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幻想时空 壁咚男神

壁咚男神

主角:恶魔,冯小妮 作者:低眉流光

状态:已完结 分类:幻想时空

时间:2021-01-05 19:53:50

《壁咚男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低眉流光,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咦,恶魔也有怕的事吗?呵,不会他未来的娘子又走路了吧,太好了,走得好啊,看这亭台楼阁的,像是不用钱一样,那么嚣张,竟然还有山有水的一大片,要是在现代,在这繁华地带,这地皮,不卖疯了才怪。和人家很熟地伸长了脑袋,好奇地说:“马管家,他怎么了?”他侧过身,瞪我一眼:“不该你管的,你就别管。”马管家的姓不过只是比我少个二点水的,我都没横他倒是横起来了,怎么说也有点缘源吧:“我管过你吗?”真是的,我只是新来的,连问问都不行啊。
展开全部

碰上了对手

醒来的时候,已天色大白,“呵。”我伸伸懒腰,一晚上睡得可真香啊,无梦到天明,好舒服,都差点舍不得起床了。

要怪就怪这床,好像超好的。伸手摸一摸,如水般的丝滑,这肯定不是便宜货色,那被子,都不知被我踢到那里去了,我根本就不会内疚,因为我睡觉就是这样,一般要是被子还在床上,算是睡相好了。

这是什么地方啊,还摇摇晃晃的,我努力回想着,脑袋灵光了,我昨晚不是很勇敢手抓一条毒蛇,然后就晕了吗?

打个寒战,看看身子,幸好衣服还完好的穿在身上,我虽然喜欢帅男,但却不会喜欢那狼人的。

有够玄的,幸好晕了过去,打量着这船仓,还真是舒服啊,满室都是粉色的纱,随风轻轻地飘着。像是姑娘在含羞起舞一样。有钱人还真是不一样,就是挥霍得起,要是都给我就好了。

不过,我得离他远远的,狼人,好害怕,灰姑娘不过十二点就会变回原样,可是他都不知是几点就变成了那个狼样。看看四周,没什么人一样,我跳下床,嘻,不是我的床,连鞋子也不用脱了,又是一夜没冲凉臭死了。

才掀开帘子,就撞进一个胸膛里,我看了马上退开二步,那引人流鼻血的胸再引不来我的血了,又他,我是死心了,我不色他了,防备地说:“那个,我要走了,你来干什么?”

暗夜笑笑,那银片闪闪发光:“你怕了啊。”

那么有钱,怎么不去做个金的,真是的,听说越有钱的人越是吝啬呢?还用白铁皮,是我我就去做一个闪闪发光的钻,闪死一帮老百姓。

“看什么呢?怎么总是发呆,怪不得单于说你是笨丫头。”他拉拉我的发。

呜,我又不想让它长那么快,干嘛都爱拉我的发,脱发是个大问题的:“我,我没想什么?那个,我走了,不必送。”也不用靠那么近,我害怕。

这个狼痞子,老是衣服松松垮垮的,仿佛想让人扯开,这人也只能引诱下不知道他秘密的良家妇女吧!

“你怕了吗?”他只是瞪着我看。

当然怕啊,你当我吃了熊心豹胆的,我也是正常人好不好。可是我不能直说啊,要不他又欺到我头上拿这事来压我了,吞吞口水:“不怕。”

“真的吗?”他笑,长手一伸,竟然伸到我的脸上,细细的摸着我的眉,我的眼。

我颤拌着,却是不敢动一动。

“长得还真是别致。”他轻轻地说,那眉眼深处的帅啊,要是我不知道他的真面目,说什么也得死缠烂打赖上他的,只可惜了,好好的一个超级大美男,偏偏就有这样的毛病呢?这是什么世道啊,以飞能变的,我是不是穿越到了什么神幻古怪离奇的金碧王朝,金子倒是没看到,罪倒是受了不小。

“我,我当然好看了,那个,我要回去了。”要人提醒上三次的,再白痴也知道了吧。

“好。”他笑笑,拍拍手,二个颇有姿色的丫头进了来,似乎不屑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啊,没看过美女啊,我可不会要你们的狼人少爷的,而且我也快加入你们的行列中去了,做丫头就做丫头吧,那我就要做一个威风凛凛的大丫头。

“将她送回单府去,顺便去要要那金子。”

嘎什么?我不平了,指着他的鼻子:“你怎么还敢要钱啊,昨晚那个你不是输了给我,就算了吗?”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做人可要讲信用,要不以后就没有人敢信你了。”

他笑得更开心了:“你真是有趣,我真不想让你回去了。”他唇角的笑越来越有兴味。

什么,不让我回去了,不行不行,这有蛇有狼的,哪里是本小姐窝的地方啊,呵呵地边笑,边从一侧退出:“没关系,你要就要,我不干涉。”又不关我事,要的又不是我的钱,干嘛还叫人送我回去啊,我不会自个走啊,而且我一走还会来个沙哟娜,永不见的。“那个,我自已回去就好了。”

不是吗?那有那么笨的,还自投罗网去恶魔家里,不知他有没有张开蜘蛛网来弹我上空呢?而且也不用卖身了,不是说金碧王朝有很多珠宝的吗?我回去偷偷拿了我的包包就溜。

他不再理会,长长的发滑落在胸前,差点没让我咬着舌头了。

挥挥手,那两个丫头就一左在右架了我出去。

“姐姐们,我自个走就好了,这样子你们会不会很累。”气短啊,我人不高的,所以她们两个就等于抬着我的手走一样,不是我体贴她们,而是这样走着,着实难看,让人指指点点的。

“到了。”二个女人也不敲门的,架着我就推了门进去。

哇,这里还是不是人住的地方啊,大得不像话,一排排整齐的花花草草的,以及还有不少的丫头走来走去,琼楼玉宇,大概也是这个样子了,恶魔他家怎么这样有钱啊,房子都多得数不清的,大片大片粉色的双瓣花,真奇怪啊这花怎么有这样的,像是蝴蝶一样,粉得像一片朝霞。

还没走上长廊,她们就放下了我,恭敬地说:“马管家。”

马管家,咦,又是一个老头子,不屑,我要做个丫头管家,那个马管家似乎知道她们来的目的,只是眼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才说:“二位姑娘跟我来。”

MD,想必这位恶魔是经常输,但又死爱面子,说什么什么时候输过,恶,晕死。

她们放下了我,那我干嘛啊,等在这里啊,不,我不是他买下来的丫头吗?当然是先去适应环境啊,搞好人际关系啊,我朝来往的丫头笑笑,天啊,她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比我好上十倍耶,看起来软软的,经过她的时候,鼻子还掩着,像我有病一样。我用力的闻闻,嗯,是臭味,先找个地方冲洗一下,精神精神才好。

我顺着长长的走廊走了许久,反正我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在晒衣的地方就扯了件不知谁的衣服,努力地四处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洗洗。

一池相当好看的红莲,紫莲印入眼中,呵,有水的地方,就有源头了,我顺着上,不就找到了,聪明吧,呵呵。

抱了衣服,头也不看看,就一直往着前面走,果然没有走多久,就是一个平台,上面种了些奇花异草的,闻闻,真是清香啊。一汪碧池还在冒着白烟呢?这恶魔还真会享受,在这弄处泡澡的,四处看看,没什么人的,除了那件长长大大的外衣,慢慢地滑下水中,再将内衣除下,扔在上面,没有什么沐浴露,洗发精的,那就简单些了,只要除去了身上的臭味就好了,唉,人家那个穿越的没有泡过花瓣澡的,瞧我,洗个澡多萧条。

这水有些温度,泡着真是舒服啊,还有花香,充当是香精了,要是我家的就好了,看能不能长出花瓣来,叫就把你们都摇了下来。

掬起清水,泼向我珠圆玉润的肩,阳光下,好看极了,晶莹剔透的,本小姐我的皮肤好及了,全靠平时不含糊的保养啊。呵,我是不是有点自恋啊,越看是越美的。

“你在我池里干什么?”恶魔的声音就响在耳边。吓得我差点没脚下一滑,摔下去。又想起自已光着身子,更是蹲了下去,双手抱着胸:“你,你怎么可以偷看人家洗澡,你,你色狼啊!”

“哼。”他冷哼:“这好像是我的地盘,我色狼,你比我还色上几倍呢?”

对啊,我明明号称是色女的,但是还怕什么啊,摭什么摭啊。他家貌似很有钱的,我不趁机勾引他,做个情妇小妾的,分点儿家产,再谋杀了他,到时,我爱养几个乖顺的小白脸就全随我的意。

可是,想是想,我还是摭住了。唉。(作者:无语。)

调高音,娇媚万分的叫:“恶魔。”哇怎么连自个也起寒毛了。“过来嘛。”

他却不为所动,蹲在衣服边认真的研究着什么,一会才拿了件东西起来,好奇以问:“这是什么东西?”

轰,差一点,我的鼻血又要流了,他,他手里竟拿着我的文胸,还在摸来摸去的,我不敢起身,只能焦急地叫:“那是我的,别动。”

“是什么,还有点硬,有点软。”

唉,我要昏了,怎么可以这样子吗?看人家洗澡也就罢了,竟然还拿着人家的内衣研究,问我这是什么?但是次次的教训,我真的不敢冲他仰天长叫的,要不还真怕他就这样将我赤身裸体地扔到大街上让人看笑话的。

“那个,那个,是我的肚兜啦。”这样也经较通俗易懂的,可是他是恶魔,不是一般的男人,要不就不会偷看人家洗澡的,还拿着不放。

他挑起一道眉:“好笑,我恶魔什么样的肚兜没有见过,没有解过,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特别的。”

“世上的事你不知道的可多着呢?那个不要看了好不好,你让一让,我穿上衣服再说的。”

他更好笑了,丢下手中的东西:“你不是很色吗?见到男的都想扑上去,怎么还叫我走开了呢?哦,你身材还真有料的,皮肤不错。”

妈妈哟,他的视线是不是能透过水,再透过轻烟,再透过我的手看穿我的身子啊!“我改了,不色了。”不色他和狼人了,天下的美男好么多,天涯何处无芳草。

“那要是我不走呢?你不是要在水中泡上一天。”他很兴奋地笑在衣服上。

呜,那是人家偷来的衣服,那么好的料子,竟然用来垫地。

“我觉得很好玩耶?”他邪笑着,像只大灰狼一样。

好玩,不会吧,我差点又没跳去来,他好架式,似乎像是来真的了,不要啊,呜:“拜托你,求求你,恶魔,你走好不好,我再也不敢色你了。”

他竟比我还好色,我怎么敢啊,而且他那么凶的,不玩死也只剩半条命啊,风萧萧易水寒,明明温热的水,硬是变得冷了起来,难道我要和他僵持到什么时候啊?不要啦。

我那里够你色啊,明明家里有着如云美女,成百上千的,还把妓院当成家的。遇上这对手,我冯小妮,自然是成了败将,不丢脸。

我要跟着王爷走

“少爷,少爷。”一个老气的声音在叫,我终于松了口气,终于有人来解救我了,来得太及时了,不管你是不是难看的老头子,本小姐可爱死你了。

恶魔像是不耐烦的往下边瞧去,然后站了起来往下边走边说:“马管家,有什么事?”

自然,要是换了我,也会不耐烦,人家正玩上瘾就来喳呼呼的,不过最好对象不是我,趁这个好机会,我抓起岸边的衣服,赶紧穿上,幸好,青青教过我怎么穿衣服,而头发,仍是湿湿地披在背后。

他们不知在说些什么?只见恶魔很生气地就走了,留下那管家头痛地站在一边。

咦,恶魔也有怕的事吗?呵,不会他未来的娘子又走路了吧,太好了,走得好啊,看这亭台楼阁的,像是不用钱一样,那么嚣张,竟然还有山有水的一大片,要是在现代,在这繁华地带,这地皮,不卖疯了才怪。

和人家很熟地伸长了脑袋,好奇地说:“马管家,他怎么了?”

他侧过身,瞪我一眼:“不该你管的,你就别管。”

马管家的姓不过只是比我少个二点水的,我都没横他倒是横起来了,怎么说也有点缘源吧:“我管过你吗?”真是的,我只是新来的,连问问都不行啊。

“你只不过是个妓女,待候好了少爷就快走。”他嫌恶地说。

哇,我不禁拍拍手赞道:“你好厉害耶,竟然知道我从妓院出来的。”不愧是见多识广的管家。(作者:你和他很熟吗?)看人就知道了,不过似乎他脑中的想法和我的不太一样,我的确是从妓院出来的,升华做了丫头也不知是高升还是低降的。

马管家唇角拉得更长了,从衣袖中掏出一绽沉得的银子塞到我手中:“拿了钱就快走,别弄脏了单府的地。”

哇靠,什么弄脏,他说话要不要那么狠毒啊,我的鞋子可是很干净的,我的心灵可是很干净的,不过,有什么理由送上门的银子不要呢?反正这话不痒不痛的,左耳过右耳出,银子就到手了,嘻嘻,他以为我是单于那恶魔招来的妓吧,玩完就走。我才没那么倒霉,那是一个恶磨呢?还是留着性命看多点帅哥。

这是我的第一桶金啊,还是故意不坦白地讲,不赚白不赚,他要放我走,更是何乐而不为。还可以不用交什么赎身费的,简直是美梦啊,得在恶魔没有发现之前,离开这里,讨好地笑着:“马管家,那个,门在那里?”这么大,我都分不清东西南北的。

马管家翻个大大的白眼:“跟我来。”

哇,还大管家护送的,真是威风啊,要是恶魔知道了,不剥了你的皮才怪,呵,还拿钱送我走,马管家,你只管翻你的白眼吧,到时可不要哭得太凄凉,训得金光闪闪。

这长廊还真不是一般的长啊,而且那花园真是好看,拜拜啦,本小姐就要自由了。

嗯,大街上的气味真是好闻啊,香香的一条街,吃的包子馒头还真不少,粥啊,面点一应俱全。坐在大街边的一角,就狠扫了不少东西下肚,还真是舒服啊。

“抓到了,抓到了。”街上有人兴奋地叫。我伸长脖子一看,几个大男我绑着一个斯文帅气的小美男一路行来。那小美男还一脸的狼狈,满脸都是脏脏的,更别提衣服啊,到处都不堪入目。

小美男似乎一脸的不情不愿,紧闭着唇不吭声,我说,你好歹叫个求救声,说不定还会有热心人来救你的,别在那里装死一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啊,好汉不吃眼前亏。真是笨人一个。

“咦,那是谁啊。”想归想,可是三姑六婆的本事还是发挥的祥尽。

热心肠的老板马上就开了话匣子,似乎和我很熟一样,拜托,不过是三文钱一碗的汤粉。“那个被绑的人啊,活该,谁让他惹上了恶魔未过门的娘子,刚才还听说想私奔来着,可也太小看恶魔了,不出一会,就抓了回来。”

“真笨啊,怎么消息走漏那么快都不知道。”要是我,早就不知跑到那外乌龟坑里躲起来了,就不知他是不是往恶魔的怀里跑去了。

几个人吵吵嚷嚷地似乎要往恶魔府里去,呵好看热闹的我也没置于笨到去看吧,算了,不关我事的,心情超好的,正想再叫大碗的好吃东西,又听见男人优雅动听的声音:“怎么回事?”

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可是却让我有了种就是他的感觉,激动万分地看过去,半开的轿门,满是墨黑的发丝滑落在胸前,修长的手指像是钢琴家一样美,真想变成那布帘儿啊。

“回王爷,前面抓到一伙了,正是单于公子府上的。”

“哦。”淡淡的一声,他缩回头,正巧美丽无双的脸正好对上我的眼,即放下了帘门,手上的玉戒在太阳光下,耀耀生辉。

天啊,怎么那么帅啊!我要跟他走,怔怔地我站了起来。

“喂,姑娘,你还没给钱呢?”那三叔大叫着,整条街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让我窘得想杀,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多丢脸啊,我又不是不给你,可以左搜搜,右搜搜,我的银子,长了翅膀飞走了不成。

老板似乎看出了我没钱,那把沉重的大刀狠狠地往帖板上一插:“敢吃霸王餐。”

哇,又是个凶家伙:“我,我不敢,可是我的钱不见了。”能不能先久着啊,只是他脸色太难看了,我真的是有口说不出。(作者:是不敢说吧)

“不见了,那就是不想给钱了。”不会吧,演坏人不要太逼真的好,免得走在街上,让人想用石头砸死。

呜,不要对人家那么凶嘛,而且,你长得很吓人,早知道我就去找家老阿婆开的好了。“老板,我可以留下来帮你洗碗用来抵债。”

“抵什么债,我要什么洗碗的,我一天的生意才那么几桩,你帮我擦脚啊?”

不要骂那么难听嘛,你没手吗?要擦脚不会擦啊,还是看上了本小姐如花般美的娇容,想要我以身相许,只是,一碗粉也不怎以好吃的才三文钱,你也想得太美了些。

“我看,还不如将你卖到花香楼去。”他眼睛飞转着。

这人平日里必是不做什么好营生的,小姐我,上次还卖个六十两的,现在三文钱你就当想我爹,卖了我不成。实在在过份,而且:“老板,你要卖就把我卖到花满楼好了。”正好回去拿我的黄金美男图,以及身份证,相机。

正在和他在协商中,有个下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些碎银子,放在桌上:“我家主子帮这位姑娘出了饭钱。”

饭,我没吃饭啊,而且那挺多的,我火气上来了:“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不过是三文钱而已,你给我找银子。”那里必定不止一两,可不能让这小气老板赚了昧心钱。

看那下人欲走,我心里一急,那可是刚才那个绝色美男子身边的人啊,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等等,我今天欠了你的,就一定要还。我卖身给我们做丫头还债去。”

那人摇摇头:“不必了,只是一两碎银,是我家主子关照的。”

“不,那我更应该好好的报答才是,不行,我冯小妮说一就一,欠人家的就要还,我决定,我要以体力劳动也还债,我去做你家少爷的丫头,不能拒绝我,否则就是看不起我。”我想八成那个王爷公子必是看中了我的,要不不会特意看我,而且还让人帮我付钱,NND这什时代怎么也晓得了扒荷包,还神不知鬼不觉的。

那人不知怎么办,又去请教那个劳什子王爷,看来还是个刚出道的人,真是的,对付这种死缠难打的人,就该狠狠地踩上二脚。(作者:好啊,好像在说你。)如果有我在他身边当丫头就不同了,我冯小妮多见多识广啊,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不过,我觉得,我的好运慢慢来了,不是吗?现在遇到了王爷,终于有个王字的了,而且还是个美男子,根据一般的穿越守则,我就是遇到男主了,然后就会爱上女主,春花秋月,好不浪漫,只是现在男主似乎还是没那个意思,当然我是不会放弃的了,我有小强的精神,打不死的。

不用也得用,我是霸王硬上弓了。

跑到他的轿前,以身涉险求爱精神让天地都动容,两把明晃晃的剑就在脖子上,吓人啊,我才不怕来着,电视又不是没看,这种事,往往不会死人的。“公子,我一定要报恩,要不小妮的会良心不安的,夜不能眠,食不能下。”装出一副可钦可佩的样子。

轿子里又传出了好听的声音:“不必,不过是些碎银,打发路边乞丐都不够。”

嘎,他说话的声音好听,但是意思,嗯,不必去打听,我斩针截铁地说:“一定要,否则小妮宁愿撞墙而死。”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豆腐档的,要到了那地步,我就去撞豆腐。

“好,你要跟就跟吧!起轿。”

哇哇哇,我冯小妮胜利了,屁颠屁颠地跟在轿尾而去,那个春风得意啊,呵,我的未来有着落了。

只是那个环境怎么有点眼熟,仿佛我刚才来过一样,还有那个马管家,妈妈哟,怎么我又回来了,不怕不怕,反正丫头那么多的,他可能认不出我来,低下头,沉默地跟着我未来老公的丫头们站在一堆。

我眼光真不错啊,这个王爷真是绝色,那身形,多么的玉树临风,五官细致漂亮的不像是寻常人,果然是美人胚子生的美男。王妃,这个词,呵,我要了,我喜欢。

恶魔,冯小妮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真的超爱《壁咚男神》这个文风,男主不种马不圣母,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