,从没觉得生活绝望,活下来就是胜利。

可是打倒她的不是生活的艰难,而是复杂的人心,她不知道为什么看似繁华的背后有这么多的见不得人,而自己却也将怀揣着一个见不得人的人生。

“怎么了?”危宇靖像是幽灵一样的在她耳边低语:“有宝宝了不开心么?你猜家里人要是知道你想要流掉危家的后代他们会怎么想?”

宋黎停下脚步,微微抬头看着他一眼:“如果你想说就去说好了,不用这样反复的折磨我!”

危宇靖的薄唇忽然拉出一个温柔的幅度,手轻轻伸向了宋黎,似乎想要安慰她“生气了?”

宋黎猛的拨开他的手,他的笑容却丝毫不减少,仿佛饶有兴致的开始了另外一个话题,一个宋黎不愿意触及的话题。

“说说看,想要给我们的孩子取个什么名?嗯,要不,还是我这个当爹的来取吧!”

宋黎身体一滞,却又勉强的继续前行:“很不幸,他的爸爸失踪了!”

“哦?”危宇靖伸手拉住了她纤细的胳膊:“六周,刚好……”

“危宇靖,不要以为你能掌控一切,我和宇通在你不久就已经有了关系,这样算算,宇通才是我孩子的爹!”回头,宋黎睁大眼睛看着他:“要我说的更加明白么?我和他有很长的时间来提高几率,你又算什么?”

危宇靖被宋黎的语气给激怒,伸手狠捏了她的手臂:“那为什么要流产?你那么爱你的丈夫,那你不该爱屋及乌?”

“二公子、黎黎,她大姑已经在等着了,你们这是……”

林梦忽然出现打破这样的僵局,宋黎尽量与危宇靖保持了距离,这样的话题也就暂时性的被搁置,宋黎总算是安全到达了危家。

阮一怜又变回了那个优雅又慈祥的婆婆,仿佛那个指着她鼻子骂她另有所图的并不是她,宋黎心里虽然有疙瘩,但也只能被迫接受他们都只是伤心过度这个牵强的理由。

“医院检查了有几周了?”阮一怜满眼的惊喜,不住的打量宋黎并不现形的肚子:“对了,下次检查的医院给你安排好了,不要去小医院了!”

“六周!”宋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用了,本来的那家医院挺好的,我……”

“我这就去联系!”阮一怜并不听宋黎的意见,直接乐呵呵的安排了,像是已经把宇通的事给忘了:“先上楼休息去吧!别累着!”

宋黎应声而起,一步一步都迈得艰难,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楼梯,她又想起了不久前两人曾经相拥着拾阶的样子,心里一番酸楚没有看路,脚下就有些不稳。

最近的邵美人快速上前一把扶住她,杏目微垂:“万事都要小心!”

小说《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第12章 失去(一)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杨唇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