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

主角:苏漫,君默然 作者:悦影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4 13:45:40

苏漫君默然在《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里面是一波三折,悦影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她费尽心思的几年的谋划,不堪一击的脆弱,她确实累了,这般就离去吧,从此没有芸昭公主,没有惊采绝艳的丞相,没有以色侍君的娈臣。这便是一生了,她模模糊糊的想,下辈子一定不要这样活着了。将近沉落黑暗的刹那苏漫感觉一股力道将自己重重的提了起来,她费力睁开眼,看到一抹熟悉的明黄。闭上眼睛的瞬间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苏漫昏了过去,并不知此时御花园中众人正手忙脚乱,原因是当今圣上亲自跳下湖去救人。
展开全部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第13章试读

君默然掀开棉被,看着苏漫白皙的肌肤上点点斑驳,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苏漫若是男子还能让太医将银针取出,可她的身份根本不能暴露,为今之计只能用内力将银针逼出,母后这招可真是够狠,若不是发现早了恐怕他以后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苏漫是让身上难耐的刺痛惊醒的,当她睁开眼的瞬间竟然发现自己躺在君默然的床上,那熟悉的床幔几乎成为她的噩梦。

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抬起手来,却发现那种刺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渐加重,每一下呼吸都足以让她晕厥过去。

“醒了?”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漫侧过头去,看着君默然的眼中不带丝毫情绪。

她记得自己是出了凤阳宫才失去意识的,这样说来君默然定是发现了太后对自己所做的事。

“还痛?”他低下头来,像是关心一般。

苏漫眼底涌上疑虑,她可不认为这个魔鬼会关心她,只怕是还没将自己折磨够舍不得自己死掉吧。

“身体残了喉咙也哑巴了么?”讽刺的声音又响起,苏漫松了口气,果然这才是她认识的君默然啊。

“我要回去。”她动了动唇,但却发现吐不出半个字。

君默然看着她干裂的唇瓣,破天荒的转身端了一杯水过来,抬手将苏漫扶起,又拿枕头垫在她身后,最后发现她还是很虚弱,就干脆将人靠在自己胸前,慢慢将杯子放到苏漫唇边。

苏漫有些受宠若惊,但喉咙实在干涩得厉害,全身又无法动弹,只能就着杯子喝水。

“还要吗?”杯子见底,君默然又问道。

苏漫摇摇头,用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放心,朕现在对你没兴趣,你乖乖在这里养伤吧。”

苏漫这才底下头去,竟然发现身上不着寸缕,况且此时还靠在他胸前,强烈的心跳声清晰传来,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朕已经用内力替你将银针逼了出来,伤口上了药,暂时还不能穿衣服,你身上还有哪处朕没看过?”

他不说还好,苏漫听了恨不得将他眼睛挖掉。

君默然被她脸上丰富的表情逗乐了,一时抱着她竟然不肯松手。

苏漫困窘,却又没有多余的力气挣扎,只能任由他将自己抱着,最后压不过眼皮的沉重竟然就靠在他胸前睡了过去。

君默然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他该是恨她的啊,若不是因为她的父皇他的亲人又怎么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苏漫醒来的时候君默然已经离开了,她试着动了一下,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但身上还是很痛,那种蚀骨的刺痛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想起何姑姑手中细长的银针扎入自己的体内,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睁着眼睛看着明黄色床幔,苏漫脑中有些模糊的记忆又涌了上来,从前父皇赐给她的宫殿也是明黄色的床幔呢,那个时候她还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芸昭公主,是父皇母后的掌上明珠,若不是后来……

想到祈宣,想到元瑾,想到死去的父皇母后,想到那些为了复国而牺牲的臣子,心头百般酸涩,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对还是错,她那么努力的活下来,在官场上游刃有余五年多,最终却被君默然轻易的击败,她不甘心,可他说的却是事实,即便她得到了天下,谁又能够替她守护呢?

“醒了?”

苏漫侧过头去,见君默然坐在床边,一双眼眸深如寒潭,散发着熠熠寒光。

“我可以回去了么?”在宫里头呆了三天,还不知道祈宣怎样了。

“就这么急着去见你的情人?”君默然一下子有些吃味,语气也冷了下来。

苏漫闻言闭上眼干脆不说话,她跟元瑾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全拜君默然所赐,怎能不恨他。

“怎么,难道是被朕说对了?”君默然最不想看到她冷漠的面孔,仿佛什么都不能够让她提起兴趣。

“看着朕。”他怒气涌上,用手捏着苏漫下巴。

“嘶。”本就没有恢复的身体怎受得住他这般虐待,苏漫痛得皱起眉头,泪水从眼角滑落。

“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他冷声提醒着,手上力道却渐渐放松了。

“臣一直谨记自己的身份,倒是皇上继续将臣留在这里于理不合,皇上若是不想事情变得更坏,就让臣回丞相府吧。”苏漫语气很轻,眼帘缓缓合上。

他一时怔住,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皇上。”苏漫闭着眼睛,又唤了他一声。

“你若是放不下便杀了我吧,祈宣是个痴儿,他对你构不成威胁,希望你能放过他。”

“休想,朕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你若是敢死的话朕绝对让他们给你陪葬。”君默然心下一阵抽搐,看着面前之人,当初那残忍的手段却是怎么也不忍心用在他身上。

苏漫没再说话,下午的时候君默然将人送回了丞相府,三天没有回来,祈宣哭闹不止,幸好元瑾一直陪伴在左右。

元瑾看着从轿子上下来的苏漫,脸色苍白如纸,即便在阳光的照耀下也看不到一丝生气,不用想他便能猜到苏漫在宫中受了非人折磨。

安顿好祈宣,他推开苏漫房门,见她正躺在床上休息,眼睛却睁着,目光焦距。

“小七。”他上前,却不敢靠得太近,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进宫去刺杀那个狗皇帝。

苏漫慢慢将目光移到他身上,唇角牵出一抹苦笑。

元瑾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刀,他上前将苏漫抱住,眼中蒙上一层雾气。

“对不起,小七。”轻轻吻着苏漫额头,他一点一点将力气收紧。

苏漫没有挣扎,只是慢慢闭上了眼睛,身上的伤口很痛,可是她心底早就空了,眼前这个男人给了她温暖,给了她所有的爱,可她背负的责任让她注定辜负他的一片情意。

“小七,跟我走吧,我不能忍受你再被他折磨,这样会比杀了我还难受,小七……”

“阿瑾,我累了。”苏漫闭着眼睛,声音低不可闻,但她不敢睁开眼,她怕对上那双温润的眼睛会忍不住沦陷进去,会贪恋这份温暖。

元瑾松开手,替她掖好被子。

“你好好睡吧,我在这里。”

薛府:

“爹,女儿该怎么办,这皇上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不曾来玉庭宫了,都是那个娈臣,竟然将皇上迷得团团转,那日在太后面前,皇上竟然就这么将人带走了,还让他在朝阳殿的寝宫养伤,要知道皇上可是从来不让妃嫔在寝殿过夜的,这次竟然对着个男宠如此特别。”

薛如玉满身怒气,又发作不得,好不容易寻个机会出宫来,对着家人就是一顿哭诉。

薛岭抚着胡子,眯起眼睛道:“如此说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

薛如玉忙点头:“本来女儿也以为是传言,可皇上处处带着那人,如今还堂而皇之的宠爱,怎能不让人气愤。”

“玉儿也莫要生气,再怎么他不过是个男人,无论皇上怎么宠爱他都不可能怀上龙子,更何况皇上不过是贪图新鲜,过了这阵子自然风平浪静,你在后宫要沉得住气。”

“可是爹,女儿就是不甘心。”

薛岭摇摇头:“女儿,想要做大事便要谋定而后动,这宫中不比外头,你有太后当靠山,这皇后之位早晚都是你的,这个时候莫要强出头,那苏漫虽说是个男宠,可还是当朝丞相呢。”

“爹,可皇上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女儿身上啊,自从有了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女儿。”

“哼,帝王的宠爱本就不值一提,你手中若是有了权利要什么不得?若是为了一时之气坏了大计,那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

薛如玉嘟囔着,虽然不甘心,但明显将话听了进去。

“你放心,爹会办法除去那个人的,只是如今还不是时候,一切还需从长计议。”

“爹,你不是说让哥哥入朝为官么,怎么还不见哥哥回来?”

“哼,那个逆子,爹早就派人送了书信过去,他却拖着迟迟不愿回来。”

“爹,这次可是说什么都要让哥哥去帮我们啊,若是女儿能当上皇后,往后我们薛家在朝中根基更稳固,再也无人敢给我们脸色看了,到时候皇上也要给三分薄面。”

“哼,你真当那皇帝如此无知么?”

“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薛如玉咬着下唇,不明白父亲的话。

“没什么意思,你只要安分在宫里头呆着,讨好太后,至于那些威胁爹自然会让人给你除掉。”

“女儿明白了。”

苏漫身体恢复后一如既往的上朝,只是满朝文武的脸色是越发多变,君默然不知是因为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竟然有一段时间不曾强迫过苏漫,但也只是维持了短短的半个月而已。

这日早朝一散,苏漫回到府中不到两个时辰便有人到府上来传旨,不用说她也知道来人是谁。

换下衣服进宫后却被告知皇上正在跟附属国来的使者见面,所以她便独自在御花园中打发时间,苏漫并没有走太远,也没有去那些太热闹的地方,因为出现在后宫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可不想再惹上什么麻烦。

可有时候偏偏不招惹麻烦都会自己找来,苏漫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那一抹粉色,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哟,这不是丞相大人么,怎的下了朝竟到了这后宫来了,真是稀奇,莫非是上次太后的教训太轻了?”

薛如玉扭着腰身一步一步走近苏漫身前,冷嘲热讽道。

“见过薛妃娘娘。”

薛如玉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声道:“哼,不过区区一个男宠,也敢跟本宫斗,本宫会让你知难而退。”

苏漫听着这番话并没有出言反驳,明知道跟这些女人是永远都扯不清的。

“怎么,苏大人不敢说话么?本宫原以为大人年少有为,深得先皇器重,却没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果,若是先皇知道恐怕会死不瞑目。”

“薛妃娘娘竟然敢对先皇出言不逊,就不怕落下话柄?”苏漫好声提醒道。

薛如玉看着身旁低着头的丫鬟,又挑衅一般瞪了一眼苏漫:“哼,落人口舌,你以为一个凭着一个男宠说出去的话会有人相信么?”

苏漫失笑,却不想和她争辩。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第14章试读

“娘娘若是无别的事,臣便告退了。”

“本宫的话还没说完,丞相大人这么着急着走?”薛如玉上前将人拦住,眼神阴鸷。

“大人这瘦小的身躯竟然受得住何姑姑的银针,可真让本宫刮目相看,下次本宫一定将更大的惊喜留给大人,大人记得不要太过惊讶哦。”

薛如玉说完扬长而去。

苏漫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最后唇边扯出一抹无奈的笑,堂堂一国公主,陷入官场争斗也就罢,最后竟然连后宫这些戏码也要一一上演,父皇当皇帝的时候她可没少看,只是没想到终有一日会落在自己头上。

苏漫朝远处看了一眼,那个传话的小公公还站着不动,看来君默然还在跟那些使臣商议,只是早朝之上并未传出风声要接待附属国的时辰,苏漫一时有些不解。

凉风拂面,她抬头才惊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御花园的一处湖边上,已经过了九月,春意不再,但岸边仍旧杨柳低垂,湖中碧波荡漾,别有一番风趣。

苏漫凭栏而立,手扶着汉白玉围栏,水中清晰倒影出那张绝色的脸庞,这么多年了,她甚至都已经忘记最后一次穿裙子是什么时候了。

碧蓝湛蓝,飘着朵朵白云,苏漫仰头深深呼吸,再睁开眼又恢复到清清冷冷的模样。

她伸出纤细的十指,望着上面清晰的纹路,连指尖那些弹琴留下的痕迹都早已经褪去,已经多久没碰过琴了,这双手早已经染上了无数人的鲜血,这辈子只怕是洗不清了。

寒意拂面,等苏漫察觉到凉意想要转身的时候,暗处飞来一颗石子打在她脚踝上,力道很重,让她根本躲闪不得,整个人只能倒向湖中。

冰冷的湖水一下子将她淹没,本能的伸出手去挣扎,苏漫却发现身子正一点一点沉没,水漫上了脖子,鼻子,眼睛,耳朵,最后整个人沉落下去。

窒息般的感觉涌上全身,还有冰冷,胸前窒息得快要炸开,空气在一点一点被抽离,仿佛是感觉到了生命在一点点离自己而去。

苏漫不再挣扎,任由身体一寸寸沉落湖底,也许就这样离开吧,至少还能让祈宣安然无恙,至少元瑾不会再看着自己而痛苦,夜阑人静时,她也曾想过自己多种死法,总归人算不如天算,居然是在争宠夺爱中被后宫手无缚鸡之力的后妃谋害致死,这倒是颇出她意料呢。

四周扭曲得变了形,冰冷的湖水灌满她的耳鼻,胸臆间堵塞的气息呼啸不止,随时将破骨炸出。她闭起了眼睛,一切都飘了起来。

这一瞬间二十三年的光阴惊鸿般掠过,父皇母后,华丽宫殿,熊熊大火,满目鲜血,落英缤纷,还有……嫩绿柳梢下的一抹清浅温润。

她费尽心思的几年的谋划,不堪一击的脆弱,她确实累了,这般就离去吧,从此没有芸昭公主,没有惊采绝艳的丞相,没有以色侍君的娈臣。

这便是一生了,她模模糊糊的想,下辈子一定不要这样活着了。

将近沉落黑暗的刹那苏漫感觉一股力道将自己重重的提了起来,她费力睁开眼,看到一抹熟悉的明黄。

闭上眼睛的瞬间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苏漫昏了过去,并不知此时御花园中众人正手忙脚乱,原因是当今圣上亲自跳下湖去救人。

君默然看着怀中浑身湿透而脸色苍白的苏漫,心底骤然涌上慌乱,他用手挤压她胸前,想要将吞下去的水逼出,一番动作下来仍然无济于事。

他又急又怒,喊着苏漫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伸手探向她鼻息,显然失去了生命征兆。

“来人,太医呢?”

正匆忙赶来的太医几乎是趴着跪下,来不及行礼便被压了过来,看着这张脸,老太医无奈,这丞相大人能不能好好养着,三天两头的出事他心脏也会受不了。

不敢抬头看君默然阴沉的脸色,他将手搭在苏漫手上的,脉搏几乎微弱到接近停止。

“皇……皇上,这要马上为丞相大人渡气才行,否则……否则性命不保。”抱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老太医一口气将话说完。

下一刻围在旁边的侍卫跟宫女都差点惊掉下巴,只见我们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捧起丞相大人的头吸了一口气便对着那苍白的唇瓣吻了下去。

“咳咳……”请咳几声,苏漫喷出一大口湖水,君默然见状连忙伸手去拍打她的脸。

“苏爱卿,醒醒。”

苏漫躺在温暖的怀抱里,艰难咧唇笑了笑,近乎苍白的面容没有丝毫血色。

“原来没死啊。”她本能想要睁开眼看清楚眼前究竟是梦是幻,最终还是抵不过沉重的眼皮再次昏迷过去。

君默然怒吼一声,狠狠瞪着身旁的宫女太监:“怎么回事?”

众人嘘若寒蝉,无人敢在此时当出头鸟,看皇帝此时的脸色比那寒冬腊月里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各自垂下了头。

苏漫睁开眼看到明黄色的床顶时,第一个念头便是回到了十年前,可那管冰冷的声音下一秒便粉碎着她美好的憧憬。

“醒了就睁开眼睛看着朕,你以为死了就能摆脱朕对你的折磨了么?苏漫,你太天真了,别忘记你的宝贝弟弟还在朕手中,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他着想啊。”阴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像是从地狱中传来的一般。

苏漫回想着坠落湖底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竟意外的看到那抹明黄色从眼前惊鸿般掠过。

“看来臣果真命大,这样都死不成。”她嘲讽一般的语气让君默然听着十分不舒服,上前一把捏住苏漫下巴,狠狠道:“你的命是朕的,没有朕的允许,你以为你能随便就死去?”

即便是阎王也不能够从他手中将人抢走,他现在还没有玩腻,还没有让她痛苦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么能轻易死去?

“臣记住了,希望皇上真有这样的本事将臣的性命握在你手中。”苏漫虚弱的笑了笑,目光焦距望着床顶,一个月来已经是第二次了呢,皇帝的龙床她都睡了,难怪有人等不及要出手。

君默然听出她的话外之音,顿时气也消去大半,坐在床边撩起苏漫的发丝缠绕着指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又道:“你知道是谁要你的命?”

“皇上何必明知故问?”他故意放出消息,不过是利用自己当诱饵罢了。

“呵呵,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了可不好,笨一些痛苦就会少一些。”手上一用力,苏漫难受得扭曲着脸庞,却没有开口呼救。

“不过朕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苏漫神色平静,唯有紧闭的双眸睫毛微微颤抖:“不早,就方才。”

他愣了一下,随即又笑:“呵呵,果然是朕看上的女人,如此你就更加不能死了,否则大燕又少了一位人才呢。”

苏漫不语,心底却为他的那句“果然是朕看上大女人”泛起了异样感觉。

“你恨朕?”他贴着她耳垂,冰冷的话却说得温柔无比,恰如情人的低喃。

耳根一热,她倏然睁开眼睛,潋滟的瞳彩波光流溢,荡漾着撩人媚色,唇边的笑意也明媚得似三月春花,初升骄阳。

“成王败寇,我自知早失去资格,相信只要皇上勾勾手指,我绝对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何必多费力气为了这些无须有的事情而怨恨呢?

“你倒是开得开啊。”他俯身压着苏漫,双手支撑着力量看着身下之人,只见她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很快又被冷然所替代。

吻了吻那张嫣红的薄唇,君默然轻轻咬上她耳垂,道:“朕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的,况且你的身份对你很有利,不是么?”笑着加重力道,辗转反侧含着她的唇纠缠在一起,不过考虑到她刚清醒过来,君默然难得大发慈悲的放过了苏漫。

好不容易松开,她喘着粗气,望向身上之人,道:“皇上想要这样将微臣压死么?”

他挑眉,大笑着躺在一旁:“阿漫,你若不是这样的身份,朕倒是越发喜欢你了呢,你究竟还有多少惊喜等着朕呢?”

苏漫听到那他口中的那声“阿漫”,心头掠过丝丝痛楚,闭上眼睛不想理睬,不料他竟开始叨叨絮絮的说起话来。

“告诉朕,那时在御花园中为什么帮朕?”他声音很平静,轻得像被风一吹便消失不见的那种。

这样熟悉的温软已经有多久不曾听到了,苏漫失笑,思绪随着他的话飞回了很久之前,久到她差点忘记他们之间曾经有过那般美好的回忆。

那是先皇还在的时候,她刚入朝为官的第三个年头,那时她已经是丞相,天天围绕在她身边拍马屁的人不少,而君默然是不受宠的皇子,他沉默寡言,极少出现在人前,但苏漫却注意到他眼中的落寞,宴会上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因此更加不被先皇待见。

那次在御花园中,他不小心撞上了先皇的宠妃,随后还被二皇子打得额头流血,可在场却无人为他求情,狠心的宠妃甚至想要废了他的双手,正好苏漫路过,救下他。

苏漫并不喜欢与人亲近,但当时忍不住便出手帮了他,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少年,年纪应该比自己大吧,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替他擦拭额前流血的伤口。

“还疼吗?”

她至今仍然记得当时他抓住自己的手眼中所流露出的惊讶。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当时也不知怎么的就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了,如今想来倒是觉得可笑。

“丞相大人,希望你不会为今日所做感到后悔。”

当时她只当是他傲倨,却不想一语成谶,她亲手将自己送入这万劫不复之地啊。

小说《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 第13章 你若是敢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夏蓉吖点评:

《狂傲女丞相:凤隐天下》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