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源世界之天狼墟

源世界之天狼墟

主角:叶南 作者:禹枫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2-14 12:50:56

禹枫的书《源世界之天狼墟》以叶南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尹凝和米雪昨天已经在下谷坪见识过吊脚楼的特色了,是以没有表现出特别好奇的地方。进来之后都很规矩的在阿伯的招待下坐下。阿伯的家人很快也出来招待他们,阿伯给她们一一做了介绍,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妇人是他的妻子。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一对夫妻是他的大儿子和儿媳,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看起来才两三岁。还有一个年纪比米雪大不了几岁的少年,那是阿伯的小儿子。
展开全部

源世界之天狼墟:雪人传说

“你有什么想法?”尹凝在叶南沉思了半响后才问道。

“想法很多,但没有一个是能把原始种族跟米雪联系上的。米雪怎么看都不像是原始种族的后裔啊。”叶南说道。

尹凝闻言提醒道:“可是这些画上并没有标记时间,很可能这是雪儿的远古祖先的故事。就像人类,最原始的祖先不也是人猿吗?雪儿想要告诉我们的,可能是她祖先的由来。我们或许可以通过这个来入手,调查在神农架,有没有谁知道类似的故事。”

叶南就尹凝这个提醒再次细细思考起来,片刻之后,他就想起了一个关于神农架原始森林中的传奇。

“你的提醒,让我想起了一个传闻。”叶南立刻说道。

尹凝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道:“快说说。”

叶南颔首,跟尹凝说起了传闻的事:“在神农架地区,一直流传着一种奇特生物的存在。因为无从考证,见过的人万中无一,且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是以被称为野人。我个人觉得这个称呼有些不雅,因此更喜欢它们的另外一种称呼,雪人。”

“雪人!”尹凝惊呼,赶紧问道:“野人我可以理解,在国外也有很多关于野人的流传,但为什么叫雪人呢?”

“据说第一个人见到野人的时候是在冬天,满山大学,到处银装素裹。当地人上山砍柴,看到一个会移动的雪人。那雪人又高又大,在山林间移动速度极快,一眨眼就没有踪影了。事后这人下山后就到处告诉其他人,他在山上见到了一个活化的雪人。

当地人很迷信,且敬仰山神树神,便将雪人当作雪神。此后每到冬天,当第一场冬雪降临之后。山民们就会带着贡品进山供奉雪神,请雪山保佑他们来年丰收。所谓瑞雪兆丰年,山民们也想图了吉利。

这个祭拜的传统一直世世代代的在神农架地区延续着,直到时间到了近代,当地人又陆续发现了另外一种长相高大丑陋的生物。并且在信息越来越发达后流传甚广,不仅吸引来了不少探险家,还吸引了一些科考团队。

最初只是一些不权威的科考组织来寻找野人,他们声称在森林里采集到了野人的毛发和脚印。并按照见过之人的描述,用电脑绘制出了野人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完全进化的人猿一样,因为全身长满棕色的长毛,所以被称为野人。

这些不权威专家的科考成果,终于将权威的科考团队吸引来了。在1976年的5月,中国科学院组织了‘鄂西北奇异动物考察队’,深入神农架原始林区,探查神农架的野人足迹。他们收集到了野人的粪便、毛发等实物,测查了野人脚印。

经过鉴定和分析,他们认为野人是一种接近于人类的高级灵长类动物。一个动物,就将野人从人类的种族中剔除出去了。可是仍然有人认为,野人不是动物,而是人类之外的另一个种族。

因此之后,每年几乎都有考察团队深入原始林区。其中有专业的也有不专业的,有权威的也有不权威的,似乎对野人的探寻从未放弃过。

近些几年来,又有多名考察队员和游人目睹了野人的样子。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捕获到一个活的野人,所以神农架野人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听叶南说完这些关于野人的传说后,尹凝立刻问道:“你见过他们合成的野人照片吗?跟这些画上的是不是一样的?”

“有一些相似,画上的原始人更为强壮高大,神农架的野人想对矮小一些,模样也更为接近人类。网上有合成的野人照片,我找给你看。”叶南说着拿起手机,上网搜了几张图片给尹凝看。

尹凝看过之后惊讶道:“这不就是猿人吗。”

“从形态和样子上看,的确是这样。但因为没办法做更进一步的研究,所以科学家们不敢定论。”叶南颔首道。

尹凝就像抓到了线索,高兴的道:“我觉得雪儿要告诉我们的,肯定就是这些野人。”

“但是野人和雪儿又有什么关系?总不能她哥哥是个野人吧。”叶南怪异的说道。

“这个可能只能等我们找到野人才知道了。”尹凝道。

叶南惊呼:“你真的打算从野人这条线索入手!”

“不然还有其他线索吗?虽然这条线索也有点不着边际,可总比在这边大海捞针强。说不定找到野人之后,雪儿还会给我们其他线索呢。”尹凝点头说道。

叶南瞧她一副打定主意的模样,弱弱的提醒道:“尹小姐,据统计,所有自称见过野人的人,总共不超过四百人。而神农架地区有八万多人口,概率不到0.005。我们得有多幸运,才是这0.005之一。”

“不尝试的话,我们就是剩下的99,995。去尝试的话,我们有可能是0.005。”尹凝并不气馁,鼓励的说道。

叶南目瞪口呆,又弱弱的提醒道:“神农架的原始林区范围广阔无垠,还不知道窝藏着多少危险。条件也极其恶劣,根本不是你们女孩子受得了的。”

“体力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在美国常年坚持健身。学过拳击、自由搏击和跆拳道,我有自信能够保护好自己。雪儿的体力也远比你想象的好,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全。”尹凝自信的说道。

叶南还是不敢轻易答应,尹凝要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委托人也就算了。可她偏偏是尹老爷子的孙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跟尹老爷子交待?他自己心里那关也过不去。

“你是不是有我爷爷那层顾虑?”尹凝似乎总是能看穿叶南的心里的想法。

叶南也不否认,颔首道:“是的,尹老爷子是我的恩人,我不能带他的孙女去冒险。说实话,这边的原始林区,连我都没有进去过。几年前我来的时候,本想进去一探究竟,可被当地的朋友极力劝阻。后来我也赶上一点急事,就没有坚持,无功而返了。”

尹凝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笑道:“很高兴爷爷为我介绍了一个有责任心的冒险家。不过你完全是多虑了,这次是爷爷亲口允许我和雪儿回国的,不然他也不会向我推荐你。如果你还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现在给爷爷打电话,让他跟你在电话里确认。”

叶南当然不会让尹凝打这个电话,只是皱眉思考了一会,好半响之后才答应道:“好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是在深入原始林区之前,我们需要准备一些物资。另外还需要找一个好的向导带领我们,否则我们将迷失在茫茫森林之间。”

听到叶南答应,尹凝高兴不已:“谢谢你叶先生。”

叶南暗叹一声,带着两个女生去冒险,这是叶南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一直以来他都拒绝跟女生组队去冒险,那无疑是拉低整个队伍的水平,和提高冒险系数。只是这次,叶南也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原则了。

事情敲定后,尹凝就回了房间。而叶南却没有心情再睡回笼觉了,既然确定了要去,他就必须做好妥善的准备,这中间还包含着太多需要考虑的细节。

叶南的思考直到再次被敲门声打断才暂停,这次敲门的换成米雪了,她似乎刚起床,来喊叶南带她出去吃早饭。

叶南这才注意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多了,便拿了手机和钱包,带着她们出去觅食了。早饭后,三人回到酒店收拾东西,之后启程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路上米雪问叶南要带她们去哪里,叶南告诉她要去的地方叫板桥村,是下谷坪乡下面的一个村落,那里也住满了土家族人。

从下谷坪到板桥村有十里路的样子,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只是叶南又带着她们爬了近半个小时的山,才终于到他所说的当地人朋友家。

“你昨天说会来家里做客,我还以为你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来了,这两位是你的朋友?”从一栋吊脚楼里走出来一个近六十的老伯。穿着很朴素的土家族服饰,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

“阿伯。”叶南先亲切的同他拥抱一下,而后才回答他的问题,介绍道:“阿伯,这位是尹小姐,这位是米小姐。她们就是电话里我跟你说过的委托人。”

阿伯很热情的朝她们点点头,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道:“远道而来的客人,请家里坐吧。”

“谢谢阿伯。”米雪甜甜的朝阿伯道谢。

随后三人随着阿伯走进吊脚楼,阿伯家的吊脚楼算不上豪华,但因为是去年才翻新修缮过,所以显得很干净。

尹凝和米雪昨天已经在下谷坪见识过吊脚楼的特色了,是以没有表现出特别好奇的地方。进来之后都很规矩的在阿伯的招待下坐下。

阿伯的家人很快也出来招待他们,阿伯给她们一一做了介绍,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妇人是他的妻子。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一对夫妻是他的大儿子和儿媳,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看起来才两三岁。还有一个年纪比米雪大不了几岁的少年,那是阿伯的小儿子。

阿婶很热情的拿出一些东西招呼她们,还很热情的跟儿媳妇去准备午饭。大儿子和小儿子则去干农活了,剩下阿伯陪三人说话。

叶南告诉她们,之前自己托阿伯打听过米姓人家的消息,可惜没有结果。尹凝和米雪对他都表示了感谢。

阿伯摆摆手道:“不用客气,小叶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那件事我会继续打听的,一有消息就会告诉小叶。”

“阿伯,今天来找你,是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叶南跟阿伯很熟悉了,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出了目的。

阿伯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事?”

“阿伯,我们想深入原始林区,寻找野人的踪迹。你能帮我们找一个经验丰富的向导吗?”叶南说道。

阿伯闻言脸色一变,语气也变的严肃起来,像个家长一样告诫道:“小叶,几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了,那里是去不得的。先不说你们能不能找到野人,就算真有幸找到了,也只会更加危险。野人是十分野蛮的,他们有很强的领域意识。如果你们走进了他们的领域,他们会对你们发出攻击。野人的战斗力,就算三五个壮汉都敌不过。”

源世界之天狼墟:阿伯往事

关于野人的传闻,都是叶南道听途说的。从前也没有听阿伯详细说过,这乍一听阿伯将野人形容的跟野兽一样,叶南也有些惊讶。

“阿伯,您好像对野人很了解,您见过野人吗?”尹凝抓住重点问道。

阿伯严肃的点头承认道:“是的,我见过,很多很多年前,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一次。”

“那真是太好了,阿伯,您看看,野人是不是长这个样子。”尹凝高兴不已,连忙拿出一幅画递给阿伯。

那是米雪梦游时画下的第三幅图,阿伯接过之后仔细端看,中肯的说道:“体型画的不错,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五官有些模糊,分不太清,而且是没有颜色的,体毛也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大体还是可以肯定,这画的就是野人。”

阿伯的肯定让尹凝更加高兴起来,她请阿伯详细向她们说说野人的事情。

阿伯为了劝阻他们打消进山寻找野人的念头,便跟他们回忆起了那次看到野人的经历。

今年阿伯六十岁了,往前再说三十三年,是他二十七岁那年。阿伯因为祖辈穷,盖不起房子,娶不起媳妇。比同龄人结婚都晚,二十六才结的婚,二十七才生的大儿子。

大儿子出生之后,阿伯更想多赚些钱了。他每天都进山采药,深入森林腹地,或者悬崖之间,专门采一些昂贵稀少的中药卖给药贩子。那天他一如往常在天未亮的时候起床,背着采药框进了山。

由于一直在一两个地方采药,那些地方的稀有中药早就被采光了。为此阿伯打算开发一些新的地段,又往森林的深处走远了些,希望能够有惊喜的发现。

那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阿伯运气不好,他一直走了很远也没有采到什么稀有的药材。眼看已经在山林里待了一天了,再不出去就晚了。遂打算原路返回,等明天再换个地方。可是走着走着他就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这么一耽误,天色就渐渐黑了。阿伯深知夜晚的森林更加危险,他不敢大意。赶在天色彻底黑之前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山洞躲了进去。

他在进去之前已经反复确认过了,这山洞里没有什么危险,周围也没有野兽出没的痕迹,是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事实上阿伯很有经验,也的确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只是到了半夜的时候,阿伯被一股奇异的香味引出了山洞。

阿伯从来没有闻过那种奇异的香味,他说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双脚走出去寻找。他在完全陌生的森林里走了好半响,才终于看到了散发香味的本尊是什么。

那是一片盛开着五颜六色花朵的花群,阿伯说每一朵花的形状都很特别,在黑夜里不仅散发着奇异的香味,还闪烁着不同颜色的荧光。第一次看到那种奇特的画面,阿伯自己都惊呆了。

足足反应了好一会,阿伯才回过神,蹲下来去仔细观察每一朵花。一开始他不敢直接用手碰,怕是有毒的东西。就拿一些旁边的花草来实验,几次之后就确定不属于接触便中毒的花类,这才敢摘了一朵来看。

只是阿伯不是什么植物学家,他采药全靠自身的经验。像这种前所未见的东西,他就分不清是草药还是单纯的奇异花了。

研究未果后,阿伯就连根带花的拔掉了几株,打算带出去找专家看看。如果是什么稀罕的草药那就最好不过了,倘若不是,那也肯定是一种奇异的植物花,也是值得研究的植物种类。

带着奇异花,阿伯就沿路返回,再次回到了先前的山洞。只是阿伯打着手电筒刚一进来,顿时就看到了一团棕色的身影。那身影背对着他,正在翻他进山时带的药框和背包。旁边还散落了一地的纸袋子,那都是阿伯用来包馒头的。

阿伯立刻意识到这个棕色的身影是来偷吃他东西的,但即便知道,他也不敢上去抓现行。因为光从背影上来看,对方就比自己高大强壮两三倍。那种体格,已经不是人类了。

当时阿伯的第一反应就是黑猩猩,他想也只有黑猩猩有这种体格。可转念一想黑猩猩是黑色的,这个背影却是棕色的,说是黑猩猩又不太确切。可当时他也来不及多想,几乎是拔腿就朝外跑。

阿伯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甚至灭掉了手电筒,生怕被棕毛怪物发现。一口气跑出上百米后,阿伯才敢停下来喘气,他在停下来的时候还特意朝后看了一眼,确定没有被追上才敢停下来。

呼哧呼哧呼哧。

阿伯大口大口喘着气,嗓子又干又痒,但又不敢咳嗽,怕引来森林里其他危险的动物。

然而正当阿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背后就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阿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是一个庞然大物朝他追来。

阿伯顿时就道一声坏了,当下不再休息,再次拔腿逃跑。

只是这次他根本没有跑出去多远,就被身后的东西扑倒在地。阿伯当时反应极快,抄起手里的手电筒就朝对方脑门砸了上去。

一声闷响,阿伯的手电筒准确的磕在了对方的脑瓜子上,可令阿伯惊奇的是,对方完全没有反应。好像只是被一个三岁小孩锤了一下似得,反而把他的手硌的生疼,手电筒也被弹了出去。

这下阿伯不但没有了任何防身的东西,还惹怒了对方。对方朝着他张牙舞爪的吼叫,光那可怕的声音就差点将阿伯震晕。阿伯也彻底看清楚压着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据阿伯回忆,他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东西的模样。头是尖长的,五官是不对称的,脸上还有很多棕色的脸毛。丑陋不堪,还不如黑猩猩长的好看。

阿伯以为自己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山魈,一下子就吓晕了。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又回到了原来的山洞。要不是那个山魈般的丑东西还在,他简直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

丑东西看他醒了,就朝他打一些奇奇怪怪的手势。阿伯一开始看不懂,后来就猜测它可能是饿了,问自己要吃的呢。

阿伯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人话,就说自己没吃的了。仅剩的吃的也被他昨晚偷吃完了,要是它想吃东西,就得让他出去找。

丑东西居然听得懂人话,它半挟持的把阿伯拽出去,让他给自己找东西吃。阿伯有着丰富的森林生存经验,想在森林里找些吃的不算难事,难的是他该怎么甩掉这个丑东西。

这个问题困扰了阿伯好几天,在那几天里。丑东西每天都逼着自己给它找吃的,而且食量惊人。要是自己找不到,它就对他拳打脚踢。短短几天,阿伯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人样了。

阿伯也想过弄些有毒的东西给它吃,可是每次丑东西却很聪明,每次都让阿伯先吃,阿伯吃过之后它才吃,这让阿伯完全没有机会下毒。

时间过了一个星期后,阿伯已经放弃逃跑了。每次逃跑不成被抓回来都是一顿暴打,他实在被打怕了。阿伯觉得自己可能很快就被折磨死了,再也见不到他的妻儿了。

可是就在一个雨夜后,阿伯的生机从天而降了。山洞外又来了一个人,那真是一个人。这让已经绝望的阿伯再次燃起了生的希望,他拼命的呐喊,朝这人求救。并告诉他挟持自己的是一个可怕的家伙,让对方小心一点。

阿伯说一开始那个人离的远,他看不太清楚。以为是一个壮汉,等到那人走进之后,他才看清对方是个老头,看样子少说年入古希了。

看清楚来人只是一个老头子之后,阿伯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了。他一个正值年轻的壮汉都打不过丑东西,更何况是一个黄土都埋到脖子了的老人,丑东西一拳就能把他送到阎王殿。

阿伯不忍心害死他,赶紧又朝他大喊,让他快跑。可老人非但不听,还固执的朝山洞走来。甚至不顾阿伯反对的走进了山洞,阿伯心想完了,这下自己要害死人了。

然而令他惊奇的一幕出现了,丑东西并没有对老人发出攻击或者警告的吼叫。它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连眼睛都不敢跟老人直视。

阿伯惊呆了,这个魁梧有力,一拳就能把老人打死的丑东西,它的眼睛里居然对老人充满了畏惧。那种畏惧就像逃课的孩子正好被班主任撞了个正着,就差没有吓哭了。

“对不起,我没有看好这个孩子,让他吓着你了。请不要害怕他,他对你们没有恶意,他只是贪玩忘了回家。”老人慈祥的声音带着安抚的作用对阿伯说了话。

阿伯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为什么一个人类,要喊一个丑陋的分不清是人是鬼的怪物孩子?难道这个东西,是这位老人家养的家宠?可是谁家会养这么大的家宠,不怕被它反过来吃了么。

老人和蔼的跟阿伯道歉之后,转而就严肃的对丑东西说道:“跟我回去,回去再惩罚你这次犯的错。”

丑东西吓的全身哆嗦,慢悠悠的踱步到老人身后,乖巧的真的很像阿伯家里养的那条土狗。每每训斥完它之后,它都十分乖巧的趴在自己腿边。

小说《源世界之天狼墟》 第10章 雪人传说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合瑞baby点评:

看《源世界之天狼墟》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