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随身带个镇妖塔

随身带个镇妖塔

主角:沈秋,玲珑 作者:流云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18 10:51:05

沈秋玲珑在《随身带个镇妖塔》里面是一波三折,流云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这修罗塔一共十八层,才第二层就如此玄妙,让沈秋心中充满了好奇,他很想一层一层的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在二楼看了几本书,沈秋发现书里面的内容完全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这第一层的灵草仙花大部分他已经能叫出名字。更加重要的是在一本书之中看到了一个病例,正是叶凝霜的那种怪病,心脏缺一角,他不但有了方法,还可以利用第一层里面的仙草灵药帮叶凝霜治好。
展开全部

随身带个镇妖塔:你们不够玩

“我一个朋友开了个赌场,你可敢跟我去玩两把?”

赌?

沈秋微微挑眉。

本来跟云成没什么仇恨,但是云成偏要找他麻烦,那只能去玩玩了。

有着透视眼,透视万物,赌钱,还真的谁都不怕。

“好,既然云少这么有兴趣,那我就跟云少去玩玩,正好,我这里有一千万,昨天刚赢的,不知道云少准备了多少呢?”

赌,就要带筹码。

云成身上的钱肯定不少,赢他个几百万,也算是为国家做好事。

“刚好我身上也有一千万,那我们走吧。”

陈妙语本想要说什么,一个劲的使眼神,沈秋却是装作没看到。

陈妙语自己开车来,所以没跟云成坐一辆车,车上,陈妙语一脸冷意:“云成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不要招惹他。”

心里一阵无语,陈妙语这是第二次当马后炮了。

云成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这个时候就算他不跟云成去,云成也绝对会来找他麻烦。

“我若是不去,那我们的关系不就穿帮了么,那时候他天天来找你,看到我在你身边,还不是要找我麻烦,放心吧,反正这一千万也是空手得来的,输了就输了,何况,我不认为我会输。”

自信。

此刻沈秋的身上,充满了自信。

陈妙语不再说什么。

青州俱乐部。

这里是青州市最大的俱乐部,平时出入这里的都是有身价的人,这里什么娱乐都有,当然,也有赌场。

跟着云成进了赌场,很快迎上来两个人:“云少……”

竟然是张涛。

后面的沈秋和陈妙语也有些无奈,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张涛自然也看到了沈秋和陈妙语,顿时一脸的阴沉,一边的张丽脸色比张涛的还难看,只是因为陈妙语,也不敢说什么。

“张少,来,今天我特意带了我两个朋友来你的赌场玩玩,特别是这位沈兄弟,你可得帮我好好招待。”

最后几个字,云成故意加重了语音。

张涛这是冷笑一声:“正好我跟沈秋也算是老朋友了,今晚我一定盛情款待。”

狼狈为奸。

这两人一唱一和,倒是挺像一个妈生的,沈秋也不说话,只是心中嗤之以鼻。

“走吧,沈秋,陈小姐身份尊贵,我们就到高级贵宾房玩玩。”

昨天被沈秋踢了一脚,还有赌石的事情张涛都记在心里,他自然知道沈秋有一千万,还没来得及去找沈秋。

沈秋自己送上门来,他只要把沈秋的一千万赢了,沈秋还是一个穷光蛋。

“走。”

这两人找死,沈秋也乐意奉陪,对着陈妙语炸了眨眼,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陈妙语心中更加的好奇,沈秋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自信,以沈秋的做事风格,沈秋绝对不是傻子。

一千万在一些人看来也许很多,但是在她眼中,只是一个数字问题。

到时候帮一下沈秋也没什么的。

一个高级VIP包房里面,和电影里面一样,放着一张桌子,旁边站着一个十分美丽的发牌荷官,还有几个穿着旗袍的服务员。

这绝对是有钱人能够能够享受的。

“沈秋,来这里的规矩呢,是五百万身价起底,不知道你带了多少?”

刚坐下,张涛就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了一句。

“这卡里面有一千万,给我拿五百万的筹码吧。”

往口袋里面甩出一张银行卡,满脸的轻松。

陈妙语则是抬了抬手:“给我也拿五百万。”

“好,来人,给沈先生还有陈小姐一人拿五百万的筹码。”

张涛倒是爽快人,他只想把沈秋的钱赢光,也懒得想太多。

两三局下来,沈秋都弃牌不跟,这让对面的张涛和云成有些不满。

云成立马一脸献媚的看着陈妙语:“妙语,看来你这位朋友不会玩牌啊?”

陈妙语有些尴尬,她的运气是真的不好,只是不知道沈秋为何也总是弃牌,心中也有几分担忧。

毕竟玩这些,云成和张涛都是行家。

“云少,说实在的,我确实不怎么会玩牌,不如这样吧,这一局我们三个人来,你们一人手里有一千万,我们两人手里加起来也有一千万,我们玩次大的?”

玩次大的?

云成和张涛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冷笑:“怎么玩?”

“这局我们跟到底,赌桌子上的全部筹码,怎么样?”

梭哈?

云成看了看桌子上的牌,沈秋的是两个二,加一张梅花三,还有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牌的底牌。

张涛的是红心JQK,这样很有可能是同花顺。

他的是两条A还有一张梅花K,底牌还是一个A,这样的牌局,从哪个角度看,沈秋都不可能赢。

反正他们今晚是要对付沈秋,只要沈秋输了,他们谁赢都无所谓。

“沈秋,你可想好了?”

“云少难道不敢玩?”

刚才几局确实是运气不好,但是这局不一样,他已经看到还没发的牌,他的下一张是红心二,加起来四个二。

张涛的底牌是红心十,但是最后一张牌是黑桃K。

云成的底牌是一张红心A,最后一张牌是黑桃五,最后也就三条A,还是他的大。

“好,我跟,但是我有个条件,若是你输了,自己离开妙语,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眼前。”

眉头一挑:“好,要是我赢了,那你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和我女朋友的面前。”

“好。”

云成今晚是吃定了沈秋,一点都不担心。

桌子上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一共三千万,张涛只是摆了摆手,荷官继续发牌。

“开牌吧沈秋。”

看到自己三条A的时候,云成脸上充满了笑意,除非沈秋四条二,不然沈秋必输无疑。

“云少,看你了。”

张涛在拿到牌的时候,直接甩出手中的牌,一对K能赢的机会不是很大。

“云少,你这么有自信,要不你先开吧。”

沈秋脸上带着丝丝笑意,这两人已经输了,他们却还沾沾自喜,连他都觉得有些可笑。

“我三条A,除非你是四条二,不然的话,你必输无疑。”

云成已经丝毫不担心,沈秋明显不会玩牌,这一局,沈秋输定了,想到沈秋待会那难受的样子,心中顿时大爽。

“怎么可能?”

在云成底牌翻出来的时候,沈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带着无尽的不可思议。

“哈哈,沈秋,记住,以后滚出我的视线,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跟妙语在一起。”

很明显,沈秋是输了。

至少张涛和云成是这样认为的,云成已经高兴的站了起来。

张涛要的只是沈秋丢脸,他不在乎是他赢还是云成赢,也是一脸的笑意。

“沈秋,你终究是一个屌丝,这样的场所不适合你,还是赶紧滚吧,就你这样子,运气好赚了点钱,就妄想逆袭白富美?”

一边的张丽这时候也是毒舌不留情,开始打击。

陈妙语脸色有些难看,沈秋输了她的五百万她无所谓,只是看到这三人这般说沈秋,心中十分的不爽。

“沈秋,赶紧走吧,你的一千万,已经输了。”

张涛也站了起来,一脸的嘲讽。

此时三人很开心。

这些沈秋都看在眼里,忽然,他笑了,笑得有些深沉:“就凭你们,也配叫我滚?看好了。”

四条二。

下一秒,云成三人愣住,竟然真的是四条二。

刚才他们嘲笑沈秋的那种快感,此时好像变成了一种无尽的憋屈。

总之,三人非常的难受。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是谁输了?你们以为你们很了不起?连我一个小人物你们都赢不了?你们算什么玩意?”

说完满脸冷意的看着张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从今天起,我会让你看看,我并不是你心中的那种废物,我要让你后悔。”

以前,他很喜欢张丽,为了张丽,他可以做任何事。

但是那海枯石烂的爱情,终究输给了金钱。

“张大少,既然输了,麻烦给我兑换一下,我跟我女朋友还要赶着回去休息。”

吃瘪。

此刻的张涛心中更加的不爽。

但是这里是赌场,他输了,终究是输了,只能让下人去给沈秋换钱。

“还有你,云少爷,记住你的话,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女朋友,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沈秋,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云成心中有气,他平时嚣张惯了,这时候怎么能忍下去,顿时对着两个保镖厉吼一声:“给我废了他。”

两个保镖很专业,直接闪身上前。

嘭嘭。

沈秋更快,两个保镖才刚踏出一步,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一边的墙上,当场晕过去。

眼中带着无尽的冷意:“人都是有底线的。”

恰好这时候一个服务员拿着银行卡走了进来,沈秋才一脸温和的接过银行卡,拉着陈妙语的手走了出去。

一直走到门口,陈妙语始终没说一句话。

刚才她感觉到了一股安全感,那种感觉甚至让她有些陶醉。

“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不然等下他们来找麻烦,想走没那么容易了。”

这次让张涛和云成两人同时吃了亏,按照这两人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个时候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陈妙语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主人,有危险。”

刚走两步,脑海之中响起玲珑的声音,沈秋已经一个箭步冲出去,一把把陈妙语扑倒在地。

随身带个镇妖塔:叶凝霜的往事

呯。

原本沈秋站着的地面直接被打开一个窟窿。

狙击手。

抱着陈妙语滚到一辆车子后面,沈秋脸色阴沉,上次救陈妙语的时候差点丢了性命,这一次竟然出动狙击手。

被沈秋抱着,陈妙语也没动,只是心跳加速,刚才若不是沈秋,她可能已经死了。

“主人,危险消失了。”

玲珑的声音再次响起,沈秋才拉着陈妙语站了起来:“先上车。”

车上,沈秋揉了揉胳膊:“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要不要报警?”

陈妙语也是脸色微沉:“报警没什么用?我想这件事定然跟公司的事情有关系,我只能暗中查出来到底是谁在搞鬼。”

暗中查?

若不是陈妙语是他老板,他绝对会上去就是一拳,这女人真是不要命了,对方连狙击枪都能派出来,那会是简单货色么?

青州赌场里面,张涛的电话响了起来,只是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立马走到了一边。

“任务失败,对方是高手。”

对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张涛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张涛,你认识那个沈秋?”

张涛刚挂了电话,云成也是一脸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张涛眼中飘过一丝阴霾:“一个穷屌丝,不过跟了那个叫陈妙语的,现在狗仗人势,云少不用放在眼里。”

云成一听,立马火冒三丈:“给我他的资料,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张涛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云少,其实我还知道他的一个秘密,他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叫李淑……”

回到住处的时候李淑已经睡了,明天还要上班,沈秋自顾回了房间。

再次进入那个诡异空间,玲珑立马出现在前面,一脸笑嘻嘻的,十分可爱。

“玲珑,你不是说修罗决第一重能够开启修罗塔的第一层和第二层么,我们可以进入么?”

玲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主人,虽然可以开启,但是你现在的修为太低,我怕你承受不了修罗塔的能量,第一层和第二层也没有什么妖孽,第一层里面都是一些花花草草,第二层是一些书,不过我看不懂那些书。”

花花草草?

书?

第一二层没有妖孽,沈秋心中更加的好奇,小说他可是看过不少,要是里面种的都是仙草灵药,那就发大了。

“我没事,反正早晚要进去的,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玲珑又歪着可爱的小脑袋想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进去是可以,但是主人等下你受不了你要告诉玲珑,我好带你出来。”

这修罗塔看起来就是一个谜。

人都有好奇心,现在哪里顾忌想那么多。

修罗塔不是很远,就在前面几十米的地方,走到塔脚下,沈秋才发现这修罗塔真的很大,就像一座大楼一样。

而且里面透出一股股阴风。

进口并没有门,只有一道紫色的屏障,好似一道能量墙。

刚到入口,沈秋立马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但是强忍着,进入修罗塔里面,立马眼前一亮,前方赫然是一块土地,泥土都是紫色的,而这片徒弟好似一眼望不到头,根本就不受这修罗塔的限制。

好玄妙。

这些花花草草浑身都透着紫色的光芒,有的花看起来十分的艳丽。

“这些都是珍贵灵药,主人你想要了解,只能去二楼的藏书阁,书里面记载有。”

玲珑站在身边,对于这一切并不陌生,只是很随意的开口。

不远处有一道楼梯,上面好似一个楼阁。

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就走了过去,刚走到楼梯脚下,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更加严重,好似胸口压制着一块石头,快要喘不过来气一样。

玲珑见到沈秋这样子,走到沈秋身边,双手轻轻舞动,然后一把握住沈秋的手腕:“主人抓紧我,别松手。”

被玲珑拉住的瞬间感觉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消失,顿时松了口气。

二楼是一个藏书阁,不是很大,但也不小,有着数不清的书,这些书都是古代的纸质书,甚至还有木简,这些书如果搬出去卖,绝对能发财。

很随意的走到一个书架前面拿了一本书,刚刚翻开第一页,眼中立马闪过一丝凉意,接着书本里面的文字好像化作一个个灵活的字体飞入他的脑海里面。

书本自动翻页,很快,沈秋竟然发现自己记住了一本书的内容,这本书是一本普通的医书,记载了第一层的那些草药。

神奇。

心中激动无比,过目不忘,这种事情只是在小说之中见过,没想到现在发生在他的身上。

看了一下周围的书,沈秋发现这里什么书都有,医书,还有一些风水学,应有尽有。

刚刚看了两本书医术,微微扭头,发现玲珑那美丽的脸蛋上带着几丝汗水,脸色也有些苍白。

“主人,快离开,你的体质承受不了第二层的能量反噬,我坚持不住了。”

也不想太多,拉着玲珑冲下了第二层,玲珑的脸色才恢复了一些。

问了一下玲珑才知道因为他修为太低,去第二层会被修罗塔的能量反噬,玲珑一直用自己的体能帮他顶着,但是时间久了,也承受不住。

这修罗塔一共十八层,才第二层就如此玄妙,让沈秋心中充满了好奇,他很想一层一层的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在二楼看了几本书,沈秋发现书里面的内容完全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第一层的灵草仙花大部分他已经能叫出名字。

更加重要的是在一本书之中看到了一个病例,正是叶凝霜的那种怪病,心脏缺一角,他不但有了方法,还可以利用第一层里面的仙草灵药帮叶凝霜治好。

以后还要在人事部混,想要安心上班,必须要拿下叶凝霜。

正好探索一下叶凝霜的秘密。

没有在修罗塔里面呆太久,现在他的修为太低,只不过是入门,想要上去修罗塔第二层,还需要靠着玲珑帮忙。

每天玲珑可以坚持两个小时,这段时间,他可以记住大量的书。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听到李淑的敲门声:“沈秋,快起来了,你要是再不起来,上班该迟到了。”

上班。

听到这两个字,一咕噜坐了起来,一看时间,赫然八点半。

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匆忙洗漱一番,到了门口,陈妙语的车已经不在,显然上班去了。

心中一阵郁闷,不是说好了是保镖么,竟然上班都不带他。

李淑则是在打扫超市的卫生。

“姐,我上班去了啊,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对着李淑喊了一句,飞身出门。

到了人事部的时候,刚好九点,还好没迟到,正好遇到张雨晴往办公室里面一脸担忧的走出来。

“怎么了晴姐?”

张雨晴是个大美女,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叶经理出事住院了,我要去看一下叶经理,你们好好上班。”

张雨晴显然很匆忙,说完朝着外面走去。

叶凝霜的症状他是知道的,除非换心脏,不然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但是如果换心脏,那她经理的工作可能要丢掉。

叶凝霜是一个高冷要强的女人,还受过伤,绝对不会去做手术。

现在出了事,定然很危险。

想起昨晚上医书上看到的内容,顿时跟着张雨晴跑了出去:“晴姐,让我跟着去吧,我有方法救叶经理。”

“你?”

两人此时已经进了电梯,张雨晴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不过想了一下昨天上班时候也是沈秋救了叶凝霜。

最后点了点头:“你可以么?”

“晴姐,叶经理的情况很严重,随时都会有危险,如果我猜得没错,叶经理应该不会去做手术,而我有其他的棒法可以治好她。”

张雨晴脸上闪过几分无奈,最后点了点头:“好吧,不过到时候你不要乱说话,叶经理不喜欢男人,尽量不要惹她生气。”

一路上听张雨晴八卦了一下,才知道叶凝霜的情况,原来叶凝霜跟张元那个混蛋是大学同学,而且还是情侣,那时候张元还挺帅气的,能力也不差,叶凝霜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了张元。

结婚以后张元本性立马暴露出来,不思进取,还在外面包养女人,连叶凝霜怀孕都不理不睬,后来叶凝霜在一次车祸中失去孩子。

至此叶凝霜对张元死心,但是张元是个无赖,不但不同意离婚,还三番五次找叶凝霜要钱,拿叶凝霜的母亲做威胁。

叶凝霜的母亲卧病多年,一直在医院,需要很大的医药费,受不得刺激。

叶凝霜因为害怕张元去医院找她母亲麻烦,只能每次都给张元钱,叶凝霜本来身体就有病,加上这双重的压力,可以说每天都生活在生死边缘。

听了这些,沈秋心中也是一阵感叹,没想到叶凝霜竟然有这样的悲惨往事。

同时对张元这个混蛋的反感浓烈了不少,张元是个无赖,叶凝霜拿他没办法,他不一样,顿时嘴角挂着一抹邪笑。

这件事,或许他可以帮叶凝霜。

市人民医院,一间病房门口,此时站着五六个男子,看样子都不是什么好鸟,最前面的一个人单手吊着绷带。

前面站着两个护士,一脸的无奈:“先生,病人需要休息,你们不能进去。”

小说《随身带个镇妖塔》 第14章 你们不够玩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随身带个镇妖塔》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