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极品嚣张妃

极品嚣张妃

主角:唐欢欢,宫洺 作者:小蘑菇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31 11:11:14

《极品嚣张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蘑菇,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铁良年岁不过三十,但却是铮铮铁汉一个,他看着唐欢欢,黝黑的脸上满是笑意,“铁良知道姑娘是做大事的人,眼界高,看不上我们这贼窝,但在铁良和弟兄们的心里,你就是我们的老大,听闻姑娘和小姐少爷要离开,我们又岂会不来相送?姑娘这一走还不知要多久,下次见面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但还望姑娘能记得,聊山上还有我们这帮弟兄,凡是姑娘有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只要您一句话,我们定是万死不辞。”
展开全部

姑娘有山

“小姐的意思是……”

“叫下面的人准备,两日后启程回京。”

闻言,绿绣一怔,“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唐欢欢看着绿绣,正色的眼底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时,绿绣脸上担心的神色一转,笑了笑道:“小姐既然想回去,那咱们就回去,也好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这几年来,唐欢欢最大的成就,就是把绿绣教导的不再像以前那般悲天悯人,任人宰割这一说辞,在她的世界里早已经消失不见,见她这般,唐欢欢不由的轻笑,没错,是债总是要还的,欠她的,她没理由不要。

“对了小姐,您这次回去不会还要继续装傻吧?”想到此,绿绣脸上的笑意顿时减少了一半。

听闻这话,苏子辰有些懵懂,他奇怪的看向唐欢欢,“什么装傻?”

唐欢欢低声一笑,“如果我告诉你,我以前是个傻子,你信吗?”

看着她那波光流转的双眸,苏子辰嘴角淡淡一勾,“信,我相信你这一生都会走在极端的边缘,大起大落,皆是你的选择。”

……

两日后,马车踏上了回京的路程,苏子辰相送不远便分头而去,马车里,唐雨茗和唐思瑞很是兴奋的问东问西,唐欢欢阖眸而息,绿绣耐心的与其说着京内之事,当然,她说的全部都是京城的一些热闹,至于唐家的不好,她是一个字都不敢跟这两个小家伙透露。

“绿绣姑姑,既然京城像你说的那般好,为何这些年我们都不回去?”唐思瑞毫不留情的打断绿绣的话,那正色的小脸摆明了就是不相信。

“唐思瑞你真笨,姑姑在哄我们,你听着便是,为何要打断?”唐雨茗不满的撅着小嘴,瞪着唐思瑞。

突然一声轻笑,唐欢欢懒懒的睁开眼看着绿绣,“你就别骗他们了,你把京城说的那么好,我都快听不下去了。”

“小姐。”绿绣不满的怪嗔一声。

突然,一声嘶鸣,马车瞬时停了下来,唐欢欢眉心轻轻一皱,却仍是懒散的靠着车壁,“去看看怎么了。”

闻言,绿绣起身去撩车帘,而后就见车夫惊恐的看着她,“姑娘,有山贼。”

……

“老大,看来咱们今天的运气不错,居然只有两个女人和两个孩子。”一个瘦小的山贼喽啰,狗腿的围着那满脸大胡子的山贼头子,一脸的讪笑。

大胡子山贼粗狂一笑,走进几步,吓的绿绣赶紧退回了车内。

唐欢欢一身出尘白衣,懒懒的横靠在车内,她侧首瞟了一眼大胡子山贼,淡淡问道:“有事?”

这话,问的那群山贼一愣,随后那个瘦小的山贼再次走进,“小美人,我们是来打劫的,不过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们就不杀你了,你就随我老大回去,当个压寨夫人好了。”

唐欢欢嘴角一扬,笑意难抑,半晌,她轻捋着一缕墨发在指尖上轻轻缠绕,心不在焉的说:“承蒙各位看的上,可是我不懂,我为何既要把钱交给你们,又要把人交给你们?既然你们是山贼,那就自己来抢好了,不论是人还是钱,只要你们能抢走,我们绝对没有二话。”

见她这般高傲,那山贼头子更是来了兴趣,腰间的大刀一抽,举在半空晃了晃,“小美人,看看这是什么,你们不过是两个女人和孩子,本大爷不忍伤你,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瞟了一眼他手中的刀,唐欢欢无奈的叹了口气,“茗儿,瑞儿,娘累了,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了,时间不要太久,我们还要赶路,速战速决。”

闻言,唐思瑞嘴角邪肆一扬,起身走到马车的夹板上,小小的手掌仅在一瞬间便蕴满了一层薄气,甩手间,大胡子山贼手中的钢刀瞬时断裂了数节。

见此,一众山贼简直是吓傻了眼,这小娃娃看起来一副还没断奶的样子,可是他却……

“大胡子叔叔,请你不要惹我哥哥生气,不然会出大事的。”唐雨茗站在唐思瑞身侧,眨巴着大眼,一脸软柔的看着那山贼头头。

大胡子山贼敛了敛脸上的惊色,转而看向唐雨茗,“不过是个奶娃娃,能出什么大事?老子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小萝卜头到底有多大能耐。”说着,一把抽出瘦小山贼手里的佩刀,高喝一声:“给我上,先拿钱,再夺人。”

看着唐思瑞手上的气息逐渐泛黑,唐雨茗无奈的摇了摇头,“哎,忠言逆耳啊!”

忽的,一道小小的紫影一跃而起,如一只翩然的紫蝶飞向那群山贼,唐雨茗见唐思瑞已出手,她轻轻一纵,从马车上跳下,缓缓的步伐哪里像是要去战斗?

瘦小山贼手里的刀被夺,便没有加入那场混战当中,见这小女孩走来,他赶紧跑来将她拦下,唐雨茗仰头看着他笑了笑,随后就闻那瘦小的山贼惨叫一声,紧接着倒地而亡。

唐雨茗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不过巴掌长的短弩,里面早已被装入的无数的毒针,这个东西本就是唐欢欢特意为她女儿设计的,之前从未将这短弩交给她,如今给她是为了让她防身,毕竟京城那个地方有许多牛鬼蛇神,防备一点总是好的。

唐雨茗一边观赏唐思瑞打斗,一边慢吞吞的走到大胡子山贼身旁,小手在他裤管上扯了扯,“诶,大胡子叔叔。”

大胡子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低头,却看见那本是软糯的小脸上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不待他反应过劲来,唐雨茗轻身一跃,蹬着大胡子的后背便骑上了他的肩头。

手中的毒弩紧顶着大胡子的吼,唐雨茗圆溜溜的眼顿时一弯,笑道:“擒贼先擒王,唐思瑞,我赢了。”

唐思瑞厉眸一瞪,不服道:“谁说的?”话落,他已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刚要划向自己的掌心,突闻马车里传来淡淡一声,“够了,我们只图财,不害命。”

闻言,大胡子一愣,有些听不懂唐欢欢话里的意思,图财的人不是他么,怎么变成她图财了?

大胡子想要转身,却又怕唐雨茗手中的东西会走火,只好僵直的站在那里。

唐思瑞内气倏敛,冷防着那一众伤痕累累的山贼,唐雨茗手中的弓弩一提,“喂,听到没有,我娘说了,我们只图财不害命。”

看了看那已经断了气的瘦小山贼,大胡子心下不由的觉得此话不可信,杀了人却说不害命,当他是傻子吗?只是他没想到,他在这封山为贼多年,如今却落到了两个小毛孩的手里。

他慢慢转身,看向唐欢欢,“你们想怎样?”

萌娃收山

本是斜靠在马车里的唐欢欢,脚下的轻纱一提,缓缓坐起,看着那满地的败将,她不由的轻声一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刚刚想怎样,我现在就想怎样,既然你打劫未遂,那么现在就换做我来打劫你,走吧,去你的贼窝看看,蚊子再小也是肉,只要是值钱的我一样都不会放过。”

大胡子从未见过这般嚣张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他心有不甘,头一扭,道:“你痴心妄想,我寨中老老少少加起来共三五百人,若是真让你去将我山寨搬空,我寨中老少要如何生活?老子贱命一条,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这些兄弟们全都是有家有口的,还希望你能留他们一命。”

“老大,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一起出来的,除非一起回去,不然我们是绝对不会自己离开的。”一个重伤在地的山贼猛然坐起,朝着大胡子一顿喊叫,随后那众山贼便是声声附和。

闻言,唐思瑞眼一凛,转身将手中的匕首横在了那人的脖子上,“既然你想死,那小爷就成全你。”

话落,就见那人眼一闭,甘愿受死。

见此,大胡子一惊,“住手,”他看得出这两个孩子不似常人,若想劝说绝非易事,他再次看向唐欢欢,“这位姑娘,还望你能手下留情放了我这兄弟,我胡老三无拖无累,你若真的想要一人的性命,拿去便是。”

唐欢欢此生最敬佩两种人,一种是有能力的人,即便这个人是她的敌人,另一种就是有情有义之人,这个大胡子虽为山贼,但却肯为了弟兄舍弃性命,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有留他一命的理由。

“茗儿,瑞儿。”

听闻一声,两人一个收刀,一个收弩,唐雨茗翻身而下,两道极小的身影转身而去。

见此,大胡子颇为疑惑的看着唐欢欢,“姑娘这是何意?”

“有一种打家劫舍叫做劫富济贫,有一种劫匪强盗叫做盗亦有道,你们虽不是这两种,但看在你们都是重情义之人,本姑娘今日就不与你们计较,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就算是做贼,也要做个有道德的贼,抢钱不可耻,但色心却可恨。我女儿杀了你们一个弟兄,算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当山贼并不一定要下流,所以,不要玷污了全天下山贼的名声。”

“走吧,继续赶路。”绿绣手中挑着车帘,朝着那早已吓傻的马夫说。

手中的车帘欲落,就见大胡子突然疾步上前,“姑娘。”

绿绣手上的动作一顿,唐欢欢再次抬眸看去。

“姑娘饶我们一众兄弟的性命,我胡老三无以为报,这一路往前皆不太平,不如让我们弟兄护送你们一程,以报姑娘饶命之恩。”

见唐欢欢半晌不语,大胡子有些难为情的开口,“我们兄弟的身手虽然比不过小爷和小姐,但好歹我们人多,看起来也有些气势不是,这一路上山贼众多,若是再碰上,总归是麻烦。”

闻言,唐欢欢垂眸一笑,“罢了,你愿意跟就跟着吧,绿绣,启程吧!”

……

走了不出三十里,果然又遇上了一批山贼,当大胡子正准备带弟兄抗敌时,那一身翩然出尘的白衣却从马车里走了出来,而后两道娇小的紫影紧跟而出。

“铁叔叔。”唐雨茗满脸甜腻的高叫一声,而后就见那被唤之人大步而来,直接将那张着双臂的小丫头抱了起来。

唐欢欢轻盈含笑,甚是埋怨的说:“都说了不用你们来送,为何还是来了?”

铁良年岁不过三十,但却是铮铮铁汉一个,他看着唐欢欢,黝黑的脸上满是笑意,“铁良知道姑娘是做大事的人,眼界高,看不上我们这贼窝,但在铁良和弟兄们的心里,你就是我们的老大,听闻姑娘和小姐少爷要离开,我们又岂会不来相送?姑娘这一走还不知要多久,下次见面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但还望姑娘能记得,聊山上还有我们这帮弟兄,凡是姑娘有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只要您一句话,我们定是万死不辞。”

唐欢欢微微一笑,甚是明媚倾城,“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什么万死不辞,若是做我的兄弟都要以命相搏的话,那往后还有谁会理我?”

大胡子看着刚刚还对他剑拔弩张的小丫头,这会儿却在铁良的怀里这般乖巧,他简直是不敢相信,但让他更不敢相信的是,这铁良可是这聊山的贼霸,他们虽然都混在同一个山头,但他却每隔两月就要向他们进贡一次,不只是聊山,这远远近近的山头,都有他们的分寨,在山贼界内,他们算得上是龙头,可是他却说这个黄毛丫头是他的老大?

铁良扫了一眼大胡子,眉一皱,疑惑道:“你不是……青木寨的胡老三吗?你怎么会在这?”

“我……”

“他刚刚要打劫我们。”一道稚嫩的冷声打断了大胡子的话,这冷沉的声调,不用想也知道出自谁的口。

铁良眉一拧,刚想恼,就闻唐思瑞又道:“之后臣服了。”

这大喘气的话,听得大胡子心头一紧,他不知道这母子三人是何来历,但他却知道,这大的不好惹,小的更是惹不得。

唐欢欢知道唐思瑞心中的气恼未消,她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看着铁良好笑的说:“瑞儿气性大,你不必理会他的话,我们刚刚是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但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们也是好心护送我们到此,再往前就要出聊城地界了,你们且回吧,不必再送。”

铁良将怀里那嘟着嘴,依依不舍的唐雨茗抱上马车,而后再次看向唐欢欢,道:“记得,有需要一定派人来找我,兄弟们定是唯你马首是瞻。”

唐欢欢含笑点头,另一头,大胡子纠结许久,声音不是很高的说:“如果姑娘不嫌弃,我胡汉三也愿为姑娘出一份力,只要姑娘有用得到我青木寨的地方……”

声音越说越小,知道的,他是因为败给了一个小女娃,所以没了底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话说一半就后悔了呢!

唐欢欢会意一笑,“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的话我也记下了,日后若是真有机会麻烦各位,我定是不会客气的。”

小说《极品嚣张妃》 第11章 姑娘有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小蘑菇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