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风起时,念你

风起时,念你

主角:许一念,慕晨风 作者:江南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21 15:58:38

许一念慕晨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江南雪的新书《风起时,念你》:怔怔地盯着天空,干净的天幕间只有洁白的云朵。可是即使这么干净的天空下,也布满着邪恶和肮脏。最后,许一念在疼痛和疲惫之下昏睡了过去。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此时她已经回到了别墅,窗外阴沉昏暗。守在门外的保姆闻声立刻送来了水和药。还告知了慕晨风的话:“现在哪里都不许去,乖乖呆在别墅,你就是我买来的宠物,好好地呆在笼子里供我玩乐就是你的职责。要敢再偷偷跑出去乱搞,小心废了你的腿。”
展开全部

风起时,念你第12章试读

许一念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倔强的转过头说:“顾夫人,你别多心,我马上离开。”

于是就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任顾舒城在后面如何叫,也不作停留。

原来真的已经物事人非了,人的恶意竟可以达到如此地步。

习惯了众人的冷嘲热讽,可到头来,伤自己最深的人竟然依旧是自己爱的最深的慕晨风。

满心期待他救自己,结果引来的是更严重的折磨。

苦苦哀求他原谅自己,等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羞辱。

别墅建在山上,很难打到车,许一念只能徒步走下去。

走了没多久,刚才慕晨风乘坐的黑色轿车横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前路。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示意许一念进去,可是许一念不愿意,绕开车子继续走,司机只好强行把她拦腰扛起来,塞进车里,反锁上车门。

许一念焦急地拍打车门,试图打开车门下去。慕晨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拽了过来,另一只手紧紧卡住她的脖子,凶狠地问:“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车,想再回去找顾舒城还是希望他追出来找你?”

许一念拍打着慕晨风的手喊着:“放开!混蛋!快放开我!”,脸蛋憋得通红。

慕晨风暴躁的吼道:“我昨天晚上还做的不够吗?满足不了你,要你来找顾舒城填补寂寞吗?”

“混蛋,我和顾大哥是清白的!”

“呵?顾大哥?都叫的这么亲热了还敢说没有什么?”慕晨风更加生气了,“他妈的你别忘了你是我花钱养的情人,你的一分一毫都是我的,敢去找别的男人给我戴绿帽子,看我不玩死你!”

“有本事你杀了我啊!”许一念不管不顾的喊道。

“杀了你,”慕晨风冷笑着:“哪有那么容易,我要慢慢折磨你,要你生不如死。”说完就示意司机调转车头,把车重新开到顾家门口。

稳稳的停下车后,司机就识趣的下车守在了外面。

车外风轻云淡,车内热火朝天。

后座上,慕晨风居高临下的说道:“现在,我就要在你老情人家门口羞辱你,刺激吗?”

许一念依然挣扎着,捂着自己的胸口,害怕地哀求:“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许一念被慕晨风疯狂的举动吓得发抖。

“这样,那我就大方一点,让你的顾大哥听听你的声音。”说着就行动了起来,顺便拨通了顾舒城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顾舒城默默站在窗台前,握着电话,看着门口振动的轿车默不出声,安静的空气中只有时不时从手机中传来的许一念痛苦的哭喊声和慕晨风的低咒声。

自始至终,顾舒城都没有掐掉电话。

怔怔地盯着天空,干净的天幕间只有洁白的云朵。

可是即使这么干净的天空下,也布满着邪恶和肮脏。

最后,许一念在疼痛和疲惫之下昏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此时她已经回到了别墅,窗外阴沉昏暗。

守在门外的保姆闻声立刻送来了水和药。还告知了慕晨风的话:“现在哪里都不许去,乖乖呆在别墅,你就是我买来的宠物,好好地呆在笼子里供我玩乐就是你的职责。要敢再偷偷跑出去乱搞,小心废了你的腿。”

许一念呆坐在床上失神,一闭上眼当天痛苦的画面一帧帧浮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天的经历如噩梦一般缠绕着许一念,扰的她心神不宁,一天两天如行尸走肉般,短短几天,就消瘦了不少。

风起时,念你第13章试读

五天后,许母的主治医生打电话通知说:“许小姐,您的母亲手术得提前了,她的病情突然恶化了。”

听到这,许一念蒙了,趁着保姆外出买菜的空档,跳窗、翻墙,火急火燎的赶去医院。

几天不见,许母面色蜡黄,瘦的已不成形了。许一念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捂住嘴趴在母亲身上啜泣。

许母虚弱的抬手抚摸在许一念的头上,安慰说:“一念,别哭了,人各有命,妈妈都看开了。”

许一念抹干眼泪,佯装高心的告诉母亲说,医药费已经凑齐了,现在就等手术了,手术做完,就能回家了。看着母亲睡着后,许一念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一出房门,许一念就跪在了医生面前,请求帮忙。

医生也很为难,只好扶起许一念:“许小姐,希望你能尽快筹到钱,求我也没用有,就算我能等,可是你母亲的病是一刻也耽搁不起了。”

“拜托你,一定要等等,明天,明天我一定会筹到钱的。”许一念激动的握着医生的手。

出了医院的门,许一念显得力不从心。

拿起手机一遍遍地拨打慕晨风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始终是忙音。慌乱下,拨通了吴秘书的电话,可是对方根本不听她说什么,就冷冷的扔下一句:“许小姐,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慕总在哪你无权知道。”他只好去公司堵慕晨风,奈何还没进门就被保安拦在了外边。

顾舒城?不,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没办法,最后只能去许建南那里碰运气了。

听到许一念不是来送钱而是来要钱的,许建南气不打一处来,上来给许一念就是一巴掌,咒骂道:“你竟然还敢跟我开口要钱,要不是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惹到了林行长,我那三千万早就到手了。”

许一念委屈地捂着脸:“爸,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为了钱给我下药往那种男人床上送呢?”

许建南冷嘲道:“我养你这么大又不是白养的!与其赔钱送给人家,还不如用来换点钱。本以为靠着你的脸蛋身体能依靠下顾家,结果呢推三阻四,最后咱家一出事,人家想都没想就把你踢开了,害的老子孤立无援。”

许建南继续生气说着:“我说了,想给你妈有钱做手术,必须从慕晨风身上拿到钱,反正他又不缺钱。谁知道你那么没用,你既然不卖力伺候他,那没钱给你妈看病就怨不得我了。”

许一念没想到许建南会说出这样的话:“爸,我是你女儿,不是你的商业工具!”

“工具,那还说明你有价值,一但老子破产了,你连个屁都算不上。”许建南不耐烦地把许一念赶出了房间:“滚!”

站在门外,许一念显得落寞无助。

慕晨风此刻不见踪迹,而且即使找的到人,他又怎么愿意借钱给自己呢。

钱,真是罪恶的源头。

许一念一时也想不到办法,回到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突然,许一念想到了什么。翻下床,从衣柜的暗格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看了一眼,装到包里离开了许家。

离开后,许一念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珠宝店,在工作人员的接待下,恋恋不舍地掏出盒子,小声地说:”你好,我可以把它卖掉吗?”

工作人员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小姐,这个我得向上边咨询一下,请您到接待室稍等,我叫我们经理过来。”

许一念被引到了接待室等着。

等了许久,人终于来了,只不过不是经理,而是一脸严肃的警察。

警察局。

许一念和审讯员对峙着。

一般珠宝首饰都会有自己独立的编号,而且这个戒指看着又十分名贵的样子,经理就格外小心。查询了一下编号,发现这是几年前慕晨风买的,根据留下的信息,经理就打电话过去询问了一下。慕晨风就冷冷地回答说戒指丢了。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想到母亲还在医院里等钱治病,许一念坐不住了,就问她能打电话吗。

警察也就同意了。

在警察的带领下,许一念用警局的电话拨通了慕晨风的号码。

之前分明一直是忙音,这次却很顺利的通了。

“喂?”慕晨风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见慕晨风的声音,许一念有些哽咽,质问他:“这分明是你当初送给我的戒指,你干嘛要撒谎说丢了?”

慕晨风冷笑着反问:“许一念,你别忘了,我当初是为什么送你那枚戒指?”

小说《风起时,念你》 第12章 你就是玩物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风起时,念你》是由江南雪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