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

主角:顾景程,夜白 作者:沈汀溪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31 15:46:04

作者沈汀溪的小说《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主要讲的是:气愤的穿着睡衣蓬头散发的去开了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眼前突然就是一黑。进门关门、将我压在门板上、埋头在我脖子上胡乱啃着这一番动作几乎发生在半分钟之内,我还未反应过来将他推开,鼻子已经先闻出了巨大酒气当中,夹杂着一丝熟悉的薄荷烟的味道。“顾景程?”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但这成了我最后的一句话,接下来,顾景程抱着我进了屋,用他的嘴巴堵住我的嘴,像是之前那些个夜晚一样,探索着我的身体深处。
展开全部

5-顾景程你是不是精神失常了

夜庄所有的姑娘几乎都知道我那天晚上在夜庄等了一夜,但是谁都不敢明着说出来。

事实上除了黎修筠之外,身边的人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指责我。

黎修筠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过来的,他把刚刚躺下不足五个小时的我从床上拖了起来,然后带我去了我最爱吃的那家火锅店。

好吧,看在美食的面子上,我决定压下今天的起床气。

这顿饭吃的很美妙,我点了最辣的锅底,涮了一堆爱吃的菜,除了过程中黎修筠喋喋不休的数落我这一个月以来的疯狂和傻气之外,其他都非常的完美。

吃过了那天的那顿火锅,之后我们默契的就像是约定好一般,再没有人提起顾景程的名字,这个人就像是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一样,也许,是他从没进入过吧。

再次听见顾景程的消息,是在一个月之后。

这一个月我把夜庄做的更加不错了,楼上的酒店房间又卖给我一层,我相信迟早我能把他们家全都买下来,这样这栋楼都是我夜白的了。

这一次顾景程的出现是在电视上,他上电视并不稀奇,只是这次是和我讨厌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格外注意了一些。

芦笙这个名字我真的不想说起,她大概是过往二十几年中我最讨厌的女人,我对她来说亦然。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我现在还不想多说。

电视上播这条新闻的时候,正是早晨夜庄刚刚清点完,大家坐在那边聊天喝酒开着电视听早间新闻一边培养着睡意。

“顾景程这次竟然挑中了芦笙?”

有个小丫头惊叫了一声。

那一个月之后我再没有提起过顾景程,她们觉得我也没把顾景程放在心上,所以现在只是当一个八卦一样讨论着。

“芦笙不是一向走的清纯邻家女的路线吗?跟了顾景程,她这人设不就崩了?”

“谁说不是呢?可是放眼整个京都,有哪个女人能抵挡的了顾公子的青睐和垂怜……你看夜白姐不都为顾公子破例了吗?”

“啊!说起这个,我怎么觉得刚刚芦笙那张照片和夜白姐好像的……”

“对呀,我一直都说这个来着,我觉得夜白姐和芦笙五官好多地方都神似!”

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差劲,仍旧维持着微笑关掉了电视机。

“好了,别瞎聊了,赶紧回家睡觉吧,这些大明星的事情,和咱们小老百姓没有多大的关系。”

大家伙笑笑也就算了,确实,芦笙是现在的当红小花旦,和她们这些陪酒小姐中间隔着星际银河般的高度。

成玉最后一个走,脸上有些气愤,“夜白,你说顾景程是不是傻逼?芦笙比得上你?他到底怎么想的!”

我拍了拍成玉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夜庄。

我和芦笙孰优孰劣这个问题我从不细想,不少认识我的人都说我长得像她,可是大家却忘了,我比芦笙要大,要真的论起来,也该是她像我。

熬了一整晚,我根本没有心思继续想芦笙或是顾景程的事情,卸了妆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门铃响个不停的时候我几乎快疯了,我的公寓买在一个独门独户的楼层,就是为了防止热闹的邻居偶尔白天串门,因为我的生活通常是日夜颠倒的。

最烦的就是睡着了被突然吵醒!

可门口的人仿佛比我更有耐心,我不开他不走!

气愤的穿着睡衣蓬头散发的去开了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眼前突然就是一黑。

进门关门、将我压在门板上、埋头在我脖子上胡乱啃着这一番动作几乎发生在半分钟之内,我还未反应过来将他推开,鼻子已经先闻出了巨大酒气当中,夹杂着一丝熟悉的薄荷烟的味道。

“顾景程?”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但这成了我最后的一句话,接下来,顾景程抱着我进了屋,用他的嘴巴堵住我的嘴,像是之前那些个夜晚一样,探索着我的身体深处。

整个过程当中我几乎都是晕眩的,大脑拼命的想要思考现在的情况,但是身体却并不允许自己分心,顾景程像是发了狠似的,每每在我清明几分的时候就再一次发力,让我陷入迷离之中。

过程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中途我晕过去一次,然后又被他冲撞着醒了过来,喝了酒的顾景程很沉默,就是重复着最原始的动作,然后释放在我的身体深处。

那一刻我陡然间惊醒过来。

他……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今天的顾景程实在是太反常了,他已经打破了太多原本的规则。

一个月之后的再次触碰,脱离了名胜顶层的总统套房,甚至没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伸手推了推仍旧趴在我身上喘着粗气的顾景程,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顾景程,你是不是病了?精神失常吗?”

顾景程好像真的有些累了,嗓音里头都带着倦意。

“桌子上,答案自己去看。”

说完他便滚到了一旁,毫不介意的睡在了我的床上。

桌子上的东西是顾景程进门的时候丢下的,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的看着那个文件袋,眯了眯眼,一鼓作气的上去打开了。

里面一共有两份合同。

婚前协议和婚姻关系合同书。

那一刻我的脑袋是空的,抓着两份合同的手指指节发白,我重新回到房间,想要跟顾景程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可当我站在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顾景程已经睡着了。

他睡得似乎不太安稳,眉头微微蹙着。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顾景程的睡颜,一时间竟不忍心叫醒他。

算了,等他醒过来再问吧。

6-跟我结

被人吊人胃口的滋味真是不太好受,我随手将文件放回桌上,捉摸不透他的意思,但心里隐约有些少女心性。

不过接手夜庄这几年,我也见识过手底下小姐们经历的凉薄,不敢往下继续,只能按压下不切实际的幻想。

想得出神一时间双腿竟开始发软,顾景程的体力真的不敢细说。

也曾听庄里出外勤的小姐们拿这种事情做过谈资,但顾景程的还真是少见。

我瞧着他睡着,赤裸着上身,小麦色的肌肤,线条分明的胸膛,脸滚烫。

他不喜欢别人睡他的床,那这是我家,我的被子我的床,和他一起睡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本想就这么滚上床将就一下,但肩上已经掉疤后的一道道浅痕提醒着我,这人不是善茬,还是算了,等他醒了自个走了,或许还避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双腿不情愿的移到沙发里,裹着一层随手抓来的被单,熬不住就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全身软绵绵的不想动弹,脑子从浑浊变得清醒,也不知道顾景程走了没有。

手臂都无力,裹在被窝里不想动弹,可还是忍不住起身去看一看,结果忘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

“你们做小姐的在家都是这么毫无忌惮?”顾景程的声音冷冷的,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用嘲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光溜溜的身体。

“也不是,个人习惯而已,我去洗个澡,冰箱里有泡面。”

我本能的去拉被单,结果被单被他压住了一角,抬头对上他有些灼热的眼光,说道:“不好意思,或许你这样的老板吃不惯这种速食。”

原以为顾景程会离开,没想到我洗完澡后他还是在坐在那个位置,茶几上多了些吃的,应该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叫的外卖。

“还有事?”我捋了捋肩上的碎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

“看过桌上的文件?”顾景程脸上毫无表情,看不穿他在想什么。

“嗯。”

“没什么想说的?”顾景程的面瘫脸上终于有一丝表情,但这似乎比没表情还要恐怖。

难不成这顾景程还想来个免费的?

我看了看茶几上的吃食,美食面前不能辜负,加上被他强力度的‘劳动’了许久,胃里早就空了,自个拿起吃了东西吃便停不下来。

“吃完换身衣服,跟我去办结婚证。”他无感情的开口,像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我差点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你说什么?我没……没听清。”

顾景程闭上眼,手中的文件从修长指尖滑了过来,不偏不倚的停在我面前。

我知道自己今天有些不稳妥,难不成面对这个男人,抵制力真的会下降不出成。

我把最后一口食物塞进嘴里,没去看那文件。

“顾少应该知道夜庄的规矩,我也知道顾少的规矩。”

他起身,拿起外套,冷笑道:“难道你害怕真的爱上我?最少一年期限,我公司有个项目跟一个美国人合作,他很注重家庭观念,我急需一个结婚对象。”

“所以,顾少以为我一定会答应?”

虽然这样的交易似乎我也不吃亏,还能挣个表面的靠山。但他随手一抓,满大街都能抓一个跟他结婚的对象,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我。

“夜庄的老板难道会做亏本的买卖?”

我想了想,的确不会亏本,也就是说以后夜庄出现麻烦,顾景程也不会不管。

我点点头,婚姻合同上写的很清楚,直到确保项目没任何问题就可以离婚,而且附带夜庄楼上的酒店,所以最少要维持一年时间。

顾景程带着我去领证,民政局里许多新婚夫妻,领了证的没领证的,看起来都是笑眯眯的,唯独我们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呵欠连天,看起来格格不入,像是走错地方了。

签字的时候顾景程起身递过来一只钢笔,我鼻尖飘过一股沐浴露的淡香味,但他脸上冷冰冰的,就像是被我逼婚来的,可明明被逼婚那个人是我。

公证员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两,再下一秒估计就该八卦我们了。

当公证员把一本结婚证递给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激动,毕竟是人生第一次,一个红本本。

拿到结婚证,马上就有个人凑了上来,殷勤的问道:“先生,小姐,要不要拍个照,记录下这个美好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刚想说拍一个,张嘴还没说出口。

顾景程就冷冷的扫了那人一眼,成功的让他闭了嘴。那人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赶紧走开,去问另一对小夫妻了。

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已婚妇女,还是很感慨的。

谁能想到,其他女人都想要的香饽饽顾景程,居然因为一个项目就跟夜庄的妈妈桑我领证了,传出去还不知道有多少少女要哭死。

做这一行,见惯逢场作戏,我也没想过结婚,或者说谁敢娶我这样一个混夜庄的女人,我妈年轻一时的冲动,最后还不是落得心灰意冷的下场。

我本来想继续回家补个觉,但顾景程非要去吃饭。

到了一栋大楼,我们上去二十层吃饭,电梯里很安静,我握着小红本本,手心里出了一层细汗。

“吃完饭,你搬到我那去。”顾景程的语气不容置疑,也不容我反驳,甚至连让我说‘不’的机会都不给。

我淡淡的‘嗯’了一声,电梯镜子里,我看着怎么也觉得自己像装的良家妇女样。

当他出电梯的那一刻,我却后悔了,一个我最不想见的人偏偏在这里碰见了。

通道另一边,芦笙挽着一个男人的手,亲热的说说笑笑,在她看见我们之后,脸上的笑容僵硬,笑的也不像新闻里说的那么好看了,眼里满是惊讶的看着我和顾景程。

看着她僵硬的笑容,我似乎没那么尴尬了,记得前几天还有传言说顾景程看上了芦笙。

四个人谁也没先开口,倒是芦笙搂着的男人主动说话了,是冲着顾景程的,“这么巧,一起吧。”

小说《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 第5章 顾景程你是不是精神失常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作者沈汀溪写的《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顾景程夜白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