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终极高手在花都

终极高手在花都

主角:赵立,何大光 作者:十二战旗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5-14 12:01:55

独家完整版小说《终极高手在花都》是十二战旗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立何大光,书中主要讲述了:赵立挤进永远都拥挤的火车站,看了一会车次表,去售票口排队买了一张往广省林市的下铺软卧票,等了十几分钟,这个车次就开始剪票了。赵立剪了票,走进舒适的软卧车厢,按票找到自己的位置,将油纸包裹着的狼后腿搁在靠窗的小桌上,观看了一会四周的环境,然后躺下来把玩着有狼皮套的狼牙,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次聚餐以及自己遇袭的事情……“赵立,快起来!今天我们要去聚餐,别TM迟到了!”何大光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吼道。
展开全部

终极高手在花都:余雪烧烤晚

为首的汉子站起来兴奋的说:“赵兄弟,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厉害!黑狼王的脖子被生生的扭断了,你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在随后的叙述中,赵立得知这头巨狼活动范围非常广,经常下山到流水村偷鸡摸狗,养的小猪也不时被偷走,甚至还伤了几个人,流水村组织过多次***队上山围杀这头黑狼王,都被它狡猾的逃脱。

流水村是云省范围,与外界交流不多,主要是交通不便,因此村里的肉食来源除了自家饲养的家禽之外,大部份还靠山上打来的野味。这座山叫做流云山,山上野味确实很多,但是这头黑狼王的出现,使猎户们的收获锐减,还需要时时提防巨狼的偷袭,这次赵立将巨狼杀死,一下子就成了流水村的大恩人。

流水村的人朴实,话也不多,其他的几个人看着赵立都是一脸敬畏。

为首的汉子叫做余振,是流水村的村长。他热切的看着赵立,说:“赵兄弟,我,我想请你去我们流水村吃饭!”

赵立正求之不得,马上答应了。余振很高兴,招呼一同来的四个年轻人帮忙抬这头巨大的黑狼王。

那四个年轻人兴奋地应了一声,纷纷放下背上扛着的几个山鸡野兔,一人抓起一条狼腿,吃力的将巨狼慢慢抬起来。赵立看到这个样子,就知道巨狼极重,他们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赵立说:“你们先放下来,让我试试看!”

四个人涨红着脸将巨狼放下,一脸兴奋的看赵立如何做。

赵立弯腰下去抓住巨狼的两条前腿,运起力量往上提,一下子将巨狼的大半个身体提了起来,他一个转身将巨狼的双腿搭在右肩上,轻喝一声一鼓作气站起来,双手抓住巨狼两条前腿用力地调整了一下位置,使之前后平衡,赵立笑着对余振说:“村长,我们回去吧!”

四个年轻人包括余振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体长超过两米、体重几百斤的巨狼,就这样被这个叫做赵立的年轻人轻松的扛了起来!

余振心中震惊,赵立的身体到底强壮到什么程度啊?他们余家人世代生存的流水村,包括附近的几个村庄都从来没有出过这样强悍的年轻人,这样的人落在谁家,谁幸运啊!那几个年轻人与赵立年龄相近,都是一脸崇拜的样子。

“村长,你们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

“好,好,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走快点,行吗?”

“没问题,我能跟上!”

走了半个钟,前面已经看到了流水村。赵立心中暗爽,扛着几百斤重的巨狼走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感到太吃力,那白色珠子的能量真是太神奇了。说起来,赵立还得谢谢那个袭击他的人,没有直接杀掉他,而是将他丢在森林里。

村口已经有十几个妇女、小孩在翘首期盼,看到打猎的大人回来了,全都欢呼着迎了上来。

余振用土话对一个妇女吩咐了几句,那妇女惊讶万分的看了看后面的赵立,马上扭动着肥大的臀部跑回了村子里。不一会,流水村一阵喧哗,老年人、中年人、小姑娘、小伙子、小孩子,几乎所有人都出来了,围在村口,眼定定的看着赵立与他肩上的巨狼,突然,男女老少一齐爆发出了惊人的欢呼声。

赵立从来没见过这种盛大的欢迎场面,不由有点手足无措,手劲一松,肩上的巨狼滑落在他的脚边。

几个大胆的小孩好奇的走上来揪揪巨狼黑色油亮的皮毛,又扯扯它的耳朵,甚至想掰开它巨大的嘴巴看看。

余振喝止了那几个小孩,对赵立说:“赵兄弟,村里的老人说,希望你能分一点黑狼王的骨肉给村里,年轻人和小孩吃了,能强壮如牛!我们可以用钱来买。”

赵立刚想说你们太客气了,突然想到自己如今衣衫褴褛,身无分文,想要回到家乡,或者回到齐市,没有钱是绝对不行的。

于是,赵立只得尴尬的说:“也好。村长,你看我现在身无分文,什么证件都丢了,用这头狼来换钱真让我过意不去!”

余振惊讶的看着赵立,摇摇头说:“赵兄弟,你不用过意不去。一来,这头狼如此巨大,可以算是狼王了,不说它身上的骨肉,光是它那一张纯黑的皮毛,恐怕就不止几千块!二来,这头狼是我们村的一大害,你帮我们除掉它,我们全村人都感激你!”

赵立摆摆手说:“村长,不要太客气,大家喜欢就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吃一顿狼肉吧!这头狼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看到赵立在全村人的注视中不自在的样子,余振朝人群中招了招手,走出了一个高挑的年轻女孩。

“赵兄弟,这是我女儿余雪。她刚刚高考完,过不久就要填志愿了,你们两个说说话解闷吧!我估计你们能聊得来,呵呵!”

余振憨厚的介绍他女儿,余雪则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赵立,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张长长的肉案被抬了出来,几个妇女搬着干燥的木柴,堆了数个柴堆,然后点起火来,几个大篝火熊熊燃烧起来,映红了流水村人兴奋的脸。

巨大的黑狼王被抬到肉案上,花了点时间小心地剥下了一整张狼皮,被余振吩咐人小心的收了起来。然后几个人掰开巨狼的嘴巴,将巨狼锋利的牙齿都挖了出来,放在一个盘子里,余振将它交给一个容貌秀美的中年妇女,郑重的吩咐着什么。

赵立立刻惊讶的问:“村长,这狼牙还有用吗?”

余振转头笑着说:“当然了,这种狼牙每一颗都非常锋利,在日常生活中能帮上不少忙,磨制成饰品佩戴,还能保佑人平安吉祥,还能辟邪!赵兄弟,你一定要收下那颗最大的狼牙!”

余雪拉着他的手说:“爸爸,我也要一颗狼牙,好不好啊?”

余振瞪了她一眼说:“不行!这些狼牙要分给那些对村里有功的人,我身为村长,可不能胡乱分配!”

余雪的脸顿时由期盼变成满脸的委屈,旁边端着狼牙的中年妇女白了余振一眼说:“行了,都知道你大公无私!那我来说说,我们家的余雪考上大学,算不算对村里有功?”

“那,那不是刚考完吗?结果还没出来呢!”余振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不过要他改变原则就没那么容易了。

原来这个中年美妇就是余雪的妈妈。

赵立看了看余雪,对余振说:“村长,余雪这么喜欢,就给她一颗狼牙吧!要不,你把我那一颗分给她好了。”

听到赵立这么说,余振着急得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赵兄弟,狼牙你一定要收,不然我们全村人都是没心没肺的人!”又对余雪说:“余雪,你算走运了,赵兄弟帮你说话,明天找你妈一起磨制狼牙吧!”

余雪高兴极了,原地蹦了两下:“不,我和妈妈今天晚上就做!”

开始分狼肉了,老人和小孩坐在一起,年轻人开始分发肉案上割好的狼肉,每个人拿一个铁叉子,牢牢叉住狼肉直接放在火上烤,烤熟后撒上一层特制的调料,吃了个不亦乐乎。

赵立没有经验,连着两次都烤焦了,旁边余雪看了很是心痛烤焦的狼肉,让赵立呐呐的不好意思。

余振笑着说:“余雪,你心疼什么呀!看把赵兄弟弄得多不好意思。狼肉这么多,我们这么多人今晚还吃不完的,明天还能吃一点,不过可就不能像现在这么大吃了。烤焦的丢给大黑吃吧!”

余雪清脆地呼哨一声,一条浑身黑亮的大黑狗从村口黑暗处跑了过来,讨好的挨着余雪磨磨蹭蹭,然后敏捷的接住余雪抛下的狼肉,用爪子按住,几口就吃完了。

赵立看着大黑狗,甚感惊奇,他问余雪:“余雪,这大黑狗刚才怎么没看见?”

余雪自豪的说:“你不知道,大黑可懂事了!刚才我们这么多人在吃肉,它还在外面给我们放哨警戒呢!”

赵立感叹道:“大黑真有灵性啊!”

余雪招呼大黑过来,轻轻抚摸着它背上柔滑的黑毛,赵立看了几眼大黑顿时喜欢上了,他也伸手在大黑背上抚摸了几下。

大黑狗转头看着赵立,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赵立的手,眼神非常的温顺。

余雪惊讶的看着大黑温顺的样子,她惊讶的问:“赵立,你是怎么做到的?大黑平时可凶了,村里好多人都不敢逗弄它,有几次来了狼偷小猪,都被它咬死了呢!”

赵立也不明所以,只好说:“或许……我和它投缘吧!”

余雪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真有趣!你和……你和大黑狗有缘!哈哈……”

余雪帮赵立烤了一大块狼肉,两人边吃边聊,赵立抹了一下嘴角的油腻,随口问:“余雪,我在山中迷路,有一段时间没出来,记不清时间了,现在的具体日期是什么了?”

余雪白了赵立一眼,心想这人怎么连时间都忘了,用清脆的声音说:“听好了,现在的时间是2022年7月21日!”

“2022年7月?!”

『对啊!怎么了?』

余雪的话仿佛晴天霹雳一样劈在赵立的心头,他彻底的怔住了。难道自己在甬道中昏迷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终极高手在花都:和余雪的约

照这个时间算,林雅、赵欣欣、何大光他们已经大四毕业,各奔东西了!自己在人类社会中整整消失了一年时间,这下清江大学的学位证毕业证是不用想了,最重要的是,家里的父母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恐怕自己已经被宣告失踪了!

还有林雅,赵欣欣,她们还会记得赵立这个人吗?恍惚中,那次聚餐的情景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

赵立一时间心乱如麻,直到余雪用力摇晃了他几下,才茫然的问:“怎么了?”

余雪看着赵立担心的问:“你刚才的脸色好难看,叫你也不应,你在想心事吗?”

“没,没什么,我刚才想起了家乡的爸爸妈妈……”

“哦!那你一定是有一段时间没回去看他们了,我跟我爸爸说,不留你太久。”

这一夜,赵立睡在余雪家,浑浑噩噩,辗转难眠。隔壁的灯亮着,是余雪两母女在磨制狼牙。凌晨两点之后,赵立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余振得知赵立马上要走,百般挽留无效,只得在他手里塞了几百块钱,用油纸包了一只烤制得香喷喷的狼后腿给赵立,又去收拾那张狼皮。

赵立见状连忙拦住他:“村长,不要收拾了,那张狼皮给我卖钱还不如留下来,给老人或者体弱的人用!”

余振抓住赵立的手臂叹气:“赵兄弟,你怎么不多住几天呀!”

赵立默默无语,不敢接口,也不敢看余雪,他怕会忍不住再留下来,这个宁静朴实的小村庄!

赵立已经在昨晚换上了一身新衣,那是余振逢年过节才穿的衣服。穿在赵立身上,说明余振已经把他当作自己人看待。

村口停着一辆马车,赵立拿着沉甸甸的油纸包,默默地走到马车前。全村人都走到村口,默默的送着这个神奇的年轻人。

赵立转过身,朝村口的方向挥了挥手。

大黑被余振紧紧抓着,发出轻轻的悲鸣。

余雪忍住眼泪,快步的走到赵立跟前说:“赵立,给!这是你的狼牙。这颗狼牙太过坚硬和锋利,我觉得磨掉它的锋锐太可惜,就做了个狼皮套子把它套着,希望你会喜欢!”

赵立看着她美丽的眼睛说:“嗯!我很喜欢,谢谢你!”

“赵立,你以后会来看我吗?”

“会的!如果我没空来的话,你可以去我家呀,我家地址已经给你了。”

“嗯,赵立,我决定了,我填志愿的时候就填清江大学!”

“好,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祝你成功!”

“嗯!”

赵立握着手里用红线穿起来的狼牙,坐在平板马车上,朝后面连连挥手,远远的,他似乎看到一个女孩在擦眼睛,一头矫健的大黑狗依偎在她脚下……

山路颠簸,辗转十八弯,两个多小时后,马车才到了最近的一个小镇,赵立下了马车,用力的握了握赶车小伙子的手,小伙子激动不已,目送赵立远去直到消失在人群中,才驾起马车往流水村赶回。

赵立在这个不知名小镇的路边雇了一辆摩托车,目标县城火车站。那个小眼睛摩托车手一眼看出赵立是个外地人,将价钱提高了十块钱。

到了县城火车站,那摩托车手看到他一出手就是百元大钞,贪念顿起,磨磨蹭蹭的想找借口多要钱。

赵立等得不耐烦,瞪着他低喝道:“快找钱!”

摩托车手吓了一跳,刚要仗着本地人的优势发难,看到赵立凛然的怒容,又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坨奇怪的东西,用油纸包着,形状活像一把大了几倍的***,以为是米国鹰国的特工来了,吓得他战战兢兢的找了余钱给赵立,一分都不敢少。

待赵立走进了火车站,摩托车手才一边骑车飞驰一边想,现在的特工越来越牛逼了,连使用的***也这么大,这么奇特,还带有一股浓郁的香味,境界真高,也许还能用来提神的吧!

赵立挤进永远都拥挤的火车站,看了一会车次表,去售票口排队买了一张往广省林市的下铺软卧票,等了十几分钟,这个车次就开始剪票了。

赵立剪了票,走进舒适的软卧车厢,按票找到自己的位置,将油纸包裹着的狼后腿搁在靠窗的小桌上,观看了一会四周的环境,然后躺下来把玩着有狼皮套的狼牙,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次聚餐以及自己遇袭的事情……

“赵立,快起来!今天我们要去聚餐,别TM迟到了!”何大光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吼道。

“别吵……我还睡一会……”邻床上的赵立翻了个身,变成四仰八叉的姿态继续呼呼大睡,露出他一身结实的肌肉。

“今天可是有好几个美女去的哦,还有你喜欢的那位,别怪我没提醒你!”

赵立一个激灵跳下床,手忙脚乱地穿衣,嘴里叫着:“哎!大光等我5分钟,我马上就好!”

赵立是黑省齐市清江大学的大三学生,父母健在,身体健康,相貌过得去,性取向正常。大三末尾阶段,暑假快要来临。校园里已经开始散发着淡淡的离愁别绪,一些先知先觉兼背景强大的人已经开始告别温馨美丽的大学校园,走向舒服的工作岗位为国家添砖加瓦了。

赵立与何大光走出学生公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赵立问:“高明这小子什么时候走的?TMD,走了也不通知老子一声!”

何大光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他怕你来个吻别,哈哈……”

“去死!”

何大光有点羡慕说:“据说高明那小子牛得很,家里来人直接用钱砸通了关系,提前拿到了毕业证,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逍遥了!”

赵立目光闪动了两下,没有再说。

“对了,听说那个花花公子今天也会去,你可要小心了!”

赵立奇怪的问:“李飞扬?他怎么会知道我们聚餐的?”

何大光说:“谁知道!那小子大把大把的花钱,自然有人愿意给他消息了。”

钱真是个好东西,世上想要的一切东西似乎都能用钱来买到。赵立对花花公子毫不在乎,心想他能把我吃了呀?堂堂“网络三剑客”的老大,还没有怕过谁!

“网络三剑客”并不是指制作网页的“三剑客”软件,而是代表计算机系的三个人:赵立、何大光、高明。三人从大一开始就混在一起,绝大多数时间都泡在网吧里,逃课成了家常便饭,网络游戏成了一门必修课,奇怪的是,三人的课程从未挂过,老大赵立的成绩更是门门评A,一时间轰动了整个院系,让那些要赵立三人好看的任课教师和辅导员大跌眼镜。到了大二的时候,“网络三剑客”的大名开始流传了起来。

李飞扬,年少多金,女朋友一大把,人送外号“花花公子”,与赵立同在计算机系,不过不同班。

聚餐时间在6点钟,为了赶时间,赵立伸手暂停了一辆破旧的士,两人上了车。

何大光大声道:“丽春楼!”

赵立有点惊异,聚餐地点本来定在一家小饭馆,现在却改成了丽春楼,想来是那花花公子的主意了。

何大光低声抱怨道:“我们怎么上了这辆破车呀!到了丽春楼门口会让人笑话的!”

赵立说:“得了得了,这大太阳的,我可没兴趣在路边傻站着等十分钟,就为了等一辆漂亮的的士!”

前边那肥胖的的士司机转过头,咧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还是这个小哥实在!别小看我这辆破车,可实在的很,坐起来安逸平稳,做人不要太漂浮!”

何大光立马跳了起来:“我漂浮?看你这车开得歪歪扭扭的,哎!前面有一辆大货车过来了,小心点,别撞上去了!”

肥胖的司机怒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捏!我这眼睛好使得很,你说说,眼睛不好使能开车吗?”

赵立笑着说:“大叔别在意,我这朋友最近内分泌失调,说话有点冲,不用放在心上。”

肥胖的的士司机恍然大悟:“哦!那可要上医院好好看医生才行。听说得了内分泌失调会慢慢变得身虚体胖,当然我说的不是我!想不到你朋友也有成为胖子的资格,可是他这脾气可不是胖子的脾气……”

在的士司机喋喋不休的话里,两人终于熬到了丽春楼,下了车,何大光刚要发泄一路来的郁闷,一辆油光闪亮的宝马优雅地停下来,何大光目瞪口呆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李飞扬:“太夸张了吧?这车比人好看多了!”

听到何大光的话,李飞扬的笑容瞬间凝固,略带讽刺的说:“赵立,何大光,原来你们坐的士来的,我还以为你们坐公交车呢!还好是这样,不然你们就迟到了!”

不等二人说话,李飞扬又哈哈笑着说:“你们昨晚肯定是又通宵玩魔兽世界了吧?晤,那游戏真不错!我也练了个号,不过经常被人欺负,我打算花钱买个100级的号,全身神器,把以前欺负我的人统统虐死,你们认为这个主意怎么样?”

何大光看了赵立一眼,发现他没有说话的兴趣,于是微笑说:“李飞扬,你那个号多少级了?”

“45级。TMD,我那个号是个美女牧师,那身材多好啊,他们居然也杀!”

赵立,何大光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邦威mio点评:

《终极高手在花都》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