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主角:容夜熙,陌月清 作者:月殇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28 10:19:37

作者月殇给大家带来了《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的主要情节:午餐后,陌月清三人来到牵丝羽亭中午休。牵丝羽亭,是由一位大师设计的,直径五米,高三米的圆柱型亭子由钢筋铸成,顶是半圆状由钢化玻璃制作的透光性强,往下面一点,则是镂空雕制而成的牵丝花鸟图,活灵活现,生动不已。仔细看,花瓣采用的是菱形状雕刻而成,在不同动角度看去,整朵花像是被朝露洗礼过的一样,有水珠滴落,显得娇艳欲滴,而上面真的有养花,亦假亦真,不好分辨。
展开全部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第10章试读

陌月清看着夏筱高兴的笑了笑,将怀中的思幼放入陌枫落的怀里,走到夏筱的面前轻柔的抱了一下夏筱,“没有忘,你不是应该还要等一会儿,才到吗?怎么这么早呢?”

夏筱用单手抱了抱陌月清,后放开伸手捏了捏陌月清的脸,好笑道:“可能是飞机飞快了吧,呵呵……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有,无时无刻都在想……”陌月清轻轻的将夏筱臂弯里睡着了的思梦抱进自己的怀里。

陌枫落见三人聊得忘神,看了看周围,见回头率极高,不禁出声打断,道:“各位公主,这里不适合聊天,请小主们移步。”

夏筱看见陌枫落搞笑神情,掩嘴轻笑,逗趣道:“呵呵……枫落哥越来越风趣了。”

陌枫落一身跟陌月清同色系的衬衫,从右边衣摆下向上伸展出一株黑色蔓珠莎华,上面还绣了一只琉球紫蛺蝶,妖冶邪魅。下身则是相得益彰的蓝黑色的修身长裤,仔细一看,能看到若隐若现牵丝花的暗纹。

一头黝黑有型的碎发,配上宛如黑夜中闪亮明星的脸,整个人显得英俊潇洒,又温软如玉似翩翩公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明面上似沉寂的大海,眼底却隐藏着惊天骇浪,又似沉睡的狮子。

“是啊,这么久不见,落哥哥越来越帅了,你看这一路走过去的女生,眼睛直冒红心呢!”薛艾走到陌月清的身边,躲在陌月清的后面,眼神示意大家看周围,后将头靠在陌月清肩上,好笑不已。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陌月清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觉得在这里久留确实不妥,一手拿着夏筱的行李,“回家聊吧!”

“我来吧!”陌枫落将怀中的思幼还给薛艾,接过陌月清手中夏筱的行李,又转身拉过薛艾的行李,“走吧!”

四位俊男靓女,让路过的行人,皆是看得目不转睛,惊于那天地之姿。见四人有来,便自动让行。四人来到地下车库,放好行李,陌枫落便开车向陌家新宅驶去。

“呼~终于到家了,你都不知道,我在飞机上,坐着难受死了,腰酸背痛的。”薛艾一到陌家新宅便坐在沙发上,小手捶着腿,抱怨着。

“你得了啊!头等舱你都坐成这样,要让你坐经济舱,你还不得散架啊!”陌月清帮着陌枫落将手里的行李交给佣人,便坐在沙发上,端起女佣递来的清泉玫瑰花茶,轻酌一口,调侃着薛艾。

夏筱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端庄大方,白皙修长的双腿叠交在一起,看了正在抱怨的薛艾,不禁浅笑,道:“她呀,就这样,一点小事都要抱怨一下,真不知道以后谁能收得了她,也好让我们耳根子清净一下。”

“好啊!你们两个居然敢笑话我,看我不收拾你们……”薛艾见两人明目张胆的调笑于自己,大喊着扑向最近的陌月清,顺势压倒,魔爪迅速的伸向陌月清的腋下,挠着痒痒,“还笑不笑话我了,认不认输,认不认……”

“哈哈……别……别挠了……我……小筱救命啊!”陌月清一边大笑的挣扎着,一边向坐在一旁喝茶的夏筱求救。无奈,就这一个弱点,却被薛艾捏得死死的。

谁知,夏筱白了两人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还闹,不嫌累啊!我要去泡个澡,好好休息一番,我就不管你们了。”说完,便起身抱起思梦,向楼梯口走去。

陌月清两人见夏筱不管不顾,便觉得无趣了,薛艾放过了陌月清,坐在一旁抱着思幼,“那我也去个澡。”

“行,去吧!我把思幼抱去看看思友,它一回来就没怎么有精神,思焰整天都陪着它。”陌月清从薛艾的手中接过思幼,冲着薛艾道。

这时,陌枫落穿着一身白色为底黑色花纹的居家服从楼上下来看着两人,疑问道:“噫~夏筱呢?房间我都让人打扫好了,还是原来的房间。”

“小筱上楼去了,可能去思友房间了。”陌月清回头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陌枫落道。

“那小艾也上去休息一下吧!行李已经整理好了。”陌枫落走到沙发边上,冲着薛艾柔声的关心,后又道:“我先去一趟藏书阁,找点资料,午餐时叫我。”

“恩,你去忙吧!”薛艾冲着陌枫落暖心的笑笑,随后挥挥手,“我自己知道的。”

“行,我就不招待了,实在是有很多事情要忙。”陌枫落说完,便向右侧的过道走去,留下一帅气的背影。

薛艾跟着陌月清上了楼,来到思友的房间,推开门看见思亲思焰思梦围着思友的身边,整聊的起劲。

思亲见陌月清和薛艾走了进来,站起身,嗷叫了两声:“嗷嗷~”艾公主也来了啊!思亲走到薛艾的脚边,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薛艾的腿。好久没见到艾公主了,有没有想我啊?

薛艾见思亲撒娇,便蹲下身子摸了摸思亲的小脑袋,柔声道:“思亲变帅了呢!也长得更壮了,有王者风范了。”思亲得意的抬高了脑袋,得瑟不已。那是,我本来就是王。

“你就别夸他了,尾巴都翘上天了。”陌月清将思幼放到思友的贴地式的床上,思幼立马跑到思友的身边,纵身一跳,一个千斤坠将思友压住,四爪抱住思友顺势滚了一圈。

本来精神不好的思友,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思幼,顿时惊恐万分,奈何浑身无力,挣扎无效,被思幼抱着滚了一圈,双眼呈蚊香状,眩晕无比。

薛艾和思亲刚过来就看到这一幕,薛艾看见立即大笑不止,“哈哈……思幼还是挺喜欢思友的嘛,看着亲热程度,让人不自觉脸红啊!哈哈……”陌月清对此很是无语!

思梦见思友两眼眩晕,匍匐在脚边,将小脑袋凑到思友的脑袋边,蹭了蹭,思亲没反应,思梦大惊,紧张得爪子都不知道放哪里,最后想到什么,快速跑到陌月清特地设计的水池旁。

思梦将头伸进水中猛喝一口,陌月清和薛艾皆是不懂思梦要干什么,两人正想着。只见思梦又跑了回来,‘噗’的一声,将口中的水,全喷到了思友的脑袋上。

被水淋了的思友猛地弹起,迅速退至墙边,惊魂不定的看着思梦和思幼,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水珠从思友的脑袋上滑落,整个一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雪白光滑的毛发粘在一起了,真是惨不忍睹……

薛艾在一旁笑得不行,思亲和思焰则在一旁看戏,时不时的还交流一下心得,全然不顾好兄弟的惨状。

陌月清满头黑线,单手扶额无语问苍天,也不怪思友,这是身为雄性的担当。一个野蛮‘女友’——思幼,一个好心办坏事的‘女友’——思梦。是个雄性都受不住吧?

陌月清见此状况,一般为默认型,管也管不住,还不如放任其自己解决。顶多在心里为思友默默的祈祷感慨一番,怪只怪你是一只雄性,无关其他。

“好了,你们不许在欺负他了,知道你们都在关心他,让他好好休息下,几天就好了。”陌月清在思友那无助的双眼注视下,也于心不忍,便冲思友招招手,“过来,我给你擦擦。”

思友这才小心翼翼的绕过思幼和思梦,来到陌月清的身前,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加上浑身湿漉漉的,好悲惨的事故。

“好了,你看着它们吧!我先回房去了。”薛艾默默思友的脑袋,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啦!思幼是女孩子,你是男孩子,要多多担待哦!赶快好起来吧!”说完,便叮嘱了一下思幼,让她不能在闹思友了,等思友好了在一起玩。

薛艾走后,陌月清便陪着思友,思亲它们也是在一旁做各种事来让思友打起精神来,思友无奈在思亲几次三番邀请玩游戏,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每每下场都很惨……

结果不是被思幼一脚踹地上,就是思梦一不小心把思友给绊倒,最无奈的是身为兄弟的思焰,那一条火红的尾巴左右晃动,好死不死的挡住思友的视线,没注意到皮球正向自己滚来。

等思友注意到时,为时已晚,皮球从思友的身上无情的滚过,思友是身心受伤,还被其他思们鄙视,各种嫌弃。思友一怒之下,伸出尖锐的爪子,对着皮球一挥,‘嘭’的一声,皮球破掉了。

思友看也不看呆涩的其他思们,帅气的转身向陌月清走去,撒娇似的爬到陌月清怀里,求安慰。陌月清无奈的冲思亲他们笑笑。

一番打闹过后,已是晌午了,有佣人来通知说午餐准备好了,陌月清先回房换了身白色为底蓝紫色印花居家服,便抱着思友,和思亲它们一起下楼吃饭了。

陌月清下楼没看见薛艾和夏筱,回头问着身后的佣人,“薛小姐和夏小姐呢?让人去请了吗?”

佣人双手放在大腿两侧,微弯着身子,恭敬道:“回月公主,已经让人去了,应该快下来了。”

陌月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后又问道:“少爷哪里让人去了吗?”

“少爷打了内线,说让人送过去,就在藏书阁的侧厅里用餐,让月公主和两位小姐在餐厅用餐。”

“知道了,去吧!通知厨房上菜,她们也快下来了。”陌月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背对着佣人挥挥手,让其下去准备。

“是。”佣人行了个礼,便转身向厨房的方向走去,白色衬衫,黑色西装,错乱有型的发型,挺直的身形,态度有礼恭敬,果然是受过训的佣人,颇有绅士风度。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第11章试读

薛艾和夏筱洗完澡后一起下了楼,薛艾换了一身淡蓝棉底T恤,上面印有蓝白色阿拉伯婆婆纳的小碎花,下身穿着白色底金丝绕边蕾丝装饰的紧身七分裤,一头齐腰黑色长发束起一半,发梢微卷。

细长的眉毛下,被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掩盖,一双大而明亮的双眸,似湛蓝的大海在被金色的阳光照耀下,呈现出波光粼粼般,清澈水润的眸子,忽闪忽闪像在说话一样。

活泼可爱的气质,温暖人心的性情,此时的薛艾宛如小家碧玉,羞涩而好奇未涉入世俗的小女孩,穿着一双小蕊兰花的人字拖鞋,右手搭在古木刻花的扶手上,慢慢的下楼了。

而走在一边的夏筱,则是一身略微宽松的淡紫色单肩蝙蝠衫,从右肩上斜出一株蓝花楹,具有高贵冷艳的气质,将黑而大卷的头发放了下来,左斜分的披散在后背,衬托着那白皙的天鹅颈,耳朵上带着小圆环坠着流苏的耳环。

下身则穿着一条白色破洞流苏的牛仔短裤,露出修长光滑的大长腿,脚下踩着一双五厘米左右的黑色细跟拖鞋,素颜大眼美女火热出炉,成熟不失年轻的洒脱,优雅的走下楼梯。

陌月清和一众思们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从楼梯下来的两人,这两美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夏日的一道可口美味的水果冰沙,清凉一夏,心情舒畅啊!

陌月清看着两人走过来,一脸花痴样,狼朴过去双手架着两人的脖子,右手摸摸薛艾的脸,左手轻佻夏筱的下巴,调戏道:“两个美人儿,今儿从了本公主吧!”说完还邪邪的笑了笑。

夏筱一把拍开陌月清的魔爪,左手轻掐了一下陌月清的纤腰,好笑道:“去你的,你去变性吧!我就跟你了。”夏筱漫步走到沙发上优雅的坐着,看着两人瞎闹。

陌月清吃痛的往薛艾的身上靠去,双手环住薛艾的脖子,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哀怨道:“美人儿,你看她又欺负我,你可得帮我欺负回去。”

薛艾一巴掌轻拍在陌月清的脸上,无奈道:“行了你,你果真不适合演戏,这都跑偏了,你一公子哥儿,跟我一美人撒个什么娇啊!”

陌月清不服气的直起身子,指节分明的玉手,在薛艾的脸上蹂躏着,“什么嘛,我这叫角色转换,见机行事,你怎么可以不配合我。”

“得了,就你理由多,我都饿了,吃饭吧。”薛艾一把扯开在脸上作祟的魔爪,白了一眼陌月清,“想吃我豆腐,明说嘛!还找借口。”

陌月清一手轻掩嘴,故作惊讶状,“呀!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还真聪明。”说完,还将薛艾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边还不停的咋舌。“啧啧~这么久不见,变了不少嘛!”

一旁的本来在喝茶的夏筱听见陌月清这话,‘噗’的一声,将口中的茶水尽数喷出,尴尬的掩嘴咳嗽两声,右手扯过茶几上的纸巾,擦拭着嘴角的水渍,后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薛艾看着失措的夏筱,猛地看向身边的陌月清,发现人不见了,抬头一看,只见陌月清站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微笑的看着自己。

薛艾恶狠狠的看着陌月清,顿时怒火攻心,大喊道:“陌……月……清,我跟你说你完了,居然敢说我笨,有本事你给我站住别跑啊!”

陌月清看着背后燃着熊熊烈火的薛艾,犹如火上浇油,冲着薛艾调皮的一笑,“嘿嘿……反应太慢了,真让我操心,以后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啊!”

陌月清不说还好,这一说,薛艾快速的向陌月清跑去,“你……完了……你别跑……”

陌月清见状丢给薛艾一个白眼,赶紧转身就跑向客厅前上方的吧台,将薛艾用吧台格挡住,“我就说笑的,别当真嘛!谁不知道你最聪明了,我俩谁跟谁啊!别计较了。”

薛艾怒瞪着陌月清,不悦道:“鬼才信你,还含沙射影的说我笨。”陌月清见薛艾想要绕过吧台,快速的围着吧台跑了两步,薛艾抓不住陌月清,无奈只得跟着陌月清围着吧台绕啊绕的。

最后两人累的气喘吁吁的隔着吧台坐着,相视看了一眼,顿时觉得自己好傻,不自觉的大笑起来。

夏筱看着两人餐前运动做完,佣人也把菜上齐了,招呼道:“不闹了?那就赶紧来吃饭吧!”

陌月清走向薛艾一把从后背抱住,慵懒道:“我没力了,背我。”

“为什么要我背你啊?我不要,你背我吧!”薛艾在陌月清的怀里笑着挣扎着,却没有逃出魔爪。

陌月清理直气壮的一拍薛艾的肩膀,“当然得是你背我了,谁让你傻乎乎的追我半天啊,我没力还不是你害的。”

“瞎说,都是你挑起的,你不跑我会一追你嘛!”薛艾慢慢的向前走着,双手拉着陌月清的手,拖着向餐桌走去。

陌月清靠在薛艾的后背,闭着眼睛,任薛艾拖着走,反驳道:“你追我肯定要跑的,不跑是傻子,我又不傻。”

“是是是……你不傻,我傻行了吧!赶紧吃饭吧!”薛艾把陌月清拖至餐桌前停住,让陌月清下来,走到一边的位子上坐下。

陌月清坐在位子上,左手捻住高脚酒杯,喝了一口甘醇的红酒,看着她们道:“你们那边的事处理好没有啊?没有的赶紧结束啊!别到时候还得飞回去,麻烦。”

夏筱将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慢条斯理的吃着,缓声道:“我这里快结束了,就差收尾了。你的呢?”说完,抬头看着低头不语,一门心思只顾吃的薛艾。

薛艾见夏筱问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嘴里嚼着够味的牛排肉,含糊不清道:“我……我这里有点棘手,还差点,不过就快了。”

陌月清左手枕在餐桌上,手掌支着脑袋,斜看着薛艾,道:“你不会还没交待完吧?速度真慢,得赶紧了,不然可到时候麻烦了。”

“是,我知道了,我会解决的。”薛艾豪气的一排胸口,可能下手重了点,咳嗽两声道:“咳咳……你们就放心吧!”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顺顺气。

午餐后,陌月清三人来到牵丝羽亭中午休。

牵丝羽亭,是由一位大师设计的,直径五米,高三米的圆柱型亭子由钢筋铸成,顶是半圆状由钢化玻璃制作的透光性强,往下面一点,则是镂空雕制而成的牵丝花鸟图,活灵活现,生动不已。

仔细看,花瓣采用的是菱形状雕刻而成,在不同动角度看去,整朵花像是被朝露洗礼过的一样,有水珠滴落,显得娇艳欲滴,而上面真的有养花,亦假亦真,不好分辨。

白雀有展翅的,有梳洗羽毛的,有止步眺望的,眼睛的部分则被大师采用了黑色水钻镶嵌,犹如画龙点睛一般,顿时白雀就变得生动,从眼睛里透出来的灵气,让白雀本身非常灵动。

白雀的羽毛也精心雕琢的一番,当时,就光是白雀羽毛部分就花了一年之久,参考各种白雀的形态,才完成了这么一座亭子。

这也是大师的最为欣赏的一个成品,恰逢当时陌逸风去拜访,还没展示拍卖就被买回放在这后院中了。

再说,陌月清三人坐在牵丝羽亭下,夏筱左手拿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右手边的茶桌上放着一杯清泉毛尖茶,细细品味,不知是品味书中字句,还是在品味茶中甘苦滋味,宛如一副优美静雅的美画。

而薛艾则是抱着平板电脑,不停的敲打着键盘,眼睛直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的停下来皱眉思考,手忙脚乱的样子,跟夏筱成为了对比。

陌月清则显得比较清闲了,抱着思友坐在铺好毯子的草地上,看着追逐嬉戏的思亲它们,时不时的给思友剥着坚果。思友看着它们玩耍,也求得片刻安宁,窝在陌月清的身边,吃着零食,精神也好了不少。

陌枫落这边呢!一直在藏书阁里忙着查阅资料,管理公司,还得给陌月清三人安排入读学校的事情,简直是一刻不得停歇。

这里悠闲忙碌,闲情雅致,另外一边却是焦躁愤怒,身置火海。

“你们是废物吗?找个人都找不到。”容夜熙一把将书桌上的文件丢向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坐在旋转椅子上的容夜熙,闭上眼睛转过身用右手揉着太阳穴,试图用来缓和情绪。

“少……少爷……我们已经尽力了,方法都试过了,没有这个人,就连那只狼我们也试图找过,也不存在。”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低着头,声音颤颤巍巍的,身子像紧绷着的一根弦,随时可能断掉。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结果,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这个人。”容夜熙猛地转过身,眼神凌厉暗含杀机,盯着下面的黑衣人。“先下去吧!赶紧去找。”

黑衣人在一瞬间感觉到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杀机,顿时僵直着不敢动一丝一毫,生怕小命就此不保。片刻的沉寂,额角的冷汗顺着脸颊滴落在地板的声音,都清晰无比。

黑衣人得到容夜熙的许可,行了礼,转身疾步离去,就如身后有一头生猛的野兽似的,生怕容夜熙一个反悔,拿自己发泄,那可就玩完了。

黑衣人离去后,容夜熙起身负手来到玻璃窗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市,在这茫茫人海中,你就像是一滴水,在我的视线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蓦地,容夜熙邪魅的一笑,呢喃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在,我就不信找不出你来,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片刻,容夜熙拿上椅背上的外套,向门外走去。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可以是我一人先开局呢!

小说《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第10章 悲哀的思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