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邪王嗜宠:女帝平天下

邪王嗜宠:女帝平天下

主角:叶溪幼,兰彧锋 作者:手刃残念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2 15:11:44

主角是叶溪幼兰彧锋的小说邪王嗜宠:女帝平天下,是由作者手刃残念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把药敷完之后,无视就隐在溪幼的眼中。不知过了多久,当溪幼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在飞……“我在飞机上么?怎么没玻璃?”溪幼模模糊糊地,只觉得风“嗖嗖”地吹过耳边。“叶小姐,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差点没把叶溪幼吓尿——顾南城!“喂喂喂,你要带我去哪?”此时,顾南城正背着叶溪幼一路狂飙,在树枝上左跳右闪。“我家爷正在灵山脊剑的温泉疗养,等姑娘过去呢!”
展开全部

16-皇上禁欲生活

不可能啊!

叶丞相做梦也没想到,本应该在乡民手中的银钱,居然全都在他们家!

叶夫人不是说都捐了么?

怎么会……

“不可能。”叶丞相痴痴地念着:“不可能啊,皇上!这些财物确实是已经捐了!”

皇上怒拍桌子:“东西都摆在这儿,你还敢狡辩!”

没办法,谁让叶丞相赶上这个寸劲了呢?

叶丞相真是两难了:应下也不是,不应那就是欺君之罪了!

就在这个时候,御前领事公公福成海来报,看到叶丞相正长跪不起,没有点明来意:“皇上,奴才有一事相报。”

皇上看了看福成海,满身戾气地对叶丞相说:“今日之事,定要给朕一个满意的答案!滚!”

等叶丞相完全退了出去之后,福成海才说:“皇上,鸢妃刚刚说梦魇,哭着喊着要见您,这莺鹊殿正鸡飞狗跳呢!”

“这小妮子,真是愚不可及!”

用脚趾头想,皇上都知道,鸢妃脑袋里想的什么。

有时候真想废了她!

但是,现在朝廷正在用人之时,就算是为了她父亲——万俟将军,不能怠慢了鸢妃!

“先回寝宫,朕去换件衣服。”本就一个头两个大,现在还要去哄个女人?

做皇上也是难啊!

刚刚来到寝宫,一张用匕首钉在墙上的纸条让皇上皱起了眉头。

轻轻拔了一下,但匕首却纹丝不动!

好武功!

皇上猜测:功力雄厚,字迹峻拔,难不成是老十二?

不可能啊,他现在武功尽失,又怎么可能进得了这皇宫禁地?

一运内力,皇上取到书件,上面有力的笔迹看的他脸色很不好。

上面写着:

兰彧陵,你今日犯下的过错,本尊将与你悉数算来。你已中了仙毒,不得与女子发生房事,否则,将筋脉具断,五感全失!

谁?!

兰彧陵不愧是一介君王,他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大脑还是很清楚的。

他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就与北滨国边界问题的重探讨、与昆仑派掌门的会面……没有什么事情会招惹到谁啊?

而且,信中的“本尊”,也很值得人怀疑!

当今天下,能自称是“本尊”的人,只有一个——不良阁的阁主:不良圣尊!

他?

不可能!

朝廷与不良阁井水不犯河水,又怎会结怨?

思来想去,他也找不出的头绪来!

就在这时,外面来报:“皇上,鸢妃娘娘又……”

“知道了,走!”兰彧陵把纸条揉成一团,丢进了火坑。

禁欲?

哼,我倒要试试!

不良神尊么?

既然你对我出手,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戎厉国,在一众女子的围绕下,不良阁大殿中间,那俊美如画的男人眉头一皱,打了一个喷嚏………

叶溪幼这一晚,可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她也不知怎么地,前半夜腿疼得紧,后半夜却只觉得一阵暖流涌进,惬意的很。

但是,她这一边睡得安稳,在另一边的无视仙人快要累个半死!

好不容易有仙力恢复,但是一多半都给用到这个丫头身上了。

她跪的时间太久,为了让她尽快恢复,无视仙人亲自煅炼了一瓶极品药膏,亲力亲为地给她涂在小腿、膝盖、大腿上……

无视仙人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到底要不要告诉丫头,自己为了她,究竟下了多大功夫呢?

哎,还是算了吧……

把药敷完之后,无视就隐在溪幼的眼中。

不知过了多久,当溪幼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在飞……

“我在飞机上么?怎么没玻璃?”溪幼模模糊糊地,只觉得风“嗖嗖”地吹过耳边。

“叶小姐,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差点没把叶溪幼吓尿——

顾南城!

“喂喂喂,你要带我去哪?”此时,顾南城正背着叶溪幼一路狂飙,在树枝上左跳右闪。

“我家爷正在灵山脊剑的温泉疗养,等姑娘过去呢!”

我去!

还有没有天理?

叶溪幼一脸烦躁:“放我下来,我要尿尿!”

顾南城摇摇头:“姑娘稍等,马上就到义灵山。”在出发之前,兰彧锋特地交代顾南城,切勿被叶溪幼这个丫头给耍了。

阿西巴!

叶溪幼真恨不得把顾南城的榆木脑袋给敲碎!

算了算了,谁让我答应玖妃,要把十二王爷治好呢?

昨晚,曹立汇报说,玖妃特地关照慎刑司的人,让他们不要刁难小米。

这让更加坚定了溪幼治好十二爷、感谢玖妃的心。

不出奇然,很快,两个人就到了义灵山,本伊依旧在洞口等着两人。

今日,她一袭金衣上缠着条血红的腰带,深色的玉佩系在其上,贵气又端庄。

“叶小姐来了,”本伊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无不傲气的说,“随我来沐浴更衣吧!”

因为是圣山,每次都必须清洁身体,以示崇敬。

叶溪幼一路上不置一词,只是默默跟在后面:这女子一看就是富贵家的小姐,都姓本……该不会是本因的家人吧?

很快,叶溪幼就完成了进山前的准备工作,只是,今天本伊给她准备了一套粗麻外套,又肥又大,穿上难受的很。

啧啧,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等在门外的顾南城也换了一套丝绸的新衣,看到本伊打扮下的叶溪幼,不禁感叹。

本伊早就以身相许,只爱十二王爷,现在见这么一个落落大方的美女和自己的王子在一起,怎么能善罢甘休?

一行三人来到灵山脊剑之后,只有叶溪幼留了下来,剩下两个人都被兰彧锋的一个手势给招呼了下去。

“有法子了?”兰彧锋的一个问句,却一点疑问的语气都没有。

“王爷脸上的蛊一时半会解不了,但是,腿上的毒倒是可以缓解。”叶溪幼边说边从胸前掏出了活血膏和连筋油。

啊咧?王爷不禁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见过这么多的名医,叶溪幼是第一个说这毒是可以解的!

他在水中转身,看到了在不远处正在准备药水的溪幼。

女人一身栗色的粗麻衣服,乌黑的秀发垂在脸颊两侧,一脸专注。

17-王爷再次寻仇

温柔,贤惠。

这是第一时间,跳入兰彧锋脑海中的两个词。

但很快,他就把这两个词扔到九霄云外了——一个踩他脚、公然调戏他的女人,能和这两个字沾上边?

“这件衣服不适合你。”兰彧锋直截了当地说,“昨儿的那个鹅黄色的倒不错。”

“那是十二王妃的,我哪能穿的了?”叶溪幼一想到,因为这个男人,小米被关,玖妃入狱,心里就气得很,说话也阴阳怪气的。

“王妃?”兰彧锋一脸铁青,“本王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王妃?”

又私自议论本王的私事!

本王准了么?

“本伊小姐难道不是王爷的结发妻子?”叶溪幼这句话,让兰彧锋一脸黑线。

叶溪幼突然抬起头,迎上了兰彧锋那双湛蓝的眸子。

他的眼睛真的好蓝——大海也不过如此吧?

叶溪幼按照先前无视仙人的指示,把活血膏倒在掌心,将连筋油浇在上面:“王爷,把腿伸出来吧。”

兰彧锋没有多说什么,像上次一样坐在池边,只不过,这一次他穿上了一件薄衫。

衣衫只到了大腿根处,如果是平时,溪幼肯定又要看的出神了,但这一次,没有。

看着叶溪幼略有点憔悴的侧颜,兰彧锋皱眉:“不开心?”

“不敢。”她木讷地答道。

王爷勾唇:昨夜南城说这小妮子去求了皇上,看来,是皇兄招惹她了!

听到这话,王爷反手捏起叶溪幼的下巴,鼻尖贴着鼻尖,眯缝着眼盯着她。

由于先前叶溪幼的手上沾了药膏,白色粘稠的汁液在两人手指相接时,也沾到了兰彧锋的手上。

而现在,他的手把在溪幼的脸上。

那俏丽的下巴上,白色的液体被他的手指揉搓的到处都是,有那么一瞬间,他失神了。

突然好想欺负她……

他不喜欢单方面的杀戮。

他喜欢人反抗,因为这样,才有杀人的意义。

皇兄惹怒了自己的女医么?

这个毛躁的小野猫,会就此罢休么?

算了,这笔帐,本王就暂且给他算个“及时帐”好了!

“南城。”说话时,兰彧锋一直死死地盯着叶溪幼,完全不像是在叫别人。

顾南城从外面闪身进来,结果一脸黑线——

为什么这两次进来,都会看到自己爷在和那个女人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昨天谁欺负本王的神医了,今天给我欺负回去。”兰彧锋不紧不慢地说着,似乎像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在他眼里,这的确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

但是,对于顾南城来说,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昨天谁欺负了叶溪幼?

皇上呗!

他顾南城能欺负回去?笑话!

见顾南城迟迟没有动静,兰彧锋抬头瞧了他一眼:“还不快去?”

“是!”顾南城看到那双宝石蓝的眸子微微眯起——那是危险的信号!

没办法!

欺负皇上是吧?我试试!

另一边,兰彧锋笑道:“这下满意了吧?”

叶溪幼没有答话,而是轻轻拨开了他的手,专心的治着他的腿:“王爷,您要减少腿部活动,否则一些好不容易连接起来的筋脉会再次断裂的。”

“好了?”兰彧锋很不满意叶溪幼冷漠的态度,但是,她那种无声的反抗又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溪幼“嗯”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王爷,等药膏全部吸收之后,就可以回去泡温泉了。”

“你走了,谁来伺候本王回池子?”兰彧锋给她丢过去了一个看笨蛋的表情。

一直在溪幼右眼中的无视仙人,简直快被眼前这个无赖男人给弄疯了!

这还不是赤裸裸地调戏吗!

我家丫头,被你这么玩?

本尊答应了么?

但是,他不能做什么……

如果他现身,说不定就会有什么人打这昆仑塔的主意,到时候,带给溪幼的,就是无尽的麻烦……

现在自己和叶溪幼签订了契约,他是她的神卫,本来的职责就是保护她不受伤害,但是,现在的自己,却无能为了!

一直生着闷气,无视仙人觉得自己如果再这么看下去就要被气吐血了,索性躲进昆仑塔练功。

“那我叫……王妃过来好了!”叶溪幼乱点鸳鸯谱。

“叶溪幼,”兰彧锋突然正色道,“最近会有一场太医院的选拔,本王从中保你。”

毫无疑问,兰彧锋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作为曾经的储君,现在的镇国将军,他当然知道怎么样收买人心。

如果叶溪幼成了太医院的医女,那么,兰彧锋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命令叶溪幼来给他治病了!

不过,这次,轮到叶溪幼反杀!

她一只手轻轻挑起兰彧锋的下巴,拇指按在其上,指甲印深深地嵌入其中:“小爷我,不——需——要——”

说完,她转身,头也没回地就离开了。

灵山脊剑内,那个刚刚被溪幼收拾完的男人,有些出神地回顾着刚才那一幕,手不自觉地摸向被叶溪幼掐出血的下巴……

皇兄,你把我的神医,惹得够呛啊……

这让本王如何是好?

“王爷,”就在兰彧锋沉思时,本伊拿着一封信来了,“北滨国的信笺。”

“什么事?”如果不是信封上注了“机密”,他压根就不会亲自拆信。

“北滨国说,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粮草和兵马已经点好,正在加紧训练。他们会尽全力,帮王爷重新夺回王位!”

“嗯。”兰彧锋点点头,没有多少什么。

“王爷,您为了天下大事,一定要尽快康复啊!”本伊嘱咐道。

“我知道。叶溪幼呢?”如果他要想要尽早康复,就得想办法让叶溪幼为他心甘情愿的治病,但是,这个丫头不缺衣短穿……

“回王爷,叶小姐在前厅休息,说一会还有要煎服的药给王爷。”

兰彧锋沉吟了一下。

虽然,叶溪幼刚才给他上药之后,自己立刻感觉到腿部有了知觉,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放心地喝下叶溪幼给他准备的药。

虽说,兰彧锋不是一个多疑之人,但是,也早就过了会轻易相信别人的年龄。

“王爷是在担心叶溪幼的药有问题?”本伊不愧是追随兰彧锋多年的女人,很快就读懂了他眉宇间戾气的来源。

小说《邪王嗜宠:女帝平天下》 第16章 皇上禁欲生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邪王嗜宠:女帝平天下》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