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悍妃八福晋

悍妃八福晋

主角:程筱筝,胤禩 作者:清浅轻画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6 20:17:53

主角是程筱筝胤禩的小说悍妃八福晋,是由作者清浅轻画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十三阿哥闻声过了来。“八嫂,九嫂,十嫂。安冉。”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十三阿哥,其实也没看出什么来,没有十四阿哥那个阳光大男孩给我的印象深刻,反而,感觉他有些憔悴。“晗萱呢?怎么没瞧见她?”十三阿哥显得有些支支吾吾,“晗萱她…她身子不太舒服,所以…”谁知道十三阿哥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儿就想起了一个声音。“让各位哥哥和嫂嫂久等了!”循声看去,只见十三阿哥有些惊讶,安冉却一脸高兴,“晗萱,晗萱来了。”
展开全部

10-胤禩的心意

“宁儿。”正看着书,胤禩进屋来轻声唤了唤我。

“嗯?爷来了。”

“前些日子一直忙着,也没得了空,今日来瞧瞧你。”

“有事儿就去忙着,府里你也不用担心。”我起身让他坐下。

“对了,这是上次贺额娘晋妃,额娘赏给你的琉璃坠子,你瞧瞧喜欢不喜欢。”说着胤禩从怀中取出了坠子。

我瞧着胤禩手中的坠子,又想起了悠柔那日来炫耀的镯子。“可是额娘赏给宁儿一个的?”

“自然是。你是嫡福晋,额娘疼你还来不及的。”

“爷,你不必哄着宁儿。这坠子,究竟是额娘赏的,还是爷送宁儿的,宁儿会分辨。”我拿过了坠子,在手上把玩着。

“你…你怎么知道的?”胤禩有些尴尬。

“悠柔最近腕子上多了一个玉镯子,她可是爱不释手。那日还专门拿来让我瞧瞧,直嚷着是额娘赏的,就赏了这独一份。爷说,宁儿是怎么知道的?”

“悠柔特意来过了?”

“也不是。就是来向我问个安。”我说的随意。

“你既是已经知道了,干嘛还多问一句是不是额娘赏给你一个人的?”

“本来不想拆穿爷的,就让爷做了这个顺水人情。但是想想,这可是爷对宁儿的心意,宁儿心里知道,也得让爷知道。”

“我这听着,好像是我虐待着你了?一个坠子就让你这么高兴。”

“当然高兴了。这府里的吃穿用度都是宁儿一手打理的。缺什么,爷就会说让我自己添置。但是这个坠子可不一样,这可是爷费心特意为宁儿寻的。若是这次不拆穿爷,下次啊,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爷为宁儿寻些什么物什呢?”

“那这就是埋怨我送东西送的少了。”他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怎么总是喜欢歪解我的意思啊?”

“那福晋你是什么意思?不如说给爷我听听。”

“这礼物,不分贵贱,只看送的人是否用了心。若是爷一天送宁儿一样,那也不显得珍贵了,就是寻常物什了。就像每日吃的膳食一样,偶尔吃个新鲜,若是每日吃的都一样,再好吃的东西都食不知味了。再说,这府中的钱银,是爷的,也是宁儿的,该花的银子自然不能省,不该花的,能留也得留了。”

“哦,那我明白了。就是说,我这一辈子送你这一个琉璃坠子就好,你便能稀罕一辈子。”

“你…”我气结,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哈…”胤禩笑的开怀。“那你倒是说说,什么钱是不能省的,什么钱又是不该花的呢?”

“这得看具体的情况了。比如:送给皇父、额娘的贺礼是必不可省的。至于不该花的…还是到了时候才能知道。”

“如此一来我也就放心了,至少你不能把我这府里掏空了。”

“那爷可得担心着了,就算宁儿节省着,可这府里毕竟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总不能亏了下人们,让爷落个虐仆的坏名声。”

“为什么?你方才不是还说府里有你就让我放心的吗?皇父素日行仁义之道,怎的就这么一会儿,便给我扣了一个这么大的罪名。”

“嗯,是啊。话是这么说的没错,爷是可以放心,可宁儿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有不该花钱的地方啊。所以若爷不愿违了皇父的道义,这钱,也就别问的太紧了。”

“你现在也是学会了跟我贫嘴了?先挖好坑等着我自己跳进去。这下子,我即使是想查着你花钱也得琢磨着是不是虐待了你了。”胤禩抱过我。“鬼机灵,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我以前什么样子?”我偎在他怀里。

“你以前啊。嗯…”好似我问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胤禩想了一会儿才答道:“刁蛮任性,不通道理,胡搅蛮缠,让人…看了生厌。”

我心下一惊,又想起了刚醒来之前的那段零散的记忆,懿宁爱他如此之深,没想到却成了他的负担。爱,也会让人窒息。

“怎么了?这么说你不高兴了?”胤禩像是有些懊悔说了刚才那番话。

“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吗?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哼!”

“瞧瞧,不是我爱提起,不会你这小脑袋经过这一撞倒是开了窍了。”

“谁跟你不正经,那你说,你是喜欢以前的懿宁,还是现在的懿宁呢?”

“怎么跟自己都分的这样清楚。”他笑道:“你这个醋坛子,同别人吃醋也就罢了,同自己也这样较真儿。”

“那你们总说我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当然要问个明白了。”

“以前的懿宁呢,敢爱敢恨,有什么说什么。”

“刚才不是还说她刁蛮任性,不通道理,胡搅蛮缠…怎么现在倒是改口了?”

“可是她敢爱敢恨,有什么说什么是事实。而且以前的你可不像现在的你说话这般拐弯抹角。”

“我现在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啊,只是说的隐晦些罢了。这是生活的哲学,我可不愿意一回来就教训我。”

“宁儿…”

听到他唤我我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却不巧的正好撞上了他的唇…

“宁儿,我喜欢现在的你。”

“明个儿十三弟纳侧福晋,你说送些什么东西好?”

“纳侧?这才成亲多久就要纳侧?”我纳闷道。一直不是都说十三阿哥是最宠福晋的,是个痴情种子,怎么才成亲不些日子就要纳侧了?难道十三阿哥并不像小说中讲的那么专情?

“嗯,皇父指给他的,是说德妃娘娘宫里的,本来是想指给十四弟的,可十四弟偏就不依,额娘就作主替十三弟求了。”

“那十三阿哥就同意了?”

“说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德妃娘娘是他的母妃,他又怎能拂了德妃娘娘的意,况且这侧福晋的家世也不差,更是没有理由了。”

“十三福晋还真是贤惠。”

“别为别人难为了。前些月,我托九弟带了一套九龙杯,本想着自己留着呢,现下赶上十三弟纳侧,他又素爱酒,你说送这个如何?”

“爷也爱,如今却要送人情,也舍得?”我调侃他。

“自然舍得。都是自家兄弟,况且十三弟为人也好相处,酒逢知己,这套酒杯还是同十三弟有缘。”

“送礼投其所好最好了。”

“行,那等会儿取出来,明个儿带去。”

11-十三爷纳侧

十三贝子府是花团锦簇,张灯结彩的。似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他握了握我的手,说道:“没关系,若是想不起来是谁就不用吱声,我若不在身边,音画会提醒你的。”

我感激他的体贴,安静的点了点头。

“八哥,怎么才来?哥哥们都等着你呢?”看样子说的男子也是个阿哥,就是不知道是谁了。

那男子见到了我,“失礼了,八嫂好。”

我看了看胤禩,胤禩知道了我的意思。“十四弟,都等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今日的主角。”

一句话点醒了我,原来是十四阿哥。“十四弟是多礼了。”

十四阿哥听了笑了笑,就像一个大男孩,“别说我了,今个儿的主角也不是我。”

胤禩带着我就往人群走着,突然附在我身边说道:“十三福晋叫晗萱,十四福晋叫做安冉。”

说着说着,嫣如和诺敏也走了过来。“八嫂,你怎么才来啊,我和九嫂可是要无聊死了。瞧瞧这十四弟抓着安冉就肯松手,怎凑得上一台戏啊。”

安冉还没说话,就见着十四阿哥倒是先脸红了。“嫂嫂们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

说完胤禩就带着十四阿哥朝九阿哥和十阿哥那儿去了。

“哎,怎么来了这么久也没见到晗萱?”还是诺敏先发现,女主人不在。

“诺敏,别乱说话,这种场合,晗萱怕是不愿意出来了。”

“都是我不好。”一旁的安冉开了口。“若是爷不拒绝,晗萱也不用这么为难了。”

我不明所以,没法开口相劝,倒是嫣如说了话。“安冉,别怪罪自己,这事儿和你也没关系,若今个儿纳侧的不是十三弟,就该是十四弟了。还不都是德妃娘娘乱点的鸳鸯谱儿。”

“是啊,安冉,别太在意了。可能十三福晋真是身子不舒服呢。”我也顺势劝了句。

“哎,那不是十三弟吗?问问他不就知道晗萱到底是怎么了?若真是病了,咱们这些做嫂嫂的也该去看看。”诺敏边说着边招呼十三阿哥。“十三弟,十三弟…”

十三阿哥闻声过了来。“八嫂,九嫂,十嫂。安冉。”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十三阿哥,其实也没看出什么来,没有十四阿哥那个阳光大男孩给我的印象深刻,反而,感觉他有些憔悴。

“晗萱呢?怎么没瞧见她?”

十三阿哥显得有些支支吾吾,“晗萱她…她身子不太舒服,所以…”谁知道十三阿哥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儿就想起了一个声音。

“让各位哥哥和嫂嫂久等了!”循声看去,只见十三阿哥有些惊讶,安冉却一脸高兴,“晗萱,晗萱来了。”

“怎么着了?”嫣如说走过去问话的是四福晋,就是雍正的皇后。

“啊…四嫂。没事儿没事儿,刚才昀湘说,备置好的酒有些问题,我这不是就赶着去瞧瞧,这爷最爱的便是酒,可不能让哥哥嫂嫂们失望了。”

“晗萱。”只见四福晋正色道:“当真没事?”

晗萱还是笑脸迎着:“四嫂放心,真的没事。”

见四福晋点了点头,晗萱径自走到了十三阿哥跟前。

十三阿哥像是有些担心:“晗萱?你…”

而十三福晋却不似十三阿哥那般样子,反倒坦荡些:“爷放心,昨晚吩咐晗萱备置的酒已然备好了,不是说趁今个儿高兴,把那窖藏多年的酒拿出来予哥哥们尝尝地吗?”十三阿哥没答话,晗萱就兀自说道:“爷今个儿是新郎官,就自管去忙活爷的,福晋们晗萱帮爷招呼。”

安冉凑了上去,我们也跟了上。“晗萱,对不起,我…”

“安冉,同你无关。”

“晗萱,若是你不愿意,你大可不必出来,他这样对你,你何苦呢?”诺敏抱了句不平。

“没什么不愿意的。总归他是爷,这份颜面还是得帮他挣得的。”晗萱幽幽的说了句。

安冉就显得更加不安:“晗萱…”

“好了,今天是十三爷的大喜日子,即使有什么话也过了今日再说。安冉,你不必自责的,还不是都得过了这一关,只不过是早晚罢了。”晗萱的一句话让我们这些福晋都沉默了,她说的没错,阿哥纳侧这件事儿是避免不了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我也是暗暗佩服晗萱,若是有一日胤禩为难了,我能不能也护他至此。

闹了一个晚上,总算是回到了贝勒府,这可是我来到大清之后第一次参加这么整齐的聚会。

“怎么样?累不累?”

“闹了一个晚上了,说不累是假的。”

“这女人家凑在一起就是是非多,瞧瞧你们说的无非就是哪个府里又生了些什么新鲜事儿罢了。不过我瞧着你兴致不太高啊。”

“那还能说些什么。也不是说兴致不高,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看着晗萱一晚上忙忙活活的,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为何?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从后面抱住胤禩:“她心里是苦的,但是面儿上还要装着很高兴,所以我完全感觉不到什么欢愉的气氛。”

胤禩也是闷闷的,我继续道:“胤禩,你恨我吗?或者说,没有让你再纳侧,你怨我吗?”

“怎么又提了这件事儿?不是说就过去了吗?”

“我又不是要同你闹些什么?只是看着晗萱今天的样子有些不忍。”

“十三弟素日就疼爱福晋,今日纳侧之事,也着实去难为他了,瞧他今天的样子,一身的拘束,这可不像他。”

“这大概就是命吧。”

“你不是不信这个的?管别人那些个做什么,你整日就喜欢把自己憋在屋子里头瞎琢磨,我倒是情愿你没事儿出去串串门子。”

“可是又嫌我啰嗦了?”

“你看看…还说我总爱歪解你的意思,你这不也是故意的吗?”

“拆穿了就没意思了。”

今日这一趟十三贝子府去的还颇有些意义,看这些个福晋们衣着光鲜,可是在华丽的霓裳,都掩不住心中的落寞。可能十三阿哥也并没有心纳侧福晋,可是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送了个女人给他,他没有拒绝的权力,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以前胤禩就说过,身在皇室,有太多的不得已。今日是见到了真人真事,哪怕再爱,心里再在乎,都抵不过一卷圣旨。即使执子之手,死生契阔,也奈何不住现实的压力。我突然有些感悟,当初,懿宁是有多大的勇气才阻止了胤禩纳侧之事,难道只有像后世所传的那样,八福晋占有欲极强吗?怕是,如果不是爱到刻骨铭心,也不会拿爱去搏吧。

我在心中默默的向懿宁发誓:“懿宁,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的爱他,尽我所能,护他周全。”

程筱筝,胤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从卉少女点评:

《悍妃八福晋》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