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

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

主角:关文武,秦晴 作者:屁屁裂两瓣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4-21 06:40:06

《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免费阅读全文,《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关文武秦晴是小说主角,小说《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全文简介,声音浑厚雷耳,霎时震慑周围人。那小伙子被我那么一吼,呆木若鸡,直到他被我力道钳住的手腕痛得哇哇乱叫:“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放手!”我不予理会,对貌美女子点头称礼,“姑娘莫慌,关某自会替天行道。”貌美女子明显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势吓得有些魂不附体,并没有回应,只瞪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惊诧的盯着我。不料那小伙子见没人上来解围,无法挣脱之下,气得一口咬住我的手指,瞬时鲜血冒出。不得已,我放开手,不住摇头叹道:“此举非英雄,非英雄所为啊......”
展开全部

4-驱神离体

老妇明显还处在之前的恐惧之中,听到村长问话,“哎哟,我也想不到让关二爷主持公道,给那不识好歹的家伙一些教训,哪知关二爷他,他说斩就斩.......”老妇一脸迷信的神情拉着惊魂不定的我,“这事确实和你无关,是他的报应,报应,天意都这样收了他.....”

村长见老妇不追究责任,正要接话,却不料我感觉脸又开始变得燥热起来,心中咯噔一下,不好,关二爷又来了。

我两眼一翻,顿时身体血液沸腾,忽地心高气昂的大步走到院子一边石磨旁。

村民突然被我的举动愣的不知所措,眼睁睁的看着我突然抬起那比200斤重偃月刀还重的实心老石磨,“咚”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大地都为之一震。

我站在那老石磨上,俯视着这黑压压一群村民,“关某乃信义之士,一人做事一人当,与这小生无关。若是追究其事冤屈入狱,犹如其磨,重毁必焚,关某定会为他再取公道,尔等可有异议?”我圆目怒睁,一一扫过周围村民,信誓旦旦的说道。

村长见状,再无人不敢不听从,立即带领村民跪拜。

我昏昏醒醒,醒醒昏昏,再次醒来时已经天色骤亮,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面包车内。

“这是要去哪里?”我坐起身子,不明所以。

村长在一旁见我醒来,看了一眼爷爷,郑重其事道:“你再被关二爷如此反复折腾,不怕折寿也怕身体承受不住给累虚死了。本来想让隔壁村的那位先生请走关二爷,可他说自不量力,没有办法将关二爷请走,指了另一条路,让我们带着你去见见南山寺的大师住持看一看。”

爷爷问我,被关二爷附体时,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听罢,我不明白内心为何有一种小小的失落感,那关二爷附体时的感觉太让人痴恋。还有一个我不得不自觉承认的事实,那何世豪被斩下脑袋的那一刻,杀戮,让人兴奋。

我仔细回忆起来,“额,身体像一个人偶,好像有另一个人在操控着。说话的时候,都是不假思索的噼里啪啦就脱口而出。我觉得自己似梦非梦,亦幻亦真,只有那脑子和眼睛是真实的,就好像,好像我变成了一台摄录机。”我将那真实的内心话隐藏不讲,那是违背了人性常理,只适合想,却不适合说。

村长和爷爷听了,啧啧称奇。

当大师见到我的那一刻,眼睛突然变得炯炯有神,挠有兴趣的不断上下打量。

我一直觉得和尚都是一群混吃混喝的家伙,手拿大哥大,开着小车到处转悠那种。这高僧也如我想象那样,长得肥头油耳,和尚不是都是吃素的吗,还能长得如此圆滑。

我们向大师行了礼,村长欲要说话,大师笑眯眯的摆摆手,称看一眼就知道,不必解释。若不是经历过关二爷这事,我想必就碰到了只能从电影小说中提到的民间高手。

那大师也不废话,莫名其妙让我脱了上衣,看到右臂上那把青龙偃月刀的刺青时。忽然叹了一口气:“唉,天意如此,天意如此!”

这话可急坏了站在一旁的爷爷,“大师,我孙子是不是大难临头了?您可得救救他,那关二爷他频频附在......”

大师点点头,打断爷爷的话,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传说关羽是武曲星下界转世,也有人说关羽是青龙转世。关羽死后,曾被一高僧超度,于是关羽为了感恩边率领天兵天将用了7天7夜劈开大山,给高僧造庙。后被封为护法神!这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作祟,我也束手难测。”

这.....这信息对我来说,真不知是福是祸。

村长和爷爷不断哀求大师,大师皱紧眉宇,才答应试试,却不敢保证后果如何。

等到夜幕降临时,大师让我坐在佛像前,众和尚在下念经。念的什么经我听得稀里糊涂,却又不觉得吵耳,还感到心灵有一股静心的变化,真是奇妙。

大师朝着我鞠腰双掌合拜,上了一束香后,也随着那些和尚,嘴里念念有词。这一念,念得我有些昏昏欲睡,双眼渐渐微闭,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感觉自己快要睡了过去。

那脸上的燥热感突然逐渐升温,我本是微闭的眼睛,突然扩睁,精神抖擞,对着那大师喝斥道:“谁在下面念那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吵得关某甚是浮躁,速报名来!”

“阿弥陀佛,本僧法号释空,南山寺住持。”释空大师行礼应道。

我捋着空空如也的下巴,指着释空大师仰着面自傲的问道:“你这阵势是要驱走关某?”

释空大师恭敬回道:“岂敢,岂敢,关二爷屈尊本寺,是份荣耀,普天之下传颂二爷是个忠义双全,泾渭分明。如今被你附体之人恐怕承受不起二爷尊神往返,时日若久,必定会耗消精力,担心命不久矣。释空恳请关二爷体恤民苦,放过这位小生。”

我眼珠一转,说:“天雷将那关帝庙炸毁,如今无安息之地,偃月宝刀又在此身,我若要留,你敢驱之?凭那经咒,可笑,可笑。”

突然右侧一位小和尚端着一樽金身佛祖走到那释空大师身旁,释空大师见状,脸色苍白,忙要把小和尚谴回屋内。

“大胆,拿那区区金身便想把关某低头降服?”我看到此景,为之一怒,跳到那释空大师前将那金身佛祖怒摔到地下,一裂两半。那群和尚没等释空大师下令,立即一拥而上,团团把我困住,嘴里仍旧在不停念着金刚经。

我一手揪住一个,欲要出拳,村长和爷爷却突然从一边赶来,跪在地上不停劝阻:“关二爷,关二爷啊,我们村世世代代将您供奉,一直崇敬发扬肝胆相照,重情重义精神信仰。我们这次请求释空大师,也是为那关文武身体担心,那关帝庙我们可以重新造,求求您放过他。”

我听罢两人苦苦相求,放下手,“哼,这副身躯若不是青龙偃月刀在此,关某必会另寻去处,难道尔等不知刀在人在之理?”

5-寻刘后人

我背着手踱步到大门,对着夜空悲伤之至:“想关某当年自傲,水淹七军大获后,把大荆州兵力调去攻打曹魏,吕蒙乘虚而入占领了荆州。关某和徐晃的大战折了不少兵力,荆州回不去,只能前往麦城容身,向驻扎在上庸的刘封和孟达求救。两人不发救兵,麦城被东吴包围,关某手下兵将逃散,所剩无几。关某一意孤行,强行突围,结果中东吴埋伏,与养子关平一起被东吴俘虏杀害致使麦城失手。”

“关某愧对兄长,蜀汉大业崩溃,亦有罪。今日尔等想我离去,需答应一件事。助我寻回兄长遗脉,助其三次,以偿当日麦城之债!”

村长和爷爷听完,似乎稀里糊涂,一脸疑惑看向那释空大师。

释空大师听罢,脸色难堪,回道:“寻找刘备后人,距今已上千年历史,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如何查找?”

我眉皱宇中,细细道来:“吾虚享众生香火千年,卜算亦有涉猎。关于兄长遗脉,有四句箴言:千古伟业自君始,三人成虎稻禾中。赤龙惊起承天命,日落青山云空空。”

释空大师顿时也一筹莫展,道:“光那个四句箴言寻那千年后人,实在难上加难,那这位小生的事情,关二爷的意思是?”

我摆摆手,“不必再说,若怕毁之躯体,身后纹下关某画像即可。何时寻得,关某何时离去!”

众人还未反应,我就瘫软在地下,幸而不再像那前几次般晕倒,可见关二爷似乎也留情。

村长和爷爷围着释空大师,迫切的追问:“释空大师,关二爷说的啥意思?”

释空大师长叹道:“二爷生性自傲,交代这等苦事真是折腾人,恕贫僧也无法参破那四句箴言,牵涉广泛。既然二爷承诺,想必这个小生无所大碍,只是要想请走二爷,除了在身后再纹上二爷画像刺青,就必须把刘备的后人找到,这才了事。”

我听了这话,仿佛遥遥无期,人海茫茫,这比捞针还困难,可见这关二爷也是个无赖之人,之神啊。

村长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关二爷是神,他为什么不能去找,不能从那四句话里透露出一些信息呢?”

释空大师笑笑:“神也不是无所不能,二爷曾是一介武夫,对那用脑的问题,恐怕还没那智力参破。他不是说了吗,对于卜算,只是涉猎而已,并不在行。”

我在一旁心想,这释空大师也真敢话里带刺,暗地里骂关二爷是个智商不高的莽汉武夫,就不怕被打一顿吗?

这事情未能解决,我们几人讪讪回去后,爷爷还是依照吩咐,又请来那黄毛小子在我身后纹了关二爷的画像。这么一来,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神,一个被世人所崇敬的神,这真不知是该不该开心,可我却笑不出。

话说,何世豪的事在关家村里,也逐渐被大家的沉默掩盖下去,包庇了那个杀人犯关二爷,借助我手的主犯。

很快,暑假从惶惶不安中悄悄流逝,也逐渐将关二爷住在身体的事实接受。我揣着爷爷东凑西拼的学费坐上开往离家数千里城市的火车,开始我的大学生涯。

开学之际,火车上塞满了许多人,幸而上车得早,觅得一处作栖之地。盘腿坐下时,才发现对面也正坐着一位穿着热裤,露出两条大白腿的年轻貌美女子。情不自禁多要欣赏一眼那白腿时,貌美女子翻起两颗卫生球丢了过来,令我尴尬不已,慌忙低头摆弄手中几百块的手机。

貌美女子盘卷着的那两条白腿时不时在我眼皮底下晃悠,实在刺眼。我借着低头看手机的机会,两眼不停的窥视着,脑里满是龌龊画面。

“看一看了啊,饮料、盒饭,哎,前面别挡路,让一让。”火车售货员推着一辆小车硬是从满是人患的过道挤过去。人群纷纷挤往两旁,对面貌美女子的白嫩大腿不禁让旁边的一个年轻小伙乘乱摸了一把,而这一切,我看得真真切切。

不知貌美女子是不是不敢声张的缘故还是其他,那小伙子变本加厉,又放在她的腿上不停蹭便宜。

“流氓,你摸什么?”貌美女子再也忍不住了,对着那人喝斥道。

那小伙子迅速抽回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回应道:“你骂谁呢,外面的人挤过来,身体摩擦总是难免的。怕被占便宜就别穿那么暴露,按你这说法,我现在被外面几个人贴着身子是不是也要报警,喊抓流氓啊?”

貌美女子被呛得无言以对,一张脸憋得通红,气鼓鼓的只能作罢。

没过一会儿,售货员又折返回来,人群再一次往旁边挤压。那小伙子故意背对着貌美女子,手放在身后,装作不小心的样子又在她的腿上摸了一把。

我在一旁看得直皱眉宇,呼吸越来越急促,慌忙闭上眼。待双眼一睁时,心中一股正气莫名其妙的油然而生,脸也突然变得燥热起来,一把抓着那小伙子摸在女子腿上的手,圆目怒睁,大气凛然斥道:“如厮小人,胆敢在关某眼下做如此龌龊之事,尔可知罪?”

声音浑厚雷耳,霎时震慑周围人。

那小伙子被我那么一吼,呆木若鸡,直到他被我力道钳住的手腕痛得哇哇乱叫:“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放手!”

我不予理会,对貌美女子点头称礼,“姑娘莫慌,关某自会替天行道。”

貌美女子明显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势吓得有些魂不附体,并没有回应,只瞪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惊诧的盯着我。

不料那小伙子见没人上来解围,无法挣脱之下,气得一口咬住我的手指,瞬时鲜血冒出。不得已,我放开手,不住摇头叹道:“此举非英雄,非英雄所为啊......”

小伙子放口大骂:“你有病啊你,你谁啊你,你喝酒了吧,满脸通红,关你什么事啊,信不信削了你?”

“调戏黄家闺女,小人行径,人人得而诛之。”我指着小伙子正颜厉色道来。

小说《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 第4章 驱神离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雁丶小可爱点评:

刚刚看完《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