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高冷大叔难招架

高冷大叔难招架

主角:唯希,李毅东 作者:缺一秒思念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7 17:08:51

唯希李毅东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缺一秒思念的新书《高冷大叔难招架》:处理完公司的事李毅东像往常一样开车到医院照顾爸爸。现在李毅东似乎想要拼命的挤出时间来陪伴自己的亲人。刚走进贵宾病房,李毅东就看见父亲挥手,示意叫自己过来身边,似乎非常迫切的想要诉说些什么事情。还没等李毅东走进床边,就听见父亲非常吃力地重复着:“把许小英的女儿唯希带到我们家来养。”一说话伤口就会扯的非常疼痛,但李建明还是强忍着痛不停地重复的说着这句话。
展开全部

高冷大叔难招架:父亲的请求

自从父亲出了车祸后,李毅东的生活就是除了工作和必要发的应酬就是到医院照顾爸爸了。

虽说有保姆和特护照顾,但还是每天要自己过去看着点才安心。从母亲意外落海以后,李毅东就越发觉得,自己陪家人的时间实在是少的可怜。

在大学念书的时候在国外,修的是双学位,念书本身要比别人多点花时间。平时又要腾时间来管自己开的小公司。

回家一趟精力上就不允许,所以在整个大学跟研究生时期,压根就没什么跟家人相处的时间。

好不容易毕业回国了,进了自已家的公司工作。白天忙于公司事务,做为一个后起之秀在国内还没站稳脚跟,晚上免不了要跟国外有制造业的前辈们应酬,跟着他们认识一些可以在事业上帮助到自己的人。

不应酬大多时候在陪女朋友,在工作和应酬时经常跟一帮父辈打交道,空闲时跟女朋友的独处让李毅东倍感放松。

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以前的李毅东总是嫌母亲唠叨,现在妈妈不在了,才知道被唠叨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处理完公司的事李毅东像往常一样开车到医院照顾爸爸。现在李毅东似乎想要拼命的挤出时间来陪伴自己的亲人。

刚走进贵宾病房,李毅东就看见父亲挥手,示意叫自己过来身边,似乎非常迫切的想要诉说些什么事情。

还没等李毅东走进床边,就听见父亲非常吃力地重复着:“把许小英的女儿唯希带到我们家来养。”

一说话伤口就会扯的非常疼痛,但李建明还是强忍着痛不停地重复的说着这句话。

听清父亲说出的这句话,李毅东脸一沉:“爸,公司的赔偿金早就一分不少的给了她的亲人。公司能做的也已经做了,至于他们要是再想要别的那是不可能的,你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

爸爸说的事李毅东能做都会去做,唯独这件事,李毅东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听完这句话李建明,非常激动甚至还一度想要拔掉氧气罩。“不行,一定要马上接唯希到身边。”说话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导致旧伤口再次裂开出血。

看到父亲因为说话脸上的伤口还留出血,李毅东赶忙叫来父亲的好友陈明陈医生。当药水擦过伤口时,李父痛的脸皱成一团。

陈医生略带责备地对李建明说道:“还知道疼呀,都伤成这样了,还想怎么闹腾,有什么事情等伤口好了再说。”

处理完伤口陈医生把李毅东叫来自己的办公室里。刚到办公室陈医生的脸立马就跨了下来。

叹了口气:“毅东,你爸爸的复查结果出来了,比我们当初想像的还要严重。尽量满足你父亲的要求吧,他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听到这句话的李毅东脑袋里一片空白。父亲时日不多了,那个伟岸顶天立地的父亲就快要离开自己了。

这样的结果李毅东早就有准备,当医生真的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心里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真的就发生了。

“当医生这十几年里,我最讨厌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现在面对的病人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为力,为什么试过这么多办法就是不见好转。”

说话间泪流满面。从李建明住院以来,做为他的好朋友想尽各种办法研究怎么让他好起来,每当他的病情更严重一点,陈医生自责就更深一点,如果自己学识够丰富如果自己再努把力,好友的重情就不会变的无法救治。

自父亲出车祸以来李毅东请了国内最好的医生,也就是父亲的多年好友来医治。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救父亲。

无奈之下想把父亲送出国外治疗,又因身体多处损伤,不敢轻易转院。

四处托人从国外请来了这方面的专家,国外的最优秀医生面对如此严重的病也是束手无策。在没有一套可以治愈手术的时候,只能选择保守治疗,尽量的缓解他的疼痛。

李毅东沉默了良久,说了个好字,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深夜的医院特别安静,陈医生看着这个往日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如此落寞的走在医院走廊上。

感慨事事无常的同时,又深深的自责。面对生命时,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在命运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在病痛面前多么伟岸的一个人,也必须向病痛妥协。

父亲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是何琴在病房里跟父亲说了什么。奶奶在还等着自己回家,隐藏好悲伤的情绪。奶奶身体不好,不能让奶奶知道父亲时日不多了。

李毅东没敢在外多呆,开着车回到庄园,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拿出钥匙开门。

“奶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此时诺大的客厅里还亮着盏灯,奶奶坐在沙发上。

王西梅在工作上非常干练,在家是个很慈祥的老人。已过花甲之年,容貌仪态却并不像个年逾古稀的老妪。

母亲和姑姑意外去世后,奶奶似乎苍老了多许多,但毕竟是经过了多年的风雨,在外人看来还是那么健康。

只有李毅东知道并非常如此,奶奶的心脏病一日比一日严重,奶奶在强撑,撑到李毅东能独掌KD的时候。这样的奶奶怕是再也受不了什么打击。

看到李毅东走过来,王西梅叹了口气,询问道:“东儿,你的父亲要你把许小英的女儿带到家里来养了?”

李毅东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奶奶。要知道父亲刚出车祸时,怕奶奶心脏受不了,就一直瞒着奶奶,也不许家里的保姆、司机提起父亲的伤。

只是告诉奶奶,爸爸没什么大事,就是点皮外伤,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奶奶会问这件事,肯定是去过医院了,并且已经见过了父亲。

父亲的情况奶奶这么聪明的人,看一眼便知道是什么情况。爸爸的身上那么多伤口,缠了无数的纱布都能隐隐的看到受伤的部位,身上还插着那么多管子。

高冷大叔难招架:希望

奶奶眼神很好,心里又跟个明镜似的,经历的事也比常人要多,这会自然是知道了父亲的事,才会这么问。李毅东自知已经瞒不过去了,无奈点头承认。

王西梅苦笑道:“东儿啊,你那点小心思是瞒不过奶奶的。我知道你孝顺怕我承受不住二连三的打击。才不告诉我你爸爸出了严重车祸。”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瞒的了,况且又有那么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特地把这事“无意”间说漏嘴给自己。

“奶奶,对不起。”奶奶的身体近些年越来越不好,尤其是心脏。家里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去,父亲这种情况很难说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李毅东绝不允许这种事刺激到奶奶。

出事的时候李毅东抱着侥幸心理,心里想着瞒着瞒着说不定到奶奶知道的时候,爸爸就已经康复了。

“好孩子,这可能是你的父亲给你提的最后一次要求了,你就按他说的办吧。把许小英的女儿带到这里来养。”王西梅擦了擦眼泪。

自已儿子有多倔强,王西梅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东儿不按他的话来办,建明一定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他的病情已经严重到了极点,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

现如今他能多活一天,王西梅就能多点盼头,要是他真的离开了,那自己的血肉就真的一个都不在了,家里有血缘的亲人就这么几个,多一个就能多份希望。

活着就是希望,只要建明在,KD就不会散。现如今医学这么发达,说还定就会有奇迹发生。

“不行,什么都可以答应爸爸,唯有这件事我不可能按照爸爸意思来做。”即便对话的是德高望重的奶奶,李毅东的口气依旧强硬不已。

英俊的脸上写满着愤怒,不仅如此。甚至于撑在茶几上的手,几乎是青筋暴起。

与往日那个处事成熟稳重的风格完全不同,此时的李毅东再次听到许小英的名字只剩下愤怒。心里的火蹭蹭往上冲。此时的李毅东是愤怒的,眼里呈现的是愤怒还有不屑。

李毅东是王西梅一手带大,印象里的东儿,一直都是副冷冰冰的脸,不管是有多大的事情,在他的脸上都无法看出他心里的想法。这种神情的东儿,王西梅是很少见过。

按照王西梅对自己孙儿的了解,这件事有不小的内情。否则东儿不可能,在这个节骨上忤逆父亲,还气的父亲不肯配合治疗。事出必有因。

王西梅伸出手,把李毅东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松开。然后低声问道:“东儿,你是不是还对奶奶隐瞒了些什么?”

李毅东心一惊,不可置信的望着奶奶。那件事除了当天在场的人,谁都不可能知道,怎么奶奶会这么问?

而后,李毅东渐渐想通,奶奶容貌虽然老了,可心通透着。尽管当天已经封锁的了消息,人最难的莫过于替他人保管秘密。况且又是这种关于越名市首富艳色秘密。这种事纸包不住火,以奶奶的聪惠这件事铁定瞒不了多久。

李毅东最终还是决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奶奶。以免奶奶多心,累着她老人家。

要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挺以启齿的。李毅东用最缓慢的声音,给王西梅讲述了当天他所看到的一切。

那天车祸发生后,李毅东第一时间接到交警电话,便一路赶往出事地点。出事点是个郊区,过往的行人较少,当时现场的只有几个在抢救车祸现场人员的警察。

看到父亲跟助理许小英,双双以诡异的姿势躺在出事的车里。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无一不是在证实那些流言的真实性。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情传出去,会对公司形象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李毅东当及决定,在医生还没来之前就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

李毅东想到了当初公司里的流言,公司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就有流言传出,说是许小英和父亲有不正当的关系。这事李毅东听听也就过去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后来母亲在度假的时候意外掉落海里。那时的李毅东一直以为是个意外,直到父亲出事那天,李毅东开始相信母亲的死跟父亲有着莫大的关系。

一个是母亲一个是父亲,李毅东做为一个儿子当然不可能去质疑什么,自已的亲人不能有怨恨,别人可就不一样。

当医生到来之时,早已经给两人整理好了衣物。经医生诊断,许小英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而父亲一直昏迷不醒,在医院里昏迷了近一个星期才有苏醒的迹像。这事件就像一个石头一般堵在李毅东的心里。每时每刻提醒着自己,父亲有了别的女人在母亲意外去世后不久。

做为儿子当然不能质问父亲当天发生了什么,况且父亲伤的那样重,一开口就会扯到伤口引起出血,这对父亲的身体有很大的伤害。李毅东刻意的不在父亲面前流露出别的神情,也有意识的不想当天所发生的事。

所以当何琴跟李毅东反应,许小英的女儿在亲戚家遭到虐待时,李毅东没有一丝的同情,甚至心里有着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当何琴提出让李毅东把许小英女儿带回家的时候,李毅东做为一个刚上位的管理者,对于得力的下属。

站在利益的角度上不管她提出的要求多么荒谬,都不能在明面上强硬拒绝,也不会按照她的意思来做,最多只是忽悠一下就过去。

后来父亲也提出这个要求时,李毅东不能敷衍,往日积攒的怨气一涌而出,毫不犹豫的拒绝的父亲的请求。

王西梅听过后,不由眉头紧皱。想当年东儿的母亲在世时,为人非常和善。儿媳妇的娘家是个非常有背景的人家,

自己的儿子刚接手公司时第一笔大单还是东儿的外婆家搓成的。后来事业能如日中天,离不开儿媳妇娘家的帮助,更离不开儿媳妇的管理有方。夫妻二人感情也一向很好。

唯希,李毅东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高冷大叔难招架》是由缺一秒思念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