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千古邪魔

千古邪魔

主角:破天,古振东 作者:三生魔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21 16:20:21

独家玄幻奇幻小说《千古邪魔》由三生魔编写,主角破天古振东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破天终于睁开了眼睛,无奈的笑道:“三个时辰的事非要一瞬间完成,不疼死你小子才怪!”当古振东醒来之时又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古振东伸了个懒腰觉得一阵舒爽,他没有惊奇的看向自己已经复原了的双臂和胸腔,因为破天说过没事,那必定会没事,这已经不光是信任那么简单了。不过古振东仍然忍不住暗骂了声破天,要是破天吱个声,自己用得着那么痛吗?就在那团黑气炸开的那一瞬间,古振东知道自己完蛋了,但不是死亡的威胁,只是会很惨很惨,那是一种很玄的感觉,玄到古振东自己也说不清楚。
展开全部

12-仅仅只是不开心

年轻人?古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也不老啊。”葛校长无力的哀叹一声,心想古家人为何都是如此脱线?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葛校长怒吼道:“我的重点是说你老不老吗?我的重点是年轻人啊!”“是我啊…”古霄委屈的说着。

“能不能不要欺骗自己?”葛校长痛心疾首的说道:“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年轻?”“喂喂,葛师兄你要是这样说话那我们就没的聊了啊。”古霄一脸不爽。

“那你就好好听我说话!”葛校长也很不爽的道:“知道什么叫年轻人吗?年轻人就是小屁孩,就是你侄子那样的热血少年!”

“你确定是热血不是无耻?”古霄好奇的问道:“再说明立的事情和我侄子有什么关系?”

葛校长傲然笑道:“怎么会没有关系?没有了小东,那谁和千家那小子一起来继承千古疯狂这四个字?”

是的,千古疯狂!东有古疯,西有千狂!这两个人四个字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响彻整个穹阳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是战斗疯子,一个是修炼狂徒!可二人却都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未曾一败!直到二人之间的那一场巅峰之战!

这一场战斗是在东域,在古疯子的地盘上,那里叫做当凌峰!

那是一个夜晚,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二人,他们斗了整整三天三夜,最终却不知谁胜谁负。只知道,千狂徒带走了一样东西,也留下了一样东西。

带走的是一把上古石剑,留下的却是整条右臂。也是从此一战,千古二人便退出了修行界,至此已有十余年,以至于世人竟有些淡忘这二人。

可古霄不会忘!因为他也姓古,更因为那古疯子便是他的亲弟弟古浩!古振东的父亲!正因为古振东的父亲是战斗疯子古浩,所以葛校长不相信古振东不会打架,更不相信他会是个废狗!

“你疯了!!?”古霄第一次大惊失色,别人不知道,可他知道啊,他知道古振东可是从小就没碰过修行,又哪里会是千家人的对手,更何况还是修炼狂徒的儿子!这不是明摆着送死吗?

“怎么了?”葛校长好似也意识到了一点不对,他多少年都没见过古霄如此难看的表情了。

“自从那一战后,二弟自封灵根再也没有修行过,不止如此,他还不允许小东修行,所以小东到现在…”古霄脸色无比难看的道:“可能还不知道什么叫修者。”

“什么!”葛校长同样大惊失色,但他更惊的却是古浩,古浩为什么这样做?

“葛师兄,话说难听一点,古浩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要是小东出了什么事,他掀翻整个明立这都算是轻的了。”古霄无比郑重的说道:“所以拜托了!在学院里,小东就拜托你了,万万不能让他出事,要不然古浩真的会发疯的!”

“这我知道,在学院里你就放心好了…”葛校长还有些茫然,“可古浩为什么要那样…”

古霄苦笑道:“谁知道他小子成天想的是什么。葛师兄,我得先走了,这事我还得先和弟妹说一说,看能不能让古浩回心转意,虽说小东这个年龄开始修行的确有点晚,但凭借我们的实力这些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还是看古浩怎么想。”

“如果古浩不同意,谁敢教小东修行?”古霄苦涩的叹了口气,瞬间便消失不见。

过了片刻,葛江端着茶壶进来了,“古师叔,茶泡…咦,古师叔呢?”

“走了…”葛校长长叹了一声,世事无常啊,谁能知如此强者竟不让自己的儿子修行?随即脸色凝重的对葛江说道:“葛江,从现在开始,在学院之中,你要保证从始至终每一秒都让古振东出现在你的视野里,尽量保护他,不要让他出事!明白了吗?”

“是,师傅!”葛江神色凝重的应道。

与此同时,未睡的人不止这几个,在明立一座占地面积十分广阔的宅园中,还有一名黑衣少年迟迟未睡。

巨大的练武场上,少年将手中长剑挥出不下万次,劈、砍、刺、撩…每一个基础的招式都是那样的精准,恰到好处!可不知为何,这些精准的基础招式,失了剑客应有的锐气,反而多了一丝戾气!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笑,对他就充满了那么多情绪,而对我却是那么淡漠!我有哪一点不如他?我堂堂武院老大有哪一点比不上他啊!少年痛苦的怒吼着,竟一剑劈碎了面前丈高的巨石,可自己却被反震出一大口血来,然后晕了过去。

“寂邪!”听到怒吼声而赶来的是名中年人,他只有左臂,右边的袖子随风飘荡。

“家主!”周边的下人对着中年人行了一礼,随着中年人一起来的老头连忙抱起千寂邪,检查了一番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只是有点怒火攻心,再加上过度疲劳给累晕了。”老头将怀中的千寂邪交给了个下人,“抱少爷去休息。”

“福伯,我刚回来,还不太清楚,寂邪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累晕?”中年人皱眉问道。

“练剑从下午练到现在,能不累吗?”那个叫福伯的老头嘿嘿笑道:“听说学院里新来了个女娃娃,寂邪为了那女娃娃和别人都约战了。”

“哦?还有这事?”中年人略显吃惊,随后笑道:“反正寂邪也不小了,也该谈这种事了,知不知道那女孩是谁家的?我直接上门去提亲好了,就算是公主,咱千家也娶得起!”中年人哈哈大笑,好似马上就能抱孙子了般。

“……”福伯沉默了片刻,然后苦笑道:“那女娃娃叫木昭雪,由老葛给办的入学手续,而且…帝都北边两千里外的一座荒山上有冰属性修者战斗过的痕迹。”姓木,冰属性,由葛校长出面办理手续,这似乎没有必然联系的三件事可若都出现在明立,那就要斟酌斟酌了。

中年人闻言也沉默了片刻,无奈道:“这可是真公主啊…可我是真不愿意和雪皇那混蛋作亲家!”

“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福伯撇了撇嘴道:“人家女娃娃好像就没看上咱寂邪,不然寂邪也不能这样啊!”

“我儿子这么优秀,她看不上我儿子还能看上谁?”

“古家那小子。”

“卧槽…!”

另一处地方,被黑光包裹的小岛之上。

古振东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胸腔凹陷,两条手臂不自然的扭曲着,从头到脚浑身满是鲜血,就仿佛是被血水洗过一般。也只有那时不时咳出的丝丝鲜血,能证明古振东还活着。

而此时距三个时辰还远远未到,可分身却也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分身的拳头上满是血红,那是古振东的血,他的胸口上也有鲜血,那也是古振东的血,只不过…这是个鲜血染成的脚印!

所以分身败了,只要古振东打到他一下,那么就算是他败了。

一旁的破天黑着脸,嘴角不停抽搐,这小子是怎样的一朵奇葩?认真起来居然比发疯还要疯狂!

破天本想着今天锻炼一下古振东的反应能力,所以才设定了个力量型的分身,只要古振东灵活应变,躲避分身的攻击,那么还是有可能坚持三个时辰的,至于攻击分身…破天只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要知道,这可是筑基了的分身!整整比古振东高出了一个阶位啊!

“你小子不会躲吗?”破天有些懊恼道:“伤成这样只为踹人家一脚,你丫的值不值啊?”

古振东咧了咧嘴,用尽全身的力气笑着道:“不…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值不值?目前看来,还是…是值的!”

破天没有说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郑重道:“你的命比他贵!我觉得不值!”

“不是没死吗…”古振东缓了缓,继续道:“战斗开始的那一刻,不论谁的命,其实都是等价的筹码。重要的是手中的底牌,不是吗?”

破天吃惊,又仔细的打量了古振东几眼,隐隐觉得古振东好似有些不一样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想,我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让别人欺负?给别人当玩具?”古振东很平静的说着,破天一边给古振东疗伤一边平静的听着。

“我觉得我不该那么活着,我想报仇。所以昨天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想我的机会来了,我要杀了他们,杀了那些都欺负过我的人。”

破天没有说话,心中却是长叹一声,背负着屈辱与仇恨的人是最可怕也是最可怜的,怪不得古振东一受刺激便会眼睛发红,便会像疯了般似的,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中,在这充斥着天地间最霸道的魔源本气中。

“我一直都是废狗,可偏偏有着那笑死人的自尊,我不愿给家里人说我被欺负,也不愿让朋友替我出头。我想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杀了他们!”

“可那一天在街上,我失手差点打死人,我才知道那种感觉,破天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好痛苦,好难受,就仿佛…掉到了地狱一般。”古振东忍不住流出了泪水,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破天依然沉默,没有打断他。

“从那天开始,我就在想,如果我真杀掉欺负我的那些人,我会不会开心?可我想了好久好久…”古振东的眼神有些迷茫,片刻后猛的一变,变的坚定,变得冷漠!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是破天所说的一样,变了个人似的。

“是的,杀了他们我不会开心,但是也仅仅是不会开心,可他们活着却给我带来了痛苦!”古振东咬着牙说道:“所以,我还是会杀了他们!”

13-如何散

是的,古振东依然要杀了他们!因为他是个倔强的少年,因为倔强的少年曾经说过:谁让我痛苦,我便向谁挥拳!

古振东转过头看向破天,就那么认真的看向那双深邃又是那么平淡的双眼,仿佛是想得到什么一般。

是的,是想得到什么!破天心中长叹,那目光,就如行走在黑夜中的迷途者,抓住了那一丝丝亮光,便抱以全部希望向那光走去。但他却又是那么的犹豫,那么的彷徨…他需要的,仅仅只是一句鼓励罢了。

“兽性的世界,你可以不吃人,但一定不能被人吃!”破天拍了拍古振东的肩膀,笑道:“前方的路的确是黑,可是难道因为黑就要放弃吗?不试一试,怎知值不值!”

古振东歪着头,看了破天半响,好似是在沉思,随后却道:“你这算是剽窃!”是剽窃,因为古振东说过,试一试才知值不值。

破天一愣,随后笑了起来,笑的很是欢快,古振东也笑了,二人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着,伴着这响彻小岛的笑声,二人之间的戒心也放下了。

这便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从不需要过多的言语,有时候,或许一阵大笑也就足够了。

对,是男人!从今夜起,古振东不再是少年,而是一个有目标有责任的男人!男人与男孩之间的区别,不在于多了一撮沧桑的小胡渣子,而是在于心,一颗大丈夫之心!

何谓大丈夫?仰不愧于天,俯不祚于人!然而魔族不礼天,不为人,所以魔族大丈夫只求仰不愧于心,俯不祚于魂!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自己的灵魂,哪怕是屠得千万人,那又如何?

古振东笑得很开心,因为他觉得十分轻松,尽管他还满身是伤。杀人两个字始终如噩梦一般笼罩着古振东,但他却一直在这噩梦的海洋中苦苦挣扎着,他很是疲惫,也很是惶恐。可就在今天,他终于在噩梦的海洋中看见了彼岸,看见了解脱。是的,兽性的世界,我只能保证不去主动吃你,但你也千万别来招惹我!否则,我骨头渣都不会给你剩!

而破天也笑的很开心,他也觉得无比的轻松。前一次,他败了,虽说牺牲了自己而保全了魔族,但是他终究还是败了…如今他只剩下最后一个使命,那就是培养下一名魔道传人。

之前虽说古振东行了拜师礼,但在魔道功法那样大的吸引力下,又有几人能坐怀不乱?所以破天对古振东还是抱有一定戒心的。

可今日,古振东用魔族人的准则来让自己成为了一名男人,那么他便是魔族的男人!所以破天很是开心,所以他放下了戒心。破天自嘲的笑了笑,他选定的人又怎么会错呢?自己的戒心,完全是对失败的不甘,可…的确是很不甘啊!

破天长舒了一口气,看向古振东的目光不再是那么淡漠,缓缓开口道:“运功,将魔气纳入体内,然后散向四肢百骸,如此反复,不出三个时辰,你的伤势便可恢复。别那么惊讶,毕竟都是外伤,不麻烦。”

古振东闻言,点了点头便开始运功,魔道第一重功法古振东早已烂熟于胸,片刻间古振东四周便有黑气聚拢,成股成股的钻入古振东的身体之中。这里毕竟是魔源本珠,一个半径不过百里的小岛,魔气总量比整个魔界也不相惶让,如此便可想来,这里魔气的浓郁程度得达到多么可怕的一个地步!

古振东想用意念牵引钻入身体的魔气,可却发现这竟然是如此困难的一项工作,魔气那是什么?那可是这天地间最霸道的灵气,指望古振东那可怜的精神力能牵引多少?

没有办法了,只能一点一点来。古振东看破天并没有帮忙的意思,只能咬着牙慢慢牵引了。

可这也太慢了吧?一回竟然只能牵引比头发丝还细的那一缕魔气,那要弄完这跟手指差不多粗细的几股魔气一夜怎么可能够用?古振东牵引着那一丝魔气游遍了全身,觉得效果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效果,可是…破天没理由骗我啊?

等等…散入四肢百骸,如何做到这个散字?古振东忽地眼睛一亮,没有聚哪来的散?说实话,古振东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智商了,要是周兴云那白痴的话,这一夜肯定是一丝一丝的牵引去了,古振东不屑的笑着。

古振东深吸了口气,咬住牙将功法运转到了极致,瞬间就有十来股指头粗的魔气钻入他的身体之内,随着他那顽强而又可怜的精神力胡乱的聚集在了一起,行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黑气团,黑气团显得很不稳定,好像随时会爆炸一般。古振东脸色有些苍白,隐隐觉得这次有点玩大了,可又看了看一旁闭目休息的破天,顿时觉得安心了许多。

“来啊!谁怕谁啊!”古振东怒吼道:“给老子散!”

“嘭”的一声闷响,古振东果断的疼晕了过去。可就在古振东晕过去之后,他的身体竟缓缓散发着黑气。随着黑气的升腾,古振东凹陷的胸腔慢慢鼓了起来,扭曲的双臂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慢慢愈合,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黑气,一层黑色的杂质也从古振东身上的毛孔中排了出来。

破天终于睁开了眼睛,无奈的笑道:“三个时辰的事非要一瞬间完成,不疼死你小子才怪!”

当古振东醒来之时又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古振东伸了个懒腰觉得一阵舒爽,他没有惊奇的看向自己已经复原了的双臂和胸腔,因为破天说过没事,那必定会没事,这已经不光是信任那么简单了。

不过古振东仍然忍不住暗骂了声破天,要是破天吱个声,自己用得着那么痛吗?

就在那团黑气炸开的那一瞬间,古振东知道自己完蛋了,但不是死亡的威胁,只是会很惨很惨,那是一种很玄的感觉,玄到古振东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那份痛古振东却依然有印象,要知道那团黑气可是在古振东身体里炸开的,虽说没有炸死古振东,但那爆炸的威力还是尽数被古振东受了,能不痛吗?也幸亏这是魔气爆炸,与他本体的元气不冲突,否则就算是十个古振东估计也要被炸个尸骨全无!

回忆起那份痛苦古振东的冷汗便刷刷的流,简直是惨绝人寰般的痛,痛不欲生啊!古振东有些后怕,所以不得不检讨一番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致使古振东竟敢如此的肆意妄为?

依赖!古振东默然无语,是因为依赖!因为有破天存在,所以古振东对其有了依赖性。破天所说的便是正确的,破天所做的便是有益的,只要有破天在,那么自己永远也不会有事,就算是天塌下来,那也会有破天撑着。

就像这次一样,因为知道有破天在身边,所以古振东敢肆无忌惮的在体内聚散魔元气,因为他知道,破天是不会让他出事的!

的确没有出事,但却是好痛好痛,古振东苦笑着叹了口气,破天之所以没有阻止自己的行为,是因为破天要给自己上一课,用这份刻骨铭心的痛来让自己明白,身为一个男人,可以永远依赖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只不过,这一堂课的代价实在是痛的过分!

古振东穿好了衣服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可家里却又是空无一人,古振东无所谓的笑了笑,好似早已习惯。

走出家门,古振东脸上的轻松欢快却被铁青之色所代替,沉默半响后,无奈苦涩的道:“今天的太阳…为什么又是这么高?”

明立学院,文武院学生混杂的一班中,葛江站在讲台上皱着眉头看向那空空如也的两个座位,一个是千寂邪,另一个当然是刚出家门的古振东。

就在昨天下午,葛校长亲自领着古振东进班,他便猜到了些什么,而又在夜间见到了门派里派来明立做监察使的古师叔,他便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想了,古振东,是古家人!

这看似是废话,实则…的确是废话。古振东姓古,可不就是古家人吗?

但是,在穹阳大陆上姓古的人不计其数,但敢自称是古家人的,目前只有五人。因为这古家,是天下最强的古家!因为这古家出的人,是天下最强的古家人!虽然他们有门派,但他们依旧被人称为古家人!因为在外人看来,仅仅是这几名古家人,便足以匹敌一流门派!由此可见,古家人之强悍!

可偏偏是如此强悍的古家人,竟然需要自己分毫不差的保护,葛江真心想问葛校长,您确定您老不是在逗我?但身为徒弟,就应该谨遵师命,所以尽管葛江心中有很大的疑惑,但他依旧要认真的去完成师命。

可…可这是个什么情况?马上就中午了,吃饭的时候都快到了,你小子怎么还没来?就算你是嚣张的古家人,可如此逃课,我照样敢记你个大过你信不信?葛江恶狠狠的想着,而至于同样没来的千寂邪,葛江却没有过问。并不是偏心,再说葛江也没那个资格偏心。而是因为一大早千家就派人给学院送了封书信,据说好像是请假条…是的,是请假条,武院老大亲笔所写的请假条,但这请假的原因却是令无数人大跌眼镜,因为那原因只有四个字,完全不符合武院老大该有的霸气,反而像是娇弱小女子一般的四个字,身体不适!

武院老大会身体不适?笑死人了,那可是打遍学院无敌手的武院老大诶!要是连他都身体不适了,那学院的这些汉子们岂不是早该吃补药了?

就在学院的这些汉子们不能接受他们老大居然会身体不适的时候,一条小道消息横空出世!

实力高强技压群雄的武院老大却在感情的道路上被一条废狗给挖了墙角,于是恼羞成怒与废狗定下战书,所以此时正在家中韬光养晦。

至于身体不适?呵呵…鬼才信!

小说《千古邪魔》 第12章 仅仅只是不开心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作者三生魔写的《千古邪魔》很细腻,剧情有特色,最重要的是破天古振东的人物刻画特别到位,没有崩人设,看得出看作者是有自己的想法滴,美中不足就是更新太慢,真的很吊人胃口啊,期待后面的剧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