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婚妻

婚妻

主角:于莫心,方殷 作者:小烟卷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1 18:00:28

《婚妻》的主要情节是:方殷贴在我耳边笑了笑,“别做无谓的挣扎,反正我们早就有一腿了,再做一次也不打紧。”那无所畏惧的态度刺激的让我想杀人,刚想抬起腿狠踩他一脚,他忽然捏住我的下颌骨一把堵住了我的嘴,将我嘴唇一撬,灵活的舌随即钻了进来,进进出出,丝毫不给我啃咬的机会。很快,我的气息就被他搅乱,让我又恼又羞,特别是在瞄到卫生间门外的身影时,我那一颗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无视了那双黏在我身上的大手,猛伸手就往方殷脖子上一掐,并使劲儿推开,咬牙切齿,“放开!”
展开全部

卿卿我我-小烟卷儿

这破事要是被凌风看见,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难以狡辩。

方殷贴在我耳边笑了笑,“别做无谓的挣扎,反正我们早就有一腿了,再做一次也不打紧。”

那无所畏惧的态度刺激的让我想杀人,刚想抬起腿狠踩他一脚,他忽然捏住我的下颌骨一把堵住了我的嘴,将我嘴唇一撬,灵活的舌随即钻了进来,进进出出,丝毫不给我啃咬的机会。

很快,我的气息就被他搅乱,让我又恼又羞,特别是在瞄到卫生间门外的身影时,我那一颗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无视了那双黏在我身上的大手,猛伸手就往方殷脖子上一掐,并使劲儿推开,咬牙切齿,“放开!”

他镇定自若,微微露出舌尖舔了舔下唇,满脸享受,“你拒绝与我联系,不就是等着我找上门,好好跟你恩爱一番?就算真被逮住,那也是你自找的。”

这话落在我耳里却变了味,说的好像是我厌倦了无波无澜的婚烟生活,想要寻求刺激一般。

一股憋屈劲儿涌上来,心里顿时起了鱼死网破的念头,黑着一张脸错开方殷,瞬间决定承担所有罪名,并自主净身出户时,将门把一拉开,却没有在门口看到凌风的身影。

我一懵。

我刚刚明明看到门口有黑影,难道是我看错了?

方殷将手一横,把我搂入怀中,将下巴抵在我的脑袋上,“你那老公下楼给你买感冒药去了,反正家里没人,你现在可以锁住家门,贴在我身上去你们的卧室做一场。”

闻言,我差点没忍住一把拽起旁边的花瓶将他砸晕在地。

下一秒,客厅那边忽然传来了清脆的关门声,我心里一紧,连忙从方殷怀里挣脱,顺道溜进旁边的客房里,一颗心砰砰直跳,那股强烈的刺激感让我无法忽视。

进了客房之后我索性当了一只缩头乌龟,没一会儿,凌风就拿着感冒药和温开水来到我面前。

他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我吃药,但那份温柔与体贴犹如染上了毒药,刺的我心虚愧疚,鼻子泛酸。

那一刻,我背负着五味杂陈的情绪,含着泪水欲要将事实道出,他却忽然捧住我的脸,轻轻吻上了我的唇,“乖,喝点药,再睡上一觉就不难受了。”

然后,他说要陪着方殷喝两盅,就走了出去,留我一人躺在客房,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思绪万千。

睡意朦胧间,有人敲我房门,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去开门,门刚打开就有一身躯伟岸的男人钻了进来,我顿时睡意全无。

在看到方殷的容颜时,我慌了,“我老公就在客厅里,你可别做出什么流氓事!”

他逮住我的手,将我反身贴在墙上,开始熟门熟路的撩火,“他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他也听不见。”

跟他接触不久,可是他却对我敏感处了如指掌,他很快就将我搅的凌乱不堪,今晚的他比往日还要强势,我只能捂住自己的嘴脸将声音压到最低点,任由他捣腾。

我该如何捍卫我的婚姻-小烟卷儿

又是一晚难言夜,这次,我的三观完全崩塌,已经没有颜面面对凌风,好在接下来两天凌风都忙工作上的事情,眉头早出晚归,碰到枕头就秒睡,跟他交流的空闲被浓缩了大半。

与此同时,我所任职的学校开展了建校20周年的校庆活动,几乎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将事实告诉凌风的这个念头也渐渐被我抛之脑后。

校庆当天,我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听说这次校庆活动上有位爱心人士捐赠了一栋图书馆,我被交委了接待对方的工作。

我点头应好,并在校门口等了约莫半小时后,猝不及防的等来了方殷。

方殷走到我跟前,伸手往我肩上一搭,故意在我耳边吹了一口热气,“都说英林学院的桃花道是众多情侣约会的好地方,你带我去逛一圈呗?权当约个会。”

我嘴角一僵,立马起了找人代替这活儿的念头,刚转身就听到方殷嗤笑了一声,“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我已经指明要你接待我了。”

闻言,我仿佛生吃了十万只趴在屎上的苍蝇,恶心到天昏地暗,生不如死。

这会儿是不得不跟他打交道了。

可是,跟这种随时都可能将我吃干抹净的人在一起,让我头皮发麻,危机四伏。

我露出被公式化的微笑,脚步一移,与他拉开两三步距离,客客气气站到他身后,“方先生,请。”

我带着他饶了大半圈学校,刻意往人多的地方走,走到哪里都是那些无知少女花痴的目光,一道比一道闪亮。

我嘴角抽了数回,这人颜值虽然不差,但却是个衣冠禽兽,小姑娘们一见倾心的目光实在让我惨不忍睹。

中午,我被方殷用工作的借口强行拉去餐厅吃饭。

坐在餐椅上,我如坐针毡,僵住身,板着脸坐在他对面,冷眼看着他夹起家常饭往嘴里送,边吃边吐槽,“还是你做的菜比较合我胃口,什么时候带你去我家做饭给我吃算了。”

他看着我,眉目染上几许莫名的温柔,那目光一路烫到我心尖上,我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手一抖,捧在手里的碗徒然摔碎在地,我一慌,低下身体去捡,手指骤然被瓷碗碎片割伤。

细碎的疼痛之后,鲜红的血液从指腹渗出,我缓缓伸手就要去抽纸巾,方殷先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腕,眉头紧蹙,“笨蛋。”

或许是再年轻一些时少女漫画看多了,他这声笨蛋听得我莫名心悸了一下。

他起身坐到我身旁,拿起桌上的水帮我冲洗了一下伤口,眼帘微垂,模样认真。

“水还算干净,清洗之后暂时别碰其他东西,细菌感染容易化脓。”

我的面颊仿若有火燎原,从脖颈一路烧到脑门,格外别扭地将手抽了回来,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谢谢。”

他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来得让我措不及防,目光有些不自在地往其他的地方扫,他却笑得更欢,“手都受伤了,要不我喂你吃饭?”

小说《婚妻》 第13章 卿卿我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作者小烟卷儿文笔不错,小说《婚妻》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