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幻想时空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主角:欧阳丽歌,米青语 作者:腊月立春

状态:已完结 分类:幻想时空

时间:2021-01-11 10:22:36

独家幻想时空小说《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由腊月立春编写,主角欧阳丽歌米青语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而林子洋则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期待着她接下来的反应,米青语唇角微微上扬,吐出了两个字“好吃”。林子洋就像任何一个厨师在得到自己食客的肯定后的心情似的松一口气,开始卖力的介绍今天的晚餐内容。“哈哈…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嗯!我最喜欢这个…”“喜欢就多吃点喽!菜多的是…”饭桌上诸如此类的对话不断传来,一顿饭吃的既愉快又…温馨。米青语满足的喝下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抹抹嘴巴舒服的往椅子上一靠,咂咂嘴说:“哇!好饱啊——很久没吃的这么饱了。”
展开全部

10-厨师林子洋

“三公子,你怎么样?”

“阿青---”

“我在——我在呢!”

“阿青,说了多少…遍,要…要叫我…名字…”

“旭…旭阳——”

“阿青…对不起…可能以后…再…再也没有机会喊…喊你的…名字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阿青,你…你喜欢我吗?我拍…以后再…再也没有…机会问…问你了!”

“我…我…我不知道。”

“青…如果…如果有来生,可否…可否给我…一个机会,因为我…我喜欢你!”

“三…”

“阿青?”

“好,我答应!我愿——许你一个来世!”

………

米青语犹如霜打的茄子般,蔫蔫儿的推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时的踢踢路上的石子,看到一颗颗石子做抛物线运动落在地上滚了又滚,却滚不走心里繁杂的思绪。

最后索性拐进了一个小公园,坐在树荫下的一张石凳子上垂下了脑袋。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晚上老是做些奇怪的梦也就罢了,怎么在课堂上打个盹也能梦见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居然还能牵动自己的心绪,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是真的…不想尝试第二次。

米青语烦躁的敲了敲脑袋,望了望远处即将下山的落日,它似乎正把自己最后一丝光芒洒向大地,半个天空都是橘红色的,像一条轻柔的绸带,甚美!

傍晚,黄昏,预示着一天即将结束,会带走这一天经历的所有——不管是喜怒哀乐、还是悲欢离合。其实仔细想想也不需要非得去烦恼什么,因为除了天塌了或者世界末日了,第二天的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吧。

呃——阴雨天除外!

好吧,米青语心情似乎好了一点,站起身重新推起车子,也不想骑着了,就这么慢悠悠跟散步似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手里拿着两桶方便面,米青语将它们叠放在一起就拿出钥匙开了门,关上门的那一刻嘴里自然而然的溜出来一句:“妈,我回…”然而,望了望手中抱着的泡面,苦笑着摇了摇头,很自觉的咽下后面的话。

老妈是真的去了姥姥那边,还是再做些别的事,她不知道——然而现在他们只能苦哈哈的吃腻死人的泡面喽!

咦?可是…桌子上怎么好像放了几盘菜呢?米青语不敢相信的又走前几步,嗯…一股菜香扑鼻而来,没错,的确是菜,而且还冒着热气呢,显然是刚刚做好放上来的。

难道是老妈回来了?不可能啊,就单单是路上的时候一个来回也得耽误一整天的时间了!那莫非是老妈没去?但…好像更加不可能…米青语疑惑的望向厨房,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妈,是你吗?”

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显然不是米妈妈,但更让她觉得不可能的是,那人居然是林子洋,只见他围着老妈的围裙,晃了晃手中的汤勺,笑道:“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晚?菜烧好了,我正在煮粥呢,很快就可以开饭了,你去洗把手等一会儿吧!”

说罢,又钻进了厨房,而米青语却呆呆的半天没回过神来,手里的泡面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呆呆傻傻的盯着桌上的菜肴,一脸的难以置信。

当林子洋端着煮好的粥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仍旧处于呆愣的状态。林子洋看到她抱着两桶方便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菜的模样不禁笑眯了眼,这效果也太雷人了吧!

“咚——”林子洋故意将锅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从而也唤醒了米青语的心神,她依然保持着方才的表情,视线从满桌子菜换到林子洋身上,眼神也不再呆滞,而是带着一抹惊奇。

“这些菜…都是你做的?”虽然明知道家里没有别人,也明明看到他从厨房里端着锅走出来,但米青语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一下。

“当然是我啊,家里难道还有别人吗——”林子洋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拿起桌上的碗盛了一碗大米粥放到米青语面前的桌子上,又盛了一碗放到自己面前,这才道:“晚上喝点粥比较好,比吃干巴巴的米饭强多了,来尝尝我的手艺,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喂!大小姐,你给点反应好吗?面对如此丰盛的晚餐,你居然还抱着方便面,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

米青语这才“哦”了一声,回过神来,把方便面往桌子上一放,拿起筷子小小的夹了一点,放到嘴里慢慢的嚼。

而林子洋则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期待着她接下来的反应,米青语唇角微微上扬,吐出了两个字“好吃”。

林子洋就像任何一个厨师在得到自己食客的肯定后的心情似的松一口气,开始卖力的介绍今天的晚餐内容。

“哈哈…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嗯!我最喜欢这个…”

“喜欢就多吃点喽!菜多的是…”

饭桌上诸如此类的对话不断传来,一顿饭吃的既愉快又…温馨。

米青语满足的喝下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抹抹嘴巴舒服的往椅子上一靠,咂咂嘴说:“哇!好饱啊——很久没吃的这么饱了。”

“吃好啦?”林子洋手指敲击着桌面,懒洋洋的问:“吃好我就要收拾桌子了。”

米青语看着满桌子的残羹剩渣,大多数都进了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个…还是我来收拾吧,饭菜是你做的,刷盘子洗碗的工作就交给我好了。”

“你行吗?”林子洋一脸不信任的表情,睨眼道:“我看你十指不沾阳春水,好像不太会做家务的样子。”

“别小看人!”米青语气哼哼的站起来,动作十分麻利的将碗盘叠在一起,一趟趟运往厨房,然后又拿着一块抹布走过来,三两下把桌子抹的干干净净,接着又扫扫拖拖,不大功夫便把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亮亮堂堂。

她瞄了林子洋一眼轻哼一声,抓起抹布又走向厨房,接着便从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和碗碟碰撞之声。

林子洋站起来走过去,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她收拾厨房卫生,眼神微微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收拾完毕,米青语擦干净手回头看着林子洋,双手环胸一副傲然的神色,瞪着他道:“今天好让你知道,本姑娘可不是什么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千金大小姐,你不要以为我不会做饭就什么都不会做了,不会做饭那是因为我没那个天分,但我也不是吃闲饭的。我警告你,以后少拿那种眼神看人,如果哪天我一时忍不住把你变成熊猫,你可不要怪我。好了,我要回房间了,借过——”

说罢也不理会林子洋会有什么反应,直接从他身边挤了过去。

“嘿——我什么眼神了?你等等——”林子洋被撞了一下反手便拉住了她的手。

“干什么?”米青语冷喝一声,手腕一反一扭又一推,便将林子洋的手反压在他的背上。

林子洋吃痛的“哎呦”一声急道:“放手放手,我只是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米青语又一使劲,哼道:“有事就说,你喊我一声不就行了,动手动脚的干什么?什么事?说——”

林子洋一阵无语,无力道:“那你这样算不算动手动脚了,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米青语把他往前一推,松开手便走出了厨房,到桌子旁坐下。

林子洋甩了甩酸疼的手臂,咂舌道:“这丫头力气怎么这么大?”嘟囔一声走了过去,颇为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青青你这反应挺快啊,平时训练没少下功夫吧?”

米青语看了她一眼,反问道:“那又怎样?和你要跟我说的事情有关系吗?”

林子洋摇摇头说:“关系不大,不过我是想说,那个…你能不能对我态度好点,就算早上我说话有点冲了些,但好歹不也救了你吗?而且我还给你做了一桌子菜…”

见米青语垂下了睫毛,林子洋忙继续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接下来和平相处好不好?你别老是见到我跟见了仇人似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米妈妈不在家,我们俩还得朝夕相处是不是?跟你谈点事情要是跟吵架似的就不太好了对吧?”

听林子洋这么一说,米青语也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仔细想了一下,还真是,第一次就踩了人一脚,第二次还差点大打出手,这回人给做了一桌子菜吧,还因为人家一句话就不给人好脸色,她觉得自己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啊!

要怎么阐述她的这种心情呢——

总之…就是…她觉得吧…一见到林子洋,她心里就产生一种奇怪的情绪,就像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找亲近的人发泄一下,而不会跑去跟陌上人吵架一样。

米青语也不理解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心态,把林子洋当成了亲人?——可是…林子洋跟自己不熟好吗?他只是妈妈朋友的儿子,目前只是她家的房客而已,他们见过的面加起来一支手都数的过来啊!可是——就是有那种久违的熟悉感啊——

这怎么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米青语烦躁的扒了扒额前的刘海,这种感情要她怎么开口去跟林子洋讲——

“喂——要不你先喝点水!”林子洋看她情绪有点烦乱,便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烦心事?”

“那个…没什么烦心事…你的话我记下了,我会注意——”米青语抬起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事?说吧。”

11-水生木的光合作用

林子洋看了她一眼,见她好像恢复了正常才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班跟你们班合作的事情?”

米青语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她对这件事也确实比较感兴趣,本来就打算回来要问问林子洋在灵术会的情况的,但是被那个梦搅的心绪不宁倒给忘了。

这时被林子洋提起来,她眼睛一亮,便道:“这个我知道啊,而且已经分配好了一大半了。话说你下午去灵术会怎么样?你的元素是水元素不是吗?为什么灵术会的会长会找你谈话?”

林子洋讶异道:“咦?你怎么知道我下午去灵术会的事情?莫非…你也去了?”

米青语轻笑一声道:“是啊!我在你之前去的,我临走的时候,那个任会长让陈洁去叫你的,当时我就奇怪了,我记得你明明是水元素,但按照任会长的意思,大多数的分配问题已经决定,那就只剩下特殊元素和稀有特殊元素了,显然你不可能是稀有元素啊,难道你的水元素有什么不同?”

林子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饶有兴致的撇了她一眼,问道:“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会去?按照你的思维,那我是不是该问你,你的木系元素是不是也有不同呢!”

被反将一军,米青语眼神闪烁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不自然的喝了一口水,她眼睛瞟向别处:“我…我跟你不一样啦!”

林子洋自然看得出她在说谎,倒也没怎么在意,反倒有些高深莫测的道:“因为有光。”

“什么?”米青语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见她那呆愣的样子,林子洋忍不住笑了一下道:“你知道我们元素掌控者除了攻击技能和辅助技能之外还有一个治疗技能可以学习吧!”

米青语皱了皱眉道:“有是有,可是治疗技能的学习要求不是很高吗?而且我们现阶段也没有这类技能可以学习吧!”

“是的。”林子洋点点头又道:“我刚来的时候你应该有听说我的元素评定各项指标都挺高的吧!”

米青语点点头道:“嗯!我听说了,于灵还说你们老班还很重视你呢!可是这跟你说的什么有光又有什么关系?”

林子洋不疾不徐的道:“我能够学习水系的治疗技能,就是因为有这束光啊!”

“等等——”米青语惊讶道:“你说你能够学习治疗技能?不对啊!按照我们目前的元素力来说,还不足以支撑学完一个治疗技能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子洋不厌其烦的解释道:“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就是因为光啊!而且我的元素三项评定全是十级,等于在起跑线上就占了一大优势!”

“十级?”米青语掰着手指头数着,喃喃自语道:“我那时候评定是多少来着…总共才十级吧…那十级不就是最高级满级了吗?”

她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子洋,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这么说,你你你是天才学子啊!满级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激动了片刻,又道:“可是可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光,我还是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笨——”林子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才道:“就是光元素啊!只不过是依附在我的水元素上面,很少的一丝而已。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光元素是和治疗技能契合度最高的元素了,所以学习治疗技能也会容易的多!”

米青语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又道:“那今天任会长找你干嘛?不会是因为你治疗技能的事情吧!”

林子洋摇摇头道:“他叫我过去我也挺奇怪的,按理说我资料上并没有记录我会治疗技能的事情,表面上看,顶多就是一个三项满级的准攻修,却选了辅修的奇葩而已!”

“你也知道你奇葩啊!”米青语白了他一眼又道:“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林子洋笑笑道:“据他自己说,灵术大会可能要选两组特殊的组合进行对比,想听听我这个挺特殊的辅修的看法,不过后来——”

“后来怎样?”

林子洋脸色有点怪异道:“你知道现在光元素已经基本上没有出现过了,所以即便我这水元素里面拥有这么一点特质也没有人发现过。可是那个任会长他说,他见我第一眼就看出我身上有光明元素,恐怕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吧!”

对此,米青语也觉得很困惑,好像还没有什么人能一眼就看出别人是什么元素吧?那任少宇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但她只是烦恼了一会儿,就把关注点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去了。此时她心中的想法是林子洋既然拥有光元素,那他以后岂不是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元素医师,而姥姥身体似乎不太好,不是可以让他帮忙…

米青语没想到的是,她心里想着,嘴巴也给嘀咕出来,说完自己就愣了一下,好像太唐突了,先不说元素治疗很耗费精神,再者他们又不熟,也没有理由让人家帮忙不是!

但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林子洋居然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这下米青语有些激动了,能被光元素治疗不仅能使病体康健,还可延年益寿,历史上哪个拥有着光元素的人不是名垂青史。只可惜,就是因为太逆天,所以才不再出现了吧!

虽然林子洋只是沾染了一点,或许效果不会像传说的那般神乎其神,但米青语还是充满期待。

这么一想,人家这么大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这点小秘密还掖着藏着未免太过小家子气。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坐好,对林子洋道:“你不要动。”

林子洋有些奇怪,忽然见她捏了个手决,轻轻吐出几个字:“枯木逢春——”然后抬手向着林子洋一指。

一条枯黄|色的光华便向自己缠绕过来,由于米青语已经吩咐过所以他并没有动,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枯黄|色的光波缠绕向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慢慢的变成了绿色,接着居然生出了小小的嫩芽。

嫩芽慢慢的变成了一片片树叶,而那条绿色的光波也散尽了光华,变成了一条鲜嫩的枝条,只是很细,大概比筷子还要细一点。

“这是…”林子洋惊奇不已。

米青语收回手,解释道:“这就是我的木元素的隐藏属性---元素实质化。这个技能是木元素里的束缚技能‘枯木逢春’,这个技能实质化之后除了能维持了久点和可以重复不断的注入元素力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她顿了一下又道:“我入校的时候测试的元素强度虽然不低,但平时为了避免元素实质化,我都留有几分余力克制,所以平时的成绩才不怎么出色。”

林子洋望着手臂上的枝条,却陷入了沉思,直到那根枝条渐渐变得透明,即将消失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

“青青,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你把你刚才那一招再施展一次。”

“啊?”米青语也只是讶异了一下,但她想林子洋能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用意,便没有多说,捏个决便又施展了一次。

但这次,当那枯黄|色的光波变绿的时候,林子洋抬起自己的另一支手,也捏了个决,对着那条绿色的光波倾泻了一条淡蓝色的波纹,只见这么一下,那绿色的波纹竟猛地粗了一圈,嫩芽冒出的速度也是刚才那一次的一倍。

米青语眼中闪过一丝惊奇,手上加大元素力的输出速度,只见那绿色的光波便继续延伸,竟向林子洋身上缠去,而且嫩芽也跟着变成了叶子,比之方才还大了一些。

林子洋见状手中的法决一变,淡蓝色的波纹仿佛镀上了一层光圈,而那枝条上的叶子竟似活了般轻轻摆动,就好像在进行着光合作用,而且那枝条又粗了一些,现在已经绕着林子洋的胸膛缠绕了三圈,已经有小拇指那么粗了。

“青青,收了吧!”

米青语闻言,慢慢放下手,尽管脸色有些苍白,但看着林子洋身上缠上的枝条,竟莫名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以至于眼睛里带着莫名的兴奋,抓着林子洋的手笑的见牙不见眼:“这就是所谓的水生木的作用吗?效果也…也太明显了,我自己决计做不到此等程度。”

林子洋见她笑的开心,竟开玩笑说:“那要不然我去找任少宇说说,让他把咱们俩分到一组,怎么样?”

米青语一听就蔫儿了,惊觉自己居然还抓着人家的手,忙缩了回来,不自在的扒了扒额前的刘海,磕磕巴巴的道:“那个…还…还是算了,我想任会长肯定会给你安排更好的伙伴,为了克制元素实质化,我是没办法全力以赴的,还是不要拖你的后腿了。”

“不会的,他答应会替我保密,不会把我拥有光元素的事情说出去。”林子洋道:“我还是会被当成普通的水元素进行分配,再说了,只是交流会而已,说什么拖不拖后腿的,说不定我们真的会分在一起呢。”

“哦!”米青语搅着手指,干笑道:“那倒是真有可能哈!”

场面一时安静,两人就这么坐着,久久都没有说话。

末了,还是林子洋道:“青青,你应该累了吧,去休息吧。”

米青语看了他一眼,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居然没有一点疲累的样子,不禁有些不服气道:“奇怪,你也不比我消耗的少啊,怎么你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因为我是男生嘛!不管是体力耐力都比你们这些娇滴滴的女生要好吧,而且你是主攻,我只是辅助。”林子洋摊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才娇滴滴呢!”米青语对这句话十分不满,嗔了他一眼,倒的确有些累,便打算回房休息。

“对了---”还没站起来,林子洋又道:“你有没有报交流大会的节目。”

米青语站定,有些疑惑的问道:“算是报了吧,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也报了?”

林子洋看了米青语两秒后才道:“我今天到灵术会的时候,听到里面放的一首歌,声音有点像…你。”

“啥?”米青语有点反应不过来,灵术会里放着自己唱的歌?而且林子洋还能听出是自己的声音?

呆愣了有五秒钟那么久,她才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估计是任会长一边找人谈交流会的事情,一边就趁空筛选晚会的节目吧,还真是…挺忙哈!”

见林子洋不说话了,米青语便站起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刚打开门便听见身后说:“你唱的…很好听。”

米青语脸上没由来的一红,没有回头,而是快速的走进自己的房间,匆忙关上门,这才慢慢感觉到心脏好似在唱着‘加速度’。

小说《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第10章 厨师林子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作者腊月立春的这部《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腊月立春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