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鬼姐夫,不可以

鬼姐夫,不可以

主角:白雨,白雪 作者:易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3-05 20:13:32

《鬼姐夫,不可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易安,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我沉默了,的确,在我脑海里面的这一段记忆有些匪夷所思,比如,我一个普通人,却可以看见鬼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术法的名字,可是,我却知道它们叫什么,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压根就是不可能的。难道,我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看到了一些未来的片段。但是因为我的能力有限,所以那些片段并不是特别的完整!“快走!这里已经被发现了!”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沐天赐却突然的抓了我的手朝山洞的另外一边出去。
展开全部

预见

这样一来,难道沐天赐说的是真的,昨天的一切真的是我的臆想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鬼魅的眼睛里面红色的光芒更加的明显,她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你小心一些!”不管沐天赐是不是真的要帮我,我还是有些担心他的安危。

“都这个时候了,你倒是还有闲心担心别人!”鬼魅说话间整个房间都变暗了一些,沐天赐下意识的朝我靠近了一些,他的后背几乎就贴着我的前面。

我刚想后退,沐天赐忽然的转身,一双修长的手箍在我的腰间,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的朝后面退了过去。

我们的前面是一道墙,可是沐天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

我吓得叫了起来,用手挡在了面前,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我和沐天赐好像笔直的穿过了那道墙。

我试着睁开眼睛,却发现我们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地方了,这里好像是一个山洞,周围都是一些石头,石头上面布满了青苔。

“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回过头去,正好看见了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半眯着眼睛的沐天赐,他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你在说什么?”沐天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看一个笑话。

“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要是我没有死的话,我怎么可以穿墙?”

在我的认知里面,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情的,因为人时有形体的,不像鬼,只是一道精神。

“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鬼魅的名字的?”沐天赐冷冷的看着我,看不出眼里的情绪。

于是,我把昨天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魅姬把我抓走,而他出现把我救了。

“不对,昨天之前呢?”沐天赐的神色很凝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

“昨天之前?前天?”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件事情可能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的简单。

“对!我没有说停的话,你就继续回忆!”沐天赐低下头,从怀里面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圆形石头,拿在手里细细的把玩。

我虽然好奇他手里的东西,不过我现在一心只想早一点直到事情的真相,所以便细细的将之前的事情用倒叙的方式一一的说了出来。

遇到魅姬,见到陈叔,回到古堡,他将我从神秘的男人手里面救出来,一起去宾馆,我姐姐和小雅联手对付他,他给我幽冥火。

“停!”沐天赐忽然的站了起来,抓住了我的胳膊,眼睛里面发着奇怪的光芒。

“你在我给你幽冥火的时候就立刻晕倒了,这一路都是我背着你回来的!”

“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很清楚啊!你给我幽冥火,然后你和她们两个斗法啊!”

这一切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怎么可能呢?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记得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我的幻觉呢?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脑袋里面一片乱麻,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要怎么做。

“那你告诉我,如果我昏迷了,我怎么可能认识魅姬呢?”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他给我的这个解释,可是,如果他说的不是真的,那魅姬刚刚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啊。

“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我听说过一个叫预见的东西。”沐天赐的语气平静的就像是没有风的湖面,让人不得不正视他说的话。

我刚想开口问,沐天赐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预见是一种特别的能力,有这个能力的人可以看到一些关于未来的东西。”

“那不就是先知吗?那我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知道我姐姐是怎么死的吗?”我急于得到结果,压根就没有想到过他只说未来,没有说过去。

沐天赐摇了摇头,看我的眼神又柔和了一些,好像刚刚的严肃是我的错觉一样。

“你自己想想就可以知道了你的这个能力真的是很菜,你的确是感知到了一些东西,在你昏迷的时候,你还是看见了一些事情,可是你没有发现你看到的东西很乱吗?”

我沉默了,的确,在我脑海里面的这一段记忆有些匪夷所思,比如,我一个普通人,却可以看见鬼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术法的名字,可是,我却知道它们叫什么,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难道,我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看到了一些未来的片段。

但是因为我的能力有限,所以那些片段并不是特别的完整!

“快走!这里已经被发现了!”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沐天赐却突然的抓了我的手朝山洞的另外一边出去。

一出山洞,外面的阳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正好看见沐天赐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你怎么了?没有事情吧!”看到他那个样子,我便猜到是这正午的阳光对他到底影响太大了。

可是,我现在身上就只有一件睡衣,要是我把衣服给他的话,我自己就……

就在我犹疑的一刻,沐天赐却像是一阵烟一样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你怎么了?你去哪里去了?”这一刻,我突然的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竟是这样的担心,看到他不见了,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空气里面静悄悄的,只有我自己的呼吸声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喂!沐天赐,你不是很厉害的鬼吗?”

还是没有声音回答我,我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除了高耸的桑树以外没有其他的杂树。

我叫了半天,没有回应,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又不敢一个人继续呆在这个地方。

刚刚我们出来的时候,沐天赐好像是察觉到了有人朝这边靠近,所以才会那样的仓促,以至于自己曝露在大太阳底下。

“往北走!”

突然的有一个虚弱的声音在我的耳朵边响起来,冷不丁的吓了我一跳。

不过听明白了是他的声音之后,心里竟然就多了一丝的安全感。

“快走!”

沐天赐又说了一句,就没有了动静,我找到了北方,大步的跑了起来。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林子好像是有人打理过的,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杂草,每颗树下面都是裸露在空气里面的黄土。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忽然的前面的路面就变得不一样了,有一些石头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路的两边。

在石头的尽头,有一处整洁的茅草房子,孤零零的在那石头的中间,怪吓人的。

“喂!沐天赐,这是哪里啊!我怎么觉得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啊!”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地方是危险的。

可是沐天赐就好像已经离开了一样,对我问话没有一点的反应。

我站在那个小屋门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进退两难。

“既来之则安之!沐家小儿,我就说过终有一天你还是会过来找我的吧!”屋子里面传出来一个洪亮但是苍老的声音,透过层层的树叶和石堆徐徐回绕。

难道是世外高人?沐天赐要我来这个地方就是找这个人求救得吗?

一想到这里,我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高人救命!有不干净的东西在追杀我们!”

我的话刚刚说完,一个奇怪的老头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拄着一根拐杖,步态却是很轻便。

其实说他奇怪,是因为他的头发竟然是一半黑的,一半白的,看上去整个人多了几分的妖异。除此之外,他和正常的老头子并没有什么差别。

“大师,求求您救救我的朋友,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此刻我也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那个老头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的我浑身都不自在。

“大师!”我还想开口求他,他却轻轻的一扬手,一道黑灰色的气从他的袖子里面飞出,竟然笔直的飞到了我的胸口处。

“你……”我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看上去像是一个得道高人,为人却是这样的下流。

我刚想出口骂人,从我的胸口那里却飞出了一道模糊的影子,落在了我的面前。

等我看清之后,真想找一个缝隙钻进去。

“沐天赐!你怎么这样的无耻!”我实在是说不出来了,我没有想到沐天赐一直都躲在我那个地方,一想起来我就脸红的不行。

“老头!我虽然来了,可你要的东西却真的不在我这里!若是你真那么想要,不如跟我回趟云南!怎样!”沐天赐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很清晰了,只是脸上的疲倦似乎又加重了几分。

我死死的盯着老头的眼睛,仔细的琢磨了沐天赐的一番话,这才明白这个老头可能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沐天赐。

他之所以会再这里,只是为了等沐天赐的到来,然后和他做一笔交易。

可是,他想要什么?我忽然觉得沐天赐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

“沐家小儿,我可以跟你去云南,但是我只保证你的安全,这个女娃子是死是活我可管不了了!”老头子冷哼了一声,两边的头发像被风吹了起来,脸颊鼓鼓的,看样子气的不轻。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看了看沐天赐,冲那老头做了个鬼脸。

哼,沐天赐都说了是来保护我的,你不谁稀罕你的保护!

我在心里暗骂,抛了几个白眼过去。

“我说女娃子!你这么暗地里骂人可不行啊!我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了!你叫我声爷爷都不过份!你在这里瞎嘀咕,就不怕遭了天谴呐!”

“你!”我睁大了眼睛,一时之间难以置信。

我刚刚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他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会读心术呐!

冒火药的老人家

“看什么看!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老头子我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那老人家看上去并不凶恶,但是脾气却似乎不太好,说起话来的时候直带火药味。

“够了!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赶紧赶过去!”沐天赐的声音淡淡的在空气中传来,随后便没了声息。

老头子不在言语,转身回了屋子,一会儿之后他再出来的时候,背上多了一个小包袱。

他只是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便自顾自的朝桑树林的北方走去。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不远不近,没过多久,便感觉浑身有些体力透支,但是那个老头子此刻仍旧健步如飞,大踏步的往前走。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周围静悄悄的,连个鸟的影子都没有,心里有些害怕,便加快了脚步冲了上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片桑树林子里面有眼睛在盯着我一样。

可是每每回头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好不容易走出了树林,那老头一点也没有气喘的意思,便朝着远处的一条公路那边大步的跑了过去,几乎要把我甩掉。

就在他距离我一百多米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天色有些异样。

因为我们刚刚在桑树林里的时候,明明是正午的天,到现在一出桑树林子,整个天空就是暗沉沉的,像是快要天黑了。

紧接着我忽然觉得耳后边有一些凉风吹过,等我再回头看的时候,便看到了我姐姐和小雅的影子,从旁边的一个黑影里面冲了出来。

她们的速度非常的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蹿到了我的近前,几乎将我所有的路全部都给堵死了。

“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我们在这里守了两天两夜!看来真是没白费功夫!”小雅笑的时候,两颗尖尖的牙齿露在嘴唇外面,像极了小时候电视里面看过的吸血鬼!

“喂!老头子,你真的不打算帮我吗?”情急之下,我也只能像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面前的那个老人身上。

那一边黑发,一边白发的老头转过身来,嘿嘿的冷笑了两声,似乎是很享受看到我现在这种焦急的样子。

就在我这一愣神的功夫里面,小雅和姐姐的手已经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只觉得肩膀上一阵刺痛传来,然后感觉浑身都好像要凉透了一般。

一种极大的恐惧席卷了我的全身,我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

可是那意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再继续下去,忽然一阵黑色的风刮过来,我姐姐和小雅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往旁边跳了开来。

“那个老头子靠不住的!你还不如跟着我走,我可以帮你找到姐姐死的真相!”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那股黑风里面传来,让我浑身一颤。

这个声音不就是上次在岔道口就我的那个小男孩吗?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老头子叫他小师兄来着。

我对那怪异头发的老人家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好感,现在被这小男孩一说,心里面就更加的动摇。

刚想开口答应他,却忽然觉得眼前豁然的开朗,刚刚那个老头子就站在我的面前,距离我不过两三步远。

而刚刚那小男孩的声音和那股黑风却是突然之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什么话也不要说,跟着老头走!”一路上都寂寂无声的沐天赐,这时候却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虽然我有些为难,但从目前的情势来看,只有沐天赐是我能够相信的,我便没有考虑那么多,点了点头。

那老头子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径直的往那条马路那边走了过去。

我们一上马路,那老头子拦住了一辆面包车,也不知道跟那个司机讲了一些什么,刚刚还凶巴巴的司机此刻却脸色晦暗,一副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的样子。

那司机甚至还主动的帮老头打开了车门,将他请了上去。

然后他们两个完全忽视我的存在,那司机打开车门就要发动。

好在我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从副驾驶那边蹿了上去。

那司机本来还想说什么,见我用手指了指老头,便只点了点头,再也没说什么话,专心的开着车。

一路上我们再没有什么话说,车子不急不缓的朝前面开着,但是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小雅和我姐姐并没有离开。

透过车子旁边的后视镜里面,我远远的看到在我们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黑点,那黑点上上下下不停的跳动着,但是却一直漂浮在远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光线渐渐的变得昏暗,司机打开了车灯,昏黄的灯照在路面上面,显得孤零零的。

沐天赐一直都没有动静,就在太阳即将下山的时候,那老头子却将司机叫住了。

“就到这里吧,你可以走了!按我交代你的话去做,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老头子说完砰的一声,打开了车门,然后朝着路边上,只有点点灯火的一个小村庄走去。

我见到老头下了车,自然也不敢在车上多停留,匆忙的跟了上去。

从马路到小镇那里大概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是一条羊肠小道,小道的两边长满了蒿草。

进了村子以后,我发现这里零零散散的只住着四五户人家,其他的房子全部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居住,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废旧村庄。

老头子一路上也没有说话,走到村子的最里面,在一座小小的祠堂前面停了停,望了望天空,然后便走了进去。

他也没有开灯,也没有打火,在黑不隆冬的黑暗里面行走。

乡下不比城市,一旦入夜太阳落山之后,如果没有月光的话,是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东西的。

所以那老头一晃眼之间,便消失在我面前,我只好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照明灯。

有了灯光的安慰,我的心潇潇的舒坦了一点,这才看清那老头儿躺在墙角的一处稻草里面,胸膛不停的起伏着,眼睛紧闭,竟是睡着了。

我四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祠堂里面除了那一片稻草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休息。

“真是郁闷!就不知道在天黑之前找个旅店什么的吗?难不成这老头儿穷的要命?”我自顾自的摇头,心里面却十分的无奈,只好找了一根柱子,吹了吹底下的灰,便靠着它坐了下来。

经过了这一阵子的奔波,我早就已经累得不行,所以即便是在这样简陋的地方,我仍旧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呼呼的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一阵尿意袭来,实在是憋不住了,我才醒了过来。

下意识的摸起手机往旁边一照,却猛的发现老头子竟然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

这一照把我吓了一跳,睡意全无,浑身的冷汗全部都冒了出来。

不行,我要冷静一点!

我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走到刚刚老头子睡的地方,摸了摸那稻草,却发现还是温热的。

还好他没有走远!我长舒了一口气,拿着手机便四处的找了起来。

整个祠堂都被我翻遍了,除了灰尘就是老鼠屎,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那偏偏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好像没什么电了,照明灯闪了两下之后,竟然咚的一下关机了。

突然之间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那个时候的我陷入一种极端的恐惧当中,整个脑袋都是空白的,尤其是在听到外面有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之后,更是吓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原地犹豫了很久之后,我才决定摸索着出去看一下。

然后我顺着那个墙角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走去,走得极为的缓慢。

走出这个祠堂之后,我听着那个声音好像是从祠堂后面传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鬼使神差还是怎么样,竟然直接朝那声音的来源处摸了过去。

渐渐的我离那声音越来越近,这时候天上的一片云彩忽然的被风吹开,一道清亮的月光从上面照射下来。

冷不丁的,我眼前就出现了那老头子趴在一个高高的土丘上面,手里面正拿着一个人的手掌正在啃,满脸满身的全部都是血迹和泥土,就连头发也沾上了晦暗的污渍。

胃里面忽然的一阵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便扶着那墙角呕吐了起来。

刚吐了两下,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强行忍着恶心,躲到了旁边的草丛里面。

天哪,这老头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他竟然在吃尸体!

我难以想象我竟然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呆了一整天!

我越想越渗人,越想越是难受,在体力稍稍恢复了一点之后,我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

“等等!不要走!”沐天赐的声音也是在这个时候忽然的传了过来,当冰凉刺骨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轻轻的一拉,我便失去了重心,往旁边倒去。

真冷啊!我下意识的缩回了身子,抬头一看,却发现眼前站着的竟然是沐天赐!

“你没有事了吧!我们快走吧,这个老头子不是什么善类!”只要一想到刚刚的那一幕,我便忍不住的想吐。

“以后你或许还会见到更多奇怪的事情!你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的,我们现在需要他,没有他,我们是回不了云南的!”沐天赐的嘴唇在清亮的月光下面,显得更加的苍白。

白雨,白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灵异科幻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