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幸会,法医娇妻

幸会,法医娇妻

主角:顾南溪,季霆洲 作者:鱼火火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4-21 07:11:07

《幸会,法医娇妻》的主要情节是:顾南溪瞬间被堵得说不出来话,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还不行吗?“既然谈妥了,那我还是先离开吧,不打扰季先生您的雅兴。”顾南溪故作淡定傲然的抿唇,转身往外走去,谁知道刚好踩在水洼上,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跌了过去,直接撞到季霆洲身上。只听“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水流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顾南溪手足无措地挣扎了两下,不小心扯下了季霆洲身上围着的浴巾,手指一下子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甚至还感受到了那东西迅速胀大、发烫。
展开全部

幸会,法医娇妻第4章试读

顾南溪气得浑身发抖。

他明知道,自己母亲当年经历过那种事情之后,根本经受不住刺激,更不能听到那对母女的名字!

可是他不仅背叛她和那个小三的女儿在一起厮混,还用这个消息刺激母亲!

“哦对了,我还告诉她,你不自尊自爱,随随便便和野男人厮混,活该没人要。”傅衡逸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没想到伯母心脏那么脆弱,听完之后直接犯病被送进这里了。”

顾南溪当即扬起手掌想给他一个巴掌,却被傅衡逸一把抓住手腕。

男人那张温和的面孔与恶毒的目光形成鲜明的对比,刺激得顾南溪几欲作呕。

“顾南溪,你别以为自己刚才攀上什么好男人了,你不过就是被人玩儿的命!还想吓唬我?我现在有顾家撑腰,我还怕他?”傅衡逸暧昧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满含嘲讽与奚落。

“滚!”顾南溪的眸光愈发冰冷,彻底掐断了心底对傅衡逸的最后一丝眷恋,“既然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现在就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傅衡逸狞笑一声,满含深意地说道:“这怎么行?伯母现在危在旦夕,你有钱帮她治疗吗?顾南溪,你以为我这些年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因为我需要你帮我做学术研究啊。”

若说当年是因为顾南溪长得好看,现在也早就对她厌恶了。

但是他的能力根本比不上顾南溪,若是不能压榨干净顾南溪的最后一丝价值,他怎么甘心呢?

这个女人注定要被顾氏压得死死的,根本没有机会发挥自己的实力,还不如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他。

他可以帮助顾南溪把她的理念发扬光大,帮她实现梦想,多好啊。

顾南溪深吸两口气,恨不得上前撕破傅衡逸这副恶心的嘴脸。

可是她不能,因为傅衡逸踩到了她的痛点。

她和母亲这些年被渣父打压,生活窘迫,她以前攒的钱也全拿去资助这个渣男了,现在根本没钱支付母亲的医药费。

顾南溪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瞪着傅衡逸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拿我母亲威胁我?母亲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大不了鱼死网破,把这些年帮你做学术研究的事全部公布出去!”

傅衡逸阴恻恻地笑了两声,眸底的威胁不言而喻:“南溪,我相信你一定明白,现在到底是伯母对你重要还是报复我更重要……”

“你给我滚!我不需要你假惺惺地当好人!你再敢来找我妈,我就……”顾南溪气急败坏地吼完,趁傅衡逸不注意,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男人的脸颊瞬间浮现一层红痕,气得浑身发抖,刚想动手打回去,一个护士忽然站出来呵道:“不知道医院禁止喧哗吗?这里还有病人呢!”

“你就什么?就找你那个野男人来帮你?做什么梦呢?”傅衡逸恨恨哼了一声,“顾南溪,我等着你跪下来求我救你母亲!”

瞪了顾南溪一眼,干脆利落地拂袖离开。

傅衡逸离开以后,顾南溪瞬间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术室门口的急救灯,狼狈地低头捂住脸庞,泪水止不住顺着指缝流下。

情绪终于绷不住了。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许久,手术室的红灯忽然灭掉,病床被推了出来,顾南溪咬唇帮忙笑死了。

“顾小姐,您母亲的手术很成功,不要再担心了,只是以后不能再受到刺激。”医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顾南溪强忍着情绪点点头,眸光却隐含担忧。

母亲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担心她,等她醒了万一问起自己被傅衡逸劈腿的事情怎么办?

夜晚褪去,天色蒙上一层白雾。

顾南溪一夜未睡,她忽然想起昨晚季霆洲交给她的名片,她稳了稳心神跑到走廊上,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是季先生吗?我考虑了一夜,决定和您结婚。”

母亲就是担心她的婚事才会变成这样的,她怎么可以让母亲再为她担心?

季霆洲轻轻嗯了一声,鼻音透着一丝慵懒的气息:“你来江泽居找我,我们谈谈结婚的事情。”

顾南溪根据他提供的地址,赶过去,到了才知道,江泽居是季霆洲的别墅。

有佣人领她进门,毕恭毕敬道:“顾小姐,先生在等您,请跟我来。”

“谢谢。”

顾南溪深呼吸,跟着佣人进入别墅,穿过偌大的客厅和落地窗,后面是一片精心装饰过的后花园。

她刚进去,便恰好看到男人从温泉池中站了起来……

佣人识趣的退出去。

氤氲的雾气模糊了男人的眉眼,削减了他鬼斧神工的面孔上肃冷的气息。

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发梢滑落,滴在高挺的鼻梁上,接着滑过性感的喉结、精致的锁骨、紧实的小腹,最后淌向不可直视的地方……

顾南溪赶紧抬手挡住眼睛,惊慌失措地转过身,脸色羞得通红:“我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季霆洲抬眸睨了她一眼,从容不迫地道:“欲盖弥彰。”

顾南溪的神色更是尴尬:“你没说自己在泡温泉就让我进来了,这也不能怪我啊!”

男人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从岸边拿过浴巾:“我没怪你,我们以后会是夫妻,早晚会坦诚相见的。”

顾南溪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抽搐,蓦地转过身:“我们不是协议夫妻吗,怎么会坦诚相见!”

季霆洲刚从温泉里爬出来,拎着浴巾的手僵在半空中。

空气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只剩水滴打在地砖上的声音以及沉重的呼吸声。

顾南溪咽了口口水,蓦地闭上眼睛,深吸两口气努力安慰自己。

没事的,不就是看了一副美男出浴图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从事法医行业,解剖过的男性尸体多了,看过的男性果体当然不计其数。

两者的区别不就是那些是死的这个是活的,那些很丑这个很赏心悦目吗?

顾南溪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故作淡定地问道:“你穿好衣服了吗?”

季霆洲从容不迫地围上浴巾,坐到温泉旁边的藤椅上,抬眸睨了她一眼:“好了。”

顾南溪这才慢慢放下遮住眼睛的手,漫不经心瞄了男人一眼,瞬间收回目光,耳朵微微发热:“你怎么不穿上衣?”

季霆洲气质清冷得如谪仙下凡般,偏偏身材修长健美,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白皙的肤色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还穿成这副模样,不是勾引人犯罪吗?

幸会,法医娇妻第5章试读

他瞥了顾南溪一眼,旋即收回目光,拿起旁边小方桌上的红色小本本,淡漠地道:“你要习惯,虽然我们是协议夫妻,但是结婚以后难免要装作亲密的样子骗骗别人。”

顾南溪了然地点了点头,困惑地看着他递过来的红本本,犹豫地伸手接住。

打开一看,果然是她想的那样!

“你把结婚证都办好了?”

季霆洲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小事一桩,甚至还在疑惑她为什么那么大惊小怪。

她的户口本都没给他,怎么登记结婚的?

还有红本本上合成的照片!她和季霆洲,两个人头挨着头,都摆出一副世间万物于我如浮云的高冷表情。

这张结婚证确定是在她刚才打过电话之后办得吗?

顾南溪深吸了两口气,觉得自己就像是掉入猎人陷阱中的猎物般,心中总感觉有些异样,最后却只能竖起大拇指违心地夸道:“不愧是盛氏集团总裁,这么快就把证件都办好了。”

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

“不过……季先生,我可以再请您帮我一件事情吗?”顾南溪抬眸看着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母亲比较担心我的婚事,所以也请您可以配合我一下,在她面前举行一场假婚礼,让她安心。”

季霆洲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会给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绝不会让你的身份不明不白,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把协议签了吧。”

顾南溪眼眶瞬间发红,拿起笔刷刷刷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最怕母亲担心自己,现在有了季霆洲的承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

不管以后如何,能骗一时是一时。

母亲的身体不好,现在根本接受不了刺激。

季霆洲起码仪表堂堂,站到母亲跟前,一点儿也不比傅衡逸那个渣男差!

就在顾南溪愣神的瞬间,男人慢悠悠地踱到温泉池边,回眸问道:“要不要和我一起泡温泉?”

顾南溪面红耳赤,当即便恼了。

“季先生,我们只是协议夫妻!现在也没有别人,不需要做戏!”

季霆洲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许多温泉都是男女混用的,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顾南溪瞬间被堵得说不出来话,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还不行吗?

“既然谈妥了,那我还是先离开吧,不打扰季先生您的雅兴。”

顾南溪故作淡定傲然的抿唇,转身往外走去,谁知道刚好踩在水洼上,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跌了过去,直接撞到季霆洲身上。

只听“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水流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顾南溪手足无措地挣扎了两下,不小心扯下了季霆洲身上围着的浴巾,手指一下子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甚至还感受到了那东西迅速胀大、发烫。

“救,救命!”

季霆洲眉头一蹙,立刻反应过来,稳稳站在温泉里,一把拽住顾南溪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

“对不起……咳咳……”顾南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咳得眼睛发红,还不住摆手道歉,“我真得不是故意的!”

两个人距离很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季霆洲绷着脸没有说话,眸色愈发深邃,抬手帮她拍了拍背。

其实……他不讨厌这个女人,甚至对她有一种隐隐的熟悉感。

这也是他会和她协议结婚的原因。

若是真要选一个人做妻子,顾南溪挺不错的。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小小的身影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看到温泉里相拥的两人,稚嫩的小脸上立刻浮现一丝怒气,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瞬间浮上一层水雾:“你们在干什么!”

顾南溪听到声音,立刻后退了一步,困惑地看向岸边的小奶娃。

小宝瞪了她一眼,愤怒的视线投注在季霆洲身上,手指却指着顾南溪:“大宝,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是不是要给我找后妈了!”

男人脸色黑沉,抿了抿唇,严肃地道:“是。”

小宝瞬间气得浑身发颤,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簌簌落下:“我不承认她,你要是敢娶她,我就离家出走!”

“你敢!”季霆洲面不改色地冷呵道。

顾南溪被现在这个情况弄得措手不及,眉头紧蹙怔怔地站在一旁。

季霆洲有儿子了?那她现在不是给别人当后妈吗?

就算只是协议结婚,以后总会分开,但是顾南溪心里却开始后悔。

自古后妈不好当,尤其是她这个假后妈,简直是里外不是人啊!

“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小宝气咻咻地说完,转身准备跑出去。

季霆洲赶紧围上浴巾爬到岸上,三两步就追上了小家伙,扯着他的后领把小家伙提了起来,作势要打他:“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顾南溪瞬间回过神来,赶紧爬到岸上把小宝抱了过来,护在自己身后:“季先生,你先冷静点,这还是个小孩子,不能随便打的!”

季霆洲低头瞧了一眼躲在她身上握着拳头的小家伙,冷冷哼了一声,接着深吸一口气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小名叫小宝,以后可能要麻烦你帮忙照顾他了。”

顾南溪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深呼吸,认命般询问。

“之前怎么没听季先生说你有个儿子呢?外界不都传闻你那方面不行吗?”

“我不是公众人物,为什么外界要知道得那么清楚。”男人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脸色有些低沉压抑,“谁告诉你我那方面不行了?”

顾南溪,季霆洲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鱼火火写的《幸会,法医娇妻》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鱼火火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幸会,法医娇妻》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